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红尘有泪之自述】{节选}

**小说 2021-01-10 01:3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红尘有泪之自述】{节选}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红尘有泪之自述】{节选}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无脚的小鸟
2019/02/14 首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23030

  「你见过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一个女儿当着把她当做掌上明珠她父母的面,
当着把她完美女神她丈夫的面,当着把她认为是无所不能保护神一样存在的子女
的面前扒光的她的衣物,蹂躏她的肉体,最后草的她死去活来痛不欲生的时候我
有多爽吗?你见过一个妻子当着她最爱的丈夫面前流着眼泪翘着屁股掰开自己小
逼让我干她的时候那种扭曲的脸吗?你见过一个母亲一边发出哀嚎一边安慰她的
孩子吗?你见过一个女儿在父母面前被干爆屁眼时那种耻辱吗?有很多女人在面
对强奸的时候都只是流着眼泪默默的承受,以为过去了就会好起来的,哈哈,不
可笑吗?她们的逼里灌满了陌生男人的精液不是洗干净就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的。她的丈夫会接受一个被别的鸡巴操过的妻子吗?子女还会和以前一样把母
亲当做是心里最尊敬的人吗?不会的,我的精液会陪伴她们一生的。」

  何自强,四十岁,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也许何自强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儿子
可以自强不息走出这个封闭的小乡村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五年前,何自强还是一个和大多数人一样,每一天起来努力的工作挣钱养家,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摆脱这样枯燥乏味的生活。他爱上了一个和他一样希望改变的
而来城市打工的寡妇,每一天最高兴的时间就是晚上下了工去她的小食店坐上一
会,要一碗她亲手做的油泼面静静的坐在一个角落看着她招呼客人忙前忙后。她
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是前夫留下的唯一的财富,她爱女儿就如同大多数的母亲一
样胜过爱自己。所以明知道何自强对自己有好感却为了给孩子而不敢接受何自强
的表白。

  何自强也曾经认为哪怕就是这样每一天看看她,帮她干些事情也感觉好幸福。
可是在一天晚上,何自强下了工去看她的时候却发现那间一年无休的小食店居然
关门了,何自强打她的电话没有人,何自强在门口站了好久好久最后只能失望的
回到自己那间狭小的出租屋。

  第二天早上何自强经过小食店却发现那里被拉上了警戒线,周围围了好多人
在议论着什么。

  「好惨那,你说咋年纪轻轻的就遇上这样的事情,作孽啊。」

  「听说都不成人样了,咋就下得去手啊,才多大的小姑娘就这样被祸祸了。」

  「那个当妈的疯了,抱着孩子的尸体谁也不让动,警察拉了半天才拉开,真
可怜啊。」

  「多好的一个小媳妇啊,这帮畜生啊,应该千刀万剐啊。」

  何自强站在人群里感觉天旋地转。他爱的那个女人昨晚被强奸了,连女人的
女儿也没有被放过。她的女儿被活活的折磨死了,她也疯了。

  何自强不知道怎么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面,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她被扒光
衣服跪在地上哀求的神情,她分开那双他最喜欢悄悄看的大腿被一个又一个男人
压在身体上折磨着。何自强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只想好好活下去的寡妇会遇到这
样的事情,难道真的是穷人比狗贱吗?

  案子一直没有破,只是听有的人说犯案的是一帮有钱人家的公子哥,那天开
车无意看见了那个小寡妇。其实她并不好看,个子也不高,皮肤还有点黑。加上
常年的劳作也比城里那些衣食无忧的同龄女人老了几岁。就是这样一个从乡下出
来打工的女人却偏偏被那几个玩腻了一身高级香水穿着时髦衣物的摩登女郎想换
换口味的畜生看中了,也许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哥很难得看见这样一位身
着素衣毫无修饰脸上带着真诚微笑的打工妹的时候以为她也和所有接触过的女人
一样只要给钱就会乖乖的躺下任由他们玩弄吧。

  何自强去精神病医院看过她,一个月的时间她脸上额伤痕还是那么清晰,听
大夫说,她被打瞎了一只眼睛,子宫也被锐器捅伤以后也不能生孩子了,直肠切
除了十几厘米。一个乳头被活生生的咬了下来,另外一个也被咬掉了一半。

