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碧蓝幻想同人:欧罗巴的碧池堕落夜】

**小说 2021-03-15 19:2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碧蓝幻想同人:欧罗巴的碧池堕落夜】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碧蓝幻想同人:欧罗巴的碧池堕落夜】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Ruazi
2020/09/02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112


  夜晚的格兰赛法通常比白天还要繁荣数倍——平时那生人勿进的骑空团驻地
在晚上便会成为彻头彻尾的风流场所,而白日里那些强大而美丽的女性们,在夜
幕的笼罩之下也会随之变为追寻着快感起舞的廉价的娼妓。

  只消一迈入这兼做赌场的豪华的大厅,充斥其中的淫靡荡景便会完全展露在
来者的眼中——在装潢华丽的四壁之间,赤裸的男女们肆意交合着,将体液与蜜
汁洒满了每个角落。处于会场之中的男性大多都是周围的农民、贫民与流浪者,
在这些男人赤裸而肮脏的躯干下,一根根足有手臂粗细的乌黑巨物气势十足地挺
立着。而那些自甘情愿地沦陷微他们的肉便器的赤裸女人们,则单纯地凭借着发
情雌性的本能而追踪着自己欲求的阳具。

  就在距离门口最近的牌桌上,正在对赌的两名村民身上,被露出后背的黑色
高开叉连体内衣包裹着身体的优希斯与穿着半透白纱的特蕾丝正跨坐在他们胯间
那两根挺立的阳物之上,卖力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狐耳族女性那特有的淫靡雌
香正随着女人们的动作而在空中肆意飘散,雪白肌肤上渗出的那一层香汗更是加
剧了媚香的催情效果,惹得这两根插在她们腔内的巨物已经挺拔到了极限,甚至
已经在二人肌肉紧实的柔软小腹上顶起了阳具形状的凸起。

  虽然此时她们的脸蛋都被此时都被面纱所遮盖着,但那一声声甘美而淫靡的
呻吟,却仍然不断地从上下翻飞的丝绸中涌冒出来。悬挂在她们项圈上的大铃铛
昭示着二人奴隶的身份,而至于套在她们手腕与脚踝上的风铃环,更是随着女人
们娴熟而淫乱的动作而不停地奏响着淫靡的乐曲。而担任荷官的则是身着逆兔女
郎装,将一双被纯金乳环点缀着的乳头与由数枚小巧的阴唇环装点着的私处完全
暴露在外的罗塞塔。

  而在不远处的圆桌周围,雷维翁骑士团的三姐妹正一丝不挂地趴跪在地上,
用自己的背脊来当做壮硕的牛族男人们的椅子。有着诱人爆乳的萨拉萨、纳尔梅
亚和伊修米尔此时则以双膝跪地的姿势趴在了男人们的双腿之间,手口并用地侍
奉着一根根挺立的巨物。

  由于要拼命张大嘴巴才能勉强吞下男人们巨大的龟头,女人们的脸蛋都已经
变为了下流透顶的口交马脸,面颊也已经被紧紧吸缠着男根的唇舌向前拉长了不
少,晶莹的涎水更是伴着不断发出的下流吮吸声而肆意地向外涌流着,打湿了男
人们那久未清洗、如今正不断地散发着骚臭气味的蓬乱阴毛。而女人们纤细的手
指,此时也正在娴熟地玩弄揉搓着男人们那刚刚被自己吮吸过的紧缩睾丸。而蒙
住她们双眼的眼罩,则让这幅景色显得更为下流。

  而这些女人在担任着男人们的口穴飞机杯的同时,更是还兼任着他们的脚垫。
一双双肮脏的大脚在牛族女人们柔软的乳肉上肆无忌惮地来回蹂躏着,惹得大量
的母乳流满了地表。然而,即使被如此粗暴地对待,她们的脸上却仍然都挂着对
此由衷地感到幸福的笑容——如果她们能够让牛族的「主人们」满意,那么她们
就会被暂时带回牛族男人们的村子里,享受一整天粗壮阴茎的快乐天国。

  至于几十步之外的舞台上,则是菲莉、芙莉亚与瓦姬拉三人的兽交秀。此时,
她们的身体都被固定在了去掉刀刃的断头台上,摆出了一幅跪坐在地、以拼命向
着高出的屁股面对着观众们的姿势。她们的宠物此时正压在她们的身上,用一根
根远超人类的夸张巨物肆意蹂躏着少女们的肛穴,而垫在她们身下的男人则一边
享受着她们娇小身体不断的痉挛,一边品尝着她们柔软娇嫩的未熟蜜穴。

  最靠左边的便是在得知了父母亡故之后便完全沉溺在了肉欲之中的菲莉。

  骑在幽葬少女身上的灵魂兽那半透明的阳物使得少女那被扩张到了拳头大小
的肛穴的内壁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观众们面前,而身下那根粗壮的阳物此时更是
一刻不停地蹂躏着菲莉那已经被开发蹂躏到了已经能够容纳下手臂粗细的阴茎的
蜜穴,让那两瓣白嫩肥厚的阴唇随着男根逐渐粗暴起来的进出而被不停地反卷着,
甚至已经到了红肿的地步,而大量的蜜液更是随着肉体碰撞的啪啪作响声而肆意
飞溅迸射着。

