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雅奉天淫】更新第二章

**小说 2021-01-09 02:5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雅奉天淫】更新第二章 ***********************************

【雅奉天淫】更新第二章

***********************************
          
  本人的在此宝地的第一篇

  献给在5。12纹川大地震中遇难的色友我们都在尽己所能为灾区人民作一
点贡献。当然网络这个最大的平台自然不能错过。由其是当我们看过那段视频,
人不能无耻下贱到这种程度。我愤怒了,于是拿起笔讨而伐之。

  由于时间仓促,故事虽然构思了六集,但不能完成。今天先发一节,后面的
慢慢来。第一节中的错误以及一些情节还会再修改,因为我随时作好了准备,听
取众色友们的意见,随时可以按大家希望的那样发展。

  再次祝愿灾区人民一天一天好起来。

***********************************
                
              第二章 农舍

  雾,使得这世界变得很简单,除了人脚下的土地,其它各方都是一模一样,
象充满了迷团一样的魔幻世界。牙子是全村最勤快的少年,只有他每天早上不到
六点钟,便爬起来去打草。

  虽然他对山区气候的变化莫测早已习以为常,但一切都消失在这迷雾中的时
候,还是让他感些许奇怪和一丝恐慌。望着眼前白茫茫的浓雾,他犹豫了一下,
来都来了,多少打些回去也算有个交待,想罢,沿着山路寻下去。

  野草就象空气那样,无处不在,他随便找了块地儿,伏下身子便割开了。碧
绿的叶子在与镰刀兹兹地交过锋后,全都乘乘倒在地上,转眼便装满了一小筐。
牙子收拾工具,冷不防一抬头,前边草丛里好象有什么东西,白乎乎的一片。

  他慢慢走过去,眼前的一幕突然让他窒息,只见一个女人一丝不挂的蜷缩在
那里。牙子一下子呆住了,约么过了十几秒钟,他才缓过劲来,转身就跑。

  大哥,救救我。声音不大,却让牙子听得一清二楚。噢,原来是个活着的。

  他转回头来,却不敢再上前,只是惊恐的看着那边。救救我,大哥。是一个
年轻女子的声音,声音很虚弱,给人快要不行了的感觉。牙子慢慢地回过神来,
壮着胆儿往回走了几步。这回看清楚了,是一个年轻的姑娘躺在草丛里,脸已经
露出来了,眼睛大大的,苦苦地望着他。

  牙子心眼软,平日里就奈不住人求,这会儿看她更可怜,有心上前扶一下。
只是她光着身子白光光地,即便他不用眼直视,胸膛里依然嘭嘭地跳个不停。

  姑娘见他的眼神有些慌乱,却一点遮掩的动作都没有,仿佛她看到了大救星
一样。牙子想了想,对她说:你别着着急,你先把衣服穿上吧。

  姑娘往身子下面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找到。眼泪吧嗒地掉下来,呜呜的哭起
来,牙子一下子慌了,忙说,你别哭,别哭。他把自己的褂子脱下来,虽然又薄
又小,好歹能遮挡一下。

  姑娘抹了把眼泪,接过衣服。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我,我,我记不得
了。牙子一下犯了愁,这该怎么办呢?姑娘也看出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你先带我
找件衣服穿上吧。

  要不我带你去我家,家里什么都有,你别怕,天还早,路上应该碰不上人,
我家离这很近。姑娘看出来他不是坏人,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牙子是山里长大的,身子骨壮得像小牛犊。背着姑娘,两只脚却直发麻,女
人一开始还挺着劲,努力离开一点,到后来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便把身子一软,
往牙子身上压下去,牙子的心跳得更凶了。腰被女人的大腿夹着,中间有个地方
毛茸茸的,蹭得他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这一路上也不知道怎么走回去的。

  姑娘躺在牙子破烂的被子里,你别嫌脏,就只有这一条了。

  她冲他张了张嘴,就晕过去了。

  牙子整整一天哪都没去,大门内门都关上插好,坐在石墩上看着睡着了的姑
娘。听见她咳嗽的声音,牙子忙起身把水端过来,起来喝点水吧,看你嘴干成那
样了。姑娘动了动身子,却坐不起来。牙子坐到床头,把她扶起来靠到墙上。

