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雪龙舞仙】第二章 魔教再兴 第十回 娇妻美妾 与魔结盟(不绿)

**小说 2021-03-08 01: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雪龙舞仙】第二章魔教再兴第十回娇妻美妾与魔结盟(不绿)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雪龙舞仙】第二章 魔教再兴 第十回 娇妻美妾 与魔结盟(不绿)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剑羽(即蓝宁)
2020/5/29发表于:sexinsex
字数:7297

             *** *** ***

  作者的话:这篇经过修改,之前的一至六回整合成三回,故回数照扣回,题
目没有弄错哦~~是第十回。另送上一至十回合集,附件下载,修改了杭州为兰州,
南京城为京城,另第三回补上一些后话。如有错漏,请指正。

             *** *** ***


       第二章:魔教再兴,第十回,娇妻美妾,与魔结盟

  石刚死后的第三天,蓝宁来到坟前拜祭,并守孝三天。

  到了头七最后那一天,燕儿也来了,这些天她一直避开蓝宁,最后他终于忍
不住,看见燕儿来了,走过去搂抱着她,她虽有挣扎,但又半推半就地让他得逞。

  「燕儿,不要再逃避我了。」

  「放开我吧,在你养父坟前,岂可无礼?我始终是他的人。」

  「我知道妳忍得很辛苦,这些年来,妳无时无刻记挂的都是我父亲,石刚只
不过是满足妳性慾的工具罢了。」

  燕儿软了下来,不再挣扎,她道:「你又知道多少……」

  「我知道,喜欢一个人而得不到他的爱,是何等的痛苦,正如现在我爱妳一
样。」

  燕儿内心刺痛,蓝宁说中了她的要害,多少年了,她一直等,一直等,希望
那个男人会再出现,可惜……现在他的儿子长大了,学会了爱,但他不应该爱她,
她比他大很多。

  「你说你爱我,那么小茜呢?你又爱不爱她?」

  「小茜……那是……不一样的……」

  燕儿慢慢拨开蓝宁抱紧她的双手,转过身来,轻抚他的俊脸,道:「你还年
轻,有大好的将来,你和小茜才是一对的,我不想介入你俩之间,就让我永远做
你的娘亲吧。」

  蓝宁大摇其头,痛苦道:「不……不要……我不要妳做我娘亲。」

  这时,朱茜从远处跑来,叫道:「宁哥哥~~」

  「听话。」

  燕儿轻声道,然后走到石刚坟前跪下来守墓。

  朱茜跑到来,看见蓝宁一脸忧伤,以为是为了石刚的死而忧伤的。

  「宁哥哥别难过,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蓝宁突然抱紧朱茜,哭起上来,泣声说:「小茜……我……」

  朱茜像哄小孩一样摸着他的头,温柔地说:「宁哥哥不要伤心,你还有我嘛。」

  除了朱茜知道石刚为何而死外,朱茜一家人都以为石刚是因病去世的,故此
都没有说甚么话,只觉得太突然了。

  到了尾七,朱日一家都来石刚坟前弔唁,众人都说些道别的话。

  过后,蓝宁的家只剩下他和燕儿,原来的父亲也不再是父亲,而母亲也不再
是母亲,他感觉到这些年来的生活形同虚幻,是那么的不真实,如果这是一场梦,
他很想醒来,可惜不是梦。

  ……

  墨海回到家后,和父亲商议之后得出一个结论,墨染剑在墨染天手中!

