**小说

【我的教师妈妈】(第七章)

**小说 2021-01-09 07:43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我的教师妈妈】(第七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的教师妈妈】(第七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地狱蝴蝶丸
2019/04/06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791 字

#接各类定制文,续写,女警女教师促销中,PM联系#
#凡是把我文章转发到001伪站的死全家#


                第七章

  谢非看着忙碌的陈贝儿,穿着普通的长 t,腰上围着一件白色的围裙。拿着
锅铲在锅里不停的翻转。

  谢非看了一会,看见陈贝儿还是没发现他,好笑的开口,「老师,你做菜也
太认真了吧。」

  「啊……!」陈贝儿这才转头看见谢非倚在冰箱旁边看着她。陈贝儿不好意
思的红了脸,「谢非啊,你回来了?」

  谢非从双开的大冰箱里拿出了一罐可乐,打开喝了一口。「老师,我都站在
厨房五分钟了。你做菜太认真都没有看到我。」

  言语里已经有了委屈的情绪。

  陈贝儿不好意思的拢了拢头发,「我没注意到。」

  话音一转又对谢非说,「我做了可乐鸡翅,酸辣土豆丝,玉米排骨汤。等这
个西红柿炒鸡蛋做好,就可以开饭了。」

  陈贝儿看着谢非点点头,一脸贪吃的表情说着,「老师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吃」

  不由得想到刚刚开始给谢非做饭的情况。她带着书本从自己居住的小屋子里
走到谢非的宅子,走到谢非的房间。

  「砰砰砰。」的敲了敲门。

  可是谢非并没有给她开门,也没有回答。屋内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什么人存在。

  可是这个点谢非早就已经放学了。

  陈贝儿不放心的扭动了门把手,发现门没锁。陈贝儿一进去就看见谢非躺在
床上,出着冷汗。

  陈贝儿慌了,连忙跑过去扶起谢,谢非只是没了力气,张嘴对陈贝儿说了这
些事情。

  陈贝儿连忙给谢非喂了点他医药箱里的葡萄糖。然后下楼去厨房给谢非做吃
的。

  刚走近厨房陈贝儿就被谢非厨房的豪华震惊了。虽然知道谢非家很有钱,可
是这样近距离的看,才会被那些高级金属的各类厨具震惊到,黑色的反光金属材
料和冷硬的切割。各类的烤箱,榨汁机。

