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碧蓝大舰队】乳法行动1 黎塞留的恶坠(下)

**小说 2021-03-10 02:2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碧蓝大舰队】乳法行动1黎塞留的恶坠(下)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碧蓝大舰队】乳法行动1 黎塞留的恶坠(下)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黑礼帽
2020/6/29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0624

  几天后黎塞留结束了术后恢复,回到岛上修养,等待着蜜总组织关于她和贞
德的下海拍卖会。

  「你有看见黎塞留吗?侍女说她早上起来就来办公了。」

  这天早上,辛乌正在办公室吃着早点,让巴尔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没看到。可能去吃早点了吧。今天早点是敦刻尔克做的,很不错哦。要不
要尝尝?嘶~」

  显然她在找黎塞留,看着让巴尔的样子,辛乌想了一会说。说着他将面前还
未吃的一份糕点向前推了推,让巴尔稍加迟疑,但还是走上前端起餐碟,背靠着
桌子小口品尝着。

  「唔,真不错。」

  「敦刻尔克的手艺可是顶级的。唔,你最近经常找黎塞留演习呀。战况如何
?」

  「嘁。」

  「得得得,我不问了。上午还有会议,你要来旁听吗。嘶。」

  「我才没兴趣。我去找黎塞留了。」

  谈话间让巴尔吃完了糕点,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她丝毫未注意到辛乌话语
间的颤音以及他有些颤抖的身体。在确认让巴尔走后,辛乌低下头笑着说。

  「别这么看着我,刚才是不是很爽?」

  让巴尔寻找的黎塞留此刻就躲在辛乌的桌子下面,穿着枢机主教礼服头戴冠
冕的她正跪在地上,将头埋在辛乌的双腿间,把他的肉棒整个吞咽下去。从黎塞
留拉长的双唇,嘴角淌出的液体以及已经迷乱上翻的双眼可以得知,她正卖力地
帮着辛乌做着深喉口交。听见辛乌的话,黎塞留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忿与责怪,但
迅速被浓厚的肉欲淹没继续卖力地侍奉着。

  原来,那天黎塞留醒来后,在洗脑和欲望的作用下,辛乌成功让黎塞留答应
为自己进行洗礼。在那之后,黎塞留以「传统仪式」为名开始对辛乌精液管理,
当然这都是辛乌自己杜撰的,实际上的目的是假借信仰之名随时随地调教和开发
黎塞留的身体,短短几天的时间,辛乌就把黎塞留全身除了小穴外都尝了遍。现
在,每天早晨的晨勃处理已经成了黎塞留每天必须完成的事。

  看到黎塞留不忿的眼神,辛乌冷笑着按住黎塞留的冠冕将她固定住,然后用
力的挺腰抽插起来。

  「哦哦。不愧是,枢机主教大人。每次都感觉太爽了。」

  「呜呜…呜…呜」

  黎塞留在生猛抽插带来的窒息和快感的绞杀中彻底放弃了思考,她美目上翻
,闪烁着肉欲的光芒,吞咽肉棒的小嘴更是卖力吮吸吞吐发出呼哧淫靡的水声。
此刻的黎塞留已不再是平日高贵的枢机主教而是一台榨精的飞机杯,她用双唇死
死地吸住口中的巨物,舌头不断的缠绕摩擦着它,伴随着用力的吮吸和深喉的插
入整个咽喉的肉壁不断蠕动着紧紧的包裹挤压着仿佛要将肉棒整个绞断。面对宛
如全自动飞机杯般娴熟的技术和卖力的榨取,纵使辛乌都差点招架不住发出赞叹
的声音,不多会就缴械射了出来。如此同时,黎塞留也颤抖发出欢愉的呜咽声到
达了高潮。