  在不断顶入小腹深处的男根带来的快感之下,菲莉的喘叫已经与母畜别无二
致,所能发出的声音只有从胸腔深处挤出的沉闷悲鸣。光是这样宛如求欢雌兽般
的声音就足以让观众们癫狂不已,而再加上菲莉那双先是被精致的高筒皮靴包裹
到大腿中段,接着又被她自己的长鞭紧紧绑住的纤长美腿在崩溃的绝望快乐之下
不断做出的下意识挣扎,更是让围观者们不停地欢呼着。

  至于中间对于男女之事全无知识的瓦姬拉,则是在品尝到了异种交合的无上
快感之后轻而易举地堕落了。此时的她正被自己最亲近的犬兽粗暴地侵犯着肛穴,
在这头平时看似温和老实的巨犬发疯般的凶狠攻势之下,瓦姬拉身上的巫女服已
经被撕扯成了条条细碎的破布,露出她这具贫瘠的幼女身体独有的白如玉脂的肌
肤来。

  而她的后庭穴更是已经被粗暴地向外翻扯了开来,颤抖不停的粉嫩肠肉随着
犬只胯下的巨物来回冲撞而被肆意蹂躏拉扯着,大量涌出的粘稠润滑液之中已经
混入了点点的血丝,被油光十足的裤袜紧紧包裹着的翘嫩美臀更是被大狗的身体
压得上下摆动着。而在她身下的男人,此时也在用尽全力地狠狠抽插着少女淫乱
的蜜洞,让大量的淫水与少女娇柔嗓音所发出的那份混着淫叫的汪汪声同时喷溅
而出。

  而她那双纤细的黑丝玉足,此时也被凑上前来的两人狠狠地拉扯了过去,握
在手里肆意把玩舔弄着。这样一来,连跪姿都无法维持的瓦姬拉只能被两根粗壮
的巨根狠狠砸进了蜜穴的深处。

  而在最右边的芙莉亚此时则是已经在自己最为亲密的白银之翼身下沦为了完
全的肉畜。狐狸的巨物肆意进出着少女柔软的肛穴,巨兽粗暴地扭动着腰部的行
为甚至已经将她的肠肉都狠狠地拉扯了出来。粉色的肉套紧紧地包裹在巨兽鲜红
的巨根上,随着雄物的不停搏动而没完没了地痉挛着。狐狸的每一下抽插都会从
芙莉亚的喉咙中生生挤压出凄惨的悲鸣声,而少女的小腹也会随着它挺腰的动作,
像是被木杆贯穿般隆起大小夸张的凸起。

  而内脏被粗暴地搅动着的快感则让芙莉亚的前穴收缩得更加紧致,发疯般地
拼命绞缠着深深顶入她蜜穴深处、不停叩击着她子宫口的男根,迫不及待地榨取
着男人浓厚的精液。至于她所发出的痴乱悲鸣,则是比先前的二人还要淫乱数分。
而少女那双被踩脚袜包裹着的小脚,此时也在随着不断地高潮而激烈地回勾蜷缩
着。

  这样的景象要持续整整一个晚上,等到所有的宾客们都观赏够了少女们的惨
状才罢休。而在人群之间来回穿行着的,则是同样穿着露出度极高的装束、将自
己丰满的身体尽数展现出来的星晶兽们。已经心甘情愿地堕落进了欲望之中的布
洛蒂亚与玛裘拉此时正分别穿着红色与浅蓝色的超微小比基尼担任着服务员的职
责。

  两片小到似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布片完全遮挡不住她们那发情勃起的乳头,甚
至连浅粉色的乳晕都是半遮半露地暴露在外,而悬挂在充血乳首上的金属挂饰更
是就宛如荡妇的象征般直接暴露了出来。而在布洛蒂亚那筋肉结实、有着清晰的
马甲线的白皙小腹上,那竖长的肚脐下方,更是打着一颗闪烁的脐钉。女人们的
小腹此时已经被大量的美酒撑大到了膨胀的地步。

  烈性的酒精不停地折磨着她们的淫穴粘膜与肠道,惹得女人们的肌肤上布满
了细密的汗珠,而脸上也都是一副混杂着痛苦与快乐的痴乱表情。

  而女人们双腿之间的绝景,此刻更是完全暴露在外、展现无遗——那完全是
用鞋带粗细的布条和指甲大小的布片围成的内裤连她们阴阜上的毛发都遮挡不住,
至于那根用于塞住她们体腔中的烈酒的巨大木质假阳具更是无法隐藏。这根巨物
已经被连根塞进了二人的肉穴深处,只有一条顶端点缀着拉环的细绳还留在少女
的双腿之间。而那条细长的布片则深深地勒进了她们发情充血的肥厚肉瓣之中,
随着她们的步伐而不停地刺激着女人们敏感的蜜缝。

  而二人那两团丰满翘挺的柔嫩臀肉,此时也伴着踩在她们脚下的高跟鞋碰撞
地面的踏踏声而淫靡地左右晃动着。至于二人这两瓣嫩肉之间的粉嫩后庭穴之中,
此时则被连根塞入了一长串台球大小的肛珠,不时便会对她们即使每晚都被狠狠
蹂躏过,却仍旧是弹性十足的柔嫩肛肉发起强烈的电击,惹得女人们的身体不时
便伴着妩媚的悲鸣声骤然一软,双手所举着的盘子里的大量性玩具也散落一地。