  一打开柜子各类的榨汁机,豆浆机都排列整齐。刀具也是一整套,是一个非
常着名的刀具牌子。

  各种平底锅漏勺都放的整齐,厨房擦的更是干净,一尘不染。

  陈贝儿被震惊了,愣了一下,打开就连冰箱也是双开大冰箱里看了眼。

  各类食材,小到鸡蛋辣椒,大到排骨大龙虾。全都是新鲜的食材的。

  可是陈贝儿却只是拿了西红柿和鸡蛋。她准备做个西红柿鸡蛋汤,虽然味道
并不是最好的,营养也不是很高,可是胜在方便快捷。谢非饿了有一阵,陈贝儿
不想浪费时间。

  她拿出切菜板,把西红柿和一些小葱生姜一起放在水龙头底下认真的清洗了
几遍。然后先把小葱切成丁,生姜切成细条放在一旁洗干净的小盘子里面备用。

  然后把洗好的西红柿拿出来,放在切菜的板子上先十字切开,然后再把切开
的四块西红柿挨个切成片,放在另一个洗好的盘子里。

  陈贝儿在厨房的抽屉里找到了鸡蛋,拿了两个鸡蛋。拿出了一个碗,在碗旁
敲碎蛋壳,打了两个鸡蛋在碗子里,在碗里加了一丁点盐,拿筷子把鸡蛋搅开。

  让盐充分的融进去。

  然后打开天然气灶,倒上一点油,等油烧开了先把葱和姜放进去呛一下。然
后立马把切好的西红柿倒进去,看见西红柿鲜红的汁水和油溶在一起,再拿锅铲
翻滚几下。

  接着倒入一碗水,盖上锅盖静静等等着水煮沸腾。

  水沸腾了之后,陈贝儿再把早就搅拌好的鸡蛋拿筷子倒进去,搅了一下汤。

  等汤再次煮沸,陈贝儿关上天然气灶。拿出一个汤碗,盛了一些汤进去。拿
了勺子给谢非送了过去。

  谢非看见陈贝儿又重新进来,还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顿时感到肚子很饿。

  谢非的肚子咕嘟咕嘟的叫了起来,谢非脸红了,不好意识的转过头。

  陈贝儿看见谢非这么小孩子的表情也笑了。

  「谢非,你快吃点东西吧。」

  陈贝儿招呼着,谢非接过陈贝儿手中的汤。大口的喝了起来。

  喝的有些急,陈贝儿却已经把抽纸递给了谢非。

  也不知道究竟是谢非太饿了,还是陈贝儿的手艺真的很好,谢非吃的干干净
净。满意的打了个嗝。

  然后连忙捂着嘴不好意思的笑了。

  陈贝儿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问道,「你怎么会没吃饭?」

  谢非吐了吐舌头,摸了摸头。「我家请的阿姨辞职了。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
做饭,我又不太想吃他们做的东西,就没吃。没想到犯了胃病。」

  陈贝儿担心的说,「那怎么行!」

  「再怎么样也是要吃东西的,不然身体饿坏了怎么办?」

  看着陈贝儿着急的表情,谢非表情甜蜜极了。

  这招苦肉计,让他很受用。陈贝儿这样担心他是不是也代表着开始慢慢接受
谢非了呢?谢非不敢多想。

  最近没怎么吃也是因为林显和林氏集团的事情,如果不是为了对付林氏集团
想着怎么拖垮林显,谢非这几天也不用熬夜着急,导致谢非的胃病犯了。

  谢非本来身体就不算特别好,胃病更是早就有的病根。也正是胃病的复发,
让谢非更想被陈贝儿这样温柔的照顾,天天吃上陈贝儿为他做的饭菜。

  想到这,谢非不由得挠挠头,装作无辜的样子对陈贝儿开口,「老师,我想
吃你做的饭,我觉得你做的饭更对我的胃口。」

  陈贝儿没有想到谢非会对她说这种话,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可是谢非还
是说着,「老师,我胃不好,其他人做的菜我都不怎么喜欢吃,我就是想吃你做
的菜。好不好,你答应我好不好。」

  陈贝儿看着谢非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陈贝儿实在心软,面对着谢
非恳求的目光也不好意思拒绝。

  更何况给谢非做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她自己做的饭菜一个人也
吃不完。

  「好吧……」

  谢非高兴的要跳了起开。他没想到陈贝儿这样轻易的答应了每天给他做饭的
事情。

  惊喜来的太突然,谢非早就做好了被陈贝儿拒绝的准备。

  陈贝儿这之后就开始给谢非做饭的生活,有时候是去陈贝儿家里吃,更多时
候是在谢非家。

  陈贝儿想到前不久谢非挑剔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又看了看眼前说陈贝儿做什
么都喜欢的谢非更是感到一阵好笑。

  陈贝儿端着最后那道菜,吩咐着谢非,「谢非你把米饭端过来。」

  「好。」谢非答应着,然后打开了电饭煲,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碗。把米饭盛
好端上了桌子。

  陈贝儿把筷子递给谢非。「快点吃吧,不然菜都凉了。」

  谢非接过筷子对陈贝儿说,「老师我感觉好幸福啊,每天回家都有你陪我吃
饭。你还做饭给我吃。」

  陈贝儿敲了敲谢非的头,「说什么呢傻小子。」

  「嘿嘿,我说的是认真的嘛。」

  谢非捧着碗夹了口菜,开始吃起饭来。

  陈贝儿也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又看谢非大口吃饭怕他噎着,给他盛了一小
碗排骨玉米汤。

