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风月野史之青州春色】(续)(1)

**小说 2021-01-10 00:0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风月野史之青州春色】(续)(1) 版主留言Didoryuye(2018-9-15 06:19):Didoryuye(2018-9-17 06:14):Babylonian(2018-9-17 22:56):

【风月野史之青州春色】(续)(1)

版主留言Didoryuye(2018-9-15 06:19):
Didoryuye(2018-9-17 06:14):
Babylonian(2018-9-17 22:56):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平凡之人
2018/9/15发表于:SexInSex
字数:11810

***********************************
  写在前面的话——自从今年年初联系上冰脸大大后,讨论和请教了很多关于
后续剧情看法和走向。决定发表前我写过三次纯肉戏,感觉太母畜了,又全部推
翻重来。这次发文的契机还是和某位作者的一次对赌协议,具体内容我就不详谈
了。可以说风月的前10章把野史整个脉络都定型了。合理的剧情、合理的出轨、
最关键的让读者能信服。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大家看完后开喷吧!

                            ——平凡之人
***********************************

             第一章  琴音晨引

  承接上文(本作品是作者iceface创作的《风月野史之春色》第十章
的续写版。)——与此同时,那一把虚化的剑并没有消失,而是化作一道暗色的
光幕将二人笼罩了起来……左岛近虽是意志坚定,但如此美色摆在眼前仍艰难地
咽了下唾沫。刚要起身扶起已经一丝不挂的柳琴儿时,一阵清脆地剑吟却从四面
八方传来。紧接着四周原本暗色的光幕渐渐明亮,左岛近微眯着双目,随着光幕
越发明亮呼吸也逐渐加重。

  天国的福音又好似恶魔的低吟在白光中传来。当白光慢慢暗淡直到化作一道
黑色的剑影时,左岛近双目流光溢彩。「桀……桀……果然所谓的神剑也只不过
是上古魔神的障眼法罢了。呵呵,那些蠢货又岂会知晓,当年那个天阉原氏魔主
为了让其佩剑能够蛊惑敌人沉入欲秘空间,花费了多大的代价。虽然到了柳夫人
体内,日后获得还是有些麻烦。不过我也先收一些利息吧」面露狰狞的左岛近舔
了下干涩的嘴唇,低头哼笑道。(PS;原氏,奇人也。马甲众多,中长篇小说
没有一篇能完结的,段子界唯一集大成者,曾被知晓万事的浪天涯称为大内太监)

  左手揽佳人入怀并上下摩挲着那滑腻的小蛮腰,嗅着柳琴儿那淡淡的体香,
右手也没闲着伸手就握住了一只浑圆美乳,不停揉搓、抚摸着。此时的他全部的
身心都放在了怀中温玉软香的妙人身上,一双择人而噬的火热目光俯首盯着白嫩
乳肉上,在昏暗中发出熠熠光泽……

  柳琴儿惺忪睁开疲惫的美目,诧异的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块空地上。似乎想
到现在还是一丝不挂的身体,想要用魔力包裹全身,结果却发现没有一丝波动。

  「左将军!左将军!」慌乱之中柳琴儿也不顾及自己赤裸全身。现在她只想
知道昏晕时到底发生了何事。脑海中记得她与左将军一起运功吸纳圣魔神剑之力,
开始一切都很顺利。也让柳琴儿暗自庆幸自己的灵觉能让她和左将军客服体内的
古怪气息。但意外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她体内原本该被吸纳的古怪气息突然像魔
能大炮一样爆发出来。脑海以及全身都突然失去了知觉。当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自
己竟然不知为何一人独自在这里。

  站起来后发现没有一丝异样,原本体内的古怪气息也无影无踪。但体内的魔
力好似被什么东西抽走一样,除了全身酸痛脸色也惨白起来。「看来现在还是先
确认一下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吧,唉,也希望左将军能安然无事吧」柳琴儿微红
着脸两只玉手一只掩住了胸前,一只越过在平坦结实的小腹下遮住了阴户下的春
光。慢慢向前方走去。

  日落日出。柳琴儿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原本白皙的双脚下也感觉变得
红肿,美目放眼望去除了白茫茫的四周,竟然连头顶的日光都好似没有任何温度。

  身体不知为何酥麻的感觉越来越重,好像全身都在被人轻轻按摩一般。本来
一开始她没怎么在意,可是感觉双腿有些酸胀时,却发现胸前圆润肥美的双乳乳
尖开始充血挺立……「啐,我到底这是怎么了?」柳琴儿娇羞轻叫道。脚步却越
走越轻柔起来,好像脚底有着难以言明的感觉。

