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末日中的母子】第二十七章 这算好消息吗?

**小说 2021-01-10 01:4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末日中的母子】第二十七章 这算好消息吗?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末日中的母子】第二十七章 这算好消息吗?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

  哈哈哈,各位各位,是不是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又更新了呢?

  嘿嘿嘿……(偷笑)

  总之呢,这一章是为了给二姨之后的戏份做铺垫,同时也是给我们的正太男
主开启一个在末世中的有用能力。

  毕竟……一个一点用都没有的男主,看着有点窝囊啊,是吧?哈哈。

  咳咳,总之,这一章我个人是满意的,也希望各位读者看的开心。

  至于肉戏嘛……嘿嘿,会有的会有的,会在合适的时机出现的。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下次更新见!

***********************************

               第二十七章

  好黑……好黑啊……

  就感觉像是坠入了一个完全黑暗的空间之中。

  我就这样躺在没有边际的黑暗空间里,四肢无法动弹,就连思维也是一片乱
糟糟没办法清醒过来。

  完全陷入了一个混沌状态。

  就这样,我整个人以及思维都陷入了黑暗中不知多久。

  忽然的,我听见了一阵熟悉而又令我抗拒的声音:丧尸们的吼叫声丧尸发出
的声音太过于明显了,以至于让我觉得自身处在丧尸们的包围之中。

  「不……不要……不要过来……我好害怕……」

  黑暗中的我听着丧尸们的吼叫声,下意识地在心中喊道。

  紧接着,身体和大脑传来了疼痛感。

  身体上的感觉就像骨头都要裂开似得,让人不敢动弹一下,生怕引发更剧烈
的疼痛;大脑上的刺疼就像是有许多根针刺进了大脑里一样,让人恨不得能够彻
底晕过去只求能好受一些。

  在这样的剧烈疼痛下,陷入昏迷中的我直接醒了过来。

  「啊啊!」我疼得叫出声来,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和额头上尽
是虚汗。

  「小君,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妈妈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
仅听声音都能够知道她现在是多么高兴。

  我……这是……躺在沙发上?

  刚刚从昏迷中睁开眼的我视线还有些模糊,脑子也浑浑噩噩,但勉强能让我
明白此时的处境。现在的我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躺在一张柔软的沙发上,
而且房间的光线昏暗,似乎要到傍晚了。

  「小君,小君,怎么样?能说出话来吗小君,认得出我是谁吗?」妈妈急切
的声音又再度响起,而且带着些许哭腔。

  我呆呆地眨了眨眼睛,昏沉的脑袋让我的反应也缓慢了一些;转过头去,我
看见了妈妈的脸。

  妈妈苍白的面孔上挂着两行泪痕,让她那美丽的脸添上了伤心的色彩;一双
漂亮的大眼睛里泛着泪光,母亲对儿子生命的担忧挂念之情简直不言而喻。

  「妈妈……」我虚弱地叫了一声妈妈。

  妈妈那一脸泪水的面孔上的神情瞬间轻松了许多。她的眼眶里还泛着泪水,
但因为她心中最害怕的一幕并没有到来,令她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太好了小君,你醒过来就好,你身上的伤很快就会好的,很快就会好的…
…」妈妈说着,有些吃力地抬起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脸上,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庞。

  这时我才注意到,妈妈是跪在沙发前和我说话的;而她的气色看起来很虚弱,
就连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这时,旁边传来了咳嗽的声音。我这才注意到,大姨和二姨分别坐在一旁的
椅子上,气色同样虚弱。

  大姨身上的衣服沾染了一些血迹,看起来有些吓人;她捂着自己的肚子,时
不时地皱一下眉毛,好像是在忍受着什么。

  二姨坐在大姨的旁边,一头长发凌乱了很多,气色虽然虚弱但是和妈妈大姨
比起来却更好一些;她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胳膊,一边喘着气,偶尔皱着眉头咳嗽
一下,一边看着我和妈妈。

  大姨二姨,还有妈妈都没事啊,那就太好了。

  我心中这样想着,又对妈妈问:「妈妈,那只丧尸呢?」

  妈妈还没有回答,大姨就抢先开口对我说:「那只丧尸死了,多亏了你小君,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所有人说不定都会死在这里……咳咳……谁能想到在关
键时刻,竟然会是一个孩子救了我们的命呢。」

  大姨说着说着竟然咳嗽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好受。

  「是啊,多亏了小君救了我们,不然的话,后果真的是不敢想……」妈妈说
着,看着我的眼神中充满了甜美的爱意和一位母亲的自豪。但是紧接着,妈妈的
语气又严厉了几分:「可是小君你也太乱来了,竟然做出了那么危险的举动,如
果不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被垫在下面摔死的就会是……」

  妈妈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我知道,她内心十分抗拒那个可怕的假设,甚至不
想亲口说出来。

  「总之,小君你下次不许做出这么危险的举动了,明白吗?妈妈向你保证,
下次绝对、绝对不会出现这么危险的情况了,妈妈说什么也会保护好你的。」妈
妈抚摸着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道。

  「妈妈,你不用这么担心我的,其实我没什么大事的。」我当然知道妈妈对
我究竟有多么关心,也知道妈妈说出这些话是出于对我的爱意;既有母子间的爱,
更有情人夫妻之间的爱。