  「真没见过这样可怜的女人,下体被烧的已经糊了,从阴道取出好多玻璃碴
子。一嘴的牙也被打掉了一半。还被打断了好几根肋骨。」这是何自强从一个护
士那里无意听见的。

  看着床上一身绷带戴着呼吸机维持生命体征的她,何自强不在相信什么所谓
的公理,法律只是制约那些没有钱的穷人的东西,而那些有钱人就算做了伤天害
理的事情也不会受到任何应该受到的惩罚。何自强再也没有去看过她,而从医院
出来后的何自强当天晚上就做了第一起案件,也是那天开始一个不把别人生命当
回事也不把自己生命当回事的强奸杀人犯诞生了。

  「我记得,怎么可能不记得啊。那天晚上下着小雨,我就在离我出租屋不远
的一个挺不错的小区那里溜达。那天很黑,没有月亮。我看见一个开着挺好车的
女人拿着一大堆的东西从车里下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宝马车,那女人岁数不大,
看样子也就三十来岁,后来我问她才知道已经四十多了,你说城里的有钱人咋就
那么年轻啊。一点都不显老。穿的什么我有点记不住了,不过一定是裙子,因为
那双大腿真的好直好美的。我就想现在也不暖和了,咋还穿的这么少啊。一定是
个骚货。对,我就是这样想的。那时候小区摄像头很少的,好一点的才有路灯更
不用说摄像头了,也是这几年才有的。也没有个保安啥的,我就跟在后面,那女
人捧了好多东西,走起道来屁股一扭一扭的真她妈的好看。女人上了三楼,这傻
逼也不看看后面有没有人就拿钥匙打开门,一开门里面就有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女
人喊妈妈。就在关门的一瞬间我一下就把她推了进去,关上了门。」

  那是一家五口,房主是一对中年男女,男的叫许海四十六岁一家事业单位在
职员工,妻子张佳丽四十四岁一家合资企业的领导,女儿许艳艳二十三岁孕妇在
家待产,女婿王红利二十五岁自己开了个物流公司,婆婆沈海琴六十岁退休老干
部,那段时间夫妻二人的独生女许艳艳因为怀孕所以住在母亲家方便照顾,当晚
张佳丽买了好多日用品回家没想到被何自强盯上成为了第一起连锁入室强奸杀人
案的受害者。

  我叫张佳丽四十四岁,身高一米六六,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了却没有中年妇
女的老态反而由于注意饮食和保养整个人看起来显的十分年轻。原本幸福的家庭
却在那天晚上发生了巨变。女儿许艳艳已经五个月的身孕了,为了方便照顾她我
把她接到家里住,白天已经退休的婆婆在家晚上我和丈夫下班后也可以帮着照顾,
女婿有自己的生意虽然回来的很晚,但是每天晚上都是我们一大家子最快乐的时
间。

  今天下班后的我在商场买了许多婴儿用品和女儿的生活用品,我急急忙忙提
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手提袋完全没有注意身后一个农民工打扮的男人一直尾随在后
面,打开门家的温馨扑面而来,女儿坐在沙发上和婆婆有说有笑的,丈夫和女婿
在厨房忙着做饭。

  我刚放下东西低下腰正打算脱下脚上的长筒靴的时候,身后突然被狠狠的推
了一把,我一个不稳往前倒下,膝盖狠狠的跪在地上,身后传来咣当一声大门关
闭的声音和女儿婆婆的尖叫。

  「妈!」女儿尖叫一声。我跪在地上没有看见女儿的表情,可是女儿的声音
带着惊慌和颤抖,「你是谁?爸爸,宏利快出来啊。」

  就在我想要起身的时候,一只大手揪住了我的头发狠狠的往上拉扯着,疼的
我一边尖叫一边高举双手抓住揪住我头发的手想要摆脱。

  「佳丽,你要干什么?放开我老婆。」丈夫从厨房跑了出来,看见我跪在地
上别一个陌生人揪着头发,心疼的冲了过来想要救我。可是我看见一把明晃晃的
尖刀从我的侧面一下子扎在丈夫的大腿上,丈夫痛苦的倒在地上,腿上的鲜血一
下子染红了白色的地板砖。

  「大海。」我看着倒在地上抱着不停流血的大腿一脸痛苦表情的丈夫,我想
要扑过去,可是那只大手死死的揪着我的头发,我只能挥舞的双手看着近在咫尺
却不能救助的丈夫。

  「啊……」女儿也被那一刀吓的呆住了。当丈夫倒在地上的时候女儿捂着嘴
眼泪却流了下来。

  女婿拿着厨房的菜刀和我身后的男人对视着,可是从女婿惊恐的表情拿着刀
颤抖的手,我知道一向奉公守法的女婿也被这血腥的一幕吓住了,如果不是他的
妻子就在身后不远的地方,也许这个家境不错受到过良好教育的女婿已经跑掉了,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面对亡命之徒都有一战的勇气。