  墨染长空落雁门的意思是,长空,即天,换句说话即是墨染天在雁门关外,
有人想抢他的宝剑,所以才作了这首诗,目的是引多些人前去争夺。

  既然已经知道丢失了的墨染剑已在祖上爷爷手中,墨鹿认为没必要再去找寻,
剑在人手,才能发挥威力,安全得很。

  墨海将出门后遇到的事告诉父亲,墨鹿叹了口气,无奈道:「那丫头,总是
长不大,海儿,这次真的难为了你。」

  「爹言重了。」

  「清儿跟着她姑姑我也不是很放心,不知道香儿她会不会放任清儿乱来,海
儿,你还是快些接你妹妹回来吧。」

  「是,我马上去接她回来。」

  于是,墨海又马不停蹄地赶回醉红楼,可是梁山却说:「香主她早四天前就
起程去兰州太河村了。」

  墨海心知不妙,问:「那她身边有没有跟着一位十六岁的姑娘,穿墨绿裙的。」

  梁山想了想,答道:「有,她俩人一起去了。」

  「该死!姑姑带清儿去兰州太河村作甚?」

  墨海问准了太河村的位置,然后又赶紧去太河村一看究竟。

  ……

  炎炎夏日,毒辣的阳光洒遍大地,距离太河村还有小半个时辰路程,墨香和
墨素清慢步前行,赶路了这么多天,现在慢慢的走,细心欣赏沿途风光。

  「姑姑。」

  「嗯?」

  「这里穷乡僻壤,有甚么好玩的啊?」

  「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山是有,可是那有水?」

  「哦呵呵呵呵呵~~到村后自然有了。」

  二人又走了一会,墨素清看见牛在耕田,一脸好奇地问:「姑姑,妳看,那
只是牛吗?牠在做甚么?」

  「耕田呗~妳没见过吗?」

  墨素清大摇其头,她自小就在山庄长大,没到过农村,那见过牛耕田。

  一路上那些农民都好奇地望着墨香和墨素清二人,她俩的容貌之美,在乡村
甚是少见,加上二人穿着光鲜,不像平凡人家,故多望两眼。

  走了好一会,墨香和墨素清终于看见一块石碑,上面刻有太河村三字,二人
便进村一看。

  「咦~~好臭~~」

  「是牛粪味。」

  「真髒!」

  再走前数步,二人看见一些村童在玩耍,孩子们看见墨素清,一脸好奇地望
着她,一位鼻涕虫大胆走过来,伸出髒兮兮的手,道:「姐姐,糖。」

  「走开!」墨素清厌恶地道。

  那孩子吓着了,哭起上来,墨香心生怜悯所以拿出糖给这位小孩,并问:
「请问你知不知道蓝宁这位哥哥住在哪?」

  鼻涕虫摇了摇头,然后第二位女孩上来,道:「我知道。」

  「在哪?」

  小女孩伸出手来,墨香只好再拿出糖来给她,她遥指一间村屋,道:「哪。」

  「谢谢。」

  最后所有小孩都缠上来要糖,墨香心中叫苦,她没带这么多糖呢。

  后来,一位高大的男人出现,看见墨香被小孩子围着,一副尴尬的模样,便
上前道:「大牛,二力!不许胡闹!」

  小孩子见大人来了,一哄而散。

  墨香笑着道:「谢谢你。」

  「别客气,小孩子宠坏了,一看见陌生人就要拿糖。」

  墨素清细心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看他一脸呆板,看着墨香的眼神有古怪,便
笑呵呵地道:「叔叔真好人哦~」

  男人先愕然,后尴尬地道:「我今年二十六岁,还算不上叔叔吧。」

  墨素清微微诧异,不再作声。墨香白了她一眼,心想我这侄女也是宠坏了。

  墨香和对方闲聊几句,知道他是住在蓝宁隔壁的,名叫张虎。

  张虎貌似殷勤,实质是想套近乎,他亲自带墨香到蓝宁家外,推门入院。

  「石嫂~我带两位客人来找妳。」

  燕儿从厨房走出来,看见来人后一脸愕然,及后又转为厌恶,道:「妳来这
作甚?」

  墨香见有外人在此,便客气地道:「谢谢张兄弟带路,你可以回去了。」

  张虎感到到气氛有点怪异,但既然对方下了逐客令,他也不好意思厚脸皮的
留下来。

  张虎依依不捨地离去,墨香和燕儿互相对望,墨素清看出二人有些过节,故
轻轻一笑,道:「两位不如进屋内谈吧。」

  燕儿抛下一句话,说:「我有事忙,没空招呼两位,请便。」

  说完就走进厨房。墨素清见对方态度冷漠,气得牙痒痒的,道:「岂有此理!
我们老远跑来,结果却得到如斯对待?」

  墨香反而不介意,她慢步走进木屋内,坐下来,墨素清也细心打量着屋内环
境,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也不为过,这儿没甚么装饰物,地方浅窄,还有淡淡霉味。

