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暴力之王】 (第四十一章)

**小说 2021-01-12 10:32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暴力之王】 (第四十一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暴力之王】 (第四十一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闲庭信步
2019/07/19色中色
字数:8227

***********************************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

               第四十一章

  阳明都是吃惊不小,身旁的妮卡希就更别提了,直接发出「啊!」的一声大
叫,整个人一下扑倒他的怀里,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引得船长不由哈哈大笑,然
后乜眼道:「小伙子,看来你的手段还需要提高啊,你的女人还需要好好调教啊,
这么容易就大呼小叫还怎么让主人尽兴?不过没关系,尤夫这有各种新奇玩意可
以帮助她提高耐力和服从力,哈哈……」

  「阳,我……」见因为自己的失态而让阳明被这个老头讥笑,妮卡希心里不
禁又愧疚又懊恼。

  阳明心里不由「咯噔」一下,他担心清姨听到妮卡希对自己的称呼而发现什
么,于是一边冲妮卡希摆了摆手一边暗瞟了清姨一眼,果然发现她似乎朝自己这
边连看了好几眼,明显是对自己多了一份注意,这让阳明心下有点忐忑起来,怕
她因此而认出自己来。

  在没见面之前,阳明无时无刻不想着和清姨相认,然而现在终于见面了,他
却发现这相认又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清姨看上去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清姨了,
她现在的身份尴尬而又敏感,也许她现在最怕见到的不是敌人,更不是仇人,而
是亲人,真要让她认出自己来恐怕是对她一种深深的伤害!

  为了不让清姨看出什么来,阳明神情一变,故意做出流里流气的痞子模样,
然后垂涎的看着清姨道:「是吗?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的女人已经被你调教成极品
喽。」

  「哈哈……」船长不由一阵大笑,笑罢,他神情一变,阴恻恻道,「年轻人
学会质疑不是一件坏事,但必须得明白你要质疑的什么人,换句话说,不是谁你
都有资格质疑的。」

  船长这话明显带着一丝威胁和警告,如果换做其他人,以阳明这个脾气自然
是完全不鸟他,但现在是因为清姨,阳明心里反而感到了一丝宽慰,也为此暗松
了一口气。

  「好吧,算我没说。」阳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阳明此举也确实起到了效果,原本清姨明显对他有了注意,但被他垂涎的目
光一盯,再加上那轻浮的言语,清姨立刻转过头去,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厌恶之情。

  「你是一个聪明人,现在年轻人这么聪明的不多了,我喜欢!」船长龇牙一
笑,随即转身对尤夫道,「好了,介绍一下你最近研究出的好东西吧。」

  阳明淡淡一笑,直到这时他才完全看清了现在身处的这个环境,这是一个圆
形大厅,周围没有一扇窗户,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天花板上安装的几盏射灯以及
若干个小灯,这里就算是白天也是漆黑一片。

  在房间中央有一张很大的工作台,上面摆有各种电子仪器,还有一台小型车
床以及一些机械工具,而另一边则放着两台电脑,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柜子以及
几张座椅,如果不是搁在墙边的那各装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的三个玻璃鱼缸,
这里就和一般普通的工程师的工作室没什么区别。

  三个玻璃鱼缸一字排开,其容量不大,仅容一个成年人蜷身而卧,而且鱼缸
上方并不是空的,而是被一块玻璃盖住,其实与其说是玻璃鱼缸倒不如说是玻璃
盒子更为恰当。而在这三个玻璃鱼缸的顶上还各安装了三盏小射灯,三道幽蓝色
的光柱透过玻璃将里面的裸女笼罩其中。

  说实在的,饶是阳明胆大,乍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吓一跳,因为实在是诡异,
尤其是在这幽蓝色的灯光的映衬下,鱼缸里的裸女既像是冰棺里的女尸又像是陈
列的标本,极为惊悚!

