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邪丹毒尊】39章 连云山脉秘密

**小说 2021-01-10 01:23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邪丹毒尊】39章 连云山脉秘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邪丹毒尊】39章 连云山脉秘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邪丹毒尊】


作者:乐福不受
2019/5/2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1827

            第39章、连云山脉秘密

  刘天明的事闹得虽大,但这是在万魔城的地盘,还是被强行压了下去,不过
这还是成了万魔城一个天大的笑话,这刘天明也在万魔城出了名,甚至有人添油
加醋的将这件事出了书册,还分了上下两集,在万魔城内疯狂的追捧着。

  不知何时这本名为【淫棍刘天明】的书册流传到外界,成了整个修真界天大
的笑话,更是有好事着还扒出了刘天明曾经还是紫霞宗的弟子,闹得紫霞宗名声
是坏透了,紫霞宗的高层们恨不得将刘天明从九幽之下给抓上来用它灵魂点天灯,
自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这一日,是万魔城百年一次的重大日子,是万魔大会的举办日,有很多外界
的修士进来参加万魔大会,更有不少大人物来参观,万魔城可谓是做足了面子,
搞得要多气派就有多气派,只让人觉得这不像是一个全是恶贯满盈的魔头的地方,
反而有一种大家做派。

  这一日林云受到邀请,今日正是万魔大会的开启之日,林云没有带任何人去,
就孤身一人跟着来接引的仆人走了。

  这一路上林云还看到了不少的熟人,他们看到是林云也没有多大的意外,毕
竟林云在连云山脉的名气还是很大的,这是仅次于灵药山宗主的炼丹师,是连云
山脉唯一两个四级炼丹师,享有诸多的名望富贵,被各大宗门家族奉为上宾,以
礼相待。

  这一次屠戮大帝会请林云前来,也是情理之中,毕竟灵药山宗主常年定居在
灵药山,足不出户,从来没有人见过或听说过他离开过灵药山,自然是不可能来
这万魔城。

  但是林云和紫霞宗的矛盾现在是整个连云山脉都知晓,很多人在利弊之间有
所选择,紫霞宗可是连云山脉四大宗门之一,实力雄厚,比起这林云不知道强了
多少倍,林云炼丹技术再好,但没有实力啊,要是跟林云扯上了关系,紫霞宗得
知迁怒下来,这可是要灭门屠族的事。

  但他们也不想和林云的关系太过恶化,要是平时他们看到林云那个不是过来
嘘寒问暖,礼貌有加,现在只是朝他点了点头,就再也没有过多的接触。

  林云微微一笑,这些人的嘴脸他自然是看在眼里,他开启天眼术,将他们的
细微变化看得一清二楚,有的人眼里流露出可惜之色,有的人眼珠子乱转,不怀
好意的偷瞄着林云。

  林云冷笑一声,不在意这些人的小心思,他经历过二次悟道之境了,心境的
修为已经是很高了,对于自己的情绪的控制已做的很好,反正他跟这些探头探脑
的家伙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只要不来招惹他就行了。

  很快一个个仆人就带着林云这一行人,来到了一座圆形高台内,这是一个类
似罗马斗兽场一样的建筑,一个圆形的结构,零零散散的放着有舒适的座椅和一
个摆满水果的小桌子,座椅之间隔得很宽,有很大的空间一点也不拥挤。

  而中间则是一个类似缩小版的地图,更直观的比喻是他们就像是一群巨人,
观看着下方的世界,这种设置很奇妙,林云并不知道这是何种法宝或者法术,能
将一方空间缩小但又不影响天地的规则,就好像……好像是一个放大镜!