  良久,蓝宁从朱茜家回来,刚走进家门,就看见两位美丽的女人,其中一名
年纪较大的女人,他好像在哪儿见过,想了想,便道:「妳不就是在轩辕居见过
的那名妖野女子?」

  墨香微笑道:「当日一见,还以为只是一些宵小之辈,想不到公子就是蓝天
意的儿子哦~~蓝公子好~~」

  墨素清怔怔地望着眼前俊美的青年,他那出尘的外貌,剑眉星目,鼻樑笔挺,
唇薄脸尖,如此出众的外貌,比他哥哥更为吸引,怎么说呢?有种独特的潇洒不
羁的感觉吧。

  墨香瞥见侄女惊呆的模样,邪笑着介绍:「我叫墨香,阎罗殿的教众称我为
香主,这位是我的侄女,叫墨素清,清清,还不叫人?」

  墨素清「啊」了一声,回过神来,道:「蓝……蓝公子好。」

  蓝宁毫不忌讳,直白地道:「我已经说过,我是不会加入阎罗殿的。」

  「不不不,蓝公子误会了,我此番前来,是来说亲的。」

  「说亲?」

  蓝宁讶异地说。

  「对,我侄女倾慕蓝公子已久,如今与我一起来和蓝公子相亲,不知蓝公子
意下如何?」

  墨素清发呆之际,耳边听见甚么「相亲」之类的话,顿时醒悟过来,羞窘地
道:「姑姑!甚么相亲?」

  「清清,妳不是说喜欢蓝公子吗?」

  「我何时……说了?」

  墨素清一脸羞涩地道。

  「妳看妳的样子?还嘴硬~~」

  蓝宁完全被两人搞煳涂了,他和她才第一次见面,她就喜欢上自己了?

  蓝宁说:「恐怕要叫这位姑娘失望了,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未……未婚……妻?」

  墨素清内心一阵刺痛,深感失望的说。

  墨香没有放弃,反而理直气壮地道:「未婚妻即是未过门,一日还没过门,
就不是正式夫妻,我家清清还有机会嘛。」

  墨素清一听到「还有机会」,整个人徒然自信增加了不少,只要自己把他从
未婚妻手中抢过来,那么将来他娶的女子定必是她──墨素清!

  妖狐在蓝宁脑海中说:「呵呵,我家宁哥哥真受欢迎嘛。」

  蓝宁心答:「闭嘴!」

  「哼!这姑娘是喜欢定你啦,你这花心萝蔔~」

  妖狐有点吃醋的说。

  蓝宁没再理会妖狐,而对墨香说:「即使我真的选择了这位姑娘为妻子,我
也不会加入阎罗殿的,妳死心吧。」

  墨香邪笑着说:「那蓝公子是同意这门婚事了啰?」

  「我……」蓝宁看向娇俏的墨素清,说样子一点都不比朱茜差,更有点鬼灵
的感觉,身材也是可以,胸脯虽然没有朱茜的夸张,可是也不能小看的。

  蓝宁记起前世的一句俗语:「有食不食,罪大恶极!」

  这么可口的小白兔送上门,不吃白不吃,他绝对不会暴殄天物的~~「那么
就这么敲定啰~」

  墨香表露胜利的笑容。

  「这……」蓝宁难以拒绝,如果说到这份上他还要拒绝,他妈的他就不是男
人!

  「清清,妳以后就跟着蓝公子吧,蓝公子,我把我的好侄女交给你啰~」

  「姑姑……我……」

  「还我甚么我?蓝公子都接受妳了。」

  墨香推波助澜地道。

  「小清,我可以这样称呼妳吗?」

  蓝宁问。

  墨素清轻轻点头,脸红得像蕃茄。

  「好了,蓝公子,你就为我俩安排一下房间吧,我俩和你住几天。」

  墨香的话杀蓝宁个措手不及,房间?这儿那来这么多房间?

  结果蓝宁让出自己的房间给她俩人睡,他则和燕儿一起睡……这晚,蓝宁睡
在燕儿房间的地上,而燕儿则睡在床上,二人彼此都忍耐着心中那团火。

  燕儿责怪蓝宁为何留墨香和墨素清住下来,蓝宁只好委婉地辩解,说人家墨
姑娘看上自己,他岂有不接受之理?