  「哈…哈…哈…哈啊……」

  「别偷懒,马上开会了。」

  「嗯呜,是……」

  抽出肉棒后的辛乌看着低着头喘息的黎塞留,用那依旧坚挺的肉棒拍了拍她
的脸不耐烦的催促道。黎塞留答应着,抬起头开始仔细的舔舐肉棒,待清理完毕
后黎塞留更是张开嘴口含白浊待辛乌检查之后再吞咽而下。做完这一切后,黎塞
留有些摇晃的起身迅速打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同时一脸严肃认真的说:

  「指挥官,虽然在洗礼前对你进行射精管理,帮你解决性欲是我的责任和义
务。但我还是要声明,请不要做出想刚才那般危险的事情来。在私下里你可以随
时来找我,我都会帮你妥善解决。」

  「好。我知道了。不过话说回来,刚才的感觉,如何?」

  面对黎塞留严肃认真的话,辛乌连忙点头答应但同时又一脸淫笑的问道。辛
乌的话让黎塞留不禁回想起刚才跪在桌下听着让巴尔靠在桌子上的场景,那种随
时可能被发现的刺激以及体内不知为何不断翻涌的背德感让黎塞留体会到一种别
样的强烈的快感,现在经辛乌一说,黎塞留回忆起来顿感整个人兴奋莫名。脑中
更不自觉的想着:那感觉好刺激,好想…好想再试一次。

  看到黎塞留的样子,辛乌淫笑着上前反锁房门,接着用力一推让黎塞留趴在
桌子上,在撩开她的裙子露出内里没有内裤遮掩的翘臀之后,将已经被口穴润滑
的肉棒对准黎塞留粉嫩紧致的菊穴用力一捅。

  「啊啊啊…不行呀…马上…啊…啊…马上就要开…啊啊啊…里面被填满了…
啊…那里明明…不…但…好爽…又要…啊啊啊啊啊。」

  只是数个抽插过后,房间里便回荡起黎塞留淫乱的浪叫。

  待辛乌发泄完,黎塞留整理好衣服两人一同来到会议室。发现众人都还未到
,于是黎塞留有些疲惫的倒在椅子上合拢一对美目,而辛乌则淫笑着走到黎塞留
身后装着给她按摩的模样,实际上则是肆意把玩那对坚挺诱人的玉乳。

  「还有点时间,不如?毕竟熟悉对方的身体也是洗礼的重要一环不是吗?」

  「是这样…但…嘶……啊~」

  由于这也是日常管理的一部分,黎塞留并未太过反对,在经历过数次之后,
黎塞留开始渐渐享受起辛乌这般以洗礼为借口的放肆玩弄。眼见黎塞留闭着眼不
时发出愉悦的呻吟,辛乌猛地加大了动作。

  「嗯…哦哦…轻点……你在…嘶…啊。」

  「虽然我关上了门,但你这么大声的话,难道不怕被人发现么?」

  辛乌轻易的将黎塞留胸口的衣物撑开,双手捏住玉乳顶端那两颗挺立的乳头
用力一扯。黎塞留被这突如起来的刺激惹得整个身体颤抖起来,低沉地鸣叫着达
到了一次小高潮,就在黎塞留准备出言喝止的时候,辛乌的低语让她瞬间紧张起
来,双手更是不由自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而辛乌等的就是这个瞬间,在通过义眼将黎塞留身体敏感度调到最大的同时
,辛乌低下头将黎塞留两颗充血的乳头紧紧咬住,同时一双手迅速伸入黎塞留的
裙底分别对着她的阴核和菊穴粗暴的搓弄和抠挖起来。一瞬间,本就被改造成强
烈敏感点的乳头、阴核和菊穴爆发出的快感让黎塞留直接高潮失禁,要不是她捂
着嘴巴估计整栋楼都能听见枢机主教高亢的浪叫。

  「哈啊…哈啊。」

  高潮的余韵还未散去,黎塞留便整个人无力地摊在椅子上,但辛乌却并不打
算停手而是继续不断的蹂躏黎塞留,让高潮一波接一波的冲击着她的心灵,纵使
黎塞留想要抗拒但高潮后的虚弱以及被改造后的身体却只能让她在一次次的高潮
中沦陷。