  「放下刀,不然我就扎了这个娘们,再杀了你们全家。」身后传来的声音透
着一股浓浓的杀意,冰冷的刀锋已经架在我的脖子上,好像下一刻就会割开我的
喉管。

  我吓的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连哭泣的声音都压抑着不发出来一点的声音。

  很快女婿就在对峙的时候败下阵来,婆婆被逼着颤巍巍的捡起一根绳子捆住
了女婿的手脚,女儿捂着已经隆起的大肚子捂着嘴流着眼泪的看着这一切。

  「求求你,让我给他包扎一下吧,不然他会死的啊。」被放开的我爬到丈夫
身边,回头看见一个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皮肤有些黝黑农民工打扮的男人正拿着
一把还在滴血的尖刀看着我。

  男人看了一会点了点头,我急忙用丈夫的腰带学着上学那时候还记得最简单
的止血方法死死的勒紧在丈夫的大腿根部,血渐渐不流了,也不知道是我急救的
方法起了效果还是已经流了太多的缘故,不过丈夫脸色苍白连嘴唇都变的白的吓
人。

  「老实点,谁要是敢动叫一下,我就杀了你们全家,知道吗?」男人一边用
绳子捆住婆婆和女儿的手脚,一边恶狠狠的说着。婆婆和女儿靠在一起,吓的连
哭泣都不敢了,只能憋着嘴流着眼泪。

  男人环顾了一下我家的摆设说到:「挺有钱啊。」

  「我把钱都给你,求求你不要说伤害我们好不好?」我在丈夫的身边双手合
十一脸哀求的说着。

  我现在多希望这个闯进来的男人赶快把钱都拿走,然后彻底从我家消失。可
是很快我就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更大的屈辱和折磨即将到来。

  我战战栗栗的走在前面带着男人来到了藏着钱的主卧室,我蹲下身子把双人
床下的一个木盒子拿出来,里面大概五六万现金,还有存折和一些贵重的首饰,
都交给了那个男人。

  「没看出来钱不少啊。」男人把钱和首饰都揣进自己军大衣的口袋里面,那
双色眯眯的眼睛又开始在我的胸脯上逗留了了好久。「多大了,叫什么啊?」

  「四十四了,我叫张佳丽。」被男人那双眼睛盯的我一阵发毛,两只手下意
识的放在胸前,「求求你,钱都给你了,你走吧,我保证不报警。」

  「别急啊,过来。」男人居然做到了床边,用握着匕首的手对我招了招,
「快点。」

  我看着还带着丈夫血迹的尖刀只好一步一挪的走了过去。

  「身材不错啊,奶子这么大啊,拿出来给我瞧瞧。」

  「求求你不要这样,求求你啊。」我哀求着男人,可是得到的答案却是被刀
背狠狠的打在大腿外侧,「啊!」我又惊又疼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佳丽,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啊?」丈夫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显然妻子的
尖叫让倒在血泊中的丈夫十分的不安,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妈,妈,呜呜,妈你怎么了啊?妈。」女儿的哭喊也传了过来,声音颤抖
的哭泣让我一阵心痛和焦急,想着已经大着肚子的女儿万一伤了胎气就坏了。

  「没事,我没事。」我急忙咬着牙尽量平静的说着。

  「闭嘴,再叫把你们都扎了。」男人呵骂着,「别让我动手,乖一点,不然
会很疼的啊。」一边说着一边用刀尖点了几下我的小腹。

  我上身穿着西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衣,下面是包臀裙和长筒靴,由于工作的关
系我每一天都让自己打扮的十分职业化又很得体美丽。看着男人那凶恶的眼神,
仿佛只要我拒绝他就会杀了我的家人一样,我无奈的闭着眼睛,就这样站在他的
面前一颗颗解开衬衣的扣子。

  当衬衣里面白色的胸罩包裹的那对丰满的大乳房暴露在这个闯入我家的陌生
男人眼前,我流着屈辱的泪水两只手死死的把衬衣拉开让男人用肮脏的大手捏起
了我的乳房来。

  「真他妈的大啊。」男人满意我的乳房带给他的快感和手感说到:「乳头也
不小啊,嘿嘿,没看出来,你这个娘们奶子这么好看啊。」

  男人把我的胸罩一把拉下来用手指捏住我的乳头。我全身冰冷的就那样的站
立着,颤抖的身子被他玩着自己的乳房。

  男人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乳房的大手掐的越来越大力,捏的我好疼,
我又不敢叫出声来,好怕外面的丈夫和女儿听见后发生更不好的事情,我只好死
死的咬着嘴唇,忍受着渐渐被捏的麻木的乳房。

