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罪红尘】(第12章 秘室春潮)

**小说 2021-01-09 23:4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罪红尘】(第12章 秘室春潮)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罪红尘】(第12章 秘室春潮)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二狼神
2018/12/14发表于:色中色/春满四合院
字数:10179

             第12章 密室春潮

  祁俊作怪的手在隔着衣衫温柔抚摸玉峰,一步步引诱白雅步入情欲深渊。他
深知白雅体质,稍微爱抚就会热情似火,和平时文静端雅的模样判若两人。祁俊
绝不反感白雅淫荡,反而更爱她在床榻上的风流妩媚。因为白雅再淫再骚,也只
对他一人。

  「坏死了你。」渐渐生气的情欲在白雅体中拨动这每一根敏感的神经,她似
是难忍欲火,摇着头,搅散一头乌发,脸儿通红,修长的睫毛一眨一眨,水汪汪
的乌黑双眸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在白雅「坏蛋」不停的娇嗔不依声中,祁俊驾
轻就熟地卸下了她身上全部防御。洁白如玉娇躯全部暴露了出来,脖颈修长,香
肩圆润,白皙丰满的玉乳,鲜嫩娇小的乳尖,还有那纤细婀娜的腰肢,丰美翘挺
的雪臀和笔直修长的玉腿,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

  祁俊的手指只在滑如凝脂的雪肤上轻轻一划,就惹得白雅一声娇吟:「嗯…
…」细腻的肌肤上也颤起一层细小颗粒。

  祁俊坏坏笑道:「雅儿,才碰这一下,你怎就受不了了?」面对情郎的调笑,
白雅又气又羞,抬手就要去拧他。却被祁俊趁机握住,攥着皓腕,压在身下,在
她香腮重重吻了一口,故作淫邪道:「小娘子,今日你落到本大王手里,可是跑
不了了!」

  白雅被祁俊故弄玄虚的坏模坏样逗得忍俊不禁,也学他做戏:「大王,求你
饶了小女子,可不要强肏人家。」

  祁俊最喜甜美如斯的玉人儿口出浪语,一句「强肏人家」叫得他骨头都酥了,
抓着乳峰,张开口,吻上了白雅小嘴。甜甜蜜蜜一吻,吻开了白雅的心扉,忘情
地和爱郎唇舌纠缠,互送津液。从玉峰蓓蕾上传来的美妙酥麻也传遍了全身,白
雅渐入佳境,股间也感到有些湿腻。心中有些无奈,这身体实在太敏感了,随意
触碰就会点燃欲火。还好此时身上伏着的是他心爱之人,否则她只有自责和自怨。

  正想着,祁俊已经离开了她嘴唇,白雅知道,俊哥哥又要亲她的脖子了。心
中一紧,有些惶恐:「俊哥哥,轻一些呀,不要像上次那样。」上次被祁俊用力
嘬吮,留下斑斑红印,害得她要几天都用丝巾遮住脖颈。

  祁俊笑嘻嘻抬起头来,「省得了,雅儿,你颈子真美,我亲也亲不够。」得
了爱郎夸奖,白雅心里甜丝丝的。趁着祁俊啄吻舔舐玉颈的空挡,她将一只小手
探入了祁俊裤裆,捉住肉棒轻轻抚弄。

  祁俊受了这般爱抚,魂儿也飘了,伏在白雅身上忘情道:「雅儿,你的小手
好会摸,好舒服。」

  白雅去撩爱郎肉棒,对她来说何尝也不是诱惑?那坚硬的手感,火烫的温度,
无一不是对她敏感胴体的挑战,灼得她芳心大乱,欲焰狂炽。娇躯更加躁动不安
的在祁俊身下扭动,美乳胀大了一圈,两颗勃勃竖起的乳尖,变得嫣红。空虚的
幽谷蜜露潺潺,双腿缠上了祁俊的大腿,夹紧,挺动小腹,磨蹭秘处,想得到一
丝慰藉。