  当辛乌停下手只见不到十分钟,黎塞留双腿间飞溅的爱液已经将椅子的坐垫
打湿,而她的脸上也被肉欲涂抹成了痴态的阿黑颜,辛乌淫笑着将一个圆环套在
了黎塞留敏感挺立的阴核上。黎塞留刚想发作走廊里就传来众人说笑的声音,无
奈黎塞留只能迅速收拾心情和衣服坐好。

  「黎塞留,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怎么回事?」

  会议期间,贝亚恩看到黎塞留一脸绯红的用手支着头,不由得关切地询问道
,黎塞留听后则报以虚弱的微笑。

  「没事,只是…唔嗯…只是…还有些…哈啊…不兼容。你不是昨天才…哈啊
…帮我检查的么。问题不大,继续开会吧。」

  听到黎塞留的话贝亚恩并未多疑,但如果此刻有人低下头捡东西就能看到,
坐在主席位的枢机主教黎塞留此刻正岔开着双腿,那最神秘幽深的私处并未有内
裤的遮掩,就这样彻底裸露着,一只记号笔被她浅浅插入那湿润粉嫩的阴唇中间
,伴随着套在阴核上圆环的震动和不时闪烁的电光,爱液正源源不断的涌出并沿
着椅子滴落在地形成一滩逐渐扩大的水渍。

  待众人散会离开之后黎塞留再也忍受不住瘫软在椅子上,在近一个上午的会
议中阴核上不断扩散的快感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黎塞留,同时生怕被发现的紧张
以及强烈的羞耻感让这种刺激变得格外的强烈,而最要命的是刺激总能在黎塞留
高潮的临门一脚停下,这种被强行掐断的感觉让黎塞留差点崩溃发疯。黎塞留眼
见辛乌走了过来刚想发作,却不料辛乌抢先一步将手伸入黎塞留的裙底,捏住圆
环用力一扯。

  「哦哦哦哦哦……」

  从阴核上扯下的圆环宛如大坝的阀门,积压囤积的快感与爱液如山洪般从黎
塞留的小穴中喷涌而出,只是一瞬黎塞留的思想与心灵就被高潮的快感冲刷的干
干净净,她仰着头鸣叫着清澈的双眼此刻只剩欢愉空洞眼白。

  待黎塞留私处的爱液阴精喷涌殆尽,辛乌一把将黎塞留双腿抬起打开迫不及
待的将肉棒对准了她还在微微颤抖的菊穴,下一秒,会议室内便响起雄性的喘息
和雌性饥渴迎合的浪叫。

  一个月后,辛乌不但得到了黎塞留献上的处女更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和需求不
断调教改造着她,而在这么多天的调教下黎塞留的身体已经被彻底的开发,她本
人也已经深陷肉欲无法自拔。看着黎塞留的变化辛乌知道是时候给她最后一击,
把她彻底变成自己的东西。

  这天早上,黎塞留如常把辛乌的浓精含在嘴里直到把精液的味道染到嘴里、
喉咙里,享受着被精液和肉棒的味道强奸脑浆的快感,

  「啊啊。。。又要去了,去了,去了———!!!」

  本来普通的日常,但是当黎塞留沐浴在辛乌义眼映射出的光芒后,一切都变
得不再一样了。

  黎塞留感觉自己的大脑彷佛被扭曲了一样。。。不,应该是把扭曲的理智强
行复归,突然眼前走过了一段跑马灯。从被强行搅动理智在手术时被洗脑,把这
个男人的肉棒当作圣器侍奉,一步步的被这个可恶的男人开发了嘴穴和菊穴。在
妹妹的眼皮子下被这个男人把自己的嘴穴当成飞机杯处理性欲,在开会前把自己
的敏感点全狠狠的玩弄了一遍。以洗礼之名将的处女小穴献给这个男人,以脑子
里被灌输的性技取悦这个男人,被操至绝顶失魂。