  一个时辰后,柳琴儿不得不停止前进。第一她发现不管走多远都好似没有看
到任何变化。第二是她一只微微颤抖的玉手遮掩的两腿间那丛乌黑发亮的阴毛沾
上了些水渍,萋萋芳草中隐隐透亮,纯洁中带着些许淫荡的味道。水渍慢慢滑落,
虽玉手拼命遮掩,但越来越多的淡白色的水低落在玉腿上。当柳琴儿低头时不禁
绝美的玉脸红彤彤起来。原来本该一只环胸遮盖的玉手现在却抓住左乳无规则的
揉捏起来,俏丽挺拔的乳尖也随着手指的揉捏而随意摆动。另一只玉手更是不堪,
自己已经毫不满足的拨弄萋萋芳草中那颗已经充血的阴蒂,两指开始从一点点的
揉着自己的两片饱满的阴唇。私密处的春水更是滴滴答答的散落而下。

  柳琴儿瘫坐在地上,双腿紧绷着。眼中早已没了圣洁与明亮。嘴里低吟着微
微吐息道:「天龙!天龙你在哪里啊。琴儿……琴儿真的快不行了!」

  突然一个大黑影遮挡住了柳琴儿,她抬头一看,正是自己刚刚思念的丈夫叶
天龙。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飞扑到来人的怀里。并且立刻和叶天龙热吻在一
起,似乎不满意这种浅尝辄止,叶天龙扳过柳琴儿的娇躯,炙热的吻几乎能够融
化掉她,紧紧拥抱着,似乎想把她整个人揉进身体里。突然柳琴儿脑中响起一个
声音,不是他!他不是天龙!!然后脑中一阵剧痛传来。睁眼才发现自己已经不
在刚刚的密闭空间内了。一切仿佛刚刚开始,一切又仿佛什么都已经改变了。唯
一不变的是自己还在对方男人的怀抱里。

  刚要睁开对方的拥抱,拉开距离看清对方的样子。又被对方一个拥吻缠绵,
直到感觉快缺氧时两人才分开双唇。柳琴儿颜色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脑中一
会是自己的男人叶天龙,一会又变成左岛近左将军。可是最后两人的面容也慢慢
融合了。当左岛近近乎霸道的索吻后,眼中的一个小小的剑影就一直没有退散。

  最后在左岛近充满诱惑的声音中「琴儿,来让我好好喂饱你吧!」柳琴儿主
动靠过来拥抱左岛近在一起激吻,她几乎已经感觉到了窒息,左腿不自觉的开始
翘起,感受着左岛近强有力的心跳和宽广的胸怀。

  左岛近的舌头灵活熟练地撬开了她的白皙玉齿牙关,并缠上了她的香舌。舌
与舌彼此纠缠环绕,两个赤裸的男女拥抱在一起地抵死缠绵。那一刻仿佛是灵魂
与灵魂之间在彼此吸引、碰触、禁忌、绸缪。她深深地迷醉于这种激吻的感觉。

  当柳琴儿再次睁开美目时,发现两人不知何时已经从地上辗转到了床榻之上。

  当左岛近吻住柳琴儿两腿之间肥美多汁的蜜穴上时,柳琴儿的胴体不由自主
地大起反应,情潮涌动之间,睁开的双眼好似触电了一般慢慢眯起,那眼皮下的
眼珠咕噜噜的转动着,秀美的眉头更是微微皱起,好似充满着艰涩的困苦又好似
兴奋的无法压制,而那一双雪白的美腿和那丰美的玉臀都在左岛近的亲吻舔弄之
中激烈的反应了起来,玉臀轻摇摆动,而那一双玉腿却让左岛近只觉得头被亲密
地夹紧!「嗯嗯……呜呜……」闺房中条条垂下的轻纱微微摇曳,屋内吸吮和轻
吟声交替响起,但是杂乱的声音传出室外又几不可闻。

  春情如潮涌动,柳琴儿在妙穴快感的冲击之中,不由自主的扭动着一双雪白
修长的玉腿,夹着左岛近的头不断的摩擦着挤压着,让他的双唇和舌头更加深入
的享受着,此刻,那蜜穴上越发浓郁的淫水芬芳,刺激的左岛近心头大为享受之
时又觉得呼吸不畅,而那一双火烫的手还在揉搓着柳琴儿胸前的丰满而坚挺的雪
白乳房,那对美乳的坚挺和弹性,让他亲手感觉到绝美的触感,刺激的他越发的
贪婪的把玩了起来。在他双手的揉搓之中,那丰美的乳房上酥麻无比,舌头的舔
舐钻弄之下,又感觉蜜穴里更是瘙痒难耐,刺激的柳琴儿猛然巨颤,娇躯紧绷,
这一刻,好似剧烈的刺激让她有种想要叫的冲动,只是这种半梦半醒之中那性感
红润的口中发出茫然却动情地呻吟着,那迷人的娇躯在左岛近挑逗淫玩之下,正
妖充满着冶淫荡地感觉,腰肢轻扭玉臀肥美颤栗,带着巨大的快感不断的如同水
蛇一般的扭动着,展现着全身艳体无比的魅惑,在情潮的冲击之下,她身子本能
的为这种情欲迎合着,那容纳着左岛近舌头的肥美蜜穴竟然奇妙的自发的蠕动了
起来,阴道之中,那肥美的肉壁竟然时紧时松,迎合着男人的舌头的舔舐,也夹
住舌头不让它逃走!