  男人玩了一会后张开嘴一口咬住,吸几下又咬几下,花生米大小的乳头在牙
齿的摩擦下好像要掉了一样的巨疼。

  「呜呜,求求你轻一点,轻一点……」我哭泣的小声哀求着。男人对我的哀
求无动于衷,只是继续的啃咬着我的乳房。

  「把裙子掀起来。」男人咬了好一阵后吐出乳头说到。

  他要强奸我了吗?这是我第一个念头,我几乎站不住的要倒下了。

  「求求你,不要,求求你我都四十多了啊,呜呜,真的不可以啊,求求你了。」
作为一个传统的女性,我一直认为贞操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宝贵的东西,我只
会给我爱的丈夫所有,而不是让一个脏兮兮的闯入我家的农民工把那肮脏可怕的
肉棍塞进只应该属于丈夫的阴道里面,再用恶心的精液灌满。可是接下来的话让
我放弃了刚刚升起的反抗。

  「外面那个是你女儿吧,和你看起来很像啊。」男人抬起头看着我,「那么
大的肚子你说我要是干她,会不会一尸两命啊。」

  「不,不要……」耳边女儿的哭泣一直没有停止过,今晚的事情已经让怀着
孩子的女儿受了很大的刺激,我怎么会再让这个男人去凌辱我的女儿啊。

  「我脱,我脱。」说完后我哭泣的抓住下摆,两只紧握的手抖得不停,我一
咬牙往上一扯,紧紧包裹住臀部的裤裙被拉倒了腰间,里面黑色裤袜和内裤一下
子漏了出来。

  「哈哈,真骚啊,还穿这么骚啊,继续,快点,自己扒下来。」

  我看见男人喉结吞着唾液,明显看着我的下体让他激动起来。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啊,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惩罚我啊,我做错了什么啊。

  裤袜和内裤也被我褪到膝盖处就被长筒靴的挡住了,再也不能下滑一点。

  「毛好多啊,真好看啊,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娘们是不是小逼都这样好看啊。」
坐在床上的男人抬起头看着哭泣颤抖的我,用粗糙的大手摩擦着我的下体。用手
指直接从阴唇中间塞进我的阴道里面搅动起来。

  我如同打摆子一样摇晃着身体,双腿已经无法支撑住我的身体了,我只好两
只手放在男人的肩膀上,下体一抽一抽的被男人扣着女人最神秘宝贵的私处。

  「趴下。」男人扣了一会后,拉着动作迟缓的我一下子推在床边,「妈个比
的,过来,让老子弄一下你的小逼,看看有钱人家娘们的小逼是不是更爽。」

  我没有哀求也没有反抗,从我自己解开扣子我就已经知道这个畜生不会放过
我的,我只希望他在我的身体里面发泄后可以不要去伤害我最的家人。

  我双手支撑在软软的床垫上,由于裤袜和内裤被扒到膝盖处两条大腿无法分
开,只好尽力的分到最大,就算这样站在我身后的男人还是能从高高翘起的屁股
中间清楚的看见我那饱满多汁的阴道口。

  「呸!」男人吐在手掌心的吐沫吐沫在我的阴唇上面,一个滚烫粗大的龟头
一点点撑开我的阴唇,缓缓的挺紧了我的身体里面。

  「我草你妈的,真带劲啊。」男人那粗大的肉棍全部塞了进去,紧闭又湿滑
的肉壁包裹住男人的鸡巴让男人不禁赞叹起来,「妈个比的,四十多的老娘们小
逼倒是挺带劲啊,看来平时你男人不咋用啊,我帮你捅捅。」

  鸡巴如同打桩一样啪啪啪的撞击着我的下体。每一下都好像要捅穿我的下体
一样,那野蛮又快速的抽插让我死死的咬紧牙关,好怕一张嘴就发出凄厉的哀嚎
来。

  「佳丽,你怎么了啊,你这个畜生啊,你对我老婆干什么了啊,佳丽,佳丽。」
那响亮的肉体撞击声让丈夫好像知道屋子里面发生的事情,他最爱的女人这时候
正在被另外一个男人强奸了。每一下响亮又清晰的撞击声好像一把刀子捅在丈夫
的心上。「畜生,放了她啊,操你妈的畜生啊,佳丽,佳丽,对不起,是我没用
啊,我没有保护好你啊,佳丽。」