  为了让妈妈不那么担心难过,我对她挤出了一个微笑,还想伸出手去抱抱她。

  然而,我只不过是稍微动弹了一下,两只手都还没伸出去,身上就传来了一
阵剧烈的疼痛。

  「嘶!」我咬着牙,因为疼痛的原因表情显得十分痛苦。

  「小君你不要动,你和那只丧尸从高处摔落,虽然没生命危险,但身体上受
了很多伤。」大姨看到我痛苦的样子,沉稳并带着成熟魅力的声音对我解释着状
况。

  「虽然你受了伤,但以你被病毒强化过的身体应该可以治疗这些伤势,你现
在只要好好地躺着休息就行了。」大姨说着,又咳嗽了一下:「咳咳……我和你
妈妈还有二姨也都受了伤,跟你一样需要休息来疗伤……不过你二姨的伤比较轻,
如果接下来遇到什么状况的话可以让她保护我们,你完全不用害怕。」听到大姨
说的这些话,我确实放心了许多。

  那只可怕的变异丧尸死了,我们最大的威胁也就消失了。虽然妈妈和两位姨
妈受了伤,但以被病毒强化过的身体,伤势愈合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时我看了看一直没说话的二姨。

  二姨坐在椅子上,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我和妈妈,但眼神没有之前那
么冰冷了。

  不过让我在意的是,二姨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非常地奇怪,既不是讨厌也不是
喜欢;我的脑子本来就晕晕沉沉的,所以也就没有细想。

  妈妈接着又对我说不要想太多,现在最要紧的是好好休息。我对着妈妈,点
了点头。

  然而,我还没有在沙发上休息多久,忽然又感到身体变得虚弱了起来,紧接
着就是一声咕噜噜表示饥饿的声音,身体上也冒出了一些虚汗。

  「怎么了小君,肚子饿了吗?」妈妈关切地对我问。

  「嗯……」我点了点头,确实是肚子饿了。

  刚刚经过了和变异丧尸的缠斗受了一身伤,体内的病毒治愈伤势需要消耗能
量;再加上现在已经是傍晚,确实到了该吃饭的点,所以我现在的饥饿感十分地
强烈。

  妈妈连想都没想,直接撩起了自己的衣服,露出里面没穿内衣的乳房。

  「小君,给,赶紧吃吧,妈妈的奶水还有很多呢。」妈妈将白花花的乳房递
到我的嘴边。

  我刚想习惯性地对着那娇嫩粉红的乳头咬上去,突然想到大姨二姨还在看着
呢;我对妈妈小声地说:「妈妈,大姨二姨在看着呢……」

  「哎呀,都这个时候了还管这个做什么?再说了都是一家人,被看到有什么
关系。」妈妈说着,根本不在乎这些,直接把乳头塞进了我张开的嘴中。

  「唔唔……」

  一团乳肉直接塞进了我的嘴中,我还想说些什么呢,妈妈就用手挤压着自己
的乳房;一股股美味的乳汁被挤压着,流进了我的嘴里。

  我一边咕噜咕噜地吞咽着妈妈的奶水,一边看着二姨和大姨的反应;二姨稍
微偏过头去,轻轻闭着双眼没有看我吃奶的样子;反倒是大姨盯着我一直看,好
像我这幅吃着妈妈奶水的画面对她来说非常有趣一样。

  虽然被大姨看着感到有些害羞,但是妈妈的奶水确实很美味,很快我就无视
了大姨的眼神注视。

  而且这可是妈妈的美巨乳啊,有谁能抵挡得住这对极品乳房的诱惑呢?

  话又说回来了,多亏了我之前勇气爆发,从房间里冲出去和变异丧尸缠斗,
对它造成了致命的伤害,不然的话妈妈死在变异丧尸的口中,我就再也不能吃到
这么美味的乳汁。

  一想到从今以后可以继续吃着妈妈的奶水,占据这对美巨乳供我享用,突然
间,我也不那么后悔和变异丧尸缠斗,就连身上的伤口也不那么疼了。

  「小君慢点,慢点吃,妈妈的奶水还有呢,这边吃完了还有另一边……」妈
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庞,虽然她身上还带有内伤,但看着我的脸庞,妈妈仿佛
也忘记了伤痛似得。

  我一边吃着妈妈的奶水,一边习惯性地用舌头在妈妈的乳头上舔刮逗弄着,
妈妈的脸也逐渐变红了。

  「小君,吃奶就吃奶嘛……不要胡闹,妈妈的身上可是还有伤呢,如果你真
的想……至少要等妈妈伤好了再说,行吗?」妈妈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悄悄地
说。

  我嘿嘿一笑,停止了对乳头的攻击,老老实实地像一个婴儿一样吃着奶水,
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就这样吃了一会儿妈妈的奶水,我感到身体的虚弱感逐渐消失,体内的精力
也逐渐被补充回来。妈妈的奶水真是一等一的补品啊!