  而在此时,她们身边的男人就会粗暴地将她们按倒,先是拔出她们后庭之中
的塞子,狠狠享受一番向外肆意喷溅出来的免费的酒液,接着再在她们丰满的身
体上肆意宣泄起自己失控的淫欲来。而随着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玛裘拉与布洛
蒂亚很快也被完全玩弄成了满身白浊的肉穴玩具。

  而在被男人们死死围住、不时便发出下流喘叫声的二人不远处,丰满的女性
正用自己纤细的手指捂住嘴巴,发出嘲弄的笑声。与场地之中的其他的星晶兽不
同,美神欧罗巴的身上此时一如平时般穿戴整齐——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欧罗巴
平时的衣着,也仅仅是那件下摆短到勉强能够遮住私处的小连衣裙而已。

  而原本就只能勉强遮住躯干、完全算不上多的布料,此时又因为她想要展现
自己身体的欲求而在侧肋处挖出了数个正方棱形的孔洞,将自己的侧乳与肋骨,
乃至于侧腰都几乎完完全全地展现了出来。而女人颈子上缠绕着的银色项链,与
项链末端悬挂着的玫瑰形吊坠,更同时起到了装饰物与窒息时的绞索的作用。而
她的手脚虽然看上去很是纤细,但那若隐若现的肌肉轮廓却为她的大腿勾勒出了
恰好介于丰满和臃肿之间的平衡点的美妙曲线。

  「这样的交合……像是野狗一样。」

  然而,虽然嘴里呢喃着轻蔑的话语,但欧罗巴却一边看着星晶兽同僚们被轮
奸,一边偷偷地向着人群分开双腿,撩起了裙子,露出了自己那被精心修剪成心
形的阴毛点缀着的私处,以及两瓣已经因为面前这幅淫乱的景象而充血肿胀起来
的白皙而肥厚的大阴唇。女人的阴蒂前端已经被她自己精心镶嵌上了钻石,闪烁
着淫靡透顶的下流光泽。而她大腿内侧的光洁肌肤,此时也已经被不断涌出的蜜
汁所完全地濡湿了,闪烁着淫靡透顶的粉润色泽。

  就在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的大厅之中,欧罗巴的手指缓缓滑向了自己的蜜缝。
她的拇指娴熟地玩弄着自己充血挺立了起来的敏感阴蒂,而另外四指则伴随着淫
靡透顶的水声,开始抠挖起自己粉嫩柔软的蜜穴来。对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比熟悉
的欧罗巴自然知道什么位置是让自己身体陷入发情的开关,而在打开开关之后,
娴熟的指法则将她立刻推上了一次盛大的高潮。

  而女人此时更是完全没有隐藏媚叫的意思,从她喉咙中溢出的高亢悲鸣则与
其他二人的淫喘完全混合在了一起。然而即使腔肉已经在快感下开始了抽搐,欧
罗巴却还是继续地卖力自慰着,用手指不断刺激着蜜穴深处的敏感点。

  「呜哦哦哦去了、自慰到去了噢噢噢噢噢——」

  一边迎来着盛大的高潮,欧罗巴一边不断发出母猪般的淫叫声,手指还在不
断地挖掘着自己的腔肉。在不断传入脑海的快感之下,女人双腿的力量没几分钟
就已经被一次次高潮彻底消耗殆尽,身体也虚弱地瘫软了下去。然而即使如此,
欧罗巴也拼命地撑起了自己的下身,曲叠起来的双腿与并拢的脚跟支撑起了她被
稀疏的金色阴毛包裹着的粉嫩内收蜜穴,将这穴不停地溢出着淫靡气味的泄欲名
器完全地展示在了围拢过来的男人们面前。

  而看着男人们纷纷掏出粗壮的阳具对准自己,欧罗巴更是在自慰的同时开始
宛如艳舞演员般扭晃起自己的腰部来,继续炒热着男人们的欲望。而围观者们也
深谙此地的规则,没有忙着对这具丰满的躯体撸到射出,而只是不断地刺激着自
己的下体,让一根根足有欧罗巴小臂粗长的巨物始终处在最适合插入她蜜穴的状
态下。

  这些指着美姬的一根根巨物大多都久未清洗,硕大的龟头上已经被米黄色的
精垢之泥裹上了厚厚的一层,几乎要看不出其本来的颜色,而其不断散发出的那
股腥臭透顶的气味更是已经让欧罗巴到了失禁的地步。卖力地吸入着空气中的恶
心气味,欧罗巴一边不断地散播着淫靡的香气,一边因为雄臭而不断地潮吹着。
然而,她的身体对于这样的快感已经产生了少许的适应性,让她不至于像是第一
次那样高潮到连意识都变成一片空白。

  在看着周围的男人们越来越多,终于将自己团团围住之后,欧罗巴终于停下
了自慰,将瘫软的身体恢复到了跪坐的姿势,对着面前林立的阳物露出了优雅的
微笑。

  「欢迎鸡鸡大人们哦——」

  这样说着的同时,欧罗巴的脑袋就迫不及待地凑向了离自己最近的那根粗壮
巨物,开始贪婪地呼吸起了那份由黏稠精垢散发出的刺鼻恶臭,而一股清澈的水
潭也在欧罗巴跪坐的双腿之间迅速地扩张了开来。女人脸上的红晕此时已经浓郁
到了宛如鲜血的地步,而她的双眸更是死死地盯住了面前的巨物。