  燕儿简直被他撂倒了,原来自己养大的男孩竟是这副德性,她心想:「天下
男儿皆好色啊!」

  几天后。

  蓝宁和墨素清溷熟了,但她在他面前还是那么腼腆,蓝宁忍耐了自己的情慾
多天,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吃掉眼前的大白兔,如果飞擒大咬的话一定会吓怕她的,
所以他觉得要慢慢来。

  蓝宁正和墨素清闲逛村中,村民都诧异蓝宁竟然能和这么娇俏的女孩一起,
而这几天中的消息也传到朱日耳中,朱日知道后,立即找蓝宁理论。

  「臭小子!你给我站着!」

  「朱叔……叔?」

  朱日走了过来,怒不可遏地道:「厉害呀!左右逢缘,石刚的儿子果然不同
凡响!」

  蓝宁慌忙地道:「朱叔叔,你听我解释。」

  朱日大吼着说:「我家茜儿一定要做大的!她?只可以做妾!」

  墨素清听进耳中,感到委屈了自己,故反驳道:「为何我要做妾?」

  蓝宁正鬆一口气时,心想:「原来朱叔叔不介意我三妻四妾~太好了。」

  嘴中却道:「小清!不得无礼~我和小茜认识在先,她当然做大,妳做小了!」

  「蓝大哥……你……呜呜呜!你欺负我!」

  墨素清大哭离去,蓝宁在朱日面前当然不敢造次,故没有追上墨素清。

  蓝宁安慰朱日一番,咬牙切齿保证他女儿朱茜将来一定是大婆,朱日这才安
心离去。

  蓝宁返回家中,踏进院子后,却看见一位英伟不凡的青年,约莫十八来岁,
手持一把剑。

  「哥,就是他。」

  墨素清对自己哥哥道。

  「岂有此理!竟敢欺负我妹妹!看我不打死你!」

  青年正是墨海。

  「甚……甚么事?」

  蓝宁一脸惘然,看见对方怒气冲冲拔剑杀过来,蓝宁只好唤出冰凤应敌!

  墨海使出《墨舞剑法》,剑招洋洋洒洒,犹如挥笔着书,亦有如泼墨于白纸
之上,狂书疾书,一点一划,尽显豪情奔放。

  蓝宁也使出《冰狂乱舞》之招式,剑法凭寒意寄于剑上,一刺一扫,皆令人
如堕冰窖,又如寒冬忽至,大雪纷飞,雪落大地。

  墨海感觉到一股彻骨寒气,扑脸而来,心知不宜持久战,于是剑招愈耍愈快,
愈舞愈狂,墨舞飞溅,奋笔疾书。

  两剑相碰,发出铿锵之声,冰蓝之气与墨绿之气洒遍一地,形同一张画卷,
既有墨砚狂情,又有冬霜冷峻。

  一旁看戏的墨素清意想不到蓝宁能和她哥哥杀到如斯地步,心中欣喜之馀,
又替哥哥担心。

  二十一路《墨舞剑法》变化多端,连绵不绝,一剑接续一剑,狂书疾书,毫
不怠慢。

  配上祖传心法《墨心》护体,虽然寒气迫人,却难伤墨海分毫,他愈战愈勇,
势不可挡!

  然而,蓝宁仍未使出真正实力,莫愁曾经告诫过他,除非遇到生死存亡,否
则不要动用阴阳双修之全部实力。

  现在虽面临大敌,但在对方剑招之中感觉不到半点杀意,有的只是怒意,对
方发怒,但并未动杀机,这就是蓝宁不动用阴阳双修全部之力的原因。

  二人交手近二百回合,竟分不出高下,战到最后,互有惺惺相惜之感,下手
由烈转柔,怒意也渐渐被敬佩取代。

  「哈哈哈哈哈~~痛快!」

  墨海哈哈大笑道。

  「兄台好剑法!」蓝宁大赞对方的说。

  「阁下的寒剑也是厉害,可惜未臻化境,寒而不慄,震动不了我心。」

  「兄台的剑法也是独到,洋洋洒洒,豪情万丈,可是变化太多,久战不下,
容易分心,剑势渐渐变弱,可惜可惜。」

  「墨某才疏学浅,这招《墨舞剑法》只练得七成火候,一般行走江湖绝无问
题,可是遇到绝顶高手,则捉襟见肘,左支右绌,实在难以取胜啊。」

  二人客套一番,互诉优劣,互相欣赏,大有相逢恨晚之感。

  如果二人走进屋内,以茶代酒,互饮三杯,墨素清才问哥哥的说:「哥……
你又说替我作主的……」

  墨海理直气壮地道:「我与蓝兄相逢恨晚,那些儿女私情滚到一边吧。」

  「对!甚么儿女私情,那比得上兄弟手足之情,来!饮!」

  蓝宁付和着说。

  这时墨香从房间中走出来,打着呵欠地道:「咦?海儿,何时来了的?」

  墨海冷哼一声,责怪道:「还好说,妳把我妹妹掳来这儿,还替他作主说亲,
可否经过我爹同意?可经过兄长我同意?」

  墨香讪讪一笑,道:「那有甚么不好,人家蓝公子才貌双绝,绝对不会让你
家清清受委屈啦。」

  墨香不说则已,一说墨海就火大了!

