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蛇妖娲皇传】(8) 拍卖会

**小说 2021-03-15 19: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蛇妖娲皇传】(8) 拍卖会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蛇妖娲皇传】(8) 拍卖会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08章:拍卖会

  商朝之商,商为商会之商,控制着商朝大部分物资吞吐的是九天玄女名下的
商会——玄鸟商会。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商朝先祖成汤得到九天玄女亲自打造的武器装备,更是得到了九天玄女无数
年跟随女娲娘娘收集到的奇珍异宝。

  虽没有天尊器「鸿蒙圣剑」分化混沌的武器,也没有天尊器「混沌钟」定时
空的防具,更是没有天尊器四剑成阵的「诛仙剑阵」困敌杀敌的剑阵,但更多的
是玄铁庚金这类能被玄女一拳拳锤炼出来的神器。

  比如开国神器——轩辕剑!

  轩辕剑又名轩辕夏禹剑,是一把圣道之剑。

  由兵戈女神兼性爱女神的九天玄女采首山之铜为黄帝所铸,后传与夏禹。

  剑身一面刻着日月星辰,一面刻着山川草木。

  剑柄一面书写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写四海一统之策。

  此剑辗转多年,后为成汤所得,故得九天玄女保身,得以成汤灭夏。

  而其内蕴藏着无穷之力,为斩妖除魔的神剑,连女娲娘娘都不敢轻易靠近,
生怕神剑剑气将她脆弱无骨的蛇腰斩断,故又被封入轩辕坟,以镇其剑。

  然而,此剑也被盗墓贼关顾过,乃是「地涌夫人」之称的白毛老鼠精所盗,
一身打洞本领在地底下堪比准圣孔宣,五色神光都无法穿透其打的无底洞,洞中
世界更是比拟三十三重天的「天外天」,拥有迷惘准圣的力量。

  轩辕剑虽能斩妖,但无斩土斩洞之能,被老鼠精囚困在土洞无一丝威能,可
以说之为天敌也不为过。

  蛇吃鼠,鼠困剑,剑斩蛇。

  自从女娲与帝娲从南蛮大湖回来后,每天都行影不离的为帝辛教习学武,直
到二月十五「玄鸟节」的到来。

  「风里希,本王子穿这件衣裳如何?」

  帝辛正试穿一件黑色华服,其上描绘着金色的云雷纹,又有几条神龙缠身,
配着玉石配饰,尽显王子华贵。

  「殿下,奴婢以为王子需要低调些,那件青色的就很不错。」

  帝辛转头看了看,想到今天有个拍卖会,等下要与女娲孔宣风里希三位美人
一起去拍卖会,上到大街上逛还不直接认出来,到时候岂不是会将自己等人围个
水泄不通。

  「嗯,那就这件吧。」

  「啊!别摸本王子那里啊!」

  「嗯……嗯……奴婢想要嘛……趁现在她们不在……」

  风里希妩媚的笑容绽在粉嫩的俏脸上,她伸着双手为帝辛宽衣,手不老实的
从他身侧环过到身前,抓握住那凸出来的事物。

  「大胆!本王子龙根刚恢复了些,又被你弄硬了,你这贱婢。哼……这次用
胸,别舔啊!不然将你送回华胥去。」

  帝辛望着美人,刚硬的心碰到她诱人的胸部顿时一软,语气也放缓了许多。

  「嗯……殿下这次要奴婢的胸……咯咯……奴婢好高兴……前些天在娘娘那
练熟了……殿下要是觉得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哦……奴婢可是殿下的性奴呢……
哼哼……」

  风里希边说边淫笑的半褪着粉色衣裙,露出光润雪白的香肩,带着点淡淡的
粉红,与那玲珑的锁骨搭配得不忍渎视,圣洁的样子仿佛是远处出淤泥的荷花。
帝辛向下看去,随着粉衣向下一拉,帝辛只感觉神魂中突然冒出了两团雪白的球
球,比蹴鞠还要大,饱胀的不像话,完全就是为了牝牛化而产生的大乳。

  「奴婢的玉兔是不是比两位娘娘的都要大……咯咯……殿下……来了哦……」
风里希像商朝女奴那样跪着,仰着仙女的娇靥,带着妩媚的笑容攀比道。

  「女娲和孔宣要是知道了,怕是会把你吊起来弹Mama头。」

  「嗯嗯,贱婢的玉兔最大了,来夹住本王子的大龙根。」帝辛说着就翘起十
公分长正在发育的肉棒,只见风里希媚笑一声,抓着两团雪肉就将肉棒埋没进去,
绵软爽滑的感觉迅速传到帝辛的神魂中,让他止不住的打着颤颤。