  「下面请由我为各位鸡鸡大人们进行清理吧。」

  在说着的同时,欧罗巴将姿势由跪坐变为了双腿大开的蹲坐。女人卖力地在
男人们面前扭动着自己的腰部,展示着自己侍奉技术的纯熟,惹得这一根根巨物
此刻都已经膨胀成了乌黑的铁棒。而端庄的女人此时则在男根的丛林中抑制不住
地发出了了沉闷粗浊的喘息,迫不及待地将脑袋凑近了面前的污臭之源,贪婪地
伸出了自己粉润的纤舌,开始用舌尖扫弄起了眼前阳物的中缝来。

  柔软的舌尖沿着布满尿垢的浅沟来来回回地磨蹭,使得滚热的巨物在酥麻的
快感之下颤动不停,不多时就已经溢出了腥臭的前列腺液。

  在将榨出的透明汁液舔舐干净之后,女人终于心满意足地开始清理起覆盖着
龟头的大量污垢来。她先是将舌尖垂在龟头上方,让清澈的唾液将污垢完全浸湿
润透,之后才开始小心翼翼地用舌尖在不时便会抽动几下的硕大龟头上画起了圆
圈,贪婪地享受起了气味浓郁的恶心污垢来,就连一小块尿垢的碎屑也不放过,
全都将其吞入了口中。

  而在终于清洁干净龟头上的污垢后,欧罗巴张开嘴巴,向着面前的男人展示
着自己口腔内的污垢。此时女人的双眸已经弯曲成了媚意十足的月牙,配上那激
烈发情的粗重喘息声,完全地暴露出了她母畜的本性。在几次咀嚼之后,女人更
是心满意足地将充斥着口腔的污垢吞咽了下去,接着再次张开嘴巴,一脸痴态地
向着男人们展示着自己的嘴巴。

  接着,欧罗巴更是将自己的润唇在面前巨物的龟头上轻轻压了下去,在吮吸
着男人马眼的同时更是在用舌尖不停搔弄着他的尿道口,刺激着这根粗壮的巨物
骤然一抖,接着迅速地膨胀了起来,向着欧罗巴的嘴巴里喷溅出了一股腥臭的黄
浊。

  伴着呜呜的闷声呻吟,女人的腮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膨胀了起来,很
快就到了容纳的极限,使得她不得不大口吞咽下这些腥臭的秽液,而溅流出来的
黄浆更是涂满了她的下巴,沿着她那不停耸动着的白皙的喉部而不停地向下流淌
着。同时,浓郁的腥臭味更是不断地侵犯者着女人的脑袋,让她的身体不断地战
栗着,而双腿之间更是随着喉咙的蠕动而不时地向外喷溅出透明的蜜液。

  这样的景象惹得周围的男人纷纷嘲笑起她的痴态来,而站在她背后的男人更
是抬起脚,用力猛踢起女人两瓣丰满柔软、有一半都暴露在外的雪白臀肉来,惹
得欧罗巴的喉咙里更是闷声连连,痛呼、淫喘与不停吞咽着液体的咕噜声混成一
团,更是在肆意地挑逗着周围男人们本就高涨的情欲。

  而正享受着这人肉小便器的男人,此时也举起了自己肮脏的脚趾,开始肆意
地蹂躏玩弄起欧罗巴的蜜穴——原本那仅仅是一条粉嫩淫缝的一线天蜜穴先是轻
而易举地吞下了男人全部的脚趾,接着又是略显勉强地吞下了他的脚掌,最后更
是伴着欧罗巴喉咙深处挤出来的沉闷淫喘足足容纳了男人的半只脚。而男人此时
却还不满足,反而将自己脚掌更加用力地塞向了女人蜜穴的深处,直到将整只脚
掌都伴着欧罗巴的闷声悲鸣塞入了她的蜜穴之中后才停下。

  然而,欧罗巴下身那洞柔软的淫肉却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扩张,即使是被这
种大小的异物塞入,淫靡的肉腔也仍旧拼命地紧缠收缩着,包裹着男人表面粗糙
的脚,而从中流出的大量蜜汁更是冲洗着男人脚面上的污垢,随着男人耸动双腿
的动作而不停地喷溅出来。

  而男人在满意地排净了膀胱之后更是伸出了肮脏的双手,对着欧罗巴那装满
了自己尿液的腮帮狠狠地捏了下去。伴着一声沉闷的悲鸣,大量黄浊骚臭的液体
便从欧罗巴的唇间与鼻孔中盛大地逆喷而出。而随之涌出的那份浓烈的腥臭气味,
则让女人的身体再度迎来了盛大的高潮,在上面肆意喷溅着液体的同时,欧罗巴
的下身处也在夸张地潮吹着,向外不停涌出清澈的尿液。

  而随着男人终于心满意足地拔出脚来时,就连女人那洞娇嫩的蜜穴,都被随
之向外翻了出来,粉嫩的媚肉随着欧罗巴身体不停的痉挛而抽搐着,喷溅出大量
晶莹的液体。而女人的脸上,也完全扭曲成了一副高潮升天般的幸福痴态。而她
从下唇到胸口的肌肤上,此刻更是都已经被黄浊的液体完全涂满,而那件连衣裙
也已经被骚臭的液体完全浸透。