  姑娘把水全都喝了,眼睛看着憨厚的牙子,眼泪又下来了,谢谢你了。

  牙子更见不得这个,自己差点也眼泪掉下来。忙安慰她说,你饿了吧,我给
你作点去。

  姑娘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一连十天都不能起床。牙子每天早上把饭作好,
放在她床头,就出去作活,晚上再回来。牙子每天都睡在另一间小屋里,从不敢
有一点过界。姑娘慢慢的好起来,脸上也有了光彩,牙子看着这个有点胖胖的女
孩,心里美滋滋的。姑娘拿他当恩人,从不避着他,在屋子里衣服都穿得很少,
牙子有时候禁不住偷偷地看她两眼,不过每次还没看到姑娘的胸部就脸红的不得
了,忙就转过身去了。

  当然这一切姑娘都看在心里,她却有点喜欢这个憨厚的家伙。有时也会想他
是不是个色狼,故意把衣服穿露些,但他却更害羞了。每天有牙子仔细的照顾,
姑娘几乎忘了刚刚遭受过的磨难,在床上的那些日子里,甚至每天作的最多的就
是盼着牙子回来。

  渐渐地牙子和她熟起来,不再躲避她的眼睛,只是每次看到姑娘被子里隐约
的身体,总会产生尴尬的冲动。

  姑娘已经差不多完全恢复了。第一件事就是要洗个澡。

  这可难坏了牙子,他这里哪有洗澡间。只找到个大铁盆,又给她烧了一锅热
水。睡觉的屋子太小又全是日用的东西,不适合在这洗。却又不知该跟她说。姑
娘早看出来了,对牙子说:外边不是还有间放杂物的小屋吗,我去看过,里边东
西不多,不如我在那里面洗吧。

  牙子给她安了个灯泡,找个破单子挂在门口,就回自己屋里歇着去了。

  姑娘把衣服一件件脱了,把水一点点撩到白嫩的皮肤上,污垢都洗掉了,姑
娘丰满的身子散发出迷人的体香。

  可她万万不知道,小屋的外面正有一个人扒在墙上,从缝里色色地看着她。

  山区的人家不象城市里,一家和一家离的都很远,晚上也少有人走动。可偏
偏今天有人来串门。来的这人叫黄四,三十多岁,取了老婆却不好好过活,天天
游手好闲。本来他不与牙子这种老实人交往,无耐家里有段墙被雨水冲倒了,今
天过来是求牙子明天给他干活的,正好撞上姑娘洗澡。

  他走近牙子的大院,就听到哗哗的水声,而且还有一种熟习的香味飘过来,
黄四一闻,原来是女人的香味,他在院子周围转了一圈,发现有个小屋亮着灯,
水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小屋很破旧,墙上到外是洞,黄四从洞里正好看个清
清楚楚。

  黄四顿时下面就硬起来了。想不到牙子这傻子还有个女人。他看着时而洗澡
的姑娘,发现这不象是山村的女人,身子和脸都很白,皮肤连个黑点麻子什么的
都没有。两三平米的小屋几乎被女人身体占满了,女人的臀部大的惊人,迷人的
曲线不断的变换着形状,黑亮的头发紧贴在洁白的脖子上,越发把女人衬托的雪
白。

  洗完澡以后,姑娘披着个单子穿过牙子休息的外堂,进到里面。牙子一声不
吭的躺着,怕是闻到她身上的女人气已经不能呼吸了吧?她几乎都能想像出牙子
脸通红的样子,乐得她差点笑出来。

  正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牙子突然摸了进来,揭开她的被单,往胸
上那对奶子摸去。她一下子就醒了,使劲推住他的手,两个人撕扯了几下,姑娘
不动了。她喜欢牙子。

  牙子沉下头,用嘴使劲吃着她的奶头,另一手还不停抚摸另一个乳房。她兴
奋地抱着他的腰身,轻轻抚摩着。

  她感觉到那张大嘴还不停地用舌头来回卷动,乳头被弄得奇痒,她的嘴巴越
来越干,脑子开始空白,心里还想,这傻小子还挻会吃,很快,她几乎不能思考
了,全身的快感一波比一波强,冲击得她没有时间来思考。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两条腿被高高抬起来,他的大嘴拚命地吃着阴户,
粗大的舌头与阴唇绞在一起,她使劲抱着他的头,大嘴把整个阴户舔弄呢快要炸
开了,她用力地往下按,发疯般地要把他的头按进自己肥大丰满的阴户里。他猛
地把头从她大腿之间拔出,胯部跃上来,粗大的阴茎没费力气一插到底。

  「啊……」,姑娘的阴户一下子被撑开,随着阴茎的进入阴水不住地往外喷
出来,阴茎却没有大力的抽插,而是轻轻地快速的插入,每次进出的长度很短,
她的官口被吸得巨痒,双手抱住他的屁股往自己腿间压.