  对不起老公,我被强奸了,我被一个畜生野蛮的强奸了,你最爱的妻子就在
隔壁翘着屁股被另外一个用恶心肮脏的鸡巴干着本应只属于你的下体。

  「呜呜,妈妈,妈妈,呜呜……」女儿的哭喊着妈妈,妈妈。而这时的妈妈
却羞耻的站在地上被一根又粗又大的鸡巴干着你出生的地方,这个畜生不是人啊,
他恨不得把你妈妈的下体干烂才会罢休的啊。

  「叫什么,草,就是玩玩你老婆的小骚逼而已啊,再说了是你老婆自己趴下
裤子让老子草的啊。」外面女儿和丈夫的哭泣咒骂好像让这个男人更加兴奋,阴
道里面抽插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力道也大了几分。「你老婆的小逼真带劲啊,老子
的大鸡巴一塞进去就紧紧的夹住老子的大鸡巴。是不是你满足不了你老婆啊,老
子今天就好好给你老婆爽爽。」

  「啊!!!!」在丈夫的咒骂和女儿的哭泣中我被身后的男人内射了,在精
液射进去的一瞬间我再也忍不住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我趴在床边,两条腿痉挛一般抖动着,只感觉一股热流从被草的生疼的阴道
口缓缓流出来,一直流到大腿根。

  「呜呜,呜呜……」我敲打着柔软的床垫,为女人的阴户流着屈辱的泪水。

  「真他妈的爽啊。」男人满意的提着裤子走了出去,站在门口对着趴在床边
依然哭泣的我呵到:「快点,曹尼玛的,咋了,干的腿软了,走不动道了啊。」

  我只好支撑的站了起来,一边往外面走一边用手提起膝盖处的丝袜和内裤,
可是没等我整理好狼狈的模样就被男人一把拽住胳膊拉了出去。

  「曹尼玛的,穿什么啊,干都干了还装什么处女啊,草。」

  我的裤袜还没有提上去,裤裙也在腰间推积着,撑开的上身两个大奶子还在
不停的摇晃着,我就这样耻辱又狼狈的出现在了丈夫,女儿,女婿和婆婆的面前。

  「我杀了你啊。」倒在地上被捆绑住的丈夫看见自己的妻子那凄惨的模样和
裸露的身体,双腿间还滴滴拉拉的流着男人刚刚射进去的精液。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丈夫扭动着身体,可是流血过多加上被捆绑住
的四肢,只是原地疯狂的扭来扭去。

  「妈……」

  女儿的声音让我不禁回头,看见被绑住手脚坐在沙发上的女儿正一脸惊恐的
看着我这个母亲狼狈不堪的模样。起伏的胸口证明女儿现在一定大受打击,隆起
的肚子也在女儿的颤抖下晃动着。

  婆婆在一边流着眼泪用自己的身体靠在她孙女的身体上安慰着,怕女儿过于
激动动了胎气。

  「大海,对不起,对不起……」我蹲在地上抱着双腿,不敢看丈夫眼中的愤
怒和心碎。你最爱的妻子现在已经没有了再爱你的资本了,她是一个被怀了清白
的女人了,她的下体已经灌满了肮脏的精液。

  「来,骚货给我吃鸡巴,当着你男人和你孩子的面吃我刚操完你小逼的大鸡
巴。」男人揪着我的头发用黏糊糊软绵绵的鸡巴敲打着我泪流满面苍白无比的脸,
「婊子,别给脸不要脸,告诉你你今天不吃我就叫那个小逼和老逼吃。快点,草,
真他妈的贱啊。」

  我流着眼泪,就这样当着家人的面张开小嘴含住了那根让我生不如死的肉棍
来。

  「曹尼玛的,用舌头啊,没吃过男人鸡巴啊,贱货,对,就是这样,真骚啊,
哈哈,你老婆的小嘴真不错啊,是不是经常给你含鸡巴啊,口活这么好啊,一看
就是经常吃鸡巴的骚逼。」男人得意的一边揪着我的头发像操逼一样操着我的小
嘴,一边对着地上痛苦又无助的丈夫取笑他最爱的妻子。

  「小美人,你看看,你好好看看你老妈,哈哈,你老妈是不是个骚货啊,都
一把岁数了还天天穿的这么骚,是不是经常给你废物老爸带绿帽子啊。你看你妈
用舌头舔鸡巴眼子了。」男人又对着对面沙发上哭泣的女儿说着,「小美人,刚
才你老妈一听我要干你,就自己乖乖的扒光衣服翘着屁股求我草她的骚逼,你没
看见你妈当时那个屁股摇的啊,那叫一个骚啊。」