  就在我美滋滋地吃着奶水时,大姨忽然对我问:「小君,感觉怎么样了?」

  「啊?」我吐出妈妈的乳头,好奇地看着大姨。妈妈也是不明白大姨的意思。

  「我是问你,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产生什么变化?」大姨眼神落在我的脸上,
对我问。

  二姨也不明白大姨为什么这样问,睁开眼好奇地看着她。

  「变化……我就感觉身体不那么难受了,而且力气恢复了一点。」我想了想,
老实地说。

  「除了这些呢?你有没有感觉到一些其他的变化?」大姨认真地看着我问。

  大姨这是什么意思?还能有什么变化啊,难道说大姨发现了一些我没发现的
东西吗?

  「大姐,你到底想问什么?小君他现在全身都受了伤,还能有什么变化。」
妈妈看着大姨,感到奇怪。

  大姨想了想,然后摇摇头,对我们说:「算了,当我没问吧……」

  然后,注意到我们用一副莫名其妙的眼神盯着她,大姨吸了口气,解释说:
「好吧,其实我的意思是……我们三个人都感染了强化版的病毒,所以除了身体
得到全方面的加强之外,乳汁可能也会具有一些特殊效果,小君喝了之后可能会
产生一些特殊的变化。」

  解释完之后,大姨又补充说:「只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想而已,再说了,如
果小君真的会在身体上产生变化的话,应该早就有变化了,毕竟之前的时间里他
一直都在吃肥燕子的奶水。」

  原来是这样啊。

  听完大姨的解释之后,我们这才明白。

  「身体真的会产生反应吗?」我在心中想着。妈妈又将乳头塞进我的嘴里,
我忙不迭地重新吃着奶水。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要抓紧时间休息。」大姨说着,忍着身上的伤痛,
从椅子上站起来说:「卧室和另外的房间里都有床,我先上床休息了,等养好了
精神治好了伤,我们再想办法从丧尸的包围之中离开。」

  「好,大姐你先去睡觉休息吧,我把小君喂饱了之后就睡。」妈妈对大姨说
着,手还在乳房上挤压了几下,似乎想要将所有的奶水都挤进我的肚子里。

  大姨有些吃力地拖着受伤的身体,脚步沉重,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卧室。

  二姨的伤势是最轻的,所以并没有大姨那么吃力。她又看了看我吃奶的样子,
什么话也没说,走进了另一个房间里休息去了。

  这下子,就只剩我和妈妈两个人在客厅里了。

  如果换做是前些日子,在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的情况下,而且嘴里还含着妈
妈的乳头,那么按照正常的情况,接下来就应该是我和妈妈的缠绵时刻。

  只不过现在我和妈妈都受了伤,根本没心思也没那个力气,现在我只想快点
让身上的伤好起来;妈妈也是一心想要我多吃点奶水,让伤势更快地愈合。

  很快的,妈妈的一只乳房里的奶水就被我吃完了,她便让我吃另一边的奶子。

  就这样,喂奶持续了几分钟,妈妈两只大奶子里的奶水都被我吃光了。

  「怎么样小君,这下子吃饱了吧?」妈妈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却保持着温柔
的笑容看着我。

  我打了个满是浓郁奶香的饱嗝,舌头在嘴里舔了舔,轻轻地点点头表示吃饱
了。

  不得不说,妈妈的奶水真是这个世界上的极品美味啊,只可惜很快就吃完了,
如果妈妈的美巨乳里有着流不干的奶水那该多好。

  「那好,时间也不早,外面天都黑了,我抱你到房间里休息吧,床上比沙发
舒服多了。」妈妈说着就将衣服放下也没心思整理,直接打算将我抱起来。

  然而,妈妈刚刚将我抱住,还没有抬起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体内的伤口发
出了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

  「妈妈……别……别碰我……我好疼啊……」我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带着
哭腔地对妈妈说。

  身体不动的时候倒没什么感觉,然而一被妈妈抱住,满是内伤的身体就产生
了难以忍受的疼痛。就好像是全身上下的骨头马上都要裂开了一样。我甚至都不
知道,我是怎么承受着这样的伤势活下来的。

  妈妈看到我这幅样子,吓得赶紧松开手来,一副手足无措的表情:「这……
这该怎么办啊……小君你身上的伤,严重得连抱都抱不能抱吗?」

  正在房间里准备休息的大姨二姨也听见了我的惨叫声,她们两个人前后脚离
开房间来到客厅,看着沙发上的我一脸痛苦的表情。

  妈妈回过头来看着大姨,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姑娘一样,痛心地问道:「大
姐,这……这该怎么办啊,我只是想把小君抱起来而已,他就疼成这样。」

  大姨看着妈妈一脸着急的表情,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妈妈面前,伸手抚摸了
一下妈妈的脸,语气沉稳、安慰着说道:「好了好了,别怕,小君他当然不会有
事,他体内的病毒可是极为特殊的,伤势愈合只是时间问题。」

  大姨的语气和表情都十分的沉稳自然,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妈妈听她这么
说,心中的慌乱也减少了一些。

