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小城骚事儿】(28)

**小说 2021-01-12 10:32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小城骚事儿】(28) ***********************************

【小城骚事儿】(28)


***********************************
  PS:襄王这几天处于戒可乐期,各种难过,没想到跟戒烟差不多,十年前
的东西了,很多都脱节了,写的时候襄王都觉得感慨,哈,好像还有不少人记得
襄王,我很欣慰。
***********************************

                28

什么叫人有三年旺神鬼也难挡?这就是!牌局一开始我就打得行云流水得心
应手,想什么来什么,简直是横扫千军气势如虹,手气好到怀疑人生。

  我对打麻将其实没多大的瘾,一是因为以前挺穷的,二是觉得摸牌没有摸屄
有意思。所以好运当头的时候手气集中爆发我也没太激动。

  其它三人都让我打的抬不起头,张骚逼一直骂骂咧咧的说我是不是来之前上
香了,手气那么好,抱怨自己的牌太烂,一副欠抽的婊样,我哥一直低头打牌,
低头暗笑不语,这架势根本不需要他跟我打配合了。孙大奶倒是表现的很淡定,
在我的气势如虹的杀气下,打牌的节奏也没怎么乱,还偶尔赢几把,她给钱给的
很痛快,一副相当见过世面的样子,让我很欣赏,不敢小觑,我偶尔想撩拨她两
句,她也只是笑笑,不接腔。

  我心想:反正现在爷女人多的是,都应付不过来,这块肥肉就且放着吧。现
在赢钱要紧,摸摸鼓鼓囊囊的口袋,哈,都快塞不进了,都是百元大钞啊,差不
多有小两万了,这才刚两圈儿啊。赌的大就是过瘾啊,见效真TMD快!小赌怡
情,大赌发家,诚不欺我!

  三圈没打完,张骚逼就给打立了,她输完了,真TMD败兴啊,本来我还想
着一夜致富,这就结束了?

  张骚逼问我哥借钱,我哥借口说他也快见底儿了,没钱借给她。她又向孙大
奶借,孙大奶说:「老妹儿,不是姐不借给你,咱俩在一起打牌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知道我的习惯,牌桌上我从来不借钱的,晦气。你要真想借,你说你输了多少,
姐补给你,但是今天咱就结束吧,不打了,你看行不?」

  这拒绝拒的,大气,敞亮,让我不由的对孙大奶另目相看。

  张骚逼当然不甘心,她向我借钱,我说,大姐啊,我也嫌晦气,要不今天就
到这吧,咱改天再战。她哪里会愿意,叽歪几句见我收拾东西准备撤退,慌了,
非让我开车拉她去取钱。那时候没有手机支付,不过有ATM机。

  我这会儿手气正好,也不想见好就收,也就随她。出门上车,我说我可不知
道这附近哪有银行,你知道不?张骚逼说我也不大清楚,你朝大路上开就是了,
路边肯定有。

  我想也是,就发动车子朝大路上拐,小城市,加上茶社的位置有点偏,路上
基本没什么车和人,张骚逼身上的香水味儿混合着刚才在屋里熏上的烟味儿再加
上天热引起的汗味,让我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不由打开车窗。

  其实我是喜欢这种味道的,我抽烟,烟瘾很大,连操逼的时候都抽,我操的
女人基本都是炮友,这种出来约炮的女人基本都洒香水,操逼嘛,出汗是少不了
的,所以这种混合香型我是喜欢的,都有点条件反射了,之所以是说不出的感觉,
是因为这种味道是张骚逼发出来的,她这个操行,我有点瞧不上,闹逼荒的时候
还行,现在爷细粮还吃不完,这粗粮就给我哥留着吧。

  没开多久,张骚逼就从副驾驶把身子凑过来,伸手摸向我的裆部,把大红嘴
唇凑到我耳朵边,嗲声嗲气的说:帅弟弟,咱别浪费时间了去银行了,你就借给
姐一万块,这已经不在牌桌上了,不晦气了,姐不管翻不翻的了本儿,肯定还你,
还给你利息。说完还用力隔着裤子揉了揉我的裆部。

  我开车技术可不好,赶紧靠边停车,然后推开她,说:我说张姐,这开着车
呢,我说你干嘛非拉着我陪你取钱,原来这等着我呢,姐啊,你这么有钱,咱这
排的上的富婆儿,就别跟你穷兄弟开玩笑了,好不好?

  张骚逼攥着我裤裆不松手,说:姐没跟你开玩笑,姐今天想着打的不大,一
万多现金够了,就没带卡,怕丢不是,谁知道你运气这么好,上去就把姐给打立
了,你赢那么多,借姐点咋了?