  真仿佛干柴碰到烈火,两人情欲都在瞬间爆发。祁俊顾不上亲吻白雅光洁如
玉的身体了,几把扯下衣衫,踹掉裤子,赤裸裸的和白雅滚做了一团。

  将那一根火热坚硬的肉棒,直愣愣地顶在白雅小腹上,烫得她娇躯也要燃了
起来。情欲之门大开,白雅忍不住了,尽弃淑女形象。悄然分开了两条玉腿,让
那火热地肉棒溜到了腿缝之中,贴在了两片湿腻腻的肉唇上。深情望着爱郎,又
是似水柔情,又是如火热情。水火交融间,檀口轻启,梦呓一般轻声娇吟:「俊
哥哥,肏我,肏了你的雅儿,雅儿爱你,雅儿要俊哥哥」

  狂野地抱着爱郎翻个身子,把祁俊压在了身下,白雅迫不及待地就将火烫的
肉棒塞进了濡湿的嫩穴之中。

  身体被撑开的微微痛楚并没有让白雅稍有停顿,愈来愈甚的充实感,让她更
加勇敢地坐下,将祁俊硕大宝贝全吞入了湿滑幽谷。檀口中嗯嗯嘤嘤娇啼不断,
雪白娇躯红潮泛起。欲拒还迎,如醉如痴的无比娇羞模样让祁俊再也不忍袖手旁
观,托举住白雅两股之畔,熊腰上挺。同心合力,密不可分结合一处。

  娇柔绵软的稚嫩花心死死吻住粗长硬胀的傲人阳物,白雅不可遏止的剧烈娇
喘,酸酸胀胀的感觉令她芳心酥醉,全身血液也要沸腾起来。她等不及想要更多
的刺激,更大的快意。

  短暂深情对视后。白雅动了,抬起又坐下,震颤间,乳摇臀晃。祁俊紧紧把
持白雅玉润柔软腰肢,全心全意体味花径中无以伦比的紧窄火热,他爱白雅柔软
如棉的细滑腔道嫩肉,更爱花心那股美妙绝伦的强烈吸力。

  夹吸之下,一次次挺起熊腰,狠狠撞击白雅的桃园幽谷。每一次重击都能让
白雅失声娇吟:「俊……俊哥哥……美……美啊,弄得雅儿爽了,心都要飞了…
…重一些,雅儿不怕的……雅儿最喜欢俊哥哥用力肏雅儿……」抛却矜持地呻吟
让白雅找到了另一个宣泄情欲的出口,从此也更加狂野的在爱郎身上颠簸起伏,
口中更是说出许多令人血脉喷张的诱人话儿,「又弄到花心了,肏死雅儿了,要
被俊哥哥干死了呀。俊哥哥……你鸡巴……好大……好强……」

  祁俊最喜欢看着这个温婉含蓄的娇羞少女变成一个风骚荡妇,一向温文守礼
的他,也将平日一字都不愿吐的污秽之词讲了出来:「雅儿,你愿不愿……被俊
哥哥干?干的你爽……不爽?」祁俊固然内功深厚,可此时他在白雅身下,不是
仅仅消耗体力而已,他的心也如白雅一样在狂跳,他的呼吸也不能平稳,任谁和
这样一个绝色美人云雨相欢,都不可能心如止水。

  「愿……愿意,嗯……雅儿,雅儿生来就是给俊哥哥肏的,爱死俊哥哥……
狠狠干雅儿……嗯,嗯……」

  「俊哥哥也快被骚雅儿夹死了……呃……雅儿你真紧,雅儿你好湿……」

  「坏哥哥,人家就要做你的骚雅儿,骚给你看,骚给你爽……哦……哦……」

  藕臂素手撑在爱郎胸口,雪臀起起落落,与祁俊不断送上的阳物,配合得天
衣无缝。郎情妾意闺房私语,绝不足为外人道。

  浓浓爱意再由心间升起,祁俊奋然起身,将白雅拥入怀中,如饥似渴寻到两
片樱唇,痛吻上去。两具身体全无缝隙纠缠在一起,上下两处更是你中有我我中
有你,世间最近距离也不过如此。

  唇分时,祁俊把白雅压在了身下,一会儿抓揉玉峰,猛插狂捣,一会儿又抬
高玉腿,轻吻纤足,轻抽缓送。白雅一缕芳魂时而飘上云端,时而又跌落谷底,
身体都要被祁俊揉酥了,捣碎了,全身力气都要跑光了、只有香胯还身不由己的
挺送迎合,她自己都能知晓此时蜜露喷涌如潮,一股股从幽谷滑落臀瓣。花心酥
麻感觉越来越甚,白雅知道,那最美的时刻要来了。