  没错就是像一个放大镜,放大镜能将一个物体放大,但只限于在放大镜镜片
之中,不会影响原本物体的体积,万魔城这个也是如此,他只不过是缩小而已。

  林云在仆人的带领下,找了一个靠角落偏隐秘的位置坐下,林云刚刚入座就
有仆人将酒水端了上来,林云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仆人退下,这万魔城明面上
的功法做的很不错啊!果然是人要脸树要皮。

  林云环视一周,只有零星的几个空位,其余都坐了人,还有在正前方,比其
他的座位都要高很多,要华丽很多的高背椅上也是空的,这一定是屠戮大帝的座
位了,逼格很高啊!林云心里暗暗的想着。

  连云山脉很多势力的大人物都到了,不过林云也注意到了神水宫和紫霞宗的
人没有来,通过云升的描述,现在的神水宫已经被紫霞宗给占了,都来不了可能
是神水宫的事还未处理完,不过这样也好,不用跟紫霞宗的了见面了,免得生出
什么变故。

  天机堂、无极魔宗、一剑宗都均由来人,一剑宗来的是烈剑候,林云当初在
紫霞宗屠魔大会上有过交际,当初他还邀请自己去一剑宗来着,这人是实力林云
猜测最低是元婴。

  天机堂来的人林云没见过,此人是一个枯瘦的老者,佝偻着背,看起来倒是
一股弱不禁风的模样,但让人记忆深刻的是他的一半脑袋居然是由木械机关构成
的,靠近点甚至能听到他脑袋里齿轮转动的声音,还有他的一只手也是机械的,
由木头和铁构造而成,林云虽然看不出他们都是用什么材料制作的,但用脚指头
想也知道绝对不是什么普通材料。

  无极魔宗来的是第二天魔,第二天魔林云林云从未见过,倒是第四和第六分
别在屠魔大会和灵兽山宴席上见过,这无极魔宗六位天魔,果然是穿一个裤衩的,
样子都是奇葩的很,这第二天魔身子胖的跟一座肉山一样,坐在那里不仔细看都
分辨不出那里是腰那里是脖子,甚至他的脸都被一层层的肥肉给遮挡住,简直就
是一坨油腻腻的肥肉。

  不过他给林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林云本能的感觉要离他远一点,他很危险,
至于其他人林云倒是看到了几个棘手的家伙,其他剩下的都是一些实力不高不低
的家伙,没什么好在意的。

  万魔大会还没开始,又不少人都离开座位各自找人攀谈,隐隐的以一剑宗、
天机堂、无极魔宗三人为一个小圈子,也是最多人来攀关系的,在林云的天眼术
观察下,倒是有不少的人想来和林云攀谈一下,但在犹豫之下都没有前来。

  林云也乐的轻松,不过这些虾兵蟹将没来,那三位却来了,林云微微皱眉,
这四大宗门都是一个鸟样,紫霞宗想将他控制在宗门内当炼丹傀儡,那他们也有
差不多的想法,都是利用林云的炼丹之术,来为自己谋取利益。

  烈剑候面无表情,一身正气,刚正不阿,他来到林云面前,微微的抱拳,说
道:「林大师许久未见。」

  林云也不敢怠慢,也起身行了一礼,说道:「许久未见,烈剑候的修为还是
依旧让人看不透啊。」

  烈剑候用余光看了一眼第二天魔和天机堂的老人,低声说道:「林大师,我
想单独和你聊一聊。」

  林云心感怪异,但也不好问,就说道:「那我们先去别出吧。」

  烈剑候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不必如此麻烦,就在这里吧。」

  然后没等林云提出疑问,他单手双指成剑,往虚空一滑,就这样凭空出了一
把飞剑,这飞剑是由纯灵力构成的,就是说这是一道剑气!剑气无影无形是灵力
的一种另外表现,但能把剑气凝结成一柄实质的飞剑,那不知道得压缩多少剑气
才能形成,烈剑候随意的在虚空划着,他手指每划一下,就有一柄由纯剑气凝聚
成的飞剑出现,一直出现九柄才停止,这九柄飞剑形成了一个很玄妙的剑阵。

  这剑阵将林云和烈剑候给包围了起来,同时也跟外面隔绝了,烈剑候这一手
可谓是镇压群雄,那些来参加万魔大会的修士们各个都震惊不已,在离他们不远
的第二天魔和天机堂老者,都是神情凝重,他们都没有信心接的下这九柄飞剑,
而且说不定烈剑候不止这九把。

  烈剑候布置完后,就直接说了来意,:「林大师我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我
想委托你一件事。」

  林云:「如果是加入你一剑宗的事,那我只能拒绝了。」

  烈剑候听闻,摇头一笑,说道:「我已知林大师自己创立了宗门,这事自然
不会在提,我们一剑宗跟紫霞宗那群伪善之人可不一样。」

  林云:「哪你说说看吧。」

  烈剑候:「我门一剑宗想委托你为我们炼制丹药,大量的丹药。」

  林云听闻眉头微微的皱起,因为他听到了大量这个词,除了大范围的长久战
争,平时根本不会需要大量丹药的地方,难道这一剑宗要和谁开战?