  然后放在了谢非的旁边,谢非吃了几口米饭又看到陈贝儿贴心的玉米排骨汤,
嘿嘿一笑喝了一大口。

  「老师,你做饭真好吃。」

  谢非不吝啬的夸赞,陈贝儿却没有回应,只是督促他,「快点吃吧,吃完还
要上学呢。」

  桌子上的菜很快被吃完了,谢非这个年纪的男孩都在长身体,饭量实在大。

  反而陈贝儿吃的很少,米饭也只吃了半碗。

  吃完饭,谢非打了个饱嗝。

  陈贝儿又到厨房,她今早看见厨房里新送了几个橙子。于是想给谢非榨橙汁。

  榨汁机放在柜子里,陈贝儿找了一会找到了认真的清洗了一下。

  然后把橙子也洗好了,切成小块,把皮都剥掉了。放进榨汁机里。

  很快橙汁榨好了,陈贝儿找了两个玻璃杯子,洗干净放在桌子上。

  把橙汁各自到了一半,再从冰箱里拿了一罐汽水。打开汽水把玻璃杯加满了。

  再放上吸管点缀上一颗薄荷叶。

  陈贝儿把橙汁端给了谢非。

  谢非看着漂亮的橙汁忍不住感叹,「好漂亮啊老师。」

  「你好贤惠,谁娶了你是谁的幸福。」

  「你这个小子,说什么呢!」陈贝儿娇嗔的说道。

  谢非咬了吸管打量着陈贝儿,陈贝儿实在是个称职的家庭主妇。林显肯定很
幸福吧,想到这里谢非难免会有些嫉妒。

  他看着这杯橙汁想着以前的陈贝儿也给林显做过这样的饮料,林显和林木以
前天天吃着陈贝儿给他们做的各种饭菜。为了洗衣服打扫卫生,让整个家都变得
整整齐齐。

  谢非嫉妒就要变形,可是又想到陈贝儿现在在为他做饭为他做饮料,给他补
习。他不由得微微一笑,对这种现况很满意。虽然陈贝儿只是把他当成学生。

  想到这件事,谢非还是感到苦恼,究竟还要怎么做,才能让陈贝儿把他当成
一个男人呢?

  想到这件事情,也是刻不容缓。谢非不由得沉思。

  而一旁的陈贝儿看着谢非很快把饮料喝完,站起身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然
后找到谢非的书包拿下来递给谢非。

  「要上学了。」

  谢非回过神来,看着陈贝儿拿着他的书包,微笑的看着他。他红了脸,点了
点头。

  站起身来,没想到陈贝儿居然拿着书包给他背了上去。

  谢非的脸更红了,简直不敢抬头看陈贝儿,陈贝儿也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嘱咐道,「早点回来,等你吃饭。」

  这句等你吃饭,让谢非感到十分快乐,他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上了老李的车。

  陈贝儿看谢非走了后,叹了口气。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也出了门。

  她穿着平底鞋走出了谢家的大宅,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走进谢非的家她都感到
一丝压抑,在这里她感觉自己有些透不过气。

  陈贝儿摇了摇头觉得自己也许真的是自己太闲了。

  说实话就算给谢非每天做饭,补课,陈贝儿也感到有些空闲。这种空虚是因
为没有事情做。

  只要谢非一走,陈贝儿也不会继续留在谢家的小别墅里。在那个小别墅里没
有人和她聊天,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除了看看电视什么事情也没办法做。

  于是久而久之,陈贝儿觉得自己应该再找一个工作。最好还是补习老师,补
习的时间不要太久。不然她忙不过来。

  想到了,陈贝儿也有了主意。她不是其他女生。一件小事做选择也要花很长
时间,对她来说要做什么事情就会去做。

  找工作这件事她也暂时不打算和谢非提起,谢非肯定不会同意的。陈贝儿也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不用问谢非也不会同意她去做工作。

  现在陈贝儿吃的穿的用的全都是谢非在布置,每天也都是围着谢非转。这样
的日子,让原本想做女强人的陈贝儿感到十分不快。哪怕她现在已经失去了记忆,
潜意识里也觉得自己吃谢非的用谢非的,就连房子也是谢非帮助租的。让她感到
十分的不舒服。