  「嗯哼哼……奴婢感觉到王子殿下的大龙根好火热……啊……烫得奴婢的玉
兔好舒服……抱的更紧了……」风里希上下摆着双乳,不时的朝乳沟中吐着仙酿
香津。

  动作刚开始还有点生疏,随着一摇一搓,风里希渐渐的掌握了节奏,像是把
乳交当成了一种修练功法,动作变得十分的娴熟连贯,带起莫名的气息,直弄得
帝辛的肉棒越来越硬,不一会儿,他就忍不住了。

  「啊啊……你这贱婢好骚……不行了……啊啊啊……」噗嗤噗嗤的声音随着
帝辛低吼着呻吟,腰臀不住的抽搐,一团团白浊的粘稠精液喷泉般的从肉棒马眼
中射出,在双乳间的深沟绽放,大量火热的浊精就这样随着肉棒的抽搐而溅射到
乳房上半球,溅到风里希的脸上与秀发上,圣洁的脸蛋玷污似的带着淫靡的笑容
仰看着帝辛。

  「射了好多呢……咯咯……王子殿下……里面感觉还有好多……要是在娘娘
面前……」风里希顿了顿,银色的美眸如同神祇一般,闪着不明的意味,「咯咯
……奴婢要继续了……殿下都要射出来……嗯嗯……射到奴婢的玉兔上……」

  寝宫春色动人,风里希一双又圆又挺的大乳房不仅白皙水嫩,而且乳头与乳
晕都是鲜肉般的粉红,与雪白的肌肤搭配得格外亮眼。她继续女奴般的跪立着,
双乳夹住肉棒缓缓揉搓,没有帝辛的命令,风里希不敢用口,怕他跑去娘娘那告
状,只能温柔的用双手抓着胸肉一点点的摩擦,让他时不时的射出污秽的白浊,
用圣洁的美胸去净化他的身子,让娘娘得到他的人,却得不到他的精!

  风里希露着妩媚的俏脸,揉搓胸部的速度越来越快,帝辛忍不住的抓住一旁
石台,发出愉悦的声音。感到又有一发濒临射出,已经沦为女奴的风里希媚惑一
笑,双手猛的一挤,肉棒随之一颤,大股大股的白浊阳精涌了出来,全射在了双
乳的沟缝中,将雪白圣洁的美乳射得污秽不堪。

  帝辛颤了颤稳住身子,心中想到。

  「今天起了个大早,被女娲叫醒了,醒来后她就跟魔化似的,缠住自己榨精,
好不容易吃了点东西恢复了许多,现在又被这小妖精缠住了。还自称奴婢,女娲
都自称过贱婢,真当自己是傻子,都变着法玩我!」

  「嗯!本王子说,好了吧,现在身体感觉好虚好虚,还有点难受,不要再…
…啊啊啊……」火热的阳精又被双乳榨了出来,风里希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
思,继续笑着揉搓那两只玉兔。

  此时此刻,帝辛真希望能有个人过来,这对玉兔比嫦娥的还要恐怖,那么可
爱又娇小的兔兔,怎么变成了这样一对恐怖的榨精机器,现在身体亏空的好难受
好腻人,好想去死。

  「咯咯……娘娘要奴婢好生照顾王子殿下,现在污秽还有这么多,要是王子
等下在拍卖会上对娘娘那样……咯咯……所以嘛……都要射出来哦,到时候自然
不会对娘娘美貌起色心。」

  风里希看着肉棒在双乳乳沟中继续吐着稀稀拉拉的精液,妩媚的笑了笑,纤
手加快了搓揉的速度,一阵阵羽化升仙般的快感迅速冲击过来,帝辛还没准备好
就再次射精。

  大量射精而引发的难受感让帝辛低吼了一声,「娘娘来了!」

  「娘娘?不好!」风里希玉兔一跳,放开帝辛的肉棒,夹带着大量的白浊穿
起粉色仙衣,站起旋舞了一圈,已是能见到被束胸裹住的上半球有着淡淡精斑,
不仔细观察,还真有点发现不了。

  「子受拜见娘娘!」说着,帝辛瞟眼看到风里希看向门口,手脚无比快速地
穿戴起一旁的青色华服,在风里希还没反应过来时就逃走了。

  「啊!真坏!骗我!」

  ……

  「大哥,这次玄鸟节,万仙来朝,可有办法?」微子衍视线落在帝辛的大哥
微子启身上,他正在投喂鱼饵。而他们正在一处庭园,园中有着水池,池中更有
几条似龙似鱼的金鲤,手里拿着饵食,不时的投喂着。