  烈剑候看着林云眉头紧锁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隐瞒,说道:「不瞒你,连
云山脉将来会发生战争,是连云山脉内部的战争。」

  林云虽然早察觉连云山脉暗流涌动,不是很太平,但战争,林云还是有些不
解,据他所知连云山脉自从血河宗消亡后,四大宗门互相牵制让连云山脉百年多
的时间没有发生大的冲突了,战争总要有一个理由的,林云收回自己的思绪,并
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烈剑候思量了一会,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林云实情,林云见此也没有催
促,就在那安静的等烈剑候的抉择。

  似乎是想通了,烈剑候略微的思考了一下,似乎是在想从哪里说起 .

  「你应该知道血河宗吧?当年连云山脉的绝对主宰,整个连云山脉都是在它
的覆盖内,不管是我们一剑宗还是其他三家,当年也都是附属宗门,时常得上交
优秀的弟子和供奉物品,那你可知血河宗为何如此的强大?」

  林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烈剑候微微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血河宗之所以能统治连云山脉,那是
因为他们得到了连云山脉。」

  嗯?林云一愣,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血河宗能掌握整个连云山脉,难道
不就是拥有了连云山脉了吗?

  烈剑候没有理林云,又说道:「连云山脉有灵!」

  「我操!」

  林云忍不住的骂了一句粗话,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烈剑候,说道:「不可
能!万物成灵有违天道,会受到天道的惩罚,那些妖兽要想开灵智都困难无比,
那些花草树木更加别提了,基本不可能成灵,它们连修炼都做不到,除非是仙草
灵树还得有大造化才有理论上的可能,可……这可是一座山脉啊!」

  烈剑候说:「我当初知道后也跟你一样,直到我亲眼所见。」

  「什么!」林云一惊,连忙问道:「亲眼所见?你看到了什么?」

  烈剑候凝重的开口说道:「连云山脉。山灵!」

  林云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这个消息是在太过震撼,这个消息就好比说地球
是活的有自己的思维能开口说话一样,听起来简直是不现实,非常没有说服力。

  林云看过很多古籍,这导致他的知识非常的广阔,但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本
古籍里,有看到相关连云山脉有灵的事,在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记录也有任何的侧
面暗示,但林云还是有点不明,就算连云山脉有灵,那跟血河宗的强大和烈剑候
所说的战争有什么关系。

  林云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这跟你说的又有
什么关系?」

  烈剑候:「只要得到连云山脉。山灵的认可就能成为下一个血河宗!一统整
个连云山脉,宗门实力会直线上升。」

  林云听闻,眼里已经有了怀疑之色,他都在考虑这烈剑候是不是随便编的一
个故事来蒙自己,好在他这里骗丹药了,就算连云山脉有灵,那么也不可能让整
个宗门实力上涨,顶多就是个人的实力。

  烈剑候没有去管林云,问道:「你可听过气运!」

  林云微微皱眉,说道:「气运乃是一个人的运气,是天生注定的,气运佳的
人遇到危险能巧合的活下来,跳个崖都能得到绝世传承,气运差的人走路都可能
死与非命,这是一个人生下来就注定的东西,而且还会随着时间变化,飘渺不定,
捉摸不透,能踏入修真界的人气运都不会太差。」

  烈剑候微微一笑,说道:「你了解的气运的确是如此,但你不知道的是气运
也是可以增加的,你能得到连云山脉。山灵的认可,那你将拥有整个连云山脉的
气运,不管是人还是宗门都会得到恐怖的提升。」

  林云的心境修为不错,虽然这个消息有些震撼,但他很快就消化了,恢复了
平常的冷静,思维冷静下来,就想通了很多问题,说道:「你就不怕成为下一个
血河宗,同样的下场?」