  不过很快阳明就发现这三个裸女都是大活人,她们先前应该是睡着了,此时
被忽然大亮的灯光刺激的迷迷糊糊睁开了眼,见到满屋子的人顿时一个个面露惊
恐之色,本能的愈发蜷缩起身子,瑟瑟发抖。

  就在阳明暗中观察的工夫,那边的尤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纸盒,打开
一看,里面是一个小小的跳蛋,旁边还有一个遥控器,表面上看和楼下陈列在展
示柜里的跳蛋并无二致,似乎很普通。

  船长是尤夫的老主顾了,自然知道这看似普通的跳蛋肯定不一般,于是耸了
耸肩道:「哦,尤夫,让我见识一下这小东西的不平常之处吧。」

  「哈哈,没问题。」

  说着,尤夫从墙上的挂架上取下一根带着皮圈的金属链,然后来到玻璃鱼缸
前,略为扫视了一下就走向中间的鱼缸,打开上面的一道暗扣,将上方的玻璃向
左边一推,整面玻璃便向左边滑开,随即他熟练的将手中的皮圈套在里面的女人
的脖颈上,一收一拉,嘴里喝道:「出来!」

  女人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这是一个有着一头棕褐色头发的白种女人,年纪
看上去不是太大,估摸着有三四十岁左右,长得还不错,但也许是禁锢久了,她
的神情显得很萎靡,眼神没有一点光彩。另外,大概在这个地方常年不见阳光的
缘故,她的全身都透着一种病态的惨白,看上去很不健康。

  尤夫粗暴的拽动金属链,女人被踉踉跄跄的拖拽出鱼缸,来到前面一处空地
令其站好,然后将跳蛋直接塞进了她的下体,而女人根本不敢动,犹如木桩站在
那任其所为。

  「嘿嘿,各位,看好了。」说着,尤夫按动了手中遥控器上的一个开关。

  随着尤夫按下的一刹那,女人蓦然一声尖叫,双手捂住小腹就蹲了下去,随
即一只手本能的伸向自己的下体,似乎是想把那个跳蛋取出来,然而很快她就意
识到什么,手僵在那,然后抬头看向尤夫,眼睛里满是乞求之色。

  「是不是想把那小东西拿出来?行,那你拿吧。」尤夫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女人显然没料到尤夫会这么好说话,不禁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顾不得想
太多了,伸出食指和中指,完全不顾羞耻的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塞进自己下体
去掏那个跳蛋。

  由于时间太短,女人的下体根本没有分泌出一丝淫液,所以十分干燥,这也
方便了她取跳蛋,她的两根手指很快就将这玩意夹住了,就在她将要往外拿时她
忽然感觉肉腔里一阵尖锐的刺痛,就连手指也是麻麻的,像是被无数道尖细的凸
起物顶住了一般。

  女人心中不由一声哀叹,果然还和往常一样,尤夫是不会轻易让她就这么轻
松的,于是咬了咬牙,手指夹紧,继续向外一拖,然而刚一使上力,原本还能忍
耐的尖锐刺痛瞬间变成了剧痛,就像无数倒钩刺扎进了肉腔里的嫩肉,一拽就有
一种撕裂的疼痛,要知道那里是一处多么敏感的地方,因此痛感更是放大了无数
倍,使得她不得不放弃了将跳蛋取出的想法,颤抖的抽出了手指。

  「怎么了?不拿了?」尤夫不怀好意的笑道。

  「唔……饶,饶了我……」虽然女人不再使力,但肉腔里的撕裂剧痛却并没
有减轻多少,那无数倒钩刺仿佛越扎越深,痛的她额头都不由冒出了汗珠,身体
僵直的犹如木雕。

  尤夫嘿嘿一笑,转而看着船长及阳明道:「想必都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跳
蛋了吧?」

  船长饶有兴趣的点头道:「嗯,有点意思。」

  「我想你还是仔细讲解一下比较好。」阳明道。

  尤夫大笑道:「好吧,你们已经看到效果了,现在我就给你们讲解一下我新
发明的这个小玩意。」说着,他又一次按动了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钮,然后对女人
道,「现在你可以取出来了。」