  说实话,这骚娘们儿其实不丑,五官比兰丝巾精致,身材苗条,今天穿了短
裙,看出来比列也凑合,只是奶子小,飞机场,也就155左右,不看脸只看后
背,配上她的短发,很萝莉。看脸的话,皮肤比较差,厚粉都掩不住,鱼尾纹很
明显,相术上说这种人无论男女欲望都大,容易成瘾。本人就是这种。她今天穿
了细带高跟凉鞋,一双最多34码的脚,白白细细的,还算能看,可能是她身上
皮肤和保养最好的部位了。就是婊气太重,还不属于绿蔷薇那种土骚土骚的,一
副老娘就是浪,但是老娘的屄可不是谁都能操的讨厌模样。

  我抓着她的手从我的裆部拿开,推开她说:「我来的时候也就带了不到两千
现金,想着真不行就去取钱呢,咱打这么大,这会儿才几点,我赢这点儿钱,一
会儿还不够往外出呢,姐啊,咱别开玩笑了,还是抓紧时间去取钱吧,我刚才可
是看见了,你从钱包拿钱的时候,那卡可是一排一排的,还是各种金卡。」

  张骚逼说:「你观察姐可观察的够细致呢。」然后用另一只手抓着我的右手
就放到她裙子里面,往自己的阴部一按接着说:「那你看出来姐今天没穿内裤吗?」

  操,这骚货还真没穿内裤,我的抠逼手下意识的一摸一探发现这婊子竟然还
是一光板没毛,根据手感,不是先天的,是剃掉的。

  我大拇指搓着她阴阜上的浅茬子说:「张姐够凉快的,哟,没看出来,人不
胖,这儿够肥的。」确实,我摸到了两片肥嘟嘟的屄肉,比丰满的兰丝巾的肥屄
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失口称赞:「够肥的呀。」

  张骚逼按住我的手阻止我乱动,骚骚地说:「姐说了,给你好处,姐好处多
了,姐就是奶子小点儿,其它地方可都是宝贝,放心,不让兰兰知道……」

  我哈哈一笑,食指中指一并勾进她屄里使劲抠两下,趁她刚想浪叫,就猛的
把手抽回来,说故意说:「你不是跟我安哥挺好的吗?说完我把那两根指头凑近
鼻子一闻,一股骚味儿。」接着我恶作剧把这两根手指伸到她嘴边说:「车里可
没地儿洗手,姐姐你看……」

  张骚逼一点也不含糊,张嘴含住手指就嗦,嗦干净了对我说:「老安好几天
没操我了,不脏,在包间我俩先到,等人的时候老安想操我,可他不硬,唆都唆
不硬,非让我岔开腿抠给他看,说看了能硬,我他妈抠了十分钟他也没反应……」

  我哥确实年龄不饶人了,这段时间也没消停,估计昨天晚上又跟紫珊瑚折腾
的不轻,今天只有望屄兴叹了。

  我这几天也没少折腾,胯下鸡巴跟不要钱一样转战于几个骚逼之间。可是我
下午刚吃了半片儿「硬七天」,药效还在!面对如此肥逼,鸡巴难免有反应,已
经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把裤裆顶了起来。

  张骚逼经验何等丰富马上发现了,伸手又攥住了,浪浪的说,瞧瞧,硬了,
想操姐不?姐肯定让舒服。

  爷可不上套,爷现在金贵的很,那么多爱妃等着爷翻牌子呢,哪轮着她?这
剩下的药效爷一会儿还有大用场呢。

  我推开张骚逼的手,说:「姐呀,我可操不起你,你太贵了,一万啊,去桑
拿来个全套照样把我腚啃舒服了,才几百。」

  张骚逼说:「看你说的,把姐当什么人了,借你钱去翻本,是救急,姐三天
保证还你,跟姐好,是姐喜欢你,两码事儿。你也别太不拿姐当人。」

  她喋喋不休的给自己找场子,我却真没了耐心,看看表快十点了,看她这样,
牌局可能是继续不了啦,反正我也赢了不少,就说打断她说,这样吧,咱跟安哥
他俩打个电话,就说我接个电话有急事儿要走了,牌打不了算我的错,改天咱们
继续,也不让姐你丢面子,我这就把你送回去。

  张骚逼依然不死心,赶快说:「那你想操孙娜娜吗?就是你下家儿,那大奶
娘们儿,噢,我知道了,你看不上姐,是姐这身材不对你胃口是不,你早说啊,
那大奶娘们怎么样?你喜欢吧,瞧那一身浪肉,可比兰兰有本钱多了吧?姐肯定
给你介串掇成了,一准儿让你操上,怎么样?」

  我让这骚逼给整乐了,真的,怎么说我脂粉堆里打滚这么多年,也算阅女上
百,她这样我还真没见过,为了弄点钱翻本,卖完自己卖朋友,简直不把自己当
人,这也就算了,关键是她也没把我当然人,太侮辱我的智商了,当我是傻屌吗?