  烈剑候眼里的锐气猛地放大,铿锵有力的说道:「吾辈修士何惧天地?修仙
之路本就是逆天而行,只要能获得实力,这点风险我们还是愿意接受的,在说血
河宗称霸了百年才有天劫降下,而且还是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只要我们能得到山
灵的认可,获得整个连云山脉的气运,用百年的时间来准备抵挡天劫也不是没有
希望。」

  林云深呼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我接受你的委托,不过你们得提供
药材,我来炼制。」

  烈剑候自然不会有异议,在聊了一些注意细节后,烈剑候一挥手,将周围的
剑阵撤去,当着众人的面双手抱拳向林云行了一礼,就自顾自的回到了自己的座
位,其他人都在议论纷纷,都在揣测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只有第二天魔和天机堂
的机械老者有些猜测的看着林云和烈剑候。

  林云正想着从烈剑候哪里得到消息,就听到一阵机关和齿轮转动的声音由远
而近的传来,林云抬头一看是那位从未见过的天机堂的老者,现在正面看见,才
觉得这个老人更加让人毛骨悚然,他的大半边脑袋都是机械构成,都能看到里面
转动的齿轮,一只红色的机械眼睛,一只手也都是由机械构成的,其他部分都是
一个苍老皮肤松弛的老者该有的样子,林云都怀疑这样还算不算活着。

  老者来到林云开口说道:「呵呵呵,老朽天机堂大长老,莫言,见过林大师。」

  莫言说话带着机关碰撞发出的声音,这导致他的声音有些刺耳,让人听着很
不舒服,就好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一样,而且林云感觉这个莫言绝对不是什
么善茬,他很危险,但没有那个无极魔宗的第二天魔危险。

  林云微微的看了一眼在一旁等待一言不发的第二天魔,然后对莫言说道:
「林云见过前辈。」

  莫言呵呵一笑,这声音让林云忍不住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说道:「老朽正
好也有事想和林大师单独聊聊。」

  见林云点头,莫言伸出他那条机械手臂,就看到手臂位置打开了,有三个圆
柱形的东西升了出来,然后就像导弹一样,全部飞了出来,分别落在了林云和莫
言周围,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然后圆柱打开,一个很精妙又有一根类似天线的东
西漏了出来,然后三个机关互相产生感应,都爆发出了一道强烈的灵力光柱然后
三道光柱在二人头顶碰撞,接着一道三角形的光幕就将二人都笼罩在内。

  林云现在真的深刻认识到了四大宗门的实力了,就这一手,足够证明他们的
地位了,林云根据烈剑候所说的事情,也大致猜到这莫言来找自己做什么了。

  果然莫言开口了:「林大师,我们天机堂想委托你为我们炼制丹药,大量的
丹药。」

  ……

  两人在商量好后,莫言就收回了那三个设备,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现在林云
手里有烈剑候哪里获得二本剑法【剑影分光术】【疾风九剑】和一些关于御剑的
知识和炼制飞剑的介绍,还有从莫言哪里弄到的【天工开物录】和一些机关术的
基础知识和一些入门书籍。

  这些都是好东西,在平常都是不外传的,林云满意的笑了一笑,有些期待的
看着剩下的第二天魔,不知道能从他哪里弄到什么宝贝。

  第二天魔拖动着他那肥胖的身子,来到林云面前,他没有像烈剑候和莫言那
样屏蔽外界,就这样说道:「林大师久仰久仰,你的名声我可是听闻不少啊。」

  见到第二天魔没有屏蔽外界,不光是其他人就连莫言和烈剑候都不由的侧首
望来,第二天魔好像就是来正常问候的,并没有谈太多的事,就在告辞的时候,
林云脑海内突然闯入了一个声音。

  「始祖天魔有请林大师前往无极魔宗一叙。」

  还没等林云反应过来,第二天魔就笑盈盈的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林云
看着如肉山般的第二天魔,陷入了沉思,始祖天魔,传说是那位从远古存活下来
的存在,无极魔宗的始祖,也是最后的天魔,林云不用猜测,始祖天魔的实力绝
对毋庸置疑的强大。

  林云将心里的疑惑藏在深处,尽量不漏出别样的表情,林云慢慢的回到自己
的座位,他坐在位置上,手指轻敲着桌面,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始祖天魔为什么
要见自己,而且这一趟危险程度太高了,要是他进入了无极魔宗见到了始祖天魔,
要是他们突然发难,自己将是毫无还手之力。