  陈贝儿就是这样独立的一个女性。之前在学校的时候,陈贝儿和林显谈恋爱
也不曾处于下风。吃饭约会也经常是林显请一顿她也回请一顿。很多事情上陈贝
儿也不会因为林显是她男朋友就拖鞋。陈贝儿从小就是个有自己主见的女孩。想
要什么最后也都是向这个目标努力。

  高三那年她想要考帝都着名A 大的汉语言系,家里人却都想要她去A 大的管
理学院。甚至已经替她找好了关系安排了之后的事情。

  可是陈贝儿却没有听他们的话,自己努力了一年,还去参加了 A大的招生。

  高考成绩下来后更是没有问其他人的意见直接肯定的填了 A大的汉语言系。
这件事也是陈贝儿收到录取通知书,通知书寄到家里时,陈贝儿的家人包括林显
才知道。

  陈贝儿最后如愿的上了A 大汉语言系。

  林显也十分尊重陈贝儿,从不干涉她自己的想法。哪怕林显的公司已经做得
十分大,而陈贝儿还拿着一万块钱一个月工资的语文老师,林显也没有劝过陈贝
儿放弃自己的工作。

  和陈贝儿谈恋爱七八年,林显比任何人都了解陈贝儿的固执和独立。她下的
决定并不是靠其他人就能轻易的改变的。

  在林家,就连年纪最小的林木也都知道陈贝儿的决定是不能轻易改变的。

  也正是因为陈贝儿的如此独立自强,才让林显觉得自己的老婆和其他人都不
一样。林显也欣赏着陈贝儿的这一品质。

  比其他那些软弱娇嫩的女孩子相比,陈贝儿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性子很冷
混身长满了刺,可是一旦爱上别人就会展开胸怀给爱人看自己最柔弱的自己。

  林显了解着自己这个外表冷淡内心柔软的老婆。

  现在陈贝儿失去了记忆,潜意识里也还是陈贝儿的思维。在谢非家白吃白住
实在让她感到不自在。

  那天回到了谢非为她找的房子里,陈贝儿翻找了屋子里各个角落发现自己居
然没有存折。没有存折就代表着她没有存款。

  现在她的吃住依靠着谢非,谢非虽然不在意。可是陈贝儿却并不能接受自己
接受谢非无条件的帮助。

  于是她走到了家旁边的大街上,在贴着招聘的广告栏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
什么很适合她的工作。她有些颓废。

  招聘栏上贴的工作消息大多都是些什么家务员,餐厅的洗碗工或者是房屋销
售员。

  陈贝儿虽然有些缺钱,却还是个大学毕业的老师内心里也有这一种傲气。让
她去做那些琐碎的工作实在是她没有考虑过的。

  街上人来人往,不时的传来吆喝的声音,一些店面播放着不知道几年前流行
的歌曲。

  一些大爷大妈站在街边的小摊面前挑挑拣拣,有几个小孩子在大马路上玩耍。

  几个大人喊着让他们不要乱跑。

  车水马龙的世界里,陈贝儿却有种和社会脱节的感觉。她赶紧摇摇头,感觉
自己实在没什么事情做总是乱想。

  这样想着她又想起家里缺了点生活用品,就往旁边一家大型超市里走去。

  现在正是下午三点,很多家庭主妇早早的来了超市挑选晚上要用的食材和蔬
菜。陈贝儿也跟着大部队进了超市。

  各种各样的蔬菜水灵灵的摆在货架上,西红柿青菜金针菇还有生菜等等等等。
周围很多家庭主妇挑挑拣拣选了合适的东西拿去结账。

  陈贝儿也挑了几个蔬菜,还有葡萄和香蕉。又买了家里缺的洗手液之类的家
庭用品。结了帐提着大袋的东西回了家。

  陈贝儿住的那个小区算是中高档小区,这里有陈贝儿住的单身公寓,也有一
些比较高档的电梯房。陈贝儿住的小区和电梯房距离不远,可是环境却有些差别。

  像陈贝儿住的单身公寓都是一些和陈贝儿差不多的白领,一个人住偶尔也会
有小情侣。他们这边的设施也不够完全。只是绿化比较好,而且电梯房那边则都
是三室两厅的户型,住的人也相对比较有钱。而且都是一家人住在一起。设施比
较齐全,绿化也很好。