  往后在海滩上把精液榨出来倒在敦刻尔克的冰甜点上,连着那令人上瘾的精
液一起细细品尝,然后以此挑起这变态的性欲,回到私人的vip房间里被按在
毛玻璃上被操得失神潮吹,还被外面的人们指指点点,享受那随时暴露带来的反
差和刺激。往后甚至还在告解室里装成互不认识,以主教的身分侍奉本以为是陌
生人的指挥官,享受那出轨的罪感和背德感,为陌生人献上身体的愉悦感,以及
事后被男人操得变成疯子般的满足和幸福…………

  黎塞留越想,就越感到了一股恶寒从她的背脊爬上到她的脑子里,下意识地
打了个冷颤。要是自己没清醒过来,要是鸢尾的大家继续在这里停留,要是不及
时把大家都救出去,要是自己亲手参与调教,把信赖自己的大家推进这深渊里,
要是……要是我亲手把让巴尔也弄到他的床上让她也被……想到这黎塞留就连忙
尖叫出了声,徒劳地想要驱散这股恶寒,以及深藏在那恶寒下的,自己都想要否
定的愉悦和快感。

  (不…我不能…我必须……)

  一边想着,黎塞留把自己的舰装展开,缓缓走向辛乌,每走一步,自己的理
智都在不停的警示着这个男人的危险,在警告自己要赶快逃离

  (要是…要是继续这样的话……我,让巴尔,鸢尾的大家,我一直以来想要
保护的事物都会被他沾污殆尽,变成他的物品吧……不行,我要阻止这一切,在
这!现在!)

  虽然这么想着,但当黎塞留把炮口对准了辛乌,自己却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


  「你想清楚了,杀了我,这里的一切都不在受到保护。所有都会化作废墟。


  说着,辛乌拿出一个自爆装置,挂在自己挺立的肉棒之上。

  (被威胁了呢……)

  黎塞留一边盯着肉棒和自爆装置一边想,内心冒出一种莫名的安心了,脑子
,甚至整副身体在看到自爆装置以及上面熟悉无比的肉棒时就本能地颤了颤。

  (为什么我会……不行……冷静……为了大家我要……冷静。)

  黎塞留一边想要把这类似本能的感觉压抑下来,一边深呼吸像是要把辛乌的
气味如往常一般吸到脑子里去。

  「呼。」

  黎塞留在回复心情后开口了,

  「你想怎么样?」

  「和你赌一场,一个星期如果你能忍住不认输,就算你赢。那我就把防御系
统的管理权完全交给你,这样你和鸢尾就自由了。但如果你认输了的话,嘛,也
没什么 ,只不过让你成为我的东西罢了。」

  (这是陷阱!)

  长久作为鸢尾旗舰和领导者的经验告诉黎塞留,辛乌的单方面提议肯定有什
么问题在里面。而且即使自己胜了,他也不一定会遵守自己的承诺,但她的内心
却在不断说服着自己:我只是被威胁了,为了大家只能赌一把了。

  「我有拒绝的资本吗?」

  「那从下午开始吧。」

  辛乌说完直接离开了,在听到辛乌离开的声音,黎塞留撤去舰装无力的跪坐
在地,双手环胸的她低着头不断的轻声抽泣,然而若是此刻辛乌在场,就能发现
黎塞留抽泣里所夹带着的一丝期待和兴奋。

  「这就是最后了,」黎塞留擦了擦眼泪,(只要我坚守自己的信念,只要我
还坚信着主的教诲,我就可以赢……)想到这黎塞留摇了摇头像是想把什么错误
的想法抛开,(我一定可以的,我把这个地狱,这个噩梦毁灭!)终于她缓缓的
起身拿起那包衣服,一步步走出房间。

  (没错,只要我撑过一个星期赢了,就……)

  从这天下午开始,辛乌的调教更加直接和肆无忌惮,在港区的时候,但凡有
机会辛乌就会把黎塞留推倒操弄。不仅如此,辛乌为了能让黎塞留更加淫乱对她
的身体做出了些许改造,将她本就敏感的阴核胀大到足有拇指指甲盖大小并且永
久勃起,敏感度更是放大了足有数百倍之多。这直接导致黎塞留不但无法穿内裤
,更是连走路都会几近高潮!