  水花「噗」的一声响起,微子启嘴角一勾,「可知这次拍卖会会有什么?」

  「难道还能有伤她们的法宝?」微子衍投喂几粒饵食说道。

  「有消息称,压轴的是位美人,还是拥有大罗境后期的强者。」

  微子衍顿时露出惊讶之色,能成就大罗境修为的生灵,无一不是背后拥有大
靠山的存在,不说其修为有多高强,光法宝都要比玄女炼制的神器强上许多。还
是位美人,那入幕之宾,裙下之臣,又有多少呢?怎么会被玄鸟商会的人抓住当
女奴拍卖!

  「那她是……」

  「不知,保密极严,那美人也是今天才到,一身修为被封禁,锁了琵琶骨。
二弟,你是不是有兴趣?」微子启笑着转过头,看着他露出窘迫的脸,就知道他
想要将那美人买下来。

  「我……大哥!三弟有三大美人啊!我才不会……」

  「好了,时候快到了,即然你想要,那就将美人买下来,看看能不能以此…
…」微子露出一个不明的邪笑,像是有什么阴谋在酝酿着。

  「哈哈!大哥果然妙啊!得到娘娘的信任……」

  帝辛感觉有股不详的预感,女娲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说好的四人一起去,
现在却芳踪难寻。

  对了,去找孔宣啊,她幸许知晓。

  ……

  「嗯?」

  「子受来了。」

  玉榻上的美人睁开眼眸,虚空有道五彩光华扫过,神妙极了。

  「宣他进来。」

  美人的声音穿透帘帐,传进侍女的耳中。

  「诺。」

  「子受拜见宫主娘娘。」

  「咯咯……本宫也该起身……与你同道去了……」慵懒妩媚的声音从帘帐后
传出,落在帝辛的耳中,只觉前方那半隐半现的影子好似一只正在开屏的孔雀,
不禁害怕的退了一步。

  丝帘露出一条细缝,一条光润洁白的裸足首先迈了出来,踏在红色金纹的地
毯上绽放出五色莲花,邃又瞬息间散去,只留涂着金色趾甲的莲足。

  「嗯……子受……本宫的脚很好看吗……」孔宣半悬于空,娇躯裹着五彩仙
裙,足尖点地,温柔的声音如同美妇的哀求,声音清脆似孔雀,柔情似水的双眸
微笑着望着他,「在你右手边的房间中有一双水晶鞋……拿过来帮本宫穿上……
嗯哼……还有……一旁的丝袜别去偷嗅……哼哼……本宫还没拿去洗……」

  眼前的美人比女娲还要圣洁一分,光彩照人,五色光晕流淌着。帝辛视线落
在了她的身上,只觉得神魂都似乎正在被婢女们手搓洗涤,好半天帝辛才回过神
来点了点头。

  「孔宣宫主这次还好收敛了许多,不然神魂又要修养几天了。」上次帝辛不
知犯了什么神经,用刚学会的瞳术去偷窥孔宣沭浴,还好孔宣查觉到是帝辛,要
是其它人,怕是早就亮瞎了他钛合金狗眼。

  然而,孔宣的水晶鞋还真差点亮瞎了帝辛的钛合金狗眼,这双水晶鞋散射着
五彩光辉,看上去不知是什么材质,反正不是真正的水晶,正不断的自发光芒。

  「要是穿在那双脚上,透着水晶,被奴隶看见岂不是要立马脱裤子了。」帝
辛看了看,心中想了想,眼光一瞟,瞟到台子上放着的一双金黄色的丝袜,上面
不时的闪烁着金色光点。

  那光点是灰吗?