  我不想跟她啰嗦下去,冷笑着说:「太肥了,我没那么大胃口。咱还是各回
各家吧,明天还上班呢。」

  张骚逼见我还不上套儿,还是不死心,抛出一句自以为能勾住我的话:「你
不想知道点儿兰兰的小秘密?女人嘛,谁没点儿小秘密?嗯?小秘密,小秘密,
我有一个小秘密,就不告诉你……」

  日啊,这骚逼娘们还跟我这唱上了!

  不想!

  我一口封死,语气和表情一点好奇心都欠奉。不就是想告诉我兰丝巾抱过领
导大粗腿泡过刚进厂大学生吗?这也值一万块?以为爷是傻屌吗?

  本来我还想着要不也把她弄进换妻俱乐部?反正正缺女人,滥竽充数也就充
了。但是这骚逼一肚子心眼儿,貌似很容易成为坏了一锅汤的老鼠屎。还是算了
吧。

  我不在搭理她,直接开车原路返回想把她撂到茶社就走人,静湖还跟家等着
朕去临幸呢。

  张骚逼好像黔驴技穷有点挂不住,坐那不吭声,突然她包里的手机响了,应
该是短信,她掏出来看了看说:「别回茶社了,老安有事儿先走了,都散了,你
把我送回家吧。」她说了一个地址,我一听,顺路,离静湖家不远。还是我们市
唯一的联排别墅小区。我心想:住这种地方的人会为了一万块钱跟我这种现在还
租房子住的屌丝亮出肥屄?我也是服了。

  送就送吧,因为刚才在茶社打牌时候,我亲眼看见她包里最后一张钞票输了
我。

  我也接到我哥的短信,说是我亲嫂子说家里保险丝烧了,让我他回去修,天
天热,估计用空调的事儿。

  张骚逼拿出一盒女士烟,点了根抽起来,没抽几口就哽咽起来。操,这又唱
的哪出儿?改演悲情戏了吗?今天我真长见识了。

  我不准备搭理她,想看她怎么演下去,还有多少幺蛾子,我不仅有点佩服这
娘们儿,说哭就掉眼泪,真金白银的眼泪,眼妆都有点花了。这演技怎么练的?
要有多好的天赋加上后天的磨练才能如此?爷觉得自己情商不算低了,可是面对
如此秒人,还是甘拜下风。

  由于是小城市,她说的那个联排别墅小区,也就一根烟多点儿的车程,这位
影后级骚逼抽了大半根烟以后停止了呜咽,改成了冷笑和冷哼,龇牙咧嘴的不知
道是在恨谁?

  我依然不跟她搭戏,继续冷眼旁观。她把烟头扔出车外,然后悠悠的叹了口
气,说:「墙倒众人推啊,我现在是落魄了,连那个小贱屄也敢看不起我了……」

  我还是笑笑没吭声,反正快到了,剧情也展不开了。张骚逼叹息完,突然扭
脸对着我说:「姐不问你借钱了,不过姐告诉你件事儿,没别的意思,就是给你
添个乐。我劝你以后啊,少跟兰兰亲嘴,你不知道那个骚逼以前用这张嘴干过什
么?说完她就放肆的大笑起来。」

  我看着他夸张的表演,也没啥反应,心说兰丝巾的嘴能咋样?不过是嗦过几
根鸡巴?最多也就是舔过脚指头或者男人的屁眼,还能怎么滴?就这点意思值当
表演的这么卖力?爷上午还把张美丽的嘴当过尿盆儿呢,就算兰丝巾的嘴也被男
人尿过,那又怎么滴?出来玩的男人谁在乎这个?