  「可……这究竟该怎么办啊,难道就这样放着小君,让他一直躺在沙发上不
管吗?」妈妈真是一副操碎了心的表情,担心我身上的伤势。

  就在大姨和妈妈说话的时候,二姨已经走到了我身边。

  我忍着身上的疼痛让自己不要哭出来,但还是没能完全忍住,一抽一抽得直
吸冷气。

  「很疼吗?」二姨站在我面前,低下头看着我一脸难受的样子。

  「嗯……」我轻轻地嗯了一声。

  二姨就这样看着我,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

  「总之,目前就先不要碰小君的身体比较好,他体内的病毒细胞完全可以修
复伤势,我们只需要等下去就行了。」大姨拍着妈妈的背,安慰着妈妈紧张忧愁
的心,也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

  虽然妈妈还是很担心,但大姨再三保证,妈妈还是选择了相信。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在外面陪小君吧。」妈妈情绪也稳定了下来,打算
今天晚上就在客厅里陪我了。

  「什么?」二姨转过头去看着妈妈,对她问:「你身上还有伤,特别需要休
息,你难道打算今天晚上不睡觉了陪着他吗?」

  「可是,小君他都这样了,我实在是睡不着。」妈妈说着,然后想了想,对
二姨说:「这样吧二姐,你帮我把房间里的床单被子拿出来吧,今晚我睡小君旁
边的地板上。」

  「不行!」二姨竟然一口就拒绝了。

  「二姐,你……」

  妈妈刚想再说些什么,但接下来让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二姨直接走到妈妈跟前,然后一把将她的衣服撩起来至胸口处,露出了一具
白花花的身体。

  大姨本来想说些什么,但当她的视线落在妈妈的背上时,就沉默了。

  同时的,我也看见了。

  在妈妈的后背上,有着一道长长的伤口,并且有着红色的血迹顺着伤口往下
延伸,似乎要到达妈妈的臀部;虽然伤口已经结痂了,但那血液滑落时造成的血
迹,还是让我看了心疼不已。

  妈妈如此美丽的身躯,却有着这么可怕的伤口,而且还是在那光洁如大理石
雕刻的艺术品般的后背;就好像是一件艺术品被一位暴徒用刀子刻下了丑陋的裂
痕一般,让人从心中产生一种美丽被破坏的惋惜感。

  「你知道你背上的伤口多严重吗,万一裂开了怎么办?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不
是在外面睡地板,而是躺在床上休息养伤。」二姨抓着妈妈的衣服撩起了就不肯
放下,让妈妈背上的伤口完全暴露了出来,同时也是让妈妈清楚自己多么地需要
休息。

  虽然在露出伤口的同时,那两只刚刚被我吃光乳汁的巨乳也裸露了出来,但
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在意了。

  「二姐……我知道自己应该好好休息的,可是我真的不放心让小君一个人在
外面。」妈妈说着,轻轻地拿开二姨的手,放下了自己的衣服。

  二姨沉默了一下,看了看大姨,然后又看了看妈妈,最后又看了看我。

  「这样吧,你到房间里好好休息,我在客厅里陪小君,怎么样?」二姨对妈
妈提议道。

  什……什么?

  不仅仅是妈妈,就连我也吃惊了。

  我没听错吧?二姨居然主动提出要在客厅里陪我?

  就连大姨也稍微露出了意外的表情看着二姨。

  「在我们四个人里,我是受伤最轻的,就让我来陪他、照顾他吧,你和大姐
就安安心心地躺在床上休息。」二姨说着,还未等妈妈再说些什么,就制止了她
接下来的发言:「没有商量的余地!我是你姐姐,今天我就要对你强硬一次,你
给我乖乖地去休息,小君就交给我来照顾。」

  我本来不打算插嘴的,但是一想到妈妈背上那长长的伤口,而且妈妈一直都
对我那么好,我就是再怎么没心没肺也该懂得替妈妈着想。

  于是,我也对妈妈说:「妈妈,二姨说的对,你就去休息吧,我也不是什么
小婴儿了,这沙发睡着也挺舒服的……大姨不是说了吗,我的身体可是被病毒强
化的,说不定明天一早起来我就活蹦乱跳了。」

  最终,在我和二姨的劝说,以及大姨再三保证我的身体不会出现异常状况,
妈妈才勉强同意了去房间里睡觉休息。

  「小君,有什么事就大声地喊妈妈,明白吗?妈妈会马上到客厅里来的。」
妈妈走之前还有些不放心地对我说。

  「肥燕子,你对小君的保护欲也太过了,这整栋楼的丧尸都被清理得差不多,
那只变异丧尸也被解决掉,还有玉轩在陪着他,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大姨说着,
又咳嗽了一下,看来她的内伤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好转。

  「那好吧,我去睡觉了……」妈妈点点头,终于打算到房间里去了。

  然而在最后,妈妈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对二姨说:「二姐,小君他现在的身体
很脆弱,你可千万别乱碰他。」

  「你就放心吧,虽然我没养过孩子,但至少养过一些宠物,还算是有点经验
的。」二姨对妈妈笑了笑。

  这话让躺在沙发上的我出现了一头的黑线,这养宠物和养我能一样吗?我又
不是宠物。

  就这样,妈妈终于是拖着受伤的身躯回房间里睡觉休息了,但还是在关门之
前,又透过门缝看了我一眼,然后才彻底关上。大姨也跟着一并回房休息。

  现在,整个客厅里就只剩下了我和二姨两个人。

  二姨淡淡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很快就将房间里的床单被褥拿了出来,
紧挨着我的沙发铺在地上。