  他说:「妳还有脸说,人家蓝兄已有未婚妻,妳硬要我家清儿下嫁于他,于
情于理都不合,现在人家要我家清儿做妾,如何不委屈?」

  「呵呵呵~~做妾有甚么不好,同样是明媒正娶,只不过是侧室,既然喜欢
对方,又在乎甚么名分呢?」

  「妳!满口歪理!」

  墨香拉过墨素清到蓝宁身旁,问她:「妳是不是喜欢他?」

  「姑……我……」

  又问蓝宁:「蓝公子,你是否爱清清?」

  「我爱。」

  蓝宁毫不犹豫答道。

  墨香理直气壮地道:「既郎有情,妾有意,谁还能指三道四呢?还计较甚么
呢?」

  墨素清少不更事,对繁文缛节不太了解,故点头回应:「姑姑也说得对,可
是……」

  墨香见事渐成,不由她拒绝,接道:「可是甚么?傻女,天下那有男人不好
色,三妻四妾乃平常之事,不必介怀的。」

  此时墨海也没有甚么意见,可是婚姻大事,应该知会父母,故他道:「清儿
还小,婚姻大事得由父亲作主,现在妳马上同我回家,我替你禀明父上,由他定
夺。」

  「蓝大哥,你会等我吗?」

  墨素清含情默默地望着蓝宁问。

  「会,我等妳。」

  墨素清取下头上金钗交给蓝宁,并道:「这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你好好保
管,待我问准父亲,之后我俩就择日成婚。」

  蓝宁也取出王中孚送给他的玉佩,交给墨素清,说:「这虽然不是甚么名贵
之物,可是跟随我多年,我视为至宝,我今日将它交给妳,也当作我俩的定情信
物吧。」

  墨素清珍而重之地收起玉佩,这才跟随哥哥离去。

  待墨素清离去后,墨香才对蓝宁道:「蓝公子,我这媒人婆不错吧。」

  「怎么了?想怎样?」

  蓝宁心知对方不怀好意,故此心生提防的说。

  「我知道你是不会加入阎罗殿,也不会当甚么圣主,这我不和你计较,现在
阎罗殿以我马首是瞻,可是我一个女人怎能号令他们?」

  蓝宁看她转弯抹角,心感不耐烦,故道:「有甚么事就直接说,不要吞吞吐
吐的。」

  墨香妩媚一笑,一笑百媚生,说:「蓝公子可愿意做我教的客卿?」

  「客卿?」

  「即是挂名的教众,本质上是不用理会教中的规矩,也不用听命于任何人,
你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本教还会供你物质上的需用,要钱有钱,要面子有面
子,甚至想要女人也不难。」

  蓝宁听后觉得天下那有免费的午餐,做客卿能享有如此待遇,竟不用一分一
毫的付出吗?打死他也不信。

  「说重点吧。」

  「蓝公子快人快语,好,我就开门见山说,客卿唯一要做的,就是在阎罗殿
危急关头出手相助!」

  蓝宁轻笑一声,道:「香主未免太抬举我了吧,我何德何能有能力保妳教周
全?」

  「绝对有,就凭你是云渊宗的弟子,就有这个资格!」

  蓝宁察觉对方的意图,故邪笑道:「香主的如意算盘打得挺响的嘛,连云渊
宗也想拉下水?」

  墨香仍真女中豪杰,屡屡语出惊人,她道:「当今天下就以阎罗殿和云渊宗
势力最强,只要我们合作,那有甚么帮派能与我们抗衡?天下便归我们所有!」

  蓝宁好奇地问:「云渊宗一向和阎罗殿不和,我区区一名内门弟子,又怎能
与妳合作?」

  墨香笑道:「云渊宗从前之所以和我们不和,是因为你爹爹蓝天意,如今蓝
天意已经失踪,本教群龙无首,经我励精图治之下,才渐渐有复兴迹象,我不想
像从前那样树敌众多,所以才想与云渊宗结盟!」

  蓝宁心感此女子野心不小,她是否单纯想结盟这么简单呢?当中会不会有甚
么诡计?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附件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