  张骚逼并不顾及我的反应,只想一吐为快,自顾自地接着说:「小贱货,小
浪屄,她那个逼嘴以前也就是给老娘舔屁眼的,要不是领导玩毛片儿上的道道儿,
想找个浪屄嗦从屁眼里拔出来的鸡巴,哪轮得到她接工程发财?老娘屁眼里屎她
不知道吃了多少,你不知道吧老弟,她那个贱啊,到后来把我都惊着了,吃精喝
尿那是家常便饭,用舌头给男人当擦屁股纸你听说没?操她妈的,可不是舔屁眼,
是拉完屎直接用舌头舔干净。你信不信?」

  张骚逼停下装腔作势的干呕了一下问我。我操,这猛料爆的,确实把我给惊
着了,惊得我也都吐了。给爷的屁眼的骚娘们儿也有几个了,但是都是洗干净了
才下得了口,用舌头当擦屁股纸的,在爷的性幻里虽然也偶尔出现过,但是自己
也觉得恶心。操他妈的,我想不起来,昨天晚上我操兰丝巾的时候跟她亲嘴了没?

  我心想不大可能吧,昨天晚上去兰丝巾家里,那干净的,跟有洁癖一样,她
给爷洗鸡巴的时候那叫一个仔细。我不大相信兰丝巾对着一个刚拉完屎的屁眼能
下得了口。她也没住别墅啊,也没见她有豪车啊?为了多大的利益能这样?这历
史上倒是听说过有给大王尝粪看病的,现在还有这种人?

  已经快到小区门口了,我索性把车停在路边,咳嗽了一下,朝车窗外吐了口
痰,点了根烟说:「张姐啊,我信不信的能怎么样?你给我说这个是啥意思?就
是想恶心恶心我吗?」

  张骚逼冷笑着说:「没什么意思,我就不想让这贱屄好过了,要不是我带她
上道儿,她这会儿就是个每天穿工装在车间干脏活的女工,现在混好了,进科室
了,也发财了,好房子住着,帅哥睡着,就翻脸不认人了,我手头紧想问她借点
钱救救急,她他妈的跟我说没钱?就他妈的借给我三千块,打发叫花子吗?」

  我明白了张骚逼为什么钱包里一堆的卡却不去取钱,非跟我这借钱,看来是
真输急眼了,她今天组牌局,原来是想众筹啊。我不由撇撇嘴,心说人家的钱挣
的辣么辛苦,当然不会接给你去打牌吧,换谁也不干呢张骚逼见我撇嘴,明白我
可能是在笑话她,故意接着爆料:「呵呵,老弟呀,你管她叫什么?兰丝巾?笑
死我了,你知道以前领导管她叫什么?」

  我凑趣地问:「叫什么?卫生纸?」

  张骚逼大笑着说:「叫火锅儿。」

  我纳闷:「火锅儿?」

  张骚逼:「对,火锅儿,领导是南方人,一吃火锅就闹肚子,就屁股眼疼,
所以每次一吃完火锅就让这小骚逼去舔屁眼,领导还夸她的舌头好用,一舔就不
疼了,哈哈……」

  火锅儿!哈,火锅儿!爷以前从来不觉得这个词儿这么他妈的性感,性感到
能把爷给听硬了,硬邦邦的硬。爷虽然不是南方人,但是也吃不太辣的,吃正宗
四川火锅也闹肚子,也屁眼儿疼!

  我问张骚逼:「领导?啥领导?哪的领导?多大的领导?呵呵,几个领导?」

  这骚逼还故作神秘:「她们集团的领导呗,具体的我也不方便说啦,你懂的
老弟。」

  我一听有漏洞啊,我他妈的们厂的差点信了这骚货的屄嘴,冷冷的说:「她
集团的领导,轮得到你牵线?大姐啊,这事儿你说说我听听,一乐呵算了,到地
方了,我还有事儿,就不跟姐姐逗闷子了。」

  张骚逼着急了:「谁跟你逗了,姐说的都是真的,姐那时候不是想帮我那个
没良心的死鬼前夫拉业务嘛,所以就豁出去陪他们玩了,你别不信,姐有证据。
她拿出个U盘来,伸到我脸前说:想看不想看?姐家有电脑,精彩的很。」

  我看这U盘想了想,摇摇头说:「你有这东西,才问她借了三千块?我估计
这里面的东西精彩不到哪去。」

  张骚逼脸一红说:「姐也在这个里面,姐也不会剪辑啊打马赛克什么的,所
以也就没拿出来。其实吧,我也不想这样的,那小贱货应该跟你说了吧,姐刚被
小白脸骗惨了,姐现在是打肿脸也充不了胖子了。老弟,我听老安说你们是搞电
脑技术的?你帮帮姐,放心,姐不会亏待你的,要出钱来,有你的一份儿,姐豁
出去伺候你,咋样?」

  哈,这就对了,一切都清楚了,我扭过头通过车窗看看老天爷,心说谢谢您
呐,还真是挨班排队给我送钱啊,这又是一笔啊。

  走着吧,啥叫人无横财不富?这就是!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