  因为左手受伤的原因,又带有一些内伤,所以二姨在用手整理被褥床单的时
候显得动作慢吞吞的,还时不时咳嗽一下。

  「二姨,你打算睡地铺吗?」我躺在沙发上不敢动弹,生怕又引得一阵剧痛,
歪过头来看着二姨。

  「嗯,不然呢。」二姨面无表情地回答说。

  我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毕竟这客厅里就只有一张沙发,总不能让
二姨也和我一起睡在沙发上吧?再说了,这沙发的空间也不够大,容不下两个人
啊。

  「那个……谢谢你啊二姨,我没想到你居然愿意在客厅陪我。」我躺在沙发
上歪过头去看着二姨,不敢动弹身体,生怕牵扯到伤口。

  二姨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

  「你不用谢我,我只是不想让你妈带着伤睡地板上而已。」二姨一边说,一
边用手捋着铺在地上的床单,然后又对我说:「说起来我还应该谢谢你,刚刚我
差点就被那只怪物咬死,如果不是你救了我的话……」

  二姨没有接着往下说,但我和她都知道这个假设的后果是什么。

  时间又过去了一点,外面的太阳彻底落下,本就失去生机的这个世界,终于
也迎来了夜晚的降临,显得更加寂静可怖。

  整个客厅都黑乎乎的,但勉强能够看清楚周围的物体轮廓;窗外的街道上,
丧尸们无意识地游荡吼叫着,它们的叫声被微风携带着一并吹进客厅,让这个漆
黑安静的客厅多了一些渗人的冷意。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算不得什么,因为自从末世之后,丧尸的声音简直都要
听腻了,什么时候听不见它们的叫声我才会感到奇怪。

  二姨的床单被褥已经铺好,她又轻轻地咳嗽了一下,然后躺在上面有些粗重
地呼吸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昏暗的客厅,黑乎乎的空间,几乎是有害噪音一般不停响起的丧尸叫声——
这就是我现在感受到的情况。

  然而,因为受伤所以无法活动的我只能呆呆躺在沙发上,像个木偶一样冲着
黑漆漆的客厅发呆。

  二姨躺在旁边的地铺上一句话也不说。因为实在是太安静的原因,我连她呼
吸的声音都能够听见。

  「二姨……」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漆黑一片又无聊透顶的处境,叫了一声二
姨。

  「怎么?」二姨淡淡地回道。

  「你身上的伤不要紧吧?」我随口问道。反正现在也睡不着,不如和二姨聊
一聊吧。

  二姨好像没有之前那样讨厌我了,因为她并没有冷冰冰的选择无视我,而是
语气平静地对我回答说:「我的伤不要紧,很快就会恢复。」

  「那就好……」我说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啊对了二姨,这个给你……」我一边说着,一边吃力地挪动受伤的手臂,
从兜里拿出了一根东西。

  「什么?」二姨好奇地从地铺上起身,在地板上挪了挪身子,才拉近距离从
我手上将东西拿过去。

  「一根烟?」二姨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是感到意外。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对二姨说:「二姨你之前说想抽烟的,所以我就给
你找了一根,我也不知道这种烟好不好,希望你不要嫌弃。」

  二姨沉默了一下,就在我以为她会对我说谢谢的时候,二姨却给出了让我失
望的回答。

  「只有烟有什么用,没打火机我怎么抽……」

  二姨接着又对我说:「还有事吗?没事我就睡觉了。」

  「没……没事了……」我有些失落地说。

  二姨收下香烟之后,又躺回地铺上了。虽然我知道二姨心里对我的印象很不
好,甚至可以说是讨厌,但她这幅冷淡的态度真的让我挺不高兴的。

  「算了算了……这样就可以了,起码二姨没有对我露出杀气……」我一边躺
在沙发上忍受着身体上时不时传来的疼痛,一边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也是为了
让自己的注意力分散一些,这样疼痛感就会降低一点。

  很快的,在这种安静而又黑乎乎的环境下,我闭上双眼试图早点睡下。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面的丧尸吼叫声太吵闹,还是因为我刚刚从昏迷中
醒过来,我怎么也睡不着。

  「好烦啊……」

  我闭着双眼,心里只觉得既无聊又烦躁,但又没有办法,因为身上的伤势,
我根本不能动弹。

  本就觉得不爽并烦躁的内心,再加上从街道上传来的丧尸吼叫声,让我更加
不爽了。

  闭着眼睛听着丧尸的吼叫声,我总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起反应,但并没
有在意。

  「这群可恶的丧尸,能不能闭嘴不要叫了啊!」我在心里对这些丧尸发起了
牢骚。

  这群丧尸就好像是故意让我难受似得,我清楚地听见其中一头丧尸的叫声突
然变大了许多,让我更加烦躁。

  在丧尸们的叫声影响下,我的精神越来越烦躁,真是恨不得能亲手杀几只丧
尸来出出气。

  「冷静……冷静……」我将注意力集中在大脑,想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而,让我感到意外的事情出现了。

  就在我尝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大脑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精神的某一处
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就好像是在精神的海洋中突然多出了什么东西一样。