  就算始祖天魔不出手,无极魔宗的六位天魔不管是哪一个也不是现在的林云
可以撼动的,但要是不去,那可能更加危险,被请过去和被擒过去,用脚指头想
都知道前一个要舒服点,林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里已经下了决定。

  就在林云思绪流转间,有一道声音在圆形竞技场内响了起来,声音不高但非
常的清晰,听的非常清楚。

  「万魔城的绝对统治者,屠戮大帝到!」

  这道声音响起后,所有的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高台上的高背椅上,轰!一道
巨响突然从上方响起,一道血红色闪电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高背椅,等红色散去,
高背椅上多了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他下巴留有一撮胡须,头发微白,眼角有着
深深的皱纹,给人的感觉沉稳而内检。

  但林云通过天地之力的感应,他能闻到屠戮大帝身上散发着隐隐的血腥味,
这又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林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现在进入了二次悟
道之境,有一身顶级的炼丹术,有天眼术,领悟生死之道,化灵气为天地之力,
也步入了金丹,但今天不管是烈剑候、莫言、第二天魔还是这屠戮大帝,都给他
一种不可逾越的感觉。

  是那种本能的危机感,林云调整了一下心态,不让自己钻牛角尖,屠戮大帝
来到后,没有跟其他人打招呼,就是看了一眼第二天魔、莫言、烈剑候一眼,他
又扫视了一圈没看到紫霞宗的人,眉头微微一皱,眼里有些不喜,这紫霞宗也太
不给面子。

  屠戮大帝轻轻的抬手,他旁边的跟随的侍者立马开口说道:「万魔大会,开
始。」

  马上圆形竞技场中间被缩小的世界里,涌出了很多密密麻麻的如同蚂蚁一般
的小人,这些都是前来参加万魔大会的人,有外界修士,也有万魔城内的居民,
林云倒是意外的看到几个熟息的人影,紫霞宗虽然没有来人,但却有弟子前来参
加,有十几个人,其中带头的林云认识,正是紫霞宗宗主萧承安的亲传大弟子于
浩石(于浩石,在前章24、25章有出现过,和萧承安妻子,他的师娘有染)。

  注意到紫霞宗的不仅仅只有林云,屠戮大帝显然也是看到了,他对身边的侍
者轻轻的低语了几句,那名侍者微微点头就退了下去,不知去了哪里,林云略微
思索就猜到了屠戮大帝要干嘛,紫霞宗的高层没有派人来参加万魔大会,反而让
一些弟子前来参加,这让屠戮大帝感觉紫霞宗是不给他面子,要暗地里下黑手给
紫霞宗弟子们一些教训。

  林云想到这里,不由的耻笑了一声,这个屠戮大帝不仅爱显摆心眼还小,一
点都没有高人作风,是在是让人鄙夷,但他的实力摆在那里,也没人能拿他怎么
样。

  果然在一开始的时候,紫霞宗的人还没前进多远就立马遭到了袭击,瞬间就
死了好几名弟子,不过于浩石显然是有一些真本事,很快就平稳了局势,然后带
着师兄弟杀出了包围圈,往前方逃去。

  林云暗自的点了点头,这个于浩石还不错,是一个人才,实力和脑子都不错,
只是不知道萧承安知道自己最痛爱的弟子和自己的妻子有一腿,不知道会是什么
表情。

 林云还记得当初在紫霞宗内无意中看到于浩石和萧承安的妻子张凤秋在外面
打野炮的场景,林云还用留影珠将这幅活春宫给录了下来,时间长了林云都有些
记不清了,但今天看到于浩石又重新想了起来,林云觉得这么好的东西,不能就
这样浪费了,可以利用起来。

  林云轻轻的摩擦着自己的下巴,已经在想该怎么利用这个秘密了,不过这些
都不是重点,林云的心根本就不在这万魔大会上,他的目的可是城主府内的天地
密码锁。

  他往四处看去,发现其他人都在看着中间的一方小世界内的万魔大会,时不
时的喝彩一番,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林云悄悄的拿出一个人偶,他将身上的
天地之力往里面注入了一些,瞬间林云的身体消失不见,而那个人偶也在同一时
间变化成了林云的模样,安静的坐在座位上,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同时在城主府外面的一个隐秘的小树林内,林云的身子凭空显现了出来,而
在他周围,林紫山、孔妙音和望月阁的弟子一一都在,林云点了点头,说道:
「行动!」