  最后一天的晚上,像往常一样布置好工作后辛乌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待着,不
一会门开了。黎塞留穿着一件风衣出现在门口,辛乌见状露出真诚的笑容说到。

  「欢迎。黎塞留大人。」

  「你把我逼到这个地步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看到辛乌的笑容,黎塞留有些无奈和愤怒地吼道,面对黎塞留厉声质问的则
是他和善的笑容。

  「我想让黎塞留大人堕落成为我的人,为了这个目的我不但把自己的命卖了
,还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作准备。」

  听到辛乌的话黎塞留故作镇定,轻蔑地回击道:

  「原来,是这样么?原来是想让身为自由鸢尾旗舰和枢机主教的我堕落啊。
我怎会……怎会被你这种下等的伎俩支配呢?」

  「是的,我就是要那个人人仰视的你彻底堕落。现在你要怎么做?要逃吗?
还是进来?」

  听着如此赤裸自信的话语,黎塞留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她清楚的直到自己
的身体在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她的内心名为理性和肉欲的声音在不断游
说:(如果…如果我踏进这个门的话可能真的…真的会就此堕落,会被快感把我
的心灵冲击得粉碎而堕落。)(要…要回去的话就只有现在了,回去的话我就…
不会…虽然很艰难但我应该还是能…能忍受得住的。)(但一天没有做的身体已
经…已经受不了了,私处和奶子好想…好想被他……啊~)

  短暂的犹豫和内心的交战后,黎塞留还是走了进去。随着她脱去风衣只见她
的身上只有一件近乎没穿的薄纱吊带纱裙,羊脂般的肌肤透着些许粉红,已经有
E罩的玉乳圆润坚挺,顶端的殷红将半透的纱裙顶起,一双模特般修长的美腿正
不断的交叠摩擦,被浸湿的薄纱紧紧的贴在私处,隐隐可见那粉嫩颤抖的肉穴阴
唇,黎塞留大腿并拢小腿岔开的站着,一双玉手交叠将私处肉穴勉强遮掩,纵使
如此一副随时陷落的姿态黎塞留依旧倔强的说道。

  「我也是有作为主教的责任义务和女人的自尊的,可不会就这么简单就堕落
的,而且…………你说的堕落具体是什么?是想让我成为你的人吗?」

  「不是哦。我呀,是要把黎塞留堕落成我的奴隶主教。」

  「…………」

  (奴隶?!)听到这个词黎塞留不自觉地自己在内心默念了一遍有些不可置
信的确认着。

  (竟然要我成为奴隶?)

  「要让那个身为自由鸢尾旗舰和枢机主教的黎塞留成为只会向我肉棒献媚的
雌奴隶。」辛乌正经的神情显然他没有在说笑。

  「你…………」

  听到辛乌如此赤裸的话,黎塞留忽然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啊……为什么,
他说出奴隶这个词的时候我的身体会蠢动兴奋,心头乱跳?!)但纵使如此,黎
塞留嘴上也在做着最后的抗拒:

  「果然…是个…肮脏的…禽兽,居然…居然想把女性变成雌奴隶?你这个…
恶魔!我才不会成为你的奴隶主教!」

  「是这样的吗?我觉得很简单的。今晚我会让你高潮到崩溃,然后哭着答应
的。」

  「是吗,很可惜……我一定会……啊啊啊!?」

  辛乌轻笑着直接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嘲弄与反击,他从黎塞留身后一把抓住那
对丰满颤抖的奶子,因为黎塞留的身体已经彻底沦陷,所以辛乌今天白天特意没
有操弄她的身体,只是不断地刺激,这直接导致黎塞留出现了类似戒断反应的饥
渴和燥热,一双已经敏感到足以成为G点的巨乳早就开始微微颤抖,乳头也是挺
立突起显得格外躁动,如今辛乌只是简单的抓握和揉捏乳头,强烈的刺激和快感
就让黎塞留尖叫着潮吹了。