  「这是……错觉吗?」我愣了一下,刚刚集中的注意力一下子分散了。

  紧接着,我又尝试集中精神凝聚在大脑。

  而这一次,我又重新发现了精神之中的异样。

  「这……我该不会和那只变异丧尸摔下去的时候,把脑子也给伤到了吧?可
……这感觉也不像啊,我的脑子也没有出问题的感觉。」我心里嘀咕了一句。

  反正我现在身体也不能动,一时半会儿睡不着,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尝试
着将精神集中在感到异常的那个地方。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就好像我的精神成为了可操纵
的肢体的一部分,并且在意识的海洋中向某一个地方延伸,去触碰一个异常的地
方。

  在这种精神集中的状态下,我甚至忽略掉了丧尸们响起的吼叫声。

  神识一点一点地朝着精神海洋中的异常之处延伸,而当我终于控制着神识触
碰到了这个异常之处时,令我反应不及的状况出现了。

  就好像是一道电光在脑海中闪过一般。好像有什么东西围绕着我的大脑中心
处转了一圈,一瞬间,我的大脑就像是被点燃的汽油、被激活的大功率机器一般,
有什么东西直接在脑子里炸裂开来!

  然而神奇的是,这种感觉并没有让我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痛苦,反而让我感到
精神中的某一处被炸开,有什么东西挣脱了桎梏,正从我的脑子里散发出来。

  我整个人彻底呆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傻傻地体验着发生在自己脑中的这
神奇一幕。

  就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我的大脑之中冲破了牢笼似得,向外面延伸着。与此同
时的,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清晰了起来,客厅里的一切都变得一目了然,甚至就
连地板上的灰尘和细小的蚊虫的尸体都仿佛近在咫尺。

  可问题是……

  我可是闭着眼睛的啊!为什么我能够看见这些?

  不……准确地说我并没有通过眼睛看见这些景象,而是直接在脑海中得到了
这些景象的画面,然后在大脑里呈现了出来——直接跳过了用视线捕捉画面的这
一过程。

  来不及细想,震惊中的我又感觉到从脑海深处所散发的某种东西逐渐开始蔓
延、以我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而去。

  逐渐的,我所能感知到的范围越来越大,甚至就连楼上和楼下的房间、外面
的走廊和楼下的变异丧尸的尸体都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这到底……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彻底呆住了,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
出现了幻觉。

  紧接着,这个范围逐渐扩大,甚至到了外面的街道上。

  丧尸们在大街上游荡的样子,撞在墙壁上而变得破损的汽车,以及躺在大街
上被撕咬得破烂不堪的尸体,一切的一切都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就在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大脑会出现这种状况的时候,突然,身体被一阵强
烈的虚弱感笼罩,大脑瞬间变得晕晕沉沉,还有一种恶心干呕的感觉。

  一瞬间,从我的脑海深处涌出某种东西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我的脑海也失
去了对这些画面的感应,重新变得漆黑一片。

  「哈……哈……哈……哈……」

  我睁开眼睛看着黑乎乎的客厅,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上也渗出了许多的
汗水。

  饥饿与虚弱感从身体上传来,本就受了伤的身体仿佛随时都会垮掉一样。

  「妈妈……妈妈……」我躺在沙发上,用虚弱的声音喊叫着。

  可是,因为我太过于虚弱的原因,在房间里休息的妈妈并没有听见。

  「怎么了?」

  睡在我旁边的地铺上的二姨淡淡地问。原来她还没睡着。

  「我……我……我好饿……」我虚弱地说道。而且我现在的声音比我之前从
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更加虚弱,给人一种随时都会断气的感觉。别说二姨了,我
自己都感到害怕。

  二姨听到我这样的声音,立即从地铺上爬起来,走到我旁边,伸出一只手摸
了摸我满是汗水的脸。

  「怎么回事?」二姨低头看着我,她不明白我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你刚刚不是喝过你妈妈的奶水吗,怎么会变成这样?」二姨小声地说。

  二姨不明白,我也不明白。我只知道现在身体虚弱极了,而且大脑之中还有
一种被针扎似得刺疼,让我忍不住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二姨……你……你帮我把妈妈叫醒吧……我真的好饿……」我大口大口地
喘着气,对二姨说。

  二姨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按照我要求的去做,而是用手在沙发上擦了擦,
擦去从我脸上沾到的汗水。

  然后,她小声地对我说:「可你妈妈她现在很需要休息,万一又让她身上的
伤口开裂怎么办?」

  「可是……我真的好饿啊……」我几乎是带着哭腔地说道。

  老实说,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变得这么饿,我在之前确实是喝了妈
妈不少的奶水啊,按理来说就算是到了明天中午也不会感到饿的。

  二姨她没有去把妈妈叫醒,而是站在我旁边,一只手按在我躺着的沙发上,
眼睛看着我不知道在心里做什么打算。

  忽然的,我的心中对二姨产生了讨厌的感觉。难道她是故意看我这幅难受的
样子,好让自己开心吗?不然她为什么不肯把妈妈叫醒,让妈妈来给我喂奶吃呢?