  陈贝儿刚提了东西要上楼,恰好隔壁一个邻居也进了电梯。

  「贝儿?回来了?」

  「嗯。回来了。你要出去啊?」陈贝儿看着对方一副要出去的样子。

  果然住在她隔壁的那个女人点了点头,「我朋友叫我晚上出去聚聚。」

  「哦,玩的开心。」陈贝儿叮嘱道。「少喝点。」

  「哈哈我知道了。」住在陈贝儿隔壁的女儿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忙
和她说道,「上次你不是说想找一个和你现在差不多的补习老师的工作吗?」

  之前陈贝儿确实是和隔壁这个女人说过一些,就把自己的一些要求告诉她了。

  当时陈贝儿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还有下文。

  「是啊。」陈贝儿接口道。

  那个女人眼睛亮了,「我们小区电梯房那边有户人家正在找补习老师,工资
也不错。补习时间也不算多。我帮你问了,刚好和你现在的工作时间岔开。你有
时间去那边看看。」

  陈贝儿没想到她居然帮自己找了个这么近的工作,还考虑到了她的上班时间。

  不由得心里感到一阵感激。

  「啊,谢谢你呀,小米。」

  那个叫小米的女人穿着吊带,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零钱包。黑色的头发很长,
中分。是个长相很清秀的女孩。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谢什么~和我还客气什么?」

  小米性格很开朗大方。陈贝儿刚搬来的那天,小米就给她送了一点自己做的
饼干。

  往后的日子里两个人也算认识了,偶尔遇见会说说话。

  陈贝儿知道小米高中毕业,大学没考上。到了帝都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打拼
一番事业。也知道小米现在在做销售,少不了要出去应酬。小米没有男朋友,却
时不时被陈贝儿撞见带陌生男人回家。

  虽然陈贝儿并不同意小米的这种行为,可是陈贝儿没有什么立场去干扰别人
的生活。只能这样偶尔见面叮嘱了一下小米注意安全。

  小米一开始对刚搬来的这个女人很好奇,后来两个人熟悉了也知道了陈贝儿
是个离婚的女人没什么正经工作,又被老公抛弃。都是女人,小米有些同情陈贝
儿的遭遇。在生活的日常里不由得对陈贝儿关心了一些。而相处久了,小米也知
道陈贝儿虽然看起来冷淡其实性格很温柔。这种外表冷淡却内心柔软的女人反而
更对小米的胃口。小米内心把陈贝儿当了半个朋友。所以在陈贝儿第一次向她提
起想要再找一份工作的时候,小米上了心。真的帮她认真的查找了附近的工作。

  也是巧合,那天刚巧不巧听到小区电梯房那边有一户人家想要找补习老师,
而且待遇不错。又想想电梯房离她们那就几分钟的路,小米就留意了下。把情况
打听好了再和陈贝儿说。

  小米打听到电梯房那家要找补习老师的人家庭还不错,家里有个十六岁的小
男孩。成绩还不错,但不够优秀。总是成绩提不上来,久而久之男孩的家长就想
给他找了单独的补习老师。毕竟儿子的学业是他们的大事。一家人性格也不错,
男孩的爸爸是个工程师工作很忙,妈妈也是个女强人。是个记者也时常去外面采
访。

  不过小男孩在小区里风平不太好。

  这些小米都对陈贝儿说了。

  「那家小男孩听说比较皮,在学校里也经常欺负同学。」

  小米吐了吐舌头,补充道,「可能就是因为父母经常出差不管他吧。」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你看看,你要是想做我把他爸妈联系方式留给你。你
哪天去她们那面试一下。」