  她渴望一次深深得插入,但那条阴茎却一如即往地快速的抽拉,我要……她
几乎是哭泣着呼唤着他,终于,阳具突然往外抽出到极限,然后深深地插入。怪
异的龟头直直地顶到姑娘的最深处,已经张开的官口吃到了顶端的马眼,他不由
的打了个激灵,然后连续的大力抽插起来。

  她快要崩溃,快感已经淹没了她的头顶,她已经不能呼吸,只是张着嘴巴。
阴茎突突地喷出了大量的精液,然后马上瘫倒在她身上,她啊的一声便晕过去。

  这一夜她睡得很好,连梦都没作。早上醒来的时候甚至都把夜里发现过的事
忘到了脑后,她的脸更加滋润。她起来看了一眼外屋,牙子睡的跟死猪一样。她
走过去,用脚把他踹醒了,牙子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还问出什么事了吗?仿佛
昨夜时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她冲他大声喊,该上工了。牙子傻傻地应了一声,慢慢地爬起来。眼睛依然
不敢看她,她心想,玩都玩过了,现在还装什么呀装。不过她还是喜欢他憨憨的
样子。

  她给他第一次作了早饭,他蹲在地上吃饭的时候,她就在一旁两眼直直的看
着他,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得他直发毛,牙子不晓的她为什么突然象变了个
人。

  牙子说:「我今天出个远门,去给你买两件顺眼点的衣服,要不你还不能出
门呢。」


  她说又得让你给我花钱,还说给她挑件漂亮点的。牙子冲她傻笑了几下,告
诉她,可能晚上回不来,一个人在家不用怕,大门很结实的,不会出什么事。

  她当晚睡的很早,她躺在床上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慢慢地睡着了就,没一会
儿就作开梦了,她知道那是在作梦,她梦见牙子回来了,把东西往外屋一扔,就
直接冲着她过来。慢慢地抱住她,又开始象昨天晚上那样吃她的奶子,然后她的
水就流出来了,牙子发疯一样的吻着她,她紧紧抱着他,他又把他的那个东西插
进来了,太舒服了,那种疯狂的快感越来越强,她感觉快到受不了了,想告诉他
慢一点,却一下子醒过来。

  然而她发现那发疯一样的抽插是真的,男人粗大的阴茎全速地贯穿着她鼓起
的阴户,她清楚地听到了男人喘气的声音。

  她猛的大叫起来,你是谁?你是牙子吗?男人仍然不吭一声,用力按住她的
双手,下身抵住她的腿,让她一丝都不能动弹,她的快感此时已经瞬间消失了,
她还要喊叫,却被他用嘴堵住了,她被死死的压在下面,只能承受着男人粗野地
冲击。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她梦中的快感中断了,她的阴户枯竭了,男人感觉到这
一点,他突然停下来,从她身上下来,她长出了一口气,希望他别再上来了,就
此结束了吧。

  男人摸索着走到墙边,把电灯把开了,白光一下子把屋子照得雪亮,她受不
了强光的刺激,马上把眼睛闭上了。

  男人回到床上,没有立刻继续刚才的抽插,而是又开始抚摸她通体洁白的身
子,亲吻她丰满的乳房。慢慢的她体内的欲火又被勾引出来,对男人的触摸变得
越来越敏感,整个身子象要飘起来一样。

  男人把她的身上翻过去,抱住她肉感的屁股往上抬起,她的双腿下垂,膝盖
顶住床,使得整个腹股沟正对着屋顶,阴户咧张着,体香混合着阴水的腥味直冲
男人的鼻孔。男人受到了刺激一样地张开大嘴,长满颗粒的肥大舌头从下方裹起
整个阴户,然后用力地往上舔,阴水在舌头的挤压下,不断地向外流出。

  由于宽大的舌头紧紧包住阴户,阴水一滴不剩地流入男人口中,女人浓列的
气味强烈刺激着男人的欲望,他的舌头在大阴唇内部野蛮地四处冲撞,舌尖飞快
地触弄每一处嫩肉,阴水又流了出来,沾满粘液的阴户散发着热气,阴道口无规
则的收缩。

  然而这样的体位,男人感受到的刺激远大于女人,少女细致光洁的皮肤,连
同上面一层细细的绒毛,真实的映入他的眼中。涨大的阴户一会儿发软,一会儿
又阵阵的发紧,女人的雌性分泌物源源不断地输入到男人体内。

  女人哀号一样的喘着粗气,上身来回摆动,身体向一边倒去,男人立刻阻止
了女人的倾斜,他环到女人的腰部连同两只丰满的大腿紧紧的抱在一起。女人的
身体丝毫不能动弹了。她的哀号慢慢变成了抽泣,舌尖的每一下挑逗都触动她内
心深处原始的野性。