  「嗯……嗯……来了,要来了……」娇吟声音不再那么高亢了,变得低抑委
婉,呼吸却愈加急促。随着身体的剧烈震颤,白雅春潮狂涌。

  祁俊将手臂垫在了白雅头下,温柔地吻着她的额头、秀发、美目、琼鼻,放
任她尽情宣泄。

  耐心等待许久,白雅才将美目睁开,带着媚人羞意,含着诱人春情,献上轻
柔一吻,甜甜道:「俊哥哥,可以了,继续吧。」在白雅攀上巅峰时,祁俊一直
忍着等他她身体恢复,就凭这份入微体贴,叫白雅怎不爱他。

  祁俊微微一笑,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挞伐。不多时,白雅又一次泄身了,她体
质如斯,经过一次之后,高潮接连不断。祁俊也只好插插停停,直到难以继力。

  「不行了,我也不行了,要射了……」祁俊嘴角抽动,几乎快忍不住了。经
过和白雅多次交合后,他不再用忍精之法了。白雅说过,他已足够强悍,两人在
一起时,不必多此一举。

  「嗯!」

  得到美人首肯,祁俊死死抵住花心,精关大松,一泄如注,万千子孙全送入
了白雅体内。气喘吁吁趴在白雅玉体上,白雅也不嫌弃他身子沉重,像是对个孩
子一样把他拥在怀里轻柔抚摸。可这孩子偏不老实,呼吸稍定,就罗起身子没羞
没臊的将一颗娇小樱桃含入口中吮弄。白雅笑吟吟道:「坏蛋,使完坏还要欺负
人,还不拔出去?」祁俊口中含着美乳,含混不清耍起无赖:「不要,里面暖和。」
白雅拿他没辙,任由那话儿在身体里面软了,才将把他推开。瞪一眼那东西,水
淋淋的遍是白浆。

  幽幽叹息一声,白雅爬到了祁俊腿间,张开红唇,将软绵绵的肉棒含了进去,
温柔地将上面汁液舔吻干净,才重回爱郎怀抱。

  紧紧拥住承欢过后红潮未退,更见妩媚的绝色佳人,祁俊满心温情,自从这
般要求过一次之后,白雅便全顺他心意,每次交合过后,不管沾了多少汁液,白
雅也肯用口为他清洁。他心下有些愧疚,柔声道:「雅儿,不用每次都这样的。
我那次不过一时兴起而已,怎好每次都叫你这般委屈。」

  白雅蜷缩在爱郎怀中,一手在他坚硬胸肌上轻轻点着,另一手拨弄着已经软
去,却仍比常人勃起还粗壮的阳物,甜甜道:「谁叫人家就爱你这坏东西,弄得
人家又难受又舒服。」

  祁俊刮一下白雅小巧鼻头,戏谑道:「到了床上,你可就不是我精明聪慧的
小雅儿了,就是个又淘气又骚浪的小丫头。」

  白雅皱皱鼻子,故作委屈道:「你不喜欢啊?」

  「喜欢,怎么不喜欢!」说着翻个身子又把白雅压在身下,凝视着她双眸道:
「这才一两天不和你亲热,我就想得紧了,今天非要把你的小屄屄喂个饱。」

  白雅眨眨眼睛,调皮道:「切,你还行啊?怕是要被你的小骚货榨干吧?」

  「看你嘴还硬。」

  亲热甜蜜尽情挑逗,彼此乳抓呵痒,又或互抚性器,情到浓时还要忘情接吻。
不多时,祁俊又生机焕发,白雅更以柔荑檀口助他重振雄风,梅开二度自然不在
话下。

  祁俊力猛时常,两番云雨,事毕已在夜半时分。白雅从那欲死欲仙的高潮余
韵中苏缓回来,却不敢贪欢了,哪怕身子还酥软如棉也要归了房去。毕竟她此时
还不能与祁俊名正言顺同床共枕,若是被人发现,可叫她无地自容了。

  若由着祁俊尽兴,这一夜来个三四次,到了鸡鸣五谷也还有能耐和白雅尽兴。
只是他也珍重白雅名节,不再多做胡缠。亲手把他脱下的衣衫重新穿回白雅身上,
才心满意足自己穿衣。白雅当然不肯只受爱郎恩泽,亦是投桃报李服侍祁俊穿衣,
为他提裤子时,却调皮在浑圆龟首上啄吻一口,弄得祁俊再度抬头,勉强塞了进
去,才将裤带系好。