  (啊哦哦…去了…去了…今天的第一…明明想要克制的…不……不行…一分
钟都…哦哦哦…不可以这么用力揉乳头…我又要……哦啊啊啊!!)如此简单的
高潮让黎塞留内心感到迷惘,就在这时辛乌冷笑着将早已准备好的震动乳夹套在
了黎塞留殷红诱人的乳头上,随着开关的打开黎塞留彻底瘫软在辛乌身上,双腿
间又是一股潮吹的爱液激射而出,

  「你这个…啊…啊…卑鄙的…家伙…我才不会…咿啊…你…你要干嘛?」

  「没什么?只是普通的牙膏。只不过如果涂在你那无比敏感的阴核上的话,
那个刺激说不准你会崩坏哦。」

  「那…里?难道??!!!」

  就在黎塞留靠着最后的理智倔强的反击时却发现辛乌已经将目标锁定在她无
比敏感的阴核上,他故意扬了扬手上普通的薄荷牙膏并在黎塞留有些恐惧的目光
中涂抹了上去,只见几秒钟后,黎塞留的身体便剧烈地颤抖抽搐起来,伴随着失
禁和潮吹黎塞留直接仰头着头翻着双眼发出疯狂的不成词句的浪叫。

  「啊噫噫噫噫!啊啊嘿嘿!」

  (这这这……太犯规…已经快要…不行…主呀…我……)黎塞留的意识已经
被高潮的快感冲击的支离破碎,只是被内心坚持的信仰拉住了那宛如残烛的理智
,这时辛乌的低语在耳边想起,

  「怎么样呀,枢机主教大人,高潮了这么久那里是不是格外的空虚呢?如果
想要的话,那就成为我的奴隶然后说【请快点蹂躏我吧。】这样求我吧。」

  淫邪的话语配上挤在双腿中间不断摩擦肉穴的肉棒传来的热量,黎塞留体内
的欲望被彻底挑起。面对着如此赤裸的挑逗黎塞留感到身体已经变成了发情的雌
兽,子宫更是在饥渴的嘶吼但辛乌就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是像一个猎人静静
等待着。

  (全部被看穿了…快点……继续呀。只要我恳求的话就能……但……)(当
开口恳求的时候,我就会…就会堕落的。那…大家…还有……鸢尾就……)不知
是信仰抑或是脑中闪过的伙伴们的面容,纵使已经濒临崩溃但是黎塞留依旧颤抖
而坚定的说到,

  「我…我不是说过了…我有作为旗舰和枢机主教的…自尊…和…责…任,只
是……这种…这种…程度的话,我是…我是…不会堕落的。」

  「呵呵,这样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最后告诉你一件事,知道为啥要定一个
星期吗?那是因为我要用这一个星期来开发、巩固和加强你身体的G点。所以你
的身体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G点高潮的俘虏了。」

  辛乌先是感到一丝惊讶,但随即淫笑着开始继续刺激黎塞留身上的G点带给
她新一轮的高潮,回过神来的黎塞留只能在高潮地狱中不断挣扎无助绝望的抵抗
着,(怎么…怎么会这样…那…那我岂不是早已注定…注定我会…无法…抗……
)(明明是我的身体…为什么却完全…完全不受我的…意志…不受控制的…擅自
…擅自高潮……啊啊啊……我的身体已经……屈服了)(但…我的心…仍在抵抗
…我才不会…为了大家和鸢尾……我的心才不会…溃败……我还能抵抗…下去…
即便再怎么G点高潮…我也……不会……)

  「什……么?那里,不是进攻我的阴核还有……乳房……那里是。」

  当黎塞留的意识还在挣扎抵抗之时,她忽然感觉到辛乌的手指插入了小穴按
在了自己最脆弱敏感的弱点上,(那里…那里是…肉穴的……)听到黎塞留颤抖
的声音辛乌得意地淫笑着为她续上话语:

  「那里是肉穴的G点啊!我说的对不对,主教大人?」

  (不…不可以…那样太狡猾了…呀)随着辛乌手指的动作,黎塞留再也支撑
不住,四肢着地无力瘫倒在地上,辛乌并没有停下而是愈发卖力,口中更是不断
嘲笑和打击着她残存的自尊与矜持,

  「肉穴这边完全没防备嘛,完全不像你的风格嘛。」

  「整个肉壁都缠上来了,简直是人肉飞机杯呀。」

  「这汹涌粘稠的肉穴汁像洪水般喷个不停喔。」

  「屁股已经在摇晃了,是不是高潮的太舒服了?」

  辛乌的话不断打在黎塞留的心底,她敢到自己的子宫正在蠕动和颤抖,她感
到自己的信仰和内心正被染成粘稠的白浊,她的内心正做着最后的抵抗。(已经
…已经连腰都…)(心…也…支持…不……)(要…要堕落了…我快要……)(
作为鸢尾旗舰……作为枢机主教的尊严…都…都被……)(大家…对不起…我快
要…快要被这…纯粹暴力的…高潮…快感……击溃至…堕落了。)

  忽然,黎塞留发现辛乌正给那个震动发电的圆环涂上牙膏,瞬间明白到辛乌
想法的黎塞留内心带着些许期待和惊恐地叫喊着:(唉,唉唉唉?!等!等一下
!明明已经要堕落的…要是…要是还用那个的话…我会…我会彻底堕进黑暗深渊
的!会再也回不来的呀!噢噢噢噢!!)

  当辛乌将圆环戴在黎塞留阴核上,配合着乳头、阴核道具的激活手指狠狠的
按在她肉穴的G点之上,在前所未有的盛大高潮中,黎塞留终于颤抖兴奋的喊出
堕落屈服的话语,

  「认输!认输!我认输了!我已经认输了!所以……所以…快把道具停下来
呀……啊啊啊啊」

  完全无视黎塞留的求饶屈服的话语,辛乌反而将道具的功率开到最大,手指
更是疯狂的刺激着,在连绵不但仿佛没有尽头的高潮地狱中,黎塞留这才真正意
识到自己的败北是多么的彻底。(明明已经…认输了啊…但为什么他还是不肯停
下来……)(啊啊…是这样呀…他在…他在调教…调教我的内心…如今的我已经
…已经被……)(无论是…鸢尾旗舰…抑或枢机主教…的责任…信仰…还是身为
女人的…尊严…在他给与的高潮快感面前…全都…全都毫无意义……当意识到的
时候…这一切…已经…已经被彻底烙刻在心底了…已经没法…反抗了啊……)

  就在这时,辛乌抽身离开,惬意地躺在了床上。在欲望,或者说是饥渴子宫
的呐喊中,黎塞留跪坐在辛乌的面前,光是凝视着那根傲然挺立的肉棒,黎塞留
就到达了小高潮,辛乌见状笑着说:

  「黎塞留大人,怎么光是看见肉棒就去了?」

  「是啊,变成这个样子不都是…不都是你调教的结果嘛?我的身体现在已经
…咿啊!」

  「那黎塞留你要怎么选择?只要支撑过去就好了哦,我不会强迫你的。我完
全尊重你的选择也做好了失败的觉悟了哦。」

  「真是个…都…都干到这个地步了,还…还说这种话。真是个…变态呀。答
案不是…不是已经明确了吗。」

  黎塞留一脸绯红和羞愤地盯着辛乌说着,接着她双手举高交叠与脑后然后身
子向下一坐,当肉棒捅入肉穴在子宫兴奋颤栗的高潮中,双眼满是爱心一脸阿黑
颜的妩媚高喊着:

  「指挥官,不对…是主人大人…我…黎塞留…现在…现在向这根肉棒宣誓服
从……我的身体和…子宫已经受不了了……请…请主人…快点蹂躏…我…我已经
是一头为了…为了高潮…什么事都愿意做的雌奴隶了…我现在…就把…小穴…身
体…甚至心灵全部…全部都献给…主人…所以…恳请主人…快点蹂躏我吧…让我
彻底成为你的…奴隶主教!哦哦哦哦哦!!」