  柳琴儿双腿之间那美妙的蜜穴内肉壁蠕动的模样霎时间深深的刺激了左岛近
一直压抑的情欲,这一刻瞬间爆发开来,刺激的他好似双眸骤然赤红了一般,满
眼都肆虐着残暴的欲望,只想深深插进去里面,凶猛的和这个绝美的柳夫人来一
场大战,让她在自己的身下尽情承欢,高声浪叫!

  忍不住放开了在柳琴儿丰满硕大的美乳,一路向下,来到了她的玉腿之上,
双手板着美腿,轻柔的抚弄之间稍微用力,便把一双修长的玉腿大大的扳开了,
使得她那丰腴而肥美的阴户在左岛近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而享受着情欲刺
激的柳琴儿更是在洛草的这种举动中无意识的配合着将修长而笔直的玉腿努力的
叉开,那蜜液流淌的两腿之间的蜜桃完全没有了遮挡,最神秘的地方暴露出来,
那粉嫩嫩的模样让人心头激颤,尤其是张开的阴唇之中,依稀可以看到那里面嫣
红的屄肉随着娇躯的扭动和呻吟,一缩一胀的律动的淫秽模样,越发的诱惑着男
人的情欲之火!

  这一刻,柳琴儿是真的开始动情了,不只享受,也开始回应了,只是她这般
迷蒙的扭动,那雪白的双腿和双腿内那肥美的骚屄不经意间碰触了左岛近那火烫
的显得胀痛的大肉棒!火烫的肉棒与那肥美的蜜桃相触,霎时间,刺激的她娇躯
痉挛,身心飘渺一般的娇哼着。左岛近露出一丝讥笑知道差不多了,然后慢慢抓
住柳琴儿的一双玉腿,那粗大的肉棒用力一挺,粗壮而又火热的大龟头便噗的一
声插入这位柳夫人的蜜穴内。「喔……」空虚的小径,终于被充实地填满,柳琴
儿满足的轻吟一声!弓着身子,白玉光滑的双足用力蹬着床榻微微往上抬起翘臀,
不自觉地一下一下地上挺着,迎合着那硕大的龟头。

  「嗯……啊……嗯……唔……哎……啊……嗯……」

  那根狰狞粗长的阳具龟头有节奏地在地诱人蜜穴中冲顶、磨研、顶耸着,每
用力顶一下,双手就「啪」的一声拍在柳琴儿白嫩的肉臀上,拍打的粉股泛红。

  就这样随着「啪……啪……啪」的声音,柳琴儿也感觉下身阴户正被那龟头
有节奏地越顶越深,越顶越宽。两边花瓣阴唇褶皱处也被顶得深深地陷入了蜜穴
之中。

  每次当他用那根火烫充血的肉棒顶进去时都能感觉全身被贯通的酥麻,然后
柳琴儿就会猛然颤抖一下,说不出的刺激、兴奋,那鲜红的阴蒂被刺激的愈来愈
硬,越来越充血肿胀了。两人盆骨间也随着那根肉棒有节奏地猛力顶耸而发出
「啪噗……啪噗……」的声音。

  一注香后柳琴儿情不自禁地用两条白玉美腿紧紧地盘住了左岛近的腰,又用
双臂紧紧搂住了左岛近的脖子,眼睛愈来愈迷离,柔声颤语不断,那声音越来越
急促了起来,樱桃小口微张着嘴唇颤抖着,香气随着皓齿的一张一合不断地吞吐
着,娇滴滴的浪啼如啭日流莺越来越撩人。那声音听起来真是蚀骨销魂,令人心
驰神醉……强健的体魄让左岛近下身抽插频率十分恐怖,大片大片淡白色的液体
如同溪流一般在两人交合处喷溅,柳琴儿的娇吟早就变成了无力的低吟:「啊…
…那里……要开花了……死了……要死了……啊!」可怜的柳琴儿虽然早已是人
妇,但此时的激烈程度却不能和叶天龙欢爱相比,毕竟当初和天龙更多的体验是
双方对于肉体和爱情的探索。现在却更感到要被活活奸淫地大脑空白。脑中好似
把从前的欢爱和现在做了一个对比,内心其实也已经知道对方不是天龙,对方…
…不管对方是谁了,我要更多,更用力……死死搂住了身上男人的脖子不肯放手,
一双玉腿也死死地盘住了对方的腰身。