  「你这个畜生啊。」我吐出嘴里的鸡巴,用双拳敲打着男人的腿,「你都强
奸了我,为什么还要这样羞辱我啊,呜呜,为什么啊。」我再也忍受不了这个畜
生这样的羞辱,在屋内为了女儿为了家人的安危,我可以脱光衣服让这个畜生啃
着我的乳房草着我的小逼,可是这个畜生还要在我最爱的丈夫和女儿面前这样羞
辱一个已经毁了下半生的女人。「你不是人啊,你是个畜生,呜呜……」

  「曹尼玛的,贱货。」男人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吃疼的倒在地上。男人
爬上来撕扯我挂在膝盖上的裤袜和内裤。「我就喜欢看着你这样有钱还幸福的女
人那生不如死的模样,我就是要折磨你,当着你男人和孩子的面折磨你,老子现
在就操你。」一边骂着一边撕扯已经被撕的破破烂烂的裤袜。

  「放开我,畜生,你不得好死啊,呜呜,老公救救我,救救我啊……」我双
手死死的扯住被单薄的三角内裤,两条大腿在胡乱的踢着这个压在我身体上的男
人。「不,不要,啊!!!」

  可是无论我如何反抗,一个刚被强奸过的女人又如何是一个一天到晚坐着苦
力活民工的对手啊,男人的鸡巴再一次贯穿了我的下体,我的双腿被男人高高举
起,粗大的鸡巴在我的肉洞里面快速猛烈的抽插着,

  「呜呜,畜生,畜生啊……」我捂着脸不去看身上男人那狰狞无比的脸,泪
水从指缝流了下来。

  「放开她,放开她啊,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啊。」丈夫眼睁睁看着我就离他
近在咫尺的地方被强奸着,一根鸡巴正在他妻子的下体里面胡乱的干着,妻子那
痛苦的哀嚎,颤抖的身体告诉他,他的妻子正承受着巨大的侮辱和剧烈的疼痛。

  丈夫哀求着,哭泣着,咒骂着,可是都改变不了压在我身体上的畜生把精液
再次灌满我的阴道里面。

  我蜷缩着成一团哭泣着,那个畜生就坐在我的身边用手摸着我的屁股。

  「不要碰我啊,不要啊,呜呜,你不是人啊……」我几乎崩溃了,想着刚才
耻辱的样子被丈夫和家人都看在眼里,想着射完精后的鸡巴从我的下体抽离的一
瞬间白花花的精液一下子从阴道里面流出的样子,我真的不想活了,可是现在就
算是死,在没有经过这个畜生的同意下都是奢望。

  我全身上下除了脚上那双长筒靴,已经再没有一丝遮羞布了,我一边做着饭
一边流着泪水。男人坐在茶几上吸着烟喝着酒吃着我做的饭菜,好像男主人一样
悠然自得。而我这个真真正正的女主人却光着屁股,双腿间还流着他的精液,给
他做上可口的饭菜,养足精神后好再在我的身体上发泄他那异于常人的兽性。

  「不要碰我妈啊,她都六十了啊。」丈夫的喊声让我从恍惚中惊醒,我扔下
还没有做好的饭菜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只见那个正吃得津津有味的畜生居然把婆
婆拉到身边上下其手起来。六十岁的婆婆虽然保养的很好可是毕竟已经六十岁了
啊,就算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丽的女人,现在只是一位两鬓斑白的花甲老人了啊。

  「奶子都耷拉成这样了啊。」男人撕开婆婆的睡衣,掏出婆婆那两个如同水
袋一般下垂的乳房捏在手里。婆婆颤抖的身子,被这个比自己儿子还小十几岁的
男人玩弄着身体。

  「放了我吧,我都六十了,比你妈还大啊,你这是作孽啊,呜呜……」婆婆
被绑住手脚,就算没有绑住又怎么是个壮男的对手啊。

  「求求你放了我婆婆吧,你想玩就玩我吧,求求你了。」我急忙跑到男人身
边,哀求的拉着男人捏着婆婆乳房的手。

  「放心,这样的老逼让我玩我也不会玩的。」男人又捏了捏我的乳房,「还
是你的带劲啊,来,坐我腿上。」

  我只好坐在男人另外一条毛茸茸的大腿上。男人就一边抱着婆婆一边搂着我,
一张臭烘烘油腻腻的大嘴在我和婆婆的乳房上换着啃咬。

  丈夫低下头,我看着丈夫压抑着哭泣的模样心理好疼好疼。是啊,一个男人
看着自己的妻子和母亲就这样被一个畜生抱在怀里侮辱着,那强烈的耻辱感和无
力让丈夫真的是生不如死啊。母亲那哺育自己长大的乳房被啃咬着,妻子那爱不
释手的乳房被啃咬着,而自己作为儿子作为丈夫却没有能力去保护她们,唯一能
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两个女人受辱。