  由于万魔大会,万魔城很多的人力都去了那边,城主府这里守卫到不是那么
森严,林云一行人直接从大路走了过去,看到林云一群人走向这里,俩位守门的
弟子连忙迎上去,说道:「这位前辈,这里是万魔城。城主府,万魔大会在后方。」

  林云笑道:「我知道,我没走错地方。」

  那名弟子正要开口,就听到咔嚓一声,他觉得脑袋一阵眩晕,他居然看到了
自己的后脚跟!前后脑袋调转过来的他一下就栽倒了在地上,他旁边的弟子将手
从他的头上挪开,他朝林云点了点头,然后将门打开,接着林云一行人走出来一
个人将已经死了的万魔城弟子的衣服扒了下来,穿在自己身上,待林云一行人进
去后,将尸体藏起来,继续守在门口。

  林云早就在刘天明大闹万魔城的时候,就让不少的望月阁弟子潜入了城主府,
刚刚那位就是其中一个。

  城主的规模还是挺大的,一起行动很耗费时间,林云将入手分成两队,一是
孔妙音带着望月阁的弟子,大范围搜索,遇到人就杀无赦,二是林云和林紫山两
人去范围相对于比较少,防守比较多的地下室寻找。

  孔妙音看了林云一眼,嘴巴动了动了,想说点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就
轻轻的说了一句:「注意安全。」

  然后头也不回的带着望月阁弟子消失在了林云的视线内,看着孔妙音消失的
背影,林云心里也有一丝动荡,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孔妙音已经将自己的身影留
在了林云的心里了,林云虽然一直对孔妙音当初见死不救的举动有些芥蒂,但他
知道自己已经不怪她了,只是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态度去对待她而已。

  林紫山是他用丹药半胁迫得到了,李玉雅更是用了卑劣的手段弄到手的,而
心儿则是李玉雅附送的,说到底他还没真正的追求过一个女孩子,一直都是用威
胁强迫等手段来达到目的,都是先上车后补票。

  林紫山看着林云的样子,她跟着林云的时间最长,对于林云很多的事她都是
知道的,不过这种事她也不好参与进去,得让林云自己去决定。

  林紫山轻轻的拍了林云一下,说道:「我们走吧。」

  林云回过神,点了点头,就带着林紫山往万魔城。城主府的地下室而去,在
之前混入城主府的弟子已经将城主府的大概构造告诉了林云等人,所以林云知道
城主府的地下室在哪里。

  城主府的地下室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本以为地下室会有重重的把守,但真正
进入到地下室后居然没有一个人,整个地下室静寂无声,林云和林紫山互相对看
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解,根据混入城主府的弟子描述,这地下室
是屠戮大帝的地下仓库,里面有很多法宝灵石,而这天地密码锁最有可能就是在
这地下室内。

  林云捏着下巴,紧锁着眉头,这很诡异,也很不正常,他努力的做着推理,
要是他是屠戮大帝他会怎么做?

  屠戮大帝是一个心胸狭窄,但有很自大的人,从他在万魔大会上的表现就不
难看出,那么他在这万魔城是只手遮天,实力更加是元婴之上,在这万魔城内任
何人都迫于他的威压,不管有丝毫的不敬,那么他存放法宝的地下室就就算是大
门敞开,也不会有人敢进来,自然这里就不需要什么守卫。

  林云越想越觉得可能,在经过多番验证后还是什么事都没发生,林云也肯定
了自己的猜测,嘴角微微上翘,这屠戮大帝还真是一个蠢材,这倒是便宜的自己,
他牵着林紫山的小手就跟逛街一样,优哉游哉的走着,看到们就一脚踢开将里面
的灵石材料都收入囊中。

  要不是环境不允许他都想在这里和林紫山来一场野战了。

  万魔大会上,屠戮大帝一只手撑着扶手抵住他的脸颊,一只手上拿着一个水
晶球,他的视线全都集中在水晶球上,根本没有去看前方杀的血流成河的万魔大
会,而在那颗水晶球中有一幅画面,正是林云和林紫山!