  两人离了秘道,依旧原路返回居处,可就在此时忽然见一道黑影闪过夜空。
玉湖庄中竟有夜行人疾行。

  祁俊立时惊警,祭起身形追了上去,白雅身子尚软,功力也不及祁俊,比他
慢了半拍,眼看祁俊身形疾猛,不过瞬间就要追上那条身影,不得已低声叫道:
「且慢。」

  这一声不但叫住了祁俊,也引得前方夜行人警觉,祁俊一顿之间被白雅拉低
身形隐了下去。急中生智间,白雅嘬起香腮,惟妙惟肖学起一声鸦啼,才叫夜行
人放松警惕,继续向前掠去。

  暗夜之中,祁俊低声问道:「雅儿,你为何不叫我追她。」

  白雅道:「俊哥哥,你可看清那人是谁了么?」

  祁俊双目尽是不可思议疑色,寒声道:「那……那是小娘……」

  白雅凝重点多了点头,「不错,白日间她曾说过不会武功,你可想过她为何
要隐瞒此事?」广寒弟子所修功法独特,修习者耳聪目明,白雅又最是眼毒,虽
然和朱小曼相识不过一日,便在暗夜之中分辨出来。她都能如此,更何况和朱小
曼相处多年的祁俊了。

  祁俊已是如坠雾里,朱小曼在他家年头不短,竟然没人知道她身具武功,她
隐藏如此之深,又有何不轨目的?

  祁俊疑惑道:「既然认了出来,何不追上去问个明白。」

  白雅道:「你那般身法,片刻就要惊醒她了,若是拿住了问不出个什么,你
又怎知她暗中藏得什么心机,又是否有人相助。」

  白雅心思果然缜密,祁俊不由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们既然知道她另有
隐情,就可暗中查访,免了打草惊蛇之忧。」

  「我们先回去,再做计较。」

  夜行人果然是朱小曼,她飞奔的方向却是外宅。

  四下里静悄悄的,惨白的月光更给更给这座幽深的庄园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娇艳少妇步履轻盈,走到了一间屋外,也不叩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冷清清
的房间布置简陋,空无一人。这是玉湖庄玄武卫统领值夜的所在,朱小曼在这个
时候到这来又有何贵干呢?

  她回身掩好了门,径直走到一座大柜前,打开柜门,抬足迈了进去。原来此
间另有洞天。

  与清冷的陋室不同,朱小曼只感一股热气扑面而来,随着那股热气又夹杂着
一丝腥骚味道钻入鼻孔。抬眼望向大床,那上面七八个男女,或是裸身瘫软喘息,
或是相互搂抱捉对厮杀,耳中不免传来好无休止的声嘶力竭吼叫声音。

  大床脚上倚着被垛正在享受女子口舌欢娱的高壮男子正是麒麟卫统领冯百川,
他大敞着双腿,一个丰腴女子埋首在他胯间,正在卖力为他含吮阳物。女子高翘
雪臀,芳草萋萋幽谷唇瓣微张,里面嫩肉白浆隐现,应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欢
好。

  冯百川身边一个男人,三十几岁年纪,一身精壮肌腱显得颇为彪悍。他一人
独占了三个女郎,身下压着一个娇小少女,正在用黝黑坚硬的肉棒猛捣着少女的
私处,左右手又各揽一名裸女,要么你接吻亲嘴儿,要么品乳撩阴,忙得不亦乐
乎。

  再边上,两个男女相拥着倒在床上,气喘吁吁,显然已是结束了一轮厮杀。
那女的细皮白肉,翘乳圆臀,颇有姿色,男的却是黑丑肥痴,赫然是冯百川最宠
溺的儿子冯小宝。

  这父子二人已是无耻至极,竟然同室聚众淫乱。

  见了朱小曼进来,冯百川脸上显出一丝不快,沉下脸问道:「小曼,怎么这
么久?事情办得怎么样?」

  朱小曼脸上露出轻笑,道:「你以为我轻松啊?你那宝贝庄主夫人可没那么
好对付的,我说了她半宿,也没把她说动。」

  「她都讲什么了?」冯百川皱起了眉头,拍拍为他含吮肉棒的女子裸背,示
意她暂且停下,那女子果然听话,将头抬了起来,一张鹅蛋脸庞,眉目如画,浑
身雪肌玉润珠圆,不是钟含真的贴身爱徒邱思莹是谁?原来她竟然也和师傅的男
人苟合在了一起。