  想着想着,我越来越觉得二姨很讨厌,甚至打算等我身体好了之后就一直不
和她说话……

  然而……这种小孩子的怨气在接下来被二姨的一句话给消解了。

  「你要是真的饿……我的奶水给你吃怎么样?」二姨小声地对我说。

  「唉?」我愣了一下。

  「你不愿意就拉倒。」二姨这次说的语速很快,但我还是听清楚了。

  「二姨,你……没有开玩笑吗?」我一边流着虚汗,一边看着二姨。但因为
现在客厅里黑漆漆一片,所以我只能勉强看到二姨的轮廓,没办法看清楚她脸上
的表情。

  「没开玩笑,你愿意的话我就给你吃……」二姨说着,忽然停顿了一下,然
后才接着说道:「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妹妹在这个时候还要拖着一身的伤来给你
喂奶。」

  不管二姨出于什么目的,总之,在肚子饿得不行的时候居然有奶吃,这实在
是让我太高兴了!

  我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直接就答应了二姨的提议。

  很快的,二姨在我的身旁深呼吸了几下,然后跪坐在沙发前,稍微挺了挺身
子。

  我侧过头看着二姨的胸部……虽然客厅没什么光线所以我看不到具体的画面,
但还是能够勉强看到两团东西将衣服撑起了两个隆起,并且快要贴到我的脸上来
了。

  天呐,我做梦也没想到,之前对我那么冷淡、态度冷冰冰的二姨居然肯把奶
子主动给我吃。

  就在我心中惊讶着的时候,二姨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很果断地一把就将自
己的衣服撩起至胸口处。

  「快点吃……」二姨好像还没开始就觉得不耐烦了,对我催促道。

  我咽了咽口水,看着这昏暗的客厅中出现在我视线里的两团雪白,情不自禁
地舔了舔嘴唇。

  「二姨,你再靠近一点,我吃不到。」我小声地对二姨说。

  二姨又很明显地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过了几秒钟,她的上半身朝我压过来;
那两团在黑暗中仍然显得白嫩的美乳如同两只主动靠近我的兔子一样,来到了我
的嘴边。

  我眼睁睁地看着二姨的两只大奶子一点一点靠近,当那漂亮的乳房上的奶头
已经能被我的呼吸吹到的时候,稍微一伸脖子,我就咬住了二姨的一只奶头。

  「嘶!」

  二姨很明显地吸了一口气。虽然我咬得有点着急,但没有用力啊,怎么好像
是被我咬疼了似得?难道说……是因为别的原因吗?

  算了不管了,现在的我满脑子都只想着快点喝到奶水,让饥饿的身体赶紧补
充能量。

  我一口将二姨的奶头连带着一小部分乳肉含在嘴里,用力地吸着,发出细微
的「滋滋滋」的口水声。

  虽然我是第一次吃二姨的奶,但二姨的乳房却似乎很欢迎似得,在我的吸吮
之下,很快就有一股奶水从乳头之中流出,我连忙裹紧了嘴唇,不想让一滴奶水
从我的嘴里流出。

  「滋滋滋……」我一边吸着二姨的乳头,一边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奶水,甚至
都没那个闲心去细细品味二姨的奶水和妈妈的比起来有什么不同。

  现在我只想快点填饱肚子,让虚弱的身体赶紧恢复。

  「嗯……」二姨被我吸着奶水,从鼻腔里发出了很微弱的声音,但又立刻停
止了。不过她的呼吸变快了一些。

  二姨的奶头和妈妈的比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至少我的嘴巴是分不出的;
我咬着二姨的奶头,就像是饿了很久的婴儿在吃奶一样,从她的巨乳里吸出一股
又一股的奶水,然后吞进胃里。

  可是,因为一直伸着脖子抬着头的原因,很快我就觉得脖子发酸,快要坚持
不住了,但又舍不得让嘴巴离开二姨的乳头。

  过了几秒钟,我在吞咽了一大口二姨的奶水之后,张开嘴巴松开了对乳头的
吸吮,喘着粗气。

  二姨的乳头失去了一张嘴的吸咬,本来是可以放松一下的,但我的嘴巴正对
着她的乳头喘粗气,从嘴里呼出的湿热气息都吹在了她的乳头上,令她感到一阵
湿湿麻麻的感觉。

  「好了没有?」

  因为晚上没有光线照射进来的原因,我看不清二姨现在的表情,只知道她的
声音听起来太过于平静了,根本就是强行装出来的。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松嘴并不是因为吃奶吃饱了,而是想中途休息一下喘口
气;休息完毕之后,我重新咬住了二姨的奶头,算是做出答复吧。

  「唔……」二姨没有准备之下就被我咬住了奶头,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你……你……」二姨听起来声音和呼吸都有点紧张。

  最终,二姨也没有说什么,而是默默地调整自己的呼吸,让我继续吃她的奶。

  可是,我一直保持着这种伸长脖子抬着头的姿势,实在是太累了,脖子都要
断了似得。

  为了让自己更加地方便,我稍微停止了吮吸,改为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二姨的
乳头周围的一圈香软乳肉,然后缓缓地向下拉扯,并且嘴里含着奶头乳肉模糊不
清地说着:「二姨……咕唧咕唧……往下面一些……」