  陈贝儿心里一阵感激,「小米,谢谢你,」

  小米说,「把手机给我。」

  陈贝儿掏出谢非给她买的新手机,联系人里还只有谢非一个人的联系方式。

  小米接过手机。打了一会又还给了陈贝儿。

  「有事联系我。那家人的联系方式我也给你输进去了。」

  陈贝儿打开联系人里果然看看出现了两个人的联系方式,一个是小米,另一
个是刘太太。

  「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拜~」

  小米风一样的走了,留下陈贝儿在原地。陈贝儿笑了笑,能遇见小米也是她
的一个幸运。

  陈贝儿上了楼,掏出钥匙进了门。打开了灯,一个温馨的小家出现在她面前。

  陈贝儿脱了鞋换了拖鞋,打开了冰箱,把新买的菜放进去。又把买的洗手液
放进卫生间,一些零碎的小东西都摆好。

  她做完这些觉得有些累了,就把超市买了水果洗了洗,打开了电视剧,坐在
沙发里打开了看起了新闻。

  谢非给她找了一个单身的公寓,空间不大只有50平米可是规划的很好。并没
有像其他单身公寓一样只有一间房,什么隐私都没有。

  反而规划的很好,厨房和餐厅在同一个格局里,又划分了一小块客厅。最重
要的是卧室很大,卧室里还有阳台,采光很好。

  而且这间公寓装修的很北欧风。灰色的墙纸和沙发。简洁大方的白色柜子,
铺上条纹的地毯。浅白的的窗帘和一些绿植。让整个屋子显得安静而美丽。

  陈贝儿很喜欢这里。她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找到了自己最舒适的状态。如果
不是为了补习,陈贝儿会更愿意呆在家里。

  谢非也来过几次陈贝儿的家里、陈贝儿的厨房没有谢非家里那么豪华。却也
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做了很多谢非喜欢的饭菜。

  看出来谢非也很喜欢陈贝儿的家,甚至想留在这里睡一宿。

  虽然谢非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子,而且还是陈贝儿的学生。可正是因为有这
层关系,陈贝儿反而不愿意和谢非牵扯的太多。她把谢非送回了谢家,然后自己
回了家。

  想到这些陈贝儿也很无奈,从小没有父母疼爱的谢非越来越依赖陈贝儿了。

  这对陈贝儿来说也不知道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陈贝儿一方面觉得自己和自己的学生关系处理的很好是一件好事,另一方面
又觉得谢非对他的过分依赖似乎影响了谢非正常的人际交往。