  见状,欧罗巴更是直接脱掉了自己身上仅剩的这条衣物,将那布满了淫乱痕
迹的白皙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男人们的面前——女人那对原先就已经算得
上是豪华的优美乳肉现在又膨胀了整整一圈的规模,而淫乱又敏感、变得足有她
自己小指粗细的下陷乳头此时则被一对沉重的铁环坠重在外。然而即使如此,她
胸口这对美豪乳也没有显出丝毫的垂坠的迹象,而是仍旧保持着完美的水滴形。
而在女人浅粉色的乳窝处,则装点着一对闪亮的乳钉。

  由于不断地重复着怀孕又流产的循环,欧罗巴的身体已经变为了随时都处在
泌乳期的状态。即使是此时,汩汩醇厚香浓的乳汁还在从她的乳孔中不断外流出
来。而女人的小腹上则以肚脐为中心,画着一圈一圈的红色的靶子,此时也像是
在邀请男人们狠狠殴打自己一般左右晃动着,惹得一对丰满的爆乳也随之夸张地
摇晃了起来。而在欧罗巴的肚脐与私处之间的白皙肌肤上,则被刻上了十余个象
征着堕胎记录的纹身痕迹。

  至于那撮已经被精心裁剪成心形的阴毛上方,则被烙上了一副闪烁着淫靡紫
光的复杂淫纹,以抽象的线条描绘着子宫被巨根射满的图景。光是看着这幅画,
男人们的欲望就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而面对着一根根比起刚才还要粗壮、全
部鼓胀到了极限的阳物,欧罗巴更是摆出了双V字手,再配上她脸上那副淫乱透顶
的妩媚笑容,俨然是一副无药可救的娼妇模样。而在女人纤细的食指上,看上去
便知价格不菲的指环正在闪烁着亮眼的光泽。

  在用力量召唤出水并漱干净嘴巴之后,欧罗巴开始向着男人们祈求起阳物来。

  「感谢各位大人在之前用大鸡巴让欧罗巴明白了自己的愚蠢与渺小、教会了
欧罗巴作为女人的快乐……作为回报,请让欧罗巴用身体作为各位的小便盆、再
为各位主人们彻底地清洁阳物吧呜呜呜——」

  还没等欧罗巴说完奴隶宣言,她面前的男人就伸出双手,死死地抓住了女人
的头发,粗暴地将胯下巨物狠狠塞进了她的喉咙深处。原本就已经淫乱透顶的痴
言浪语此刻被彻底变为了闷闷的悲鸣,接着又立刻转变为了淫靡透顶的噗滋噗滋
的吮吸声。即使被突如其来地深喉,欧罗巴的身体也没有做出一点抗议,反而是
立刻开始娴熟且卖力地用嘴巴服侍起了这根粗壮的阳具。

  为了将硕大的龟头完全吞下,女人的樱桃小嘴此时已经被扩张到了极限,而
柔软的舌头则随之伸出了唇外,垂在了乌黑巨根的下方,随着男人像是玩弄口交
飞机杯般狠狠「使用」着她的嘴巴的行为而前后摇摆着,甩溅出大量的晶莹的唾
液,同时更是不停撞击着男人沉甸甸的睾丸,发出下流的噗噗声。而在女人丰满
的双腿之间,则更是因为男根散发出的雄臭味而不断地向外涌出着蜜汁,同时也
让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发情雌性的气味。

  周围的男人此时更是对着这幅淫靡的景象纷纷撸起管来,然而欧罗巴却在卖
力地吞吐着男根的同时发出了含混而淫乱的声音——「啾呜呜、各位、吸溜、各
位请不要、唔唔唔、不要对着我手淫哦、精液要射在欧罗巴的淫荡婊子穴里才是
❤」

  一边发出吸溜吸溜的下流声音,欧罗巴一边发出断断续续的下流的话语。然
而她身边的男人们此时却完全没有理会女人的哀求,一左一右两个男人直接将龟
头顶在了女人因为拼命吮吸阳物而凹陷下去的腮帮上,而更多的男人则享受着星
晶兽长发那丝滑柔顺的触感。至于那最为迫不及待的男人,则是坐在了地上,用
双手死死揽住了欧罗巴纤细的腰肢,将自己的巨物狠狠顶刺进了她那洞穴肉还翻
在外面的柔嫩蜜穴之中。

  骤然突刺到底的浑圆龟头重重撞击在女人敏感的子宫口上,惹得欧罗巴的身
体瞬间紧绷起来,被顶出夸张凸起的纤细腰部拼命地顶向了前方,脑袋则在快乐
之下骤然向后仰挺了过去,而原本那柔软的肉穴深处更是立刻收缩到了极限,柔
软的触感立刻变为了无微不至的紧致包裹感,而那一条条腔肉的收缩抽搐更是让
男人立刻就到了射精的边缘,仅仅是拼命坚持着才没有瞬间射精。

  「啾噜、插进来了、主人大人的超级大鸡巴插进痴女废物欧罗巴的垃圾穴里
面了、如果大人们能让欧罗巴高潮的话、欧罗巴会把从那个公子哥那里拿到的钱
都分给大人们的——不、不要这么激烈啊、这下连脑浆都要被击垮了咿咿咿咿咿、
呜呜呜、呜啾嗯嗯嗯嗯嗯——」