  女人的确感到痛感一下就消失了,但她还是心有余悸,小心翼翼的再次伸进
两根手指,这一次很顺利,跳蛋很快就被取出来了,随即交到尤夫手里。

  尤夫颇为得意的晃了晃手中的跳蛋,然后配合遥控器仔细讲解了一番,原来
这跳蛋内部暗藏机关,表面上看与普通跳蛋无异,但里面布置有密密麻麻的毛细
钢针,只要按下遥控器的其中一个按钮,无数毛细钢针就跳蛋表面弹出,霎时跳
蛋就如同变成了一个小刺猬一般,而且毛细钢针上带有细小的倒刺,一旦进入女
人下体并且毛细钢针弹出,想要硬取出来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了,除非让其血肉
模糊。

  看到这里,别说妮卡希脸上花容失色,就连清姨也是面色变了变,白皙的脸
庞现出一丝淡淡的晕红,也不知是羞愤还是惊惧?阳明看在眼里,心下颇不是滋
味!

  跳蛋并不是只有这一点不同之处,接着尤夫将手中跳蛋放到工作台上,随即
又按动了一个遥控开关,顿时跳蛋表面上那些细密的毛细钢针竟然闪现出一道道
细小的蓝色火花,并且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滋滋」电流声,竟然还能放电。

  「哦,不错,很好!」船长非常满意的点头。

  尤夫着实得意道:「我设计制造的这个跳蛋不仅有普通的震动功能,而且有
针刺固定及放电功能,尤其是这放电功能,不单单是放电,而且可以自由的调节
电压,从最小三伏到最大上千伏之间随意切换。」

  船长顿时眼睛一亮,略显浑浊的眼中闪现出残虐兴奋的光芒,显然这玩意很
对他的胃口,对此,尤夫完全看在眼里,不禁十分高兴,又接着道:「可以想象,
当这小玩意在女人的下体里释放出上千伏电压时还有谁能抵抗得了?就算她再坚
贞不屈也会哭喊着跪在你的面前求你原谅。」

  「没错!」船长点头道,「好了,这玩意我要了,我要五个,多少钱?」

  「一千美金一个。」

  「哦,没问题!」

  尤夫看着阳明道:「哦,先生,你呢?」

  说实在的,尽管阳明觉得这玩意使用起来对女人是极大的折磨和摧残,但不
可否认这是一个很新奇的玩意,他也的确相当感兴趣,不过这一千美金一个实在
是有点贵,不过好在他刚得了一笔不菲的钱财,否则还真舍不得花这笔钱。

  「我买三个吧。」

  一下就做成了五千美金的生意,尤夫很高兴,又开始介绍其他产品了,从他
的言谈中阳明得知这个家伙虽然只是一个经营性用品的商人,生意不大不小,但
名气却不小,因为他非常善于改良各种性用品,甚至自己发明,动手能力极强,
因此在调教性虐这个圈子里很是有名。

  进一步交流后阳明得知这个尤夫曾经是苏联人,还是一名导弹方面的专家,
后来苏联解体,各个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社会极为动荡,经济更是一团糟,他
顺理成章的失去了工作,于是便辗转来到了这里,做起了性用品生意。

  至于那装在玻璃鱼缸里的三个女人,她们都是尤夫从东欧人贩集团那里买来
的,用来验证自己制作的那些玩意的效果究竟如何?令阳明感到吃惊的是,这三
个女人还是母女关系,中间玻璃鱼缸里的那个女人,也就是被拉出来的那个女人
是母亲,旁边两个玻璃鱼缸里的是她的女儿。

  这时,阳明也明白了尤夫刚才所说的交换是什么意思?他就是想拿那女人的
两个女儿跟阳明换妮卡希,互相交换玩个几天。对此,阳明当然不可能答应,他
也想到了一个很好的说辞,就是表示自己要去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没有时间,否
则他很乐意与尤夫交换彼此的性奴。

