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一帘绿梦】(第六章)

**小说 2021-03-23 17:59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一帘绿梦】(第六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一帘绿梦】(第六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一帘绿梦】


作者:lijian19920110
2021-1-19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5995字

                第六章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所有的事情都存在着一定的因果关系,种下什么因,
就会结什么样的果。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种下的因,却得到这样的果实。

  从爸爸住院以后,我感觉我身边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这些变化虽然是不
经意间发生的,但是我还是敏感的感觉到了什么。最明显的就是在学校里。前一
段时间,我和张伟虎因为肖兰闹矛盾,自从我把这件事告诉王子扬以后,张伟虎
很长一段时间在我面前变得畏首畏脑的,即使在一个班里,他每天都会躲着我。
即使实在跟我躲不开了,他也侧身先让我过去,因为这件事,我当时还感觉扬眉
吐气了一番,心里很是得意。但是最近张伟虎好像不在那么怕我了,虽然每次见
面,他还是主动跟我打招呼,也主动给我让路,但是我从眼神中感觉到他不是那
么尊重我了。

  好长时间没回家了,大概快接近一个月了。因为临近中考的原因,妈妈让我
在学校里寄宿,专心学习,没有必要的事不用回家。这个周末,学校放大周,今
天正好周六,只需要上一上午的课,下午到明天放假一天半。(那时候我们学校
周六确实需要上半天,只放下午和周天。)

  最近也不知道爸爸怎么样了,由于学校离医院不是很远,放学后我先去了爸
爸所在的医院。来到医院以后,跟路上碰到的医生咨询了一下才知道爸爸已经转
到普通病房,各项生命体征正常,但还是昏迷状态,至于什么时候能醒,就看爸
爸自己的了。

  我去到病房的时候,看到爷爷正在帮爸爸擦拭身体。昏迷的病人因为长时间
躺在病床上,为防止身体滋生细菌,必须有人定时的帮忙清理身体,还有就是要
帮助病人揉搓活动病人的手脚,胳膊,大腿等肌肉,防止肌肉萎缩。

  我打开门进去,爷爷看到我来了,放下手中的活,用毛巾捎带着擦了擦手,
一边擦一边说道,「旭旭来了啊,今天放假了吗?学习怎么样?累不累啊?」

  我看着爷爷满头白发,还在为自己的孩子辛勤操劳,又看了看紧闭双眼躺在
病床上的爸爸,鼻子一酸。「爷爷,我来帮爸爸擦吧,你休息一下。」说着接过
爷爷手里的毛巾,帮爸爸擦拭身体。

  爷爷佝偻着身子,来到爸爸床头前,扶着腰坐下来「旭旭懂事了啊,知道心
疼你爸爸了。阿伟啊,你睁开眼看看啊,你儿子来看你来了。」爷爷半楼着爸爸
的头,轻轻摇晃着爸爸的身体,跟自己儿子说着话,希望他能醒过来。但是这一
切都是徒劳的,爸爸身体没有一点反应。

  「对了爷爷,白天你在这里,晚上还是妈妈来陪着爸爸吗?妈妈白天还要上
班,晚上再来这里,妈妈也太辛苦了。」

  「自从你爸转到普通病房以后,你妈妈晚上就不用每天都过来了,咱家离医
院近,医院里又有咱们自家你叔在这个医院里帮忙照看,你爸有什么事他会跟你
妈打电话的。哎,幸好有你叔在这个医院里,要不然你妈就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
住白天晚上的这样熬啊。到时候你爸好了,你可要好好谢谢你叔叔啊」爷爷一边
唠叨,一边揉捏着爸爸的胳膊。我一边干活,一边听着爷爷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不知不觉时间就快到晚上了。

  我跟爷爷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回家了。

  回家以后,推开家门,虽然接近一个月没回家,但是家里基本没什么变化,
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只是相对而言,少了点生气。

  妈妈知道我今天放大周,提前在厨房里做饭。我推开厨房,果然看见妈妈拿
着勺子炒菜妈妈听到响动回过头来。「妈妈,我回来了。」

  妈妈擦了擦手,「今天不是放大周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又野到哪里去玩
了?你现在快要中考了,别只顾着玩,学习也要跟上。」