  高声喊叫着淫言浪语的欧罗巴甚至已经爽到了忘记吮吸阳物的地步,而被怠
慢的男人此时则气愤地抡起了巴掌,重重地抽在了女人的脸上,惹得欧罗巴再度
发出了闷闷的高潮绝叫,而扭动脑袋和吮吸的动作此时也变得更加剧烈起来。而
在卖力吸吮阳具的同时,欧罗巴更是拼命地向上抬起脑袋,向着围观的男人们展
示着自己这张已经完全崩溃的下流口交脸。

  她那双清澈的碧色眸子此时已经有一半翻入了眼眶的上方,仅剩的部分也在
不断涌出的泪水之中不停地颤抖着,而鼻孔中更是在不断地涌出着混合了尿液与
鼻水的汁液。

  而即使如此,欧罗巴却还是拼命地用自己的双眸看着男人的脸,让这幅完全
崩溃的痴女表情彻底激发了男人的兽欲,开始极度粗暴地前后晃动起女人的脑袋
来,巨大的龟头一下下深深刺入女人的喉咙深处,与身下那凶狠地蹂躏着她蜜穴
的巨物应和起来,就像是欧罗巴被挑在了身下的这根巨物上一样。

  女人丰满的身体随着两个男人抽送的频率不断地上下摇晃着,而一双大大分
开的腿此时也已经到了支撑的极限,大腿肌肉的流畅线条更是在接连不断的高潮
下完全地凸显了出来。见状,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更是用一根根滚热的巨物磨蹭
着女人大腿内侧柔软的肌肤,把大量糊状的包皮垢涂满了欧罗巴的股间、臀肉与
双手。

  而每当这些地方的肌肤被秽物完全涂满时,欧罗巴便会召唤出小小的水珠,
将这些秽物全都清洗干净,之后再卖力地扭动起身体来,欢迎起下一波的盛大侵
犯来。而在榨取出嘴巴中的这根巨物那浓厚的精液、惹得白浆从口鼻中夸张地涌
出之后,欧罗巴更是立刻吐出了口中的男根,转而贪婪地侍奉清洁起了下一根粗
壮的巨物来。

  见状,迫不及待的男人们更是将巨大的阳物全都狠狠顶在了她的脸上,而欧
罗巴则一边露出一副满足的痴笑,一边忙不迭地舔舐着面前这一根根粗壮的巨物。

  而在女人卖力地扭动着自己的臀肉时,她身后的男人们也迫不及待地享用起
了她的美背与臀肉。一根根滚热硬挺的巨棒来来回回地磨蹭着女人柔软的脊背,
在她纤细的腰线上不停地摩擦着,甚至连她弯曲成直角的膝窝,此时都已经被硕
大的龟头所塞满,当做飞机杯般不停地磨蹭着。每当欧罗巴雪白的肌肤被涂上了
恶心的污垢,女人就会召唤出流水将其冲刷干净,而那些被她舔入口中的则悉数
咽下。

  至于那些有尿意的男人们,更是会直接伸手抓住她的脑袋,将阳物深深塞进
她的喉咙之中,让温热的洪流直接喷进她的胃袋深处。至于她那两瓣丰满的臀肉
之间,此时更是被塞进了一根粗大的巨物。这两团媚肉紧紧压夹起来的快感已经
强烈到了丝毫不亚于蜜穴的程度,惹得男人还没前后磨蹭自己的腰部几下,就耻
辱地将大量的白浊喷溅在了欧罗巴那无比诱人的白皙美背上,惹来了周围男人一
阵不屑的嘲笑。

  见状,愤怒的男人伸出双手,从背后狠狠掐住了欧罗巴纤细的喉咙,同时将
胯下巨物狠狠地塞进了女人的后庭之中。

  比起被突然插入蜜穴的绝对快感,还没怎么被开发完全的肛穴中传来的阵阵
麻痛反而引起了欧罗巴更加激烈的反应。女人原先已经有些松弛脱力的腔肉此刻
骤然紧缩了起来,再度拼命绞绕着的有力肌肉将那根已经在她穴内肆虐已久的巨
物直接推上了射精的天堂。大量涌入腹内的温热液体使得女人的喉咙深处挤出了
一声高亢的呻吟,接着就连脑袋也随之向后仰了过去,而黄浊的尿液与透明的潮
吹汁,此时更是宛如喷泉般不断地向外喷洒了出来。

  而随着欧罗巴那不断抓握着空气的手指做出的动作,刚刚在她体内射精的男
人那稍显疲软的阴茎,此刻也再度挺立了起来。似乎是对欧罗巴这样的能力已经
习惯,刚刚享用过她蜜穴的男人没有过多的惊讶,而是一边淫笑着,一边将胯下
的巨物对准了女人那已经被扩张开来的后庭,狠狠地挤了进去。柔软的肛肉被逐
渐顶入深处的巨物粗暴地撕裂,惹得丝丝刺目的殷红都混入了女人的汗液之中。

  然而这样的疼痛对于被开发完毕的欧罗巴而言反而比快感更容易让她高潮。
光是这样的扩张,女人的下身就已经彻底失禁成了喷壶般夸张的地步,而在颤栗
痉挛的肌肉耗尽了她最后的力量之后,欧罗巴更是脸朝下地扑倒了下去。然而正
在兴头上的男人们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他们粗暴地拽起了女人的头发,将她的
脑袋强行拉向上方,把自己胯下的巨物狠狠塞进了女人的嘴巴深处,把这张已经
被精液与尿液灌满的嘴巴彻底当成了口穴便器来使用。