  阳明说出这个理由自然是有其用意的,果然,当他说完之后他不出意外的看
到船长神色变了变,随即饶有兴趣道:「哦,你要去约翰内斯堡吗?」

  「是的。」

  「旅游吗?」

  「哦,不是,去那边考察一下,看有什么能做的生意。」

  尤夫闻言笑道:「嗨,朋友,这你就要求一求船长先生啦,他在约翰内斯堡
有众多产业,有雄厚的实力,无论你做什么生意他都能帮助到你,哈哈……」

  「是吗?那真是太好不过了!」阳明做出一副惊喜表情道。

  船长哈哈大笑,不无倨傲道:「做生意可是需要实力的,我只和有实力的人
谈生意。」

  「呵呵,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我也是这么想的。」

  「哦!」

  船长微微一怔,他倒没料到阳明会有这样的反应,事实上尽管一开始他对阳
明的兴趣主要是来自他身边的妮卡希,所以没有坚持清场原则,但做为一个黑道
老大,他又怎么可能因为贪图一个女人的美色而承诺什么呢?如果换做在平时,
他对阳明这个毫无名气地位之人根本是看都不会看一眼,更别提还聊上几句了。

  正因为如此,船长对尤夫说出的那话是嗤笑不已,自己凭什么帮他这个无名
之辈?所以话里话外透着阳明没资格和自己做生意的意思,不过却没料到眼前这
个小伙口气也不小,仿佛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只是毫无实力的普通人一个。

  船长眯起眼睛,不着痕迹却又仔细的看了眼前这个小伙一眼,发现他脸上带
着淡定自信的笑容,神情非常从容,再看他身旁的妮卡希,先不说她的姿色气质
都极为出众,就是这一身明显价格不菲的衣服就可以判断能将此女收为性奴那么
她的主人,也就是眼前这小伙肯定也是相当有来头的,说不定还真是一位有实力
的人物。

  想到这,船长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确实有点大意了,没有好好审视眼前这个
小伙,这时他又想到刚才此人和自己手下对峙时毫不费力的就弄伤了一个人,还
有那毫不慌张,气定神闲的模样,分明就不是泛泛之辈。

  「哈哈……很好!非常好!看来我们确实有的谈。」船长大笑,笑容却透着
一丝古怪,「这样,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到了约翰内斯堡之后就打这个电话,
我还真需要一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许你会非常合适。」

  说罢,船长向尤夫借来纸和笔,飞快的写下一串数字后递给了阳明,然后又
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就下楼要离开了,看着清姨随着船长在众保镖的簇拥下上
了车,阳明心中满是苦涩以及不舍,他多么想上前一把拽柱清姨的手,告诉她自
己就是她小时候最疼爱的明明,然后和她一起享受这久别重逢的喜悦,然而他什
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船长那只肥手搭在清姨的腰下靠臀的位置一起上
了车,继而消失在夜色里。

  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阳明紧紧捏着掌心里的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心
下暗道:「清姨,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的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且我一定要弄清
楚这些年到底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阳明心中波澜起伏,他知道自己今晚一定会失眠了,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
时的清姨同样心绪不定,思绪蹁跹,其实别看她自始至终都是一脸冷漠的表情,
仿佛什么都没有放在心上,但实际上她的内心也是相当的不平静,究其原因,自
然是因为阳明的出现,尽管她并没有认出阳明来,但不是说一点也看不出他小时
候的影子。

  事实上,当清姨看到阳明的一刹那她就恍恍惚惚觉得此人好像很熟悉,眉目
之间依稀有她最疼爱的小明明的影子,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那一幕,她真的认为
眼前的人有可能就是阳明。

  当初小艇爆炸的那一幕犹如噩梦一般深印在清姨的脑海里,虽然她自己侥幸
逃生,但那是因为她当时被爆炸的气浪掀翻沉入海里的时候无意中抓了一个救生
圈,当她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一只手依旧死死抱住了救生圈,而那时天都已经黑
了,她抱着救生圈飘荡在茫茫大海上,如果不是后来遇到路过的船只,她自忖是
绝对活不了的。