  「嗯,好吃,做的真好吃啊。」我用自己小嘴咬住菜喂在男人的大嘴里面。
而婆婆跪在桌子下面,正用嘴含住还粘着自己媳妇淫水的鸡巴吱吱的吸允着。

  我救不了婆婆,毕竟我自己都已经是这个畜生的玩物了,又如何去救婆婆啊。
不过也许这个男人真的对年迈的婆婆不感兴趣,羞辱婆婆只是为了满足他那变态
的喜好吧。只是逼着婆婆跪在地上吃他的鸡巴,而没有侵犯婆婆。

  「我带你老婆和你老妈去洗澡了啊。」吃饱喝足的男人也把精液射进了婆婆
的小嘴里面后,打着饱嗝拉着我和婆婆走进了浴室。

  宽大的浴缸里面我和婆婆光着身子依偎在男人的怀里,被玩着身体的每一个
部位。我和婆婆以同样的屈辱姿势支撑在浴缸边缘,男人的鸡巴在我的下体里面
进进出出,而手却扣着婆婆松懈的屁股中间的肉缝。精液射在我和婆婆的脸上。

  足足洗了一个多小时,男人才拉着跪在地上赤裸裸手脚并用在地上爬行的我
俩走了出来。

  丈夫把头深深的埋在地上,就像一个鸵鸟一样把头埋下。女婿看见我和婆婆
像母狗一样爬着出来急忙也扭过头。女儿还坐在沙发上,不过头却扭向一边,闭
着眼睛低泣的,不敢看自己的母亲和奶奶那屈辱的模样。

  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我和婆婆跪在他的双腿间用舌头舔着男人已经
硬不起来的鸡巴和蛋子,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来。

  「求求你,让我给孩子弄口饭吃吧,她怀着身孕不能不吃饭的啊。」我抬起
头嘴角流淌着精液哀求着。

  男人看了一眼沙发一角瑟瑟发抖的女儿,也许是因为我的不反抗让他很满意,
同意了我的哀求。

  我急忙用手擦干净嘴角的精液,走进厨房给女儿下了一碗面端了出来,走到
女儿的身边,用手轻轻的抚摸了女儿的头发,「艳艳吃口饭吧。」女儿红着大眼
睛看着我,「吃吧,肚子里面的孩子也要吃啊,妈没事的。」

  女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扑在我赤裸裸的怀里。

  我抱着女儿安慰着,「吃吧,妈妈喂你,明天就都过去了,乖。」

  女儿一口一口混着泪水吃下了我给她做的面。我一边围着女儿,一边看着女
儿那张惊吓过度的小脸,心好痛好痛。

  「小妞,你做什么工作的?」男人突然的问话让我和女儿都是一惊,我好怕
发生在我身体上的凌辱再次降临在女儿的身上。「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的。」

  「求求你,求求你啊,我女儿大着肚子真的不可以的啊,我求求你啊。」我
紧紧的抱住女儿,一脸惊恐的看着沙发那边正分开腿让婆婆舔着鸡巴的男人。

  「放心吧,我不会对一个大肚婆有什么想法的,就是想让她过来给我吃下鸡
巴而已啊。」男人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怀里瑟瑟发抖的女儿。「就是吃鸡巴,保证
不草她的,要是不答应我的话,我就杀了你全家,再干了这个大肚婆。」

  我摇着头,用力的摇着头。我不会把女儿拱手让给这个畜生的。就算杀了我,
我也不会让他伤害我的女儿。

  「妈,没事的,」女儿突然安慰着我,「我去。」

  「不可以啊艳艳,不可以啊。」我看着一脸决绝的女儿,眼泪哗哗的流着。
「求求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啊,你想怎么玩我我都满足你,你喜欢操我来啊,
操我的逼,我的嘴,屁眼,屁眼你没玩过吧,玩我的屁眼吧,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的女儿啊。」

  「妈……」女儿歇斯底里的喊着,我呆呆的看着女儿。「妈,你怎么这么傻
啊,不管你为我做什么,他都会达到目的的啊,我们拿什么反抗啊。」

  我呆住了,是啊,我们现在一家就是这匹狼嘴里的肉,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啊。看着倒在血泊里面昏迷的丈夫,看着被绑住手脚
一辆涨红的女婿,还有正像一只狗一样跪在地上用舌头舔着男人蛋子皮的婆婆。
还有我这个已经被内射了几次的女人,我们什么拯救女儿啊。