  听见黎塞留的宣言,辛乌兴奋的起身将她压在身下,在将黎塞留的双腿彻底
打开后辛乌笑道:

  「非常好,接下来就用这个高潮让你完全堕落吧。」

  (终于要来了吗…要用怎样的高潮让我…完全…是阴核…还是肉穴G点?)
(唉?唉?难道是…大肉棒的…子宫)就在黎塞留期待的思考时辛乌全身压在黎
塞留的双腿间将肉棒狠狠插入肉穴深处,压着宫口将整个子宫顶的变了形!无可
比拟的充实和刺激不断摩擦冲撞着,整个子宫瞬间都变成最强烈敏感的G点!已
经无法舒爽到无法言语的黎塞留只能在内心呐喊着,(啊啊…子宫…子宫被主人
大人的肉棒……蹂躏…调教着…这感觉…已经…马上就要……)

  「来吧,说出你想要的。」

  面对辛乌忽然停下的动作和淫邪的话语,黎塞留瞬间明白了(要…要我说出
奴隶宣言…来彻底羞辱我…现在还要我…还要我说出最后屈辱的自白来…来让我
彻底堕落!真是…真是太……但…但我…却……)最终黎塞留抬起双腿,用一双
美腿在辛乌的腰间打了一个淫荡的蝴蝶姬,双手更是搂着他的腰用满是爱意和谄
媚的话语说出最后的自白,

  「我…黎塞留,鸢尾的旗舰…和…枢机主教…已经堕落了。我已经…完全…
完全堕落成最低贱的…主人专属的…雌奴隶主教。现在…现在请把我这个…这个
堕落的主教…不…是雌奴隶小穴…当成…当成自慰套来使用吧…主人。」

  「哈哈哈,那从现在起,黎塞留你就是我的自慰套了。好好记住主人的精液
吧。」

  随着辛乌兴奋的低吼,肉棒插到了最深的位置,一股精液冲入了早已投降,
敞开大门等待的子宫。(啊啊啊,大肉棒!成为奴隶后的第一次内射!!和之前
的完全不同!!)(这快感以及…幸福感…我…终于明白了…这…这就是雌奴隶
的愉悦…之前的感觉和这个比起来…就如同微尘沙砾!)(回…回不去了…只要
体会过这个就…绝对回不去了…这就是…雌奴隶才能体会到的…真是…真是太幸
福了)在中出带来的绝顶高潮中,黎塞留彻底无论是身体和心灵都彻底的沦陷了
。而辛乌的享乐才刚刚开始,他一边兴奋的操干着一边用手不断刺激着黎塞留的
G点,

  「仅仅一次内射而已。接下来,我会让你疯掉的的。看我G的同时攻击。接
下来还有更刺激的哦。」

  在辛乌的攻势下,已经堕落的黎塞留再也没有反抗,她尽情放任自己迎合着
辛乌,此刻她的脑中只剩一个想法(太…太爽了…不能思考了…啊啊…对呀…已
经…已经不能反抗了…因为…因为我是他的奴隶嘛。)

  「我想拍一张你的堕落纪念照可以吗?」

  「真是的。你知道我无法拒绝的吧。」

  「那就吸着肉棒。」

  「好的。主人。」

  当阳光照入房间,辛乌笑着问已经瘫倒在床的黎塞留。在爽快顺从的答应后
,黎塞留用自己的双乳将辛乌肉棒包裹同时用嘴亲吻着龟头,然后用满是爱意的
双眼看着镜头展示沾满白浊的双手露出了幸福痴媚的微笑。

  (对不起了。鸢尾…还有…大家……我已经完全堕落成这根肉棒的雌奴隶了
。)

  伴随着黎塞留内心最后一丝愧疚,她堕落的模样被彻底定格。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