  一个有救生圈的成年人犹是如此,何况是一个无任何救生工具的小孩?要知
道那艘小艇只配备了一个救生圈,现在她拿到了,那么阳明那边就不可能再有其
他可以救生的东西了,所以清姨觉得阳明获生的可能性几乎就是零。

  也正是认定了阳明已经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了,清姨才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可
能是他,再加上他所表现出来的痞气和色相,清姨更是从心底里厌恶,本能的不
想把这个人和自己最疼爱的小明明联系起来。

  尽管如此,清姨的心还是乱了,一直尘封在心底的那一段过往不可遏制呈现
在脑海,犹如一幕幕电影画面在她眼前闪过,温和沉稳的天哥,美丽温柔的馨姐,
还有那调皮可爱的明明,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温馨!

  想着想着,清姨的嘴角不知不觉露出了一丝笑容,然而就在这时,一阵突如
其来的酥麻将她缥缈的思绪一下子给了拉了回来,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闷哼,
继而一下咬住嘴唇,堵住了将要溢出的呻吟,然后转首似嗔怨又似求饶的看着一
脸阴晴不定的船长。

  「是不是在想刚才的那个小子呢?」

  「没……没有……」

  「嗯?」

  船长发出冷哼的同时车厢内蓦然响起低频的嗡嗡声,几乎与此同时,清姨发
出「啊!」的一声大叫,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两条腿死死绞缠在一起,一只
手近乎本能反应的伸进风衣内,直探胯间,可刚将手一伸进去就僵住了,仿佛是
克制住了冲动。过了一会,她慢慢的将手从风衣里抽了出来,潮红的脸蛋上满是
苦苦忍耐之色。

  「很好!」船长那一直阴沉的脸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规矩掌握的不错,
知道乖乖接受主人的施与了。」

  「唔……求求……先让那东西停……停下……」清姨哀求着,两只手将风衣
的衣角都揪成了一团。

  「把风衣解开!」船长冷冷道。

  「啊……」

  「嗯?」

  清姨心一颤,不敢再多话了,微颤着双手将风衣的扣子一粒一粒解开,直至
两边衣襟完全敞开,这时如果阳明在这里一定会震惊异常,因为风衣下的清姨的
上半身未着丝缕,是真空的,不仅如此,她那一对雪白高耸的酥乳上竟然还各纹
着一朵盛开的郁金香,那粉红色的花瓣,带着一缕乳白的花边,是那么的婀娜多
姿,栩栩如生!

  腰以下的部分包裹在黑色的连裤丝袜里,通过半透明的丝袜可以清晰的看到
清姨的阴阜下紧贴着一个红色似蝴蝶状的东西,而那嗡嗡声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明白这玩意对女人是一种多么大的刺激,
而这也从她腿根周围一大片区域被浸湿了就可以看得出来,被淫液浸湿的丝袜变
得愈发的透明,紧紧贴在她的肌肤上,令她既难受又尴尬,更觉屈辱和悲哀。

  船长满意的点点头,探手到清姨的胯下,隔着丝袜在那蝴蝶状的玩意的中心
按了按,顿时她嘴巴一张,嘴唇哆嗦的发出难受的娇吟,小腹更是不由自主的向
上一挺,仿佛是迎合船长的动作,让他按的更用力一点,与此同时,清姨腿间的
湿痕愈发的明显,丝袜浸湿的痕迹扩大了一圈。

  「好了,把衣服穿起来吧。」船长觉得这正是自己想要的效果,目的达到,
于是收回了手,将手指上沾染的淫液搓揉了一下,放到鼻端闻了闻,脸上居然现
出一丝陶醉的表情。

  清姨面红耳赤,尽管在船长的淫威下她已经展示过无数次羞人的姿态,但固
有的性格让她始终无法做到坦然自若,骨子里的矜持与保守令她对船长这个猥琐
且下流的动作感到羞不可抑。

  重新将风衣的扣子扣好,然而那令清姨心悸的嗡嗡声却并没有停止,她一边
夹紧双腿一边哀求的看着船长,船长咧嘴一笑,将口袋里的遥控器掏出来,在她
眼前晃了晃,然后按下关闭键,嗡嗡声戛然而止。