  说话的时候,我还吸了两下。

  二姨的呼吸声明显地变得急促了一些,但很快又压了下去。

  她一只手按在我躺着的沙发边上,身体因为乳头被我咬着牵扯,所以跟着调
整姿势往下压低了一些,让我可以惬意地躺着就能吃她的奶。

  我的头放在柔软的沙发上,嘴里吃着二姨的奶子,身上的疲惫和虚弱以及饥
饿感都逐渐地被驱散。

  「咕唧咕唧……吧唧……咕唧……」我一边吃着二姨的奶水,稍微恢复了一
些的身体也终于有闲心品尝这美味的奶水,而不是急忙忙的大口吞咽了。

  二姨的奶水和妈妈的一样美味,但却又有着细微的不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
解释,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极品美人奶水鉴赏家」

  我只能从味觉上稍微分辨出,二姨的奶水似乎有着一种淡淡的异香,这并不
是奶水的香味,更像是某种花朵的香气;这种迷人的香气伴随着奶水一起蔓延在
我的口腔中,让人觉得非常舒适。

  吃着二姨的奶水,我从一开始的狼吞虎咽,变成了现在的细细吞咽,甚至还
习惯性地用舌头在乳头周围舔弄一下,并且用牙齿轻轻咬了咬这娇嫩可爱的乳头。

  「嘶!」

  忽然的,二姨被我的逗弄刺激得又吸了一口气,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你做什么,不是说要吃奶吗?」二姨明显带着一丝不满的语气,对我问道。

  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连忙吐出她的乳头,解释说:「二姨……不……不好
意思……以前我一直都是吃妈妈的奶……所以习惯了……就……」

  二姨听到我的话,沉默了一下,粗重地呼吸着。

  「快点吃,不许乱来,不然你就饿着吧。」二姨说着,放在沙发上的那只手
还用力地揪了一下沙发套。

  我松了口气,看来二姨并不是特别生气,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都一直老老实实地吃奶,不敢有半点其他举动。

  二姨的呼吸也在她的调整下逐渐平稳了下来,但还是会时不时地突然急促一
下,然后又变得正常。

  当二姨两只奶子里的奶水都被我吃光之后,我才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谢谢二姨,我吃饱了。」我真心地对二姨说道。

  但是,我的真诚感谢却没有换得什么好的回复。

  「弄得我这里沾了好多口水,脏死了……」二姨小声地抱怨道。看样子真的
很不满。

  我听了,闭上嘴巴不敢多说,生怕又会惹得她不高兴。

  「如果是妈妈的话……肯定不会嫌弃我的口水……」我在心中这样想着。

  二姨好像是在昏暗中随便拿了什么东西擦了擦乳房上的口水,然后就躺回去
睡觉了。

  「那个……二姨……」我又忽然叫了一声二姨。

  「又怎么了?」二姨刚刚躺会地铺上,这次的语气之中的不满之意更加明显
了。

  「我……我怕黑……你能不能靠近一点啊?」我想了想,还是如实相告。

  「什么?怕黑?」二姨还以为是听错了,紧接着又觉得好笑似得,对我问:
「你几岁了?居然还怕黑,那你该不会也尿床吧?」

  「我早就不尿床了……」我嘀咕着说,但也知道这很丢脸,语气也显得很没
底气:「我也不大啊……真的是怕黑嘛……以前的时候都是妈妈陪我睡的,可是
现在……这里这么黑……妈妈在房间里睡……所以我……」

  「啧……」二姨有些不耐烦的砸了咂舌,言外之意好像是在说你这个小家伙
怎么这么多事。

  二姨的这幅态度和反应,我还以为她会无视我,可是没想到,二姨竟然将地
铺挪动,紧紧地挨着我的沙发。

  二姨这下子就成了睡在我的身边,只不过一个在沙发上一个在地铺上,但我
们两个人的距离却近得不能再近;如果我一不小心从沙发上掉下去的话,那我整
个身体就会砸在二姨的身上。

  「来……」二姨说着,主动握住了我的手。

  「二姨……」我愣住了。

  睡在我身旁的地铺上的二姨,居然握住了沙发上的我的手。

  「这下子不怕黑了吧?」二姨淡淡地问。

  「嗯……」我想了想,点点头。

  「睡觉吧。」二姨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说完这三个字之后,就没反应了。

  「谢谢你啊,二姨……」我轻轻地说。

  二姨没有回答我,但她还是握着我的手。

  就这样,我睡在沙发上,二姨睡在地铺上;她握着我的手,我感受着她的呼
吸。

  「二姨她对我……真的没有之前那么冷淡了……难道说是因为我之前救了她
的原因吗?应该是吧……」

  我在心中想着。

  「那这算好消息吗?」我又想着。

  但是,我还没有作进一步的细想,不知道是因为吃奶吃饱了还是怎么,困意
逐渐袭来。

  看来,我确实应该好好地睡一觉养伤了。

  「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还有……我刚刚发生的那奇怪的现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是我的错觉
吗?为什么我可以看到外面街道上的丧尸的画面?要不要和妈妈大姨说呢?」

  就这样,我一边想着事情,一边进入了梦乡。

  然而,在睡着之前,我好像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嘀咕了一句。

  「小混蛋……」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