  陈贝儿还真是十分单纯,只想着谢非依赖她会影响谢非和其他人的交往。却
没有考虑到自己。

  陈贝儿想了一会,躺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不一会睡着了。

  晚上五六点钟的时候陈贝儿醒了,她看了看表。自己居然睡了一个半小时。

  想着六点钟谢非要回家吃饭,就给谢非发消息让他来自己家,刚好陈贝儿今
天买了些食材。

  可以给谢非做鱼香肉丝和土豆牛肉。

  等老李送谢非来到陈贝儿的家里的时候,谢非就闻到了很香的食物的味道。

  陈贝儿围着粉红色的围裙拿着锅铲扭头对他说,「你来了。饭快好了。你先
坐一会。」

  语气就像妻子在招呼刚回家的老公。谢非点了点头,换了鞋。

  很快陈贝儿端着饭上了桌,两个人开开心的吃完饭。吃完饭,谢非掏出了作
业。陈贝儿坐在谢非旁边辅导了他半个小时。

  看到谢非作业做的差不多了,陈贝儿从冰箱里拿了两个果冻。两个人一个拿
个小勺子把果冻也吃完了。

  这时候,陈贝儿说,「谢非你早点回去吧。」

  谢非恋恋不舍,和陈贝儿单独呆在她家的时间是这样让谢非快乐。

  可是看着陈贝儿的表情,谢非知道陈贝儿绝对不会让谢非留在这里过夜的。

  之前谢非也想留在这里过夜,却都被陈贝儿拒绝了。理由也很充分。这里太
小住不下。

  谢非咬牙切齿,开始责怪老李当初为什么不给陈贝儿找个更大点的屋子。

  谢非拿了书包和陈贝儿挥手就走了。

  陈贝儿收了桌子上的一片狼藉。把剩菜放进了冰箱里,又把两人的碗刷了。
又拿抹布把桌子擦了,扫了扫地。做完这一切,她洗了个澡。

  洗完澡,陈贝儿躺下床上,想着小米对她说的那些话。打开了手机,联系人
里的刘太太的名字印入眼帘。

  陈贝儿拨通了电话。电话嘟了一会,一个女人接了。

  很尖锐的女声,听着年纪不算大。「谁啊?」

  陈贝儿连忙说,「谢太太你好,我是陈贝儿。我听说你家想要找一个补习老
师。」

  谢太太的声音听着有些尖锐,语气也不是很好。「这样啊,那你明天十点来
9 栋 10 层来面试一下。」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陈贝儿的一句话还卡在嗓子里也来不及说出口。

  这个刘太太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温柔。

  陈贝儿不由得皱了皱眉。

  然而陈贝儿也没有想太多,没多久她就睡了。

  早上六点半闹钟响了。陈贝儿慢吞吞的醒来,她揉了揉眼,感觉自己脑子很
累,昨天不知道做了什么梦,导致她没怎么休息好。梦里似乎是她以前的事情,
有个男人温柔的喊她贝儿贝儿。还有个小家伙喊她妈妈妈妈。

  陈贝儿不由得感叹自己真的是太闲,居然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梦里自己竟然
连孩子都有了。

  她笑了笑,起了床。

  想着自己今天要去面试要穿的正式点。

  于是找了一套职业的西装外套配上一条黑色的包臀短裙,里面搭配一个白色
的衬衫。脚上穿着黑色平底鞋,背着一个灰色的单肩包。

  陈贝儿想要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把长发盘起来。看起来像个正经的职业女
性了。

  最后,陈贝儿穿上了黑色的丝袜,她习惯了这样的搭配。也没觉得什么不妥。
就这样穿了一身职业套装去给谢非做饭。

  谢非眼睛都直了。他好久没看到陈贝儿穿的这样正式,居然还穿上了自己最
喜欢的黑色丝袜。吃饭的时候也没什么心思,只顾着咽口水。

  这些陈贝儿都没察觉到。

  她心里担心着怕刘太太不能接受她,昨天听声音,刘太太可不是什么好惹的
人物。

  「老师,你今天穿的好漂亮,你要干什么去?」

  谢非不知道什么事情需要陈贝儿穿的如此正式,据谢非所知陈贝儿也就和自
己隔壁的销售员小米有些话题。难不成是小米?

  谢非疑惑不解。

  陈贝儿哪里知道谢非连小米都知道,不解的说,「我穿的太正式了吗?」

  谢非点点头。

  陈贝儿无奈了,「有个朋友找我帮忙,让我穿的正式点。」

  陈贝儿也撒谎了,直觉告诉她找工作这件事不能让谢非知道。

  谢非也没太在意,他想可能就是那个叫小米的又有什么事情要找陈贝儿帮忙。

  谢非吃了饭和陈贝儿告了别就去上学了。

  他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反而一直念念不忘陈贝儿穿着丝袜的那双美腿。

  不管看了多少遍,还是让谢非感到性感。

  谢非走后陈贝儿也马上出了门,她穿着平底鞋打着太阳伞走到了自己小区另
一方向的电梯房。上了电梯按了梯层,一打开门就是刘女士家了。

  陈贝儿拢了拢头发,怕自己的头发被风吹的不够得体。

  她看到一个黑色的女人坐在沙发上、穿着舒适的睡衣。赶忙问,「您就是刘
子瑜刘女士吗?」

  刘太太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看见穿着职业套装却也十分秀丽的陈贝儿立马
面色一黑。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