  清姨长松了一口气,不过很显然船长也没有要将她下体里的玩意拿开的意思,
她心里不由一声悲叹,不过面上却不敢有丝毫表现,她努力稳了稳心神,片刻之
后她又恢复了一脸冷漠的状态,若不是脸上还残留着一丝潮红,简直就让人怀疑
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哦,我的宝贝,我的美丽郁金香,你总是令人那么着迷!」船长一脸温柔,
像绅士一般的轻轻托起清姨的下巴,然后在她唇上亲吻了一下。

  此时的船长温柔又体贴,然而清姨知道这其实都是表象,眼前的这个人比魔
鬼还要残忍狠毒,她想到今晚刚买的那个跳蛋,心里不禁一阵颤抖。

  「嘿嘿……我知道你对那个小子不感兴趣,尽管他和你有一样的肤色,哦,
对了,也许他还和你来自同一国家呢。哦,可惜,刚才忘了问他是来自哪个国家
了?也许和你一样是中国人,也可能是韩国人,日本人,不过不要紧,那小子明
显对你有意,我留了电话号码,他到了约翰内斯堡后一定会打那个电话的。」船
长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却显得诡异而狡诈。

  「老板,你是想利用那小子把那批货送出去吗?」清姨淡淡道。

  「哈哈……不错!」船长大笑道,「你也知道,美国人这段时间盯得紧,那
一批货迟迟无法交付德尔巴亚手里,再过几天要还是无法交货,不但这笔大生意
泡汤,而且还会影响和德尔巴亚的继续合作,那损失就大了,所以我正愁着这个
事情,现在正好这个小子主动求合作,不如就把这个事情交给他,毕竟他是新面
孔,美国中央情报局那边暂时应该是不会注意到他的。」

  「但是,老板,你就不担心那小子把事情办砸吗?毕竟我们对他是一点也不
了解。」

  「我感觉那小子还是有一定来头,或者说有一定的实力,刚才他所表现出来
的你也看到了,绝不像是一般人。」船长慢悠悠道,「就是太年轻,似乎没什么
经验,看上去像菜鸟,而这也正是我所需要的,只要稍稍使出一点手段就能令他
好好的为我所用,至于会不会把事情办砸?哦,那就交给上帝吧,反正现在也没
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是吗?」

  清姨没有再说话,刚才那不过是她的随口一问,她才懒得理那些所谓的生意,
于是头转向车窗,静静的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景色,心里有了一份难得的平静。

  然而这份平静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清姨的耳畔就传来船长那带着一丝急迫的
声音:「好了,不说这无趣的话题了,该做点正事了,快点过来,自己坐上来。」

  清姨刚刚才稍显放松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同时又涌起一股复杂莫名的情
绪,既觉悲哀又有一丝隐隐的激动,她下意识的咽了咽喉咙,缓缓的转过头去,
映入眼帘的是船长那充满色欲的脸庞以及不容置疑的强势眼神。

  船长努了努嘴,随即头向后一仰,惬意的靠在柔软的真皮座椅靠枕上,只见
他上身的衣服还算正常,而下身的裤子的裤带已被解开,连同内裤褪到大腿中部
位置,一根不是太长,目测也就十一二公分左右,但却异常粗壮的阴茎在一堆杂
乱的阴毛中直直挺起,不时抖动一下,显得有点急不可待了。

  清姨面色发烧,尽管这样的事情已经做过无数回,但还是倍感羞辱,她紧咬
着嘴唇,机械的翻身将一条腿跪在座椅上,另一条腿跨过船长的身子,形成跨坐
之势。

  之所以没有先脱去连裤丝袜是因为清姨知道船长的嗜好,他喜欢女人穿着丝
袜做爱,在清姨的印象里,一丝不挂的光着身子做爱次数屈指可数,绝大多数都
会令她穿着各种丝袜,有长筒丝袜,吊带丝袜,连裤丝袜等等,所以她的包里常
年备着好几双丝袜,可以在被撕坏后随时更换。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