  朱小曼咬牙切齿道:「季菲灵这贱人,今日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宴席后竟然
让祁俊和白雅住在了隔壁。她还说动了钟含真,显然是想撮合这二人。」

  冯百川点点头:「思莹已经跟我提过了,且不提钟含真什么意思,依你看,
白雅那妮子好对付么?」

  朱小曼细思片刻,摇了摇,渺目道:「说实话,我真看不出这女娃儿到底多
深,今日和她聊了半晌,觉着她空有一副好皮囊,也是个没心机的丫头片子。可
是细一回想起来,竟然什么话都套不出来,一句有用的都没。」

  「她如今和祁俊关系如何?」

  朱小曼不屑一笑道:「我说冯爷,瞧你这话问得,我才认识人家不到一天,
你让我怎么问?问她祁俊肏过你没有吗?」

  冯百川沉下脸,不悦道:「你不是说你有识人之能,一眼就能看出女人破没
破身吗?」

  朱小曼撇撇嘴,苦笑道:「冯爷说得不错,若是常人我定能看出。可到这个
女子身上,我却看不出一丝端倪了。也不怪你一心想要得了她,我只能告诉你,
白雅是世间难得一见的极品女人。」

  听了这话,那个一直只顾这肏干身下少女的汉子也停住了,抬起头来笑道:
「冯统领,方才就听你说那个叫白雅的妮子如何的美,什么时候叫兄弟也见识见
识?」

  提起白雅,床上几个男人都不淡定了,冯小宝吭哧着坐起肥痴身躯,垂涎道:
「韩追你不知道白雅那妞儿有多水亮,那脸盘,那身材,我一看就像肏他,为此
可还挨了祁俊那畜生一顿揍,嘿……我爹还说要把我送到利剑堂去……嘿嘿,他
可想不到,就是把我送到你那儿,小爷我也屁事儿都没有。」说着又是一阵张狂
邪笑。

  叫韩追的汉子眼露淫光,陪着冯小宝一起奸笑,阿谀奉承道:「宝少爷到了
我利剑堂,自然好酒好菜招待着,只可惜少了冯统领这里如此多的美娇娘,只怕
宝少爷不开心呐。」

  不错,这韩追正是玉湖庄刑堂利剑堂的堂主。

  冯百川道:「韩老弟,我们自家兄弟,一切全都好说。不过一个女人而已,
只要你尽心办事,什么都少不了你的。」听他这话,已是将白雅视作了囊中之物。

  三个男人的对话引起了朱小曼的不满,她冷哼一声,酸酸道:「就一个小贱
蹄子,至于你们这样?冯爷,韩堂主,我劝你们还是要以大事为重,事情办不成,
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说不定还要被祁俊反咬一口,那时你们可就没得乐了。」

  冯小宝不屑道:「那个祁俊算个屁,现在玉湖庄上下还不都是我们家的天下,
随时要了那小子的狗命。」

  冯百川却不愿将这个话题继续,淡然一笑,道:「小曼,既然来了,就别走
了,今天正好韩老弟也在,大家一起乐乐,他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呢。」说完偏头
望向韩追,「韩老弟,想要哪个女人?是思莹还是小曼,不过方才哥哥射在思莹
里面了,你不嫌弃吧?」

  「怎么会?兄弟可就好这口儿,射进去更好,还滑溜呢。」韩追也是一堂堂
主,在冯百川父子面前极尽谄媚之能事。将挂着汁水的坚硬肉棒从身下女子体中
抽出,色迷迷地看着偎在冯百川中的邱思莹,目的不言而喻。

  冯百川拍拍邱思莹浑圆雪臀,道:「去吧,好好伺候你冯爷。」

  模样端丽,气质温婉的邱思莹在床榻上却成了个小淫娃,在冯百川怀中扭动
腰肢,不依地娇声道:「干爹,你又把女儿送人了。」原来邱思莹已将冯百川这
奸徒认作干爹了。冯百川笑笑不语,向朱小曼招了招手。