  而女人的一对爆乳此时则被男人们凶狠地践踏蹂躏着,粗糙的脚掌每用力碾
压一下,两股甘美醇厚的乳汁就会以夸张的幅度喷溅而出。而她的双腿更是被站
在她身上的男人们粗暴地拉扯了起来,将她的脚踝悬挂在了半空垂下来的绳索上,
双腿大大分开成了横一字马的状态。接着,男人们便粗暴地前后夹击享用起女人
柔软的二穴来。

  四根手臂粗细的阳物粗暴地撕扯着欧罗巴娇嫩的媚肉,多亏星晶兽那柔韧的
体质,女人的下体才没有被粗暴地撕裂成两个血洞,反而是更加卖力地收缩起来,
取悦着这两根夸张的巨物。而在欧罗巴那高亢的浪叫的吸引下,路过的男人更是
越聚越多。

  对于这具丰满肉体的肆意蹂躏持续了整整一夜,在欧罗巴的恢复能力下,男
人们随时随地都保持着强劲的性能力,即使耗尽体力,也会被女人瞬间恢复到万
全的状态。而对于这具无论怎么蹂躏都不会坏掉的肉体,他们更是尽数放出了自
己积蓄已久的恶意。等到乱交终于结束,男人们纷纷离开时,欧罗巴的身体上已
经裹满了厚厚一层黏稠的精液,让女人的肌肤甚至已经被玷污到了几乎要看不出
原本颜色的样子,而金发上也已经结满了白色的斑块。

  然而即使女人被十分粗暴地狠狠殴打过,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却仍然没有一丝
伤痕。而她的膨腹之中此时则塞满了烟头、精液与秽物,两枚手腕粗细的木塞死
死塞着她的二穴,却始终不能阻止内容物不断向外渗出,鼻孔之中此时更是还在
缓缓向外流出下流的液团。而即使身体已经到了半昏迷的地步,欧罗巴却还是贪
婪地舔舐着地面上的精液。

  而此时,欧罗巴身上的联系水晶突然响了起来。女人用自己沾满精液的纤纤
玉手接起了通讯,从水晶之中传出则是一个年轻而富有朝气的声音。在这片大陆
上,这样的声音只能属于阔气的富人的子嗣们。

  「亲爱的,别忘了我们的约会呦!」

  等到自己那美丽温柔的爱人出现在视野里时,时间已经比约定的时候向后推
移了两个小时。满心烦闷的他刚想要质问自己的爱人为什么,然而在看到欧罗巴
那张写满歉意的美丽面颊时,他心中的那份愤怒却完完全全地消失了。

  英俊的男人是本地大富豪的儿子,在一次只有贵族参加的酒会上,他与这位
无瑕的美姬一见钟情。在付出大量的金钱与珍物之后,他终于得到了与欧罗巴同
游的机会。光是这对郎才女貌牵着手的样子,就已经让周围的路人们赞叹不已,
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这样的成就感让男人的内心无比地欢喜,忍不住又握紧了
女人的纤纤玉手些许。

  然而在路人们看来,眼前的景象却是另一番样子——虽然有着漂亮的脸蛋,
但却是完全赤裸着的女人正握着身边那位公子哥的手,一脸不屑地与对方一问一
答着,不时更是转过头,向着街上的中年男人们抛出媚眼。她那膨胀如临盆孕妇
的肚子上写满了各种污秽的字眼,还记录着三位数起步的经验人数。而在她都脖
子上,则挂着「一卢比一次」的牌子。这样的景象惹得他们议论纷纷,跟随在他
们身后的男人也越来越多。

  而似乎是看不到女人的姿态一般,富少爷带着她走向了闹市区。看着这对极
度荒诞的男女,街上的妇人们纷纷一边议论谩骂着,一边向她们投掷着鸡蛋与番
茄。然而在富少看来,这些飞行物却是民众们对自己与美人投来的玫瑰花瓣。看
到这幅景象,男人忍不住举起手来,对着民众们轻轻挥舞着。至于跟在他们身后、
渴望着享用欧罗巴身体的男人们,在富少的认知里则是自己的家仆与追随者们。

  而在造成了巨大的喧乱之后,二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专供富人享用、装
潢精美的大剧院。秉持着他那天真而豪爽的心态,男人更是为身后跟随着的所有
「家仆」们都买了票。这种阔气的行为惹得欧罗巴捂嘴轻笑,而美人的芳容则让
男人的春心又一次萌动了起来。

  接着,就在戏剧开场之后,跟随着欧罗巴已久的男人们就开始排着队享受起
这具只要一卢比的奢华肉体来。虽然已经被侵犯了整整一夜,但欧罗巴的肉穴却
仍然无比地紧致。就坐在富少的身边,用自己沾满精液的手拉着富少的手,女人
在一根根巨物的蹂躏下不停地高亢呻吟着。而在富少的认知之中,欧罗巴此时的
反应却是被戏剧而感动,正在为男女主人公的凄美爱情而哭泣着。而女人那张下
流不堪的高潮脸,也在他的眼中变为了梨花带雨的丽人红颜。