  「哈哈,还是你女儿懂事,你这个老逼白活这么大了。」男人踢开婆婆走了
过来,那根粗大异常的肉棍一颤一颤的对着女儿那张苍白的小脸。

  我眼睁睁看着女儿闭上眼睛,张开了小嘴。我扭过头不忍心看下去了,哪个
做母亲的会忍心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张开小嘴吃下一个流氓的肉洞而无动于衷啊。

  「哦!!」男人满意的发出了呻吟,显然大着肚子的女儿小嘴带来的快感让
这个畜生兴奋无比。

  我闭着眼睛不敢看那可怕的鸡巴在女儿的小嘴里面进进出出,可是吱吱的吸
允鸡巴的声音却清晰无比的传进我的耳膜里面来。

  「哇,哇……」几分钟后,被射在嘴里的女儿疯狂的呕吐起来,刚刚吃下的
面条混着男人的精液全部吐在我赤裸裸的胸脯上面。

  我抱着女儿的头拍着女儿的后背,女儿还是呕吐的不停,到最后连苦胆水都
吐了出来。

  「真她妈的恶心。」男人嫌弃的看着被吐了一身的我,「去洗洗,草,你这
个逼样,老子等一下都硬不起来的。」

  我一步一回头的走进浴室,用喷头清洗着不洁的身体。过了一会我走出去看
见那个男人搂着女儿,女儿的孕妇装的扣子被解开了,因为怀孕女儿的乳房大了
好多,显的涨涨的,男人咬着女儿的乳头吸允着。婆婆就跪在男人的脚下,捧着
男人那只脏兮兮的臭脚摩擦着下垂的乳房,流着眼泪看着自己的孙女被这个畜生
猥亵着。

  晚上男人再一次确定绑在丈夫和女婿手脚的绳子后,堵住了他俩的嘴,带着
我和女儿婆婆一起躺在主卧的大床上。

  女儿背靠在床头上,两只大腿被强行掰开,男人埋头舔着女儿的阴唇,我在
男人的身体下张开嘴被男人硬邦邦的鸡巴塞进喉咙里面口交着,婆婆就跪在男人
臭烘烘的屁股后面用舌尖舔着男人的屁眼。

  那个晚上女儿除了没有被奸淫,也是全身上下都被玩了个遍。

  而我是最惨的,我就在女儿和婆婆的身边,屈辱的掰开自己的腚片,让男人
把鸡巴塞进我的屁眼里面,那撕裂的剧痛让我差一点昏死过去。

  「骚货,等一下老子就走了,谢谢你们全家的款待哟。」

  早上男人吃着早饭,女儿半裸着上身坐在男人的腿上被捏着乳房。婆婆经过
昨天一晚上的凌辱已经起不来了,早上被男人踢了几脚还是一动不动的发出迷迷
糊糊的呻吟。

  当我做完早饭后,又被男人拉扯趴在餐桌上面,当着家人的面再次被爆了菊
花。

  男人穿上那件破破烂烂的军大衣,鼓鼓囊囊的兜子里面都是钱和搜刮来的贵
重饰品,看了一眼还趴在餐桌上一动不动的我、瘫软在地抱着肚子的女儿后,走
了出去。

  「老公,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被他强奸啊,呜呜……你相信我啊……」女
儿解开她父亲和丈夫身上的绳子,抱着脸色好难看的女婿说着。「你相信我,我
没有,真的没有啊,我就是,就是吃了他的鸡巴啊,呜呜,我是被逼的啊,我能
有什么办法啊,呜呜……」

  「事情已经过了五年多了,我一直没有报警,我不能报警啊,我如果报警了
我的家就毁了啊。婆婆经过那件事情没过多久就在羞愧中去世了。丈夫眼睁睁看
着妻子被强奸,母亲和女儿被扒光衣服羞辱,精神上受了很大的刺激,整日醺酒,
几年前脑血栓也走了。女儿的丈夫怎么也不相信那个畜生会放过自己漂亮年轻的
妻子,从那件事情后就对女儿不再像以前那样体贴,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在女儿
生下一个女婴没多久就出轨离婚了。现在我和女儿、外孙女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一
起生活,我真的不想再提以前那段生不如死的往事了。」张佳丽是哭着说完了整
件事情,那件事情显然已经深深的刻在张佳丽的心里,时间都无法磨灭那一天带
来的耻辱和打击。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