  朱小曼毫无羞色,解下衣衫,赤身爬上了床,接替了邱思莹的位置。她的身
材远比邱思莹还要火爆,把手伸向了冯百川胯间,握住坚硬粗长的男根,一面撸
动着,一面扭着丰腴腰肢,将两颗饱满肥硕的乳房在冯百川胸前摩擦。伸出香舌,
舔一口男人的嘴唇,腻声道:「冯爷,要人家怎么做,还要吃你这根大鸡巴?或
是直接肏人家骚屄?我可一见你这宝贝就痒了呢,不信你摸,都流水儿了。」冯
百川当然不会客气,在朱小曼体毛丰盛的胯间掏摸一把,举起来观瞧,只见手指
上果然水光晶莹,二指分开,又拉出一丝晶莹水线,不禁淫淫笑道:「果然是小
骚货,来,爷这就肏你。」用力一掀,将朱小曼按在床上,低吼道:「屁股撅起
来,老子要干死你这只骚母狗!」

  「嗯……」也不知是真是假,朱小曼这就动情地呻吟了一声,听话的趴伏在
床上,将又圆又大的雪白屁股高高耸起,摇晃着道:「爷……爷……快来肏人家,
人家等不及了……」

  冯百川嘴角抽动,扶住朱小曼肉光致致肥臀,扬手重重扇了一巴掌,打得雪
臀通红,肉浪滚滚,这才挺动腰肢,毫不留情地一杆到底,刺入朱小曼浪屄深处。
伴随着无情刺穿的痛苦,也有填满空虚的充实,圆滚龟头擦过肥厚肉壁,酥酸麻
痒惹得情欲高炽,才一下就她就开始忘情浪叫:「好大鸡巴,插得深,肏得爽…
…」冯百川也不答话,抱着雪臀就是一阵狂猛纵送。

  这边韩追得了邱思莹,就撇开了初时陪他的三个女子。在朱小曼到来之前,
除了一个邱思莹,其他全是玉湖庄中的婢女丫鬟,固然也是个个如花似玉,可却
比邱思莹差了许多,尤其邱思莹又是庄主夫人的弟子,身份尊贵,自然更得人欢
喜。只是韩追为冯家父子马首是瞻,无论邱思莹还是朱小曼,都不敢去抢头筹,
只好等冯百川玩弄过了,才有他的份儿。

  韩追并不急着肏弄邱思莹,他可要好好享受一番邱思莹曼妙的身躯。叫邱思
莹跨坐在他腿上,并不插入,用火烫的男根紧贴着两片濡湿的肉唇,也不计较那
里面汩汩流出冯百川射入的浓精。韩追用手指轻轻捏弄的邱思莹胸前两朵梅花,
将竖起的乳尖一时拉起,一时按下。和邱思莹鼻息可闻的口对着口,尽说些淫词
浪语:「思莹姑娘,我们好久不见了,这些日子想我了没有?」

  邱思莹已是被冯百川送上了几番巅峰,此时面上潮红还未褪去,体内欲浪仍
旧涌动,上下相处都被人玩弄,却不得真个解渴,又叫她痒的心乱如麻。带着几
分欲壑难填的怨气,娇嗔着和韩追打情骂俏:「谁要想你,就知道玩人家。」

  「嗯……」韩追不满地哼了一声,手上加力将娇嫩乳尖拉的更长,下身也耸
动一下,用肉棒磨擦邱思莹敏感的湿腻花瓣。

  「嗯……」邱思莹娇哼,既痛又爽。看着一脸淫笑的韩追,委委屈屈道:
「想,人家想还不行吗?」

  「嘿嘿,哪儿想,想哪儿啊?」韩追手上松了劲儿,下身却依旧挺耸,一下
一下地继续摩擦邱思莹肉屄。

  「嗯……啊……」下身的酸爽让邱思莹情不自禁的娇吟,藕臂勾住了韩追的
脖子,抛过令人心动的媚眼,用绵软带颤的语声回应道:「骚屄想,想你的大鸡
巴,满意了吧?」

  「嘶……」韩追深吸一口气,他肉棒陷入了邱思莹柔软的两片唇瓣之中,温
湿滑腻的感觉也让他血脉喷张。可他仍旧不想就此轻易放过怀中的美人儿,吐出
舌头,在邱思莹嫣红嘴唇上舔了一口,又道:「把舌头伸出来,让我尝尝。」