  等到荒诞的观戏结束之后,男人便向着人群之中再度撒出了大量的钱财,遣
散了这些已经心满意足地将精力全都发泄在了欧罗巴身上的家伙。此时,欧罗巴
原本就已经鼓胀到了怀胎八月大小的孕肚再次膨胀了整整一圈,就像是被塞进了
一个十岁左右的青少年一般,悬挂在她那纤细的腰肢上,而白皙的肌肤则再一次
地被大量的精液淋了个透彻,然而女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催情的幽香,此时却反
而变得更加剧烈了不少。

  眼看着已经到了中午,男人带着欧罗巴来到了预定好的餐厅。由于日光正盛
的缘故,此时的欧罗巴身上已经全部都是干涸的精斑精块,以及湿润闪亮的细小
汗珠。浓郁的雄臭与媚肉的香气混合在一起,再一次吸引了一批跟随着自己的男
人。然而在富少眼中看来,这些衣衫不整的贫民与流浪汉俨然成为了一队威武雄
壮的仪仗队,像是拱卫着国王与王妃般服侍着自己与美丽的欧罗巴。

  这样的景象让他心情大悦,忍痛将饭店包了下来,来报答这些「仪仗队」们
的「支持」。而接下来的贫民们肆意享受欧罗巴的身体的景象,在男人的眼里也
已经变成了这些威武不凡的骑士们给自己的爱人献花祝福,夸奖她的美貌与自己
的豪爽的景象。而在最后,欧罗巴更是亲手为他斟上了一杯甘美的红酒,让他心
里更是乐开了花。然而在现实中被送到他手上的,正是欧罗巴熟练地榨取出来的
掺杂着精垢的精液。

  而在用餐过后,二人更是来到了这位富少的私人牧场。在这里,欧罗巴换上
了一身英气十足的马上装束,而一头金发也盘在了背后,就像是画本中的女骑士
一般英气十足——实际上女人只是穿上了一件连自己的一对爆乳都无法遮住的短
小坎肩,以及一条被故意扯开了裆部的牛仔短裤而已。柔美的丽人此刻这副帅气
的样子让男人连声赞叹,将她带到了马场之中,让她跨上自己最喜欢的一匹名马
一试身手。

  而欧罗巴接下来在男人看来干净利落地翻上马背的动作,实际上则是趴跪在
地上摆出土下坐的姿势,被粗壮的马阳物顶着在地上爬行的过程。

  看着自己的爱人流畅地驾驭着骏马的样子,男人心中更是波澜起伏——无论
如何他也不会想到,这幅在他看来十分美丽的图景,实际上则是欧罗巴一边享受
着马根的抽插,一边品味着小马倌那根粗壮阳物的味道的景象。女人的身体甚至
对于非人类的雄性都有着极强的诱惑力,而在这匹高头大马狠狠抽插了她一个小
时之后,终于将一股醇厚浓郁的超大量马精液狠狠轰入了她的蜜穴之中。

  女人的肚子就在富少的面前宛如充气般迅速地膨胀到了随时都有可能被涨破
的程度,接着又随着马匹拔出阳物的动作而被扯出了一整条粉嫩的蜜穴。脱垂在
外的阴道更是上下摇晃着,不停地向外喷溅出了在她肚子里积蓄了一整天的各种
尿液、精液与垃圾的混合物。而在欧罗巴的力量下,子宫脱垂这样的小事瞬间就
被治愈,那已经被马根扩张过的蜜穴此时也再度恢复了原先的紧致度。

  而尚未尽兴的公马与马倌们则在富少的面前兴高采烈地享受起了这具丰满的
胴体。但在他的眼中,此时的他们的行为只是在艳羡着自己美丽的女伴而已。这
样的想法让他极度地欢欣,鬼使神差地又赏赐给了这些马倌们足够让他们买到一
个女人程度的巨款。

  而在享受过丽人的帅气姿态后,二人也前往了旅程的最后一站——教堂。庄
严肃穆的场所中突然进入的赤裸美女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老迈的主教气愤地上
前驱赶,却被男人用手中的金杖一把打倒——在他的耳朵里,这个老男人那尖酸
的话语竟然在谴责欧罗巴的天生美貌,说她是个浪荡的妓女。

  随着欧罗巴挎着男人的胳膊迈进教堂,修女们与其他的女人纷纷愤然回避,
只留下色欲攻心的男人们死死盯着这具淫靡的身体。此时,欧罗巴更是提出了要
代替被打晕的主教讲经的事项——丽人的博学多识再度让男人心中自满了一番。
然而事实则是欧罗巴趴在了面前的讲经台上,对着身后的男人们淫乱地摇晃起了
自己丰满的臀肉。女人淫乱的痴态在男人的眼里变为了端庄而高贵的姿态,阵阵
高亢的淫喘媚叫则转成了逻辑清晰、条理精密的动听话语。

  而在讲经结束后,欧罗巴更是亲自为男人祝福了一杯圣水——由自己的尿液
和男人们的前列腺液混合而成的秽物,将其浇头泼洒在了男人的身上。

  而在他们从教会中出来,互相致以祝福并分开之后,满心欢喜的男人还在不
断地咀嚼着欧罗巴的美貌知性。然而,在他所不知道地方,自己的爱恋对象正敲
开了自己的父亲的门扉,对着那根与他截然不同的粗壮巨物使尽浑身解数地谄媚
着,来换取巨额金钱以供给自己的「主人们」肆意挥霍。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