  原来林云刚刚进入到地下室,屠戮大帝就感应到了,他不去阻止就是要看看
林云要干嘛,但更多的是想戏谑一下对方,让对面在沉浸在巨大财富的喜悦之后,
自己降临在对方面前,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吓死,想着屠戮大帝嘴角不由的漏出了
一丝笑意。

 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人监视的林云依旧带着林紫山挨个挨个的收集财宝,
直到林云进入到一个房间,其中一个圆柱形,在上面有一圈一圈的滚动圆环,而
在上刻有很多看不到复杂的符文,看起来像是一个密码锁。

  林云一看就认出了这就是天地密码锁,他正要伸手去拿,但他体内的天之力
运行的速度突然缓慢了一下,林云本伸出的手微微一颤,不对!林云心中猛地一
哆嗦!,他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但他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林云转头对林紫山说道:「紫山用一张遮天符。」

  林紫山见林云那凝重的模样,点了点头,就拿出一张遮天符,嘴里默念了法
决,然后让遮天符往空中一丢,遮天符上的符文光芒就一闪而过,发出了淡淡的
光芒就消散了,然后整张符都烧成了灰烬。

  林紫山脸色一白,这说明这个地方有着比她更强大的禁制压制了她的符箓,
林云见此也不由的暗骂自己傻逼,屠戮大帝,元婴之上化神强者,林云还是将他
想的太简单了,林云一咬牙,一把抓住天地密码锁,立马牵着林紫山的手,就往
回跑,还一边给孔妙音发信息,让她带着望月阁的弟子立马逃走!

  在万魔大会上的屠戮大帝手中的水晶球上的画面微微一晃就恢复了原状,他
看到林云正在飞快的逃跑,漏出了残忍的笑容,现在正是他出场的时候了,他将
水晶球收了起来,身影突然的消失不见。

  正在低头喝酒的烈剑候,在屠戮大帝身影消失的一瞬间,他突然朝一个方向
一点!瞬间有几十道剑气猛的刺向虚空,在剑气刺向的地方,屠戮大帝身影显现,
一挥手将飞来的剑气打散,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死死的盯着烈剑候。说道:「你想死吗?」

  烈剑候站起身,他身边幻化出四把长剑,漂浮在他身边,缓缓的旋转着,一
道足够撕破苍穹的剑气,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烈剑候没有说话,就是盯着屠戮大
帝。

  屠戮大帝,脸色阴晴不定,他本来的计划被这突然的插曲打乱,但他没功夫
在这里和烈剑候耗,不能让那个小老鼠逃出万魔城!

  「本帝没空和你玩。」

  说完他的身影又是突然消失,但突然在虚空中伸出了一只绿色布满鳞片的巨
手,巨手握拳一拳打向虚空,绿色巨手轰的一声炸成了碎肉,但屠戮大帝的身影
再一次被逼了出来。

  屠戮大帝转头看向胖乎乎的第二天魔,说道:「连你也要阻我?」

  第二天魔笑呵呵的说道:「大帝别急着走啊,万魔大会还没结束呢,你走了
多扫兴啊。」

  屠戮大帝哈哈哈一笑,眼里爆发出杀机,说道:「要是你们的始祖天魔来了,
我到还要畏惧三份,但你不够看,不想死的就给我滚!」

  「呵呵呵,看来大帝你是一下离不开了。」一道如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半
人半机械的莫言,也站了起来,和烈剑候、第二天魔站在一起。

  其他人看到如此场面早就躲的远远的了,只是正在参加万魔大会的人却不知
道外面发生的事,已经在闯关和拼杀。

  屠戮大帝怒极反笑,说道:「我没功夫和你们在这里耗时间,自然有人来招
呼你们。」

  说完身影在一次消息,烈剑候眼睛一眯,双指成剑就要发射剑气,但立马有
一道人影飞快的接近烈剑候,速度快到看不清轮廓,一下就来到了烈剑候的身前,
然后一道银光以一种非常刁钻的角度刺向了烈剑候。