  邱思莹美目白了这个多事的男人一眼,顺服地张开了樱唇,将一条红艳艳的
香舌吐了出来。韩追也不将那香舌吸入口中,同样伸出舌头,当空和邱思莹香舌
追逐缠斗。邱思莹对韩追并无烦厌,亦是欣然与他做这异样的亲吻。

  两人口涎俱是垂落腮边,韩追挑弄邱思莹香舌片刻,就伸舌借住她滴落的香
涎,顺着水滴丝线迎了上去,重重吻在唇上,才肯罢休。他将邱思莹紧紧抱入怀
中,胸贴着胸,肉挨着肉,咬着邱思莹耳朵道:「小浪货,你上下的水儿可都真
多,又香,可让我馋死了。」

  邱思莹抿嘴窃笑,戏谑道:「你要觉得香,下面的水儿也喂你。」

  若邱思莹没被冯百川射了进去,韩追还真要一品佳酿,可这时他再献媚也不
会去吃男人的浓精。被邱思莹挤兑一句,韩追失了面子,大力捏了雪臀上嫩肉一
把,道:「小浪货真是欠肏了。还敢戏弄我。」

  邱思莹扭扭腰肢,嗲嗲道:「人家就是想要了吗,你又不给……」

  这般妩媚动人惹得韩追心情大悦,乐颠颠道:「那还不求我。」

  「嗯……」邱思莹若有若无哼鸣一声,迟疑片刻,娇滴滴怯生生道:「求韩
爷快肏思莹……」

  韩追并不满足这个回答,把嘴一撇,挤弄着一只眼睛,傲然道:「还有呢!」

  「你这人!总要羞辱人家……」邱思莹娇嗔不依,气鼓鼓拍了韩追一下,耿
耿脖子,做羞怒状。可不到一时,又低了头,诺诺道:「思莹骚屄……想要韩爷
……大鸡巴……肏进来……嗯……」

  韩追大乐,挺起肉棒,借着邱思莹股间的湿滑,轻易就送入了火热幽谷。他
那物件只是常人尺寸,进入刚被冯百川大货开垦过得的腔道,并不费力,内间又
有未尽阳精助力,抽送起来如鱼得水,即便这般坐姿也是穿梭如电。受了这般急
送猛捣,空虚已久的邱思莹十分受用,毫不计较新入体中的阳物不及方才一根粗
大,只要那东西够硬够猛,快感仍旧一浪紧接一浪。

  一张床上,两对男女奋力肉搏,乳波闪动,臀浪掀涌。男子气喘如牛,女子
娇吟哀啼。「啪啪啪」肉体撞击声响毫无间歇地充满整个秘室。情欲气息愈浓,
淫靡味道更巨。

  一开始两对男女互不相交,可没过多久,冯百川就拍着朱小曼屁股挪到了另
一对男女身旁。他一手扶着朱小曼的腰,下身挺动,肏干不停,另一手扳过了邱
思莹螓首,与她亲嘴咂舌。看着自己肏干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吻做一团,韩追毫无
醋意,只有更加兴奋,眼见着冯百川把朱小曼顶得一对肥硕雪乳前后乱晃,韩追
仰下身子,钻入朱小曼身下,让她趴伏在自己头顶,张口含住了一颗乳珠,大力
吮吸。

  这边四个男女乱做一团,其余同榻裸女也只有看着眼馋的份儿,此时被男人
肏干的两个女子,一个是庄中二夫人,另一个是夫人爱徒,身份地位非她们这群
陪床婢女可比。就算被这淫乱交欢场面刺激的动了春情,可也不敢上去讨几下抽
送解解香胯饥荒。

  但这床上还有另个男人冯小宝,几名婢女却都不爱理他。不要说他那丑陋不
堪的形象,就是胯下那根棒子也实在小的可怜,不但连他爹一半不及,就是比起
韩追的常人尺寸也算小货。每每被他弄得不上不下不说,他这骄横少爷最爱折磨
女人,他因不能持久,便总是将一团泄不尽地欲火换作凌辱戾气撒在女人身上,
遭他蹂躏一次,总要弄得遍体鳞伤,到处是青紫瘢痕,苦不堪言。