  左岛近知道柳琴儿的高潮快来了,于是加紧耸动屁股拼命挺动着。果然不久
后在那如狂涛巨浪般的快感一波波袭来之际,柳琴儿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
住了一般。

  「要死了!……」她长吟一声,她知道高潮来临了。「啊……坏了……坏了
…………被肏坏了……好痛……啊好爽……」柳琴儿的呻吟低沉如梦呓且已经带
有些微的哭音,这种疯狂的性交方式让她已经意识模糊,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呢喃,
脑海里只剩下子宫内汹涌澎湃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地将她淹没。那一刻,她全
身发烫、身体绷紧、僵直。她的灵魂漂飞出了躯体,她的心像是一下子空了,悬
浮在了天际的云彩中……她下意识地挺起下身鼓胀丰腴的阴阜迎合向左岛近下体
巨阳的顶耸,一下子就顶住了那根粗硕黑长的肉棒。因高潮而痉挛、抽搐的阴唇
像婴儿的小口般不停嘬吸着那火烫弹软的棒身。

  柳琴儿那淫荡的叫声,刺激的左岛近心头一阵酥麻,下一刻,终于没有忍住,
龟头猛然震动,波波的噗噗之声,从龟头中传来,一股股浓浓火热的精液从肉棒
中喷射了出来,击打在女方的子宫花心中,霎时间,那男人的精液是那么滚烫火
热地射了进来,灼烫地灌进了女人的子宫里头,那火烫的感觉好似燃烧了她的子
宫一般,刺激的柳琴儿呀的一声惊呼,全身剧烈的颤抖,整个人如同八爪鱼一般
死死的盘住左岛近的身子。宽大的床榻上,此刻,一对赤裸的男女正气喘吁吁的
交缠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都在回味着刚刚那场畅酣淋漓的疯狂交合。相互拥
抱的爱抚的两个人正是高潮之后的左岛近与柳琴儿,此刻的左岛近那坚挺的大肉
棒还插在柳琴儿的那肥嫩的蜜穴之内,那紧缩娇颤的穴肉裹挟着他的大肉棒,那
种吸允蠕动的快感,让他身心巨畅。嘴角微微扬起,心里想着:虽然现在还不能
完全让她堕落,但是圣魔神剑的真正作用还请日后我们的琴儿夫人慢慢体会吧。
呵呵,我很期待接下你自己来找我。

  ——

  飘香楼的楼顶天台处,两道靓丽的倩影同时抬起看着远处的星空。

  如梅静静扶在栏杆上,眺望着远处的星空,然后低头对着旁边的晨月娇笑道
「小姐,本命星的阴霾已经慢慢淡了。」

  晨月微笑着上前搂住了她的肩头,爱怜地说道:「如梅,辛苦你了。唉,希
望真的能起到作用吧。」

  少女如梅连忙点头,答道:「没有啦小姐,梅儿只是做了些微薄之力罢了,
当初要不是小姐您善心,梅儿早已饿死野外了。」

  晨月点了点头,露出了满意的神色道:「如梅你也别老是旧事重提了,也别
老是说什么报答挂在嘴边了。你我姐妹都希望这个乱世能够终结。」

  如梅闻言欲言又止的说道:「小姐,梅儿其实还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晨月闻言微笑道:「人小鬼大,在姐姐面前想说什么就说吧。」

  如梅皱了皱可爱的眉头,接着道:「本命星的阴霾虽然淡了,可是我又突然
感应到它的上方的星辰在慢慢拉扯着本该消散的雾气。而且那些星辰中前段时间
最大那颗莫名的异动迹象也没有了。」

  晨月略微一愣,低头也没有说话。如梅紧张的看着自家小姐波澜不惊的样子。

  其实她心里清楚,小姐会做出决定的,可是如果真这样的话……

  「算了,这要天龙能够成为人上之人,那么一切都会值得的。」半响之后,
如梅听到侧耳传出自家小姐那淡淡的声音,可却说不出的陌生。

  如梅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小姐……要不……我!」

  「好了,我自有打算。你也别说了,今天早点回屋休息吧,还有今天的事以
后也别再提了!」晨月搂着如梅娇小的蛮腰一边语气坚定的说着,一边朝楼下走
去。

  「希望这个第二个条件完成后,大姐你不要怪月儿吧。」

***********************************
  再次感谢冰脸大大,是你给了我一个重新写下去的勇气,不管最后我能不能
坚持写下去,又或者你能不能出山也写下去。《风月野史》都将成为我们永恒的
『记忆。感谢我的导师冰脸先生。

——平凡之人
***********************************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