  帝辛不自然的想道,鼻翼动了动,似乎嗅到了某种气味,空气中若有若无的
飘荡着不明的清香,像是那金丝袜散发出来的。

  「子受!干嘛呢,拍卖会快开始了。」孔宣的声音传了过来,惊了惊帝辛。

  「唔,娲,得去找女娲了!」手里拿着水晶鞋,帝辛扭身跑向孔宣,他忘记
要与孔宣说的话,还当误了不少时间。

  「宫主,我,我不能。」帝辛看着那双美足,心中纠结了一会,很快就下定
决心。

  望着帝辛放下水晶鞋,还为自己摆了个随脚一踏就能踏入进去的角度,孔宣
不由的笑了笑抬起玉足,在帝辛的面前活动了下那仿佛神莲花瓣的足趾。

  「过来舔一口,本宫就自己穿。」

  「不要,宫主的脚趾晶莹可爱,我不能用口水玷污,所以,宫主杀了我,我
也不会舔!」

  帝辛这时不知是哪来的勇气,敢在无物不刷,能刷圣人法宝的孔宣眼皮底下
拒绝,还一副临死不从的样子。

  「欸……不愿为本宫穿吗。也好,本宫也不为难你了,走吧,娘娘在拍卖会
呢,子受可要多带点贝币!」

  「多带点贝币?」

  「这次拍卖会难道不用灵石?」帝辛发出几个疑问。

  「最后一件拍卖品要贝币,子受,你认为她在你心中值多少呢?」孔宣说完
后露出不明的微笑,踩着莲步扭着纤腰,神光托着帝辛走出房间。

  她?她是谁?

  帝辛疑惑着,最烦这些仙神故意卖关子。

  不过,很快帝辛就要倾家荡产的也要将那位美人给竞拍下来!

  ……

  玄鸟商会是商朝始祖成汤与玄妃开创的,其势力在众多氏族中,有着不可或
缺的作用,在商朝民众的心中,只要是玄鸟出品,必当属精品。

  「凭票入内,为官者入贵宾通道!」一身精致衣赏的下人站在玄鸟商会门口
大喊道,时不时的神色带笑,姿势谦卑的点头哈腰的引着贵族进入,对其它平民
则是另一个眼色行事。

  「嗯!云雷青龙服,王子殿下!」下人小声轻咦,看出他服饰出自王宫,眼
神扫到左右两女,心中一惊,隐隐查觉到有五色彩云悬在他们头上,顿时更加谦
卑了。

  「宫主娘娘请,这位仙子请。」下人唯独漏了帝辛,帝辛挠了挠头,也没看
明白他为什么更加谦卑了,跟着孔宣风里希一起进入了。

  下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自己拥有天仙境的实力,却有着金仙境的修为,
还拥有一双异瞳,可知六界名人,洞察气运之玄,所以能隐隐查觉孔宣头顶上的
五色气运,而这下人的来历,乃是六耳猕猴前世……

  「子受,里希,可知刚刚那位有何不同之处?」

  「双眼有异,可能是玄女降服的异兽。」

  风里希来自华胥地界,那里是人族诞生之地,开荒遇见的生灵拟作了一羊皮
卷书,被后世人称之为——山海经。

  「九战之神,玄女也!」

  「进去吧,这次玄女也来了,里希。」

  孔宣牵着风里希的手看着她,眼眸闪过一丝光华。

  「玄女也来了吗?」

  「你似乎不想见她。还是因为夏禹,你认为禹王会有重生的一天吗?」

  「那个地方,即使是本宫也无法立足。」

  「你们说什么呀,夏禹和禹王又是谁?」帝辛好奇的将头突然挤过去问道。

  「碧海潮生万骨枯,子受,你知道大洪水吗?」孔宣的双眸难得闪过一丝晶
莹,瞳中似有许许多多的小孔雀死于洪水之中。

  「我知道,父王总说黄河一发大水,万亩良田被淹,百姓就……」

  「咯咯……不说了,这次有根棒棒来头不小,里希想要吗!」孔宣转瞬变了
个姿态,重新露出美妇妩媚的神姿。

  「是玄女与夏禹联合炼制的那个能定海的神棒?」

  孔宣点了点头,「幸许可以去那个地方,万海之墓——海渊!」

  帝辛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心里想着回去问父王,不行就问女娲,问个明明
白白。

  这时,灯光突然一暗,嘈杂的声音骤然一静,一名神女从天而降,伴着仙音
流淌,神兵旋舞,神女踏足地面,随后神女宛若女武神般的将大剑插立在中央,
英气的气息散露出去。

  「是九天玄女的女武神姿态!」一名贵族脱口而出,他赶紧捂住了嘴。

  玄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开始长篇大论,宛如洗脑般的演说,「嗯哼!各位
商朝的贵宾们,今日是一年一度的玄鸟节……我宣布,拍卖会现在,开始!」

  这里是拍卖会现场,是朝歌城中的玄鸟商会开办的,来人大概有一千人左右,
可能竞拍者只有三百人不到,多数都带着婢女奴仆,也都悠闲的坐在太师椅上被
婢女服侍着。

  帝辛也躺在被加长的太师椅上,枕着风里希的大白兔,被孔宣挨挤在一起,
不时的被孔宣搔着身子,她的腿没地方放,只能踡缩的搭在帝辛的腿上。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