  此时肥厮歇息已久,缓过了力气,胯下小虫也一挺一挺撅撅上翘。他又不甘
心再和婢女欢好,一双色眼紧盯着淫乱交合男女不放,摩拳擦掌只是寻不到机会
插手。忽见伏在韩追身上邱思莹隆耸雪臀,幽谷中虽然被占着,可是红通通菊穴
一张一合煞是诱人。他可知道这两个女子身上六个洞全被他老爹开过,可到如今
他却只尝过朱小曼的浪屄和小嘴,邱思莹还尚不得沾手,今日便是个大好时机,
肏不得邱思莹骚屄,尝尝她屁眼滋味也未尝不可。

  想到这里,色迷迷邪笑着爬到了邱思莹身后,一声不响,抱起雪白屁股,就
将细小阳物往邱思莹后窍上撞。

  「啊……宝少爷你做什么?」邱思莹惊呼,那还能在男人身上起伏,整个人
都被冯小宝撞得压到了韩追身上。

  搂做一团的四人谁也没想到冯小宝会来这一手,猝不及防间,邱思莹竟然被
按住屁股,让冯小宝用蛮力塞进了菊花后窍。

  这蠢肥厮道是他爹那大货能入得的地方,他自然也能入得,却只知其一不知
其二,每每冯百川走二女后庭,都是将屁眼揉开了,又有淫汁相佐,缓慢送入才
不叫女子多受痛苦,哪像他这般横冲直撞。

  饶是他物件短小,这般莽入也叫邱思莹后庭撕裂疼痛,额头上冒出冷汗,被
韩追抽送出得快意美感消失无影,只会苦苦哀求:「宝少爷,不要,疼啊……」

  冯小宝从来只求自己爽利,哪管他人死活,一脸狞色,咬牙切齿道:「肏个
屁眼,怕个什么。」

  有苦难言的还有邱思莹身下的韩追,双龙戏凤的勾当他也不是没干过,而且
爱颇好此道。可是他本是美美地尝着邱思莹下体火热,骤然间上面又多了个圆滚
肥贼,比常人重上一被的身体连带邱思莹的份量都压倒了他身上,多亏他一介武
夫,身体比常人强悍,否则还不要被压死了。这般重负,直让他兴味索然。

  冯百川也看不过蠢笨儿子如此莽撞,停了抽送,斥道:「小宝,你来倒个什
么乱。」

  冯小宝已经被宠坏了,连他爹都敢顶撞,不屑道:「这小骚货的屁眼你能肏
得,为何我就肏不得了?我就是要干她屁眼。」

  冯百川虽然能和逆子同室淫乱,可有这房中之事也不好亲口指导,被他辩得
哑口无言,只能哼一声,不再搭理。

  倒是朱小曼,冷眼瞧着,脸上露出蔑笑,在一旁敲着边鼓道:「可不是,肏
个屁眼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思莹,两个汉子疼你,你可有福了。」

  朱小曼这话说得其实也有几分道理,前后两窍双插,却是能让女子获得巨大
快感,可却不是冯小宝这般蛮横猛干。邱思莹也听得出来,朱小曼那话尖酸刻薄
多有嘲弄。可她此时实在疼得太紧,也顾不得还嘴,又知道肥厮刁横,只好要紧
牙关,默默忍受。

  她身下韩追既无活动余地,也无交欢兴致,呲牙咧嘴,就盼着冯小宝快些完
事。

  冯百川亦是兴味索然,应付着在朱小曼下体抽送片刻,勉强出了精水,也无
提枪再战兴趣。

  冯小宝却是兴致高涨,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扭起水桶粗腰,耸着肥大屁股,
狠命肏干邱思莹菊门。兴起时候,还要高抬巴掌,重重抽打两扇白嫩臀瓣,啪啪
巨响打得邱思莹雪白屁股通红一片。

  好在这肥厮战力太弱,菊穴之中又更加紧致,没多久也把他夹得放出稀薄精
水。

  一场淫宴,只因冯小宝的胡搅草草散了。

  几名婢女各回下处,邱思莹和朱小曼也往内宅行去。两人不但并无半句交谈,
就连距离也拉得甚大。朱小曼远远走在前面。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邱思莹并没有返回自己的卧房,她朝着师傅钟含真居处去了。就在快走到门
前,一道黑影从暗处闪出。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