  她看不到男人的脸,只希望他是牙子,但他老练的动作与牙子憨厚的是那样
格格不入。她知道他不是牙子,从地上的影子都能看出来,他比牙子高大,她想
揭穿这一切,她想对那男人说,你不是牙子,但无论她怎样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
音。

  她体内涌动的激情钳制了她的咽喉,男人把快感从背后不停地注入她体内,
沿着倾斜的身体流向她的大脑,那种狂野的甜蜜麻醉了她的神经。

  她的身体极度的渴望那蛇一样的舌头,她又想起了可怜的牙子,他对她那么
好,她非旦不能报答,此刻却象个荡妇一样享受着这个男人的爱抚。她感觉对不
起牙子,不行,她的心猛着惊醒。

  不要呀,她终于喊出来,男人象根本没听到一样继续着,她努力地把头向后
转,却发现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她心里拒绝着男人给她带来的快感,男人停止了
舔弄,她以为他听到了她的呼唤,然而她感到了一根长长的东西缓缓插进了她火
热的窒腔.

  那东西很细长,她感觉到应该是他的手指。她的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他正
在用手奸淫她的阴道,不要呀!她只能在心里阻止着男人,然而只有她自己听的
到。

  深深插入的手指活动着关节,指身左右触弄着娇嫩滚热的肉壁,指尖大幅地
摆动,沿着阴道内圈的周长来回的划过,不行呀!强烈的刺激从阴道深处传到大
脑,那指尖象刀一样要剥开她的内宫,她的子宫开始蠢蠢欲动,花心慢慢张开,
作好了一切准备,等待异物的插入。无论如何钻弄,细长的手指距离花心总有一
步之遥。

  男人把胯部往下压下来,她知道他要插入了。然而他并没有将深深插入的手
指拨出,而是将阴茎顺着手指原路插了进去。

  粗大的阴茎和细长的手指同时旋转着,酸麻夹带着涨痛的冲动一齐往她脑门
涌上去,带给她飞起来一样的感觉。她知道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她内心对牙子
的愧疚越来越少,女人原始的狂野欲望让她臣服于体后粗壮的男人,她开始主动
配合男人的每一个动作,追逐着男人肉棒和手指的指引,却总是不能达到那里。

  她体内的欲火越烧越旺,渴望被征服的感觉强烈到极点,不停地抽插的肉棒
跟不上她的感觉。她变态地呻吟,发疯地把屁股向后上方顶去,男人以飞快速度
冲击着迎上来的肥大的阴户,他发现她快要疯了。抽插的频率已经到了极限,然
后她依旧一次比一次用力地向后用力。已经发展到不能控制的局面。

  他知道必须打破这个女人的状态,分散她阴户的注意力,他出奇不意地握住
她光滑浑圆的乳房,夹住两颗涨大得僵硬的奶头,用力挤压。

  她瞬间被送上了高峰,阴户象被冻住了,一下子僵在那里。

  她高潮了,快感象爆炸了一样的从下体向四面八方飞溅。她被撕得粉碎。她
瘫倒在男人的跨下。

  没过一会儿,男人嘴里传出来闷闷的哼声,他射了。

  你是牙子吗?她依然不相信这是别人。

  男人把她翻转过来,她看到一张四十岁的老男人的脸,她发疯地尖叫起来。

  男人跟她说,你喊吧,这里没人能听的到你。

  她体内的快感还在四处的冲撞着,她的意志已经恢复了,羞愧、激动、麻酸
的感觉不停地在大脑中交错。她感觉自己变得那样陌生和可怕。

  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开始断断续续的哭泣,男人轻轻抚摸着她光洁细嫩的
乳峰,那仿佛已经不在是她自己的身子,每一处被抚摸的肌肤都爆发着快感,她
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那是女人渴望被再次强暴的感觉。

  她抱住丑陋的男人,发疯地往他身上蹭,她已经不能自控了,被男人蹂躏的
快感象毒品一样吸引着她。

  她终于软下来,火慢慢熄灭了,男人是什么时候走的,她记不得了,只是两
眼空洞地望着天空。牙子回来了,她一句话也不想跟他说,牙子默默地把衣服塞
到她手中。

  她要走了,临道别的时候,她想对牙子说,对不起,然而从嘴中说出的却是
谢谢。她坐上了回家的客车,她发现自己变了,一切都那么不同。她又想起昔日
的同学,然而那已经太遥远。

               【待续】

0

上一篇:

没有了: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