  烈剑候见此,收回手指,然后手一挥,他身边的长剑,一下就集中到了他的
身边,挡下来人影的袭击。

  人影见一击不中,就瞬间退回到了远处,这时烈剑候才看清来人的样子,是
一个单手持剑的高瘦男人,这人全身都缠绕着绷带,就连头部也是缠绕着绷带,
有一只红色疯狂的眼睛透过绷带的空隙看着烈剑候,被这种眼神盯着,烈剑候有
一种在被一头野兽盯着一样的感觉。

  不止烈剑候的攻击被挡了下来,就连第二天魔和莫言的攻击也都挡了下,跟
烈剑候一样他们前方都站着一人。

  他们三人见到对面三人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烈剑候看着眼前的绷带男子,说道:「刘涛!」

  那个绷带男子,哈哈哈大笑一声,然后有些癫狂的说道:「刘涛已经死了,
我现在是剑鬼,好久不见啊!师兄!」

  莫言跟烈剑候一眼,他面前的是一个坐在一个非常复杂的轮椅上,双腿空空
如也,身边还跟着四头如牛一般的傀儡机械巨虎。

  莫言:「想不到你还活着,居然躲到万魔城内,难怪我们一直找不到你的位
置,天机堂前任堂主赵莫。」

  赵莫坐在轮椅上,阴沉的一笑,说道:「我这双腿就是你当初锯掉的,我一
直想当面感谢一下你,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哈
哈哈。」

  第二天魔脸色同样是不好看,他面前的是一个全身如岩浆一般的皮肤,身上
还有很多突出的尖刺,头上还有二个弯曲的恶魔角,背生一堆肉翅,这简直就如
同恶魔一样。

  第二天魔在微微一怔后,开口说道:「许久不见,老七!」

  听到第二天魔的话,烈剑候和莫言都有些惊讶的转头看着第二天魔,连云山
脉人人都知道无极魔宗有六大天魔,可从没听说过还有第七天魔啊!

  第二天魔,看着第七天魔,说道:「看来你已经吸收了始祖的魔血了,呵呵,
受了不少罪吧?」

  第七天魔冷笑一声,说道:「别假惺惺的,当初就是你们六个差点把我给杀
了,我只不过是偷了一点始祖的魔血而已,这一切都是你们逼的!」

  剑鬼用剑指着烈剑候,疯癫的说道:「少废话,我今天要将你剁成一千块!」

  剑鬼身影一阵模糊,化身成一道鬼影冲向烈剑候,烈剑候也不甘示弱,单手
在虚空一握,一把由剑气形成的长剑就被他握在了手中,烈剑候猛地一踏地面身
影如同炮弹一样飞了出去,两道极快的身影猛地撞在了一起,顿时巨大的冲击波
发了出来,两道不同的剑气互相交缠着撕扯着。

  同时第七天魔也是肉翅一震,朝第二天魔飞来,第二天魔大吼一声,巨大肥
胖的身体猛地产生了变化,他的身体开始发绿,那一身肥肉就跟腐肉一样,还有
不少腐烂的肉从他身上掉在地上,他的头上也长出了二个恶魔长角,后背有六对
肥大的触手破体而出,巨大的肚子开了一个口子,居然上下打开了,顿时一排排
散发着恶臭的牙齿漏了出来,他的肚子居然是一张大嘴,嘴里密密麻麻的牙齿看
得人不由的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莫言先下手为强,机械臂打开了几个口子,然后如同导弹一样的东西,从他
的手臂里飞出,连续的击向了赵莫,赵莫也不慌,他一拍轮椅的扶手,顿时有一
道灵力护罩出现挡住了全部飞弹,然后他身边四头机关虎猛的扑向莫言。

  几人的攻击顿时在万魔大会上碰撞了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灵力波动,但在
这一耽搁下,屠戮大帝已经跑远了。

  但屠戮大帝没有走多久,身影猛地从虚空出现,停了下来,他眼里的杀意已
经达到了顶点,接二连三的被阻挡,他早就克制不住自己的杀意了,他看着眼前
的人,低沉的说道:「你们是谁?」

  在屠戮大帝面前的是二个老人,一个人穿着血红色的衣服,背后有一轮血红
的圆月,一个人身穿洁白的衣服,背后有一轮洁白的圆月。

  两人笑着对屠戮大帝抱拳作揖,同声说道:「望月、血月,前来讨教屠戮大
帝!」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附件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