  「我没有出去玩,放学我就去看我爸去了,不信你问我爷爷。」妈妈居然还
用老思想来想我,我可是懂事了不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真的?你不会骗我吧?」妈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
欣慰的笑道「你能这样做妈妈很开心,证明你确实长大懂事了,但是你现在的主
要任务还是学习,爸爸的事不用你操心,一切有妈妈在。好了回来了就快去吸收
准备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妈妈询问了一下我的学习状况,我都一一作答,妈妈看我确实
没有耽误学习,也就放下心来。

  「妈妈,爸爸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吧?」

  「不会的,肯定不会的。爸爸不会抛下咱们娘俩的。」妈妈听到我的询问,
楞了一下,妈妈也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妈妈看来,爸爸只是暂时昏迷,但
一定会醒过来的。听到我这样问,妈妈像是回答我的问题,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
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无论年龄,无论男女,也不论好坏。有时候你看
到凶神恶煞的人,说不定他会主动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也有时候,你看到的
一些衣冠楚楚的人,说不定他内心里正想着什么邪恶的事情。

  我也是一样,虽然看起来我学习很好,又听话懂事。但是我早在初中的时候,
就懂得了男女之事。只不过我从来没有表露出来,即使在学校里,我很喜欢肖兰,
但是我却一点逾越的行为都不敢有,不是因为我害怕被老师发现后责罚或者叫家
长,我只是害怕被肖兰拒绝后面子挂不住,更害怕同学知道我被女孩子拒绝后耻
笑我。说到底我是一个自尊心过重,脸皮太薄的人。说实话,虽然我跟张伟虎不
对付,但是我很佩服张伟虎的洒脱,说旷课就旷课,说调戏小姑娘就调戏小姑娘,
即使被小姑娘骂了也不以为意,反而沾沾自喜。有时候我想,我如果能这么潇洒
就好了。

  话说回来,我的小秘密谁也不知道,因为我隐藏的太深了。从刚上初中的时
候,我的小鸡鸡就开始有了勃起的迹象,直到又一次,我捡到了一本书,一本打
开我性观念的书。说是捡到,其实是我趁别人不注意,从张伟虎的书桌上拿走的。
那次正好班里没人,我打扫卫生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张伟虎抽屉里的这本书。
这本书表皮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那时候正是对异性感兴趣的时候,哪里见过
这种东西。光是看到这个表皮,我裤子里的小鸡巴就可耻的硬了起来。我感觉脸
上像火烧一样的烫,抬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教室,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本书
收了起来。因为这件事张伟虎还在课间大吼大叫过,说有人偷了他的东西。大家
都没有理他,像张伟虎这样的人,一般人不敢招惹他,又有谁会偷他的东西呢?
只不过大家习惯了他的大吼大叫,咋咋呼呼,所以大家还是自己做自己的事,至
于说他被偷了东西,大家根本不信。

  拿到那本书以后,我就把那本书藏在书包的最底下,回到家以后,我就把自
己的书包做了一个夹层,那个夹层是专门放这本书的。在学校里,我从来没拿出
来过,即使在家里,我都是听到爸爸妈妈进卧室睡着以后,才敢偷偷拿出来看。
看得时候我都不敢拉开灯,害怕被起来上厕所的爸爸妈妈发现。我都是偷偷那个
小手电筒,把整个身子蜷缩进被窝里,偷偷的看。

  这本小说有大量关于性爱的描写,两年以来,这本书已经被我翻看了无数遍。
随便翻到那页,我都能想到接下来的情节发展。然后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身体,握
住自己的鸡巴,看一会儿再闭上眼睛联想画面,不一会儿就会精液就会喷涌而出。

  每一次射完以后,我都会非常认真的清理干净,不留下蛛丝马迹,为了散味,
即使寒冷的冬天,我都会把窗户打开,让冰冷的空气吹进来。

  今天也是一样,我趴在桌子上复习功课,等着妈妈去睡觉。一会儿,妈妈打
开门看了看我,说道「旭旭,学习虽然要紧,也不要复习到太晚,要注意劳逸结
合,你再看一会儿书,就快点睡觉吧,妈妈先去睡觉了。」

  「好的,妈妈晚安。」

  我又等了近一个小时,中间出去了两次,假装去洗手间。第一次的时候,我
看到妈妈的房间里灯已经关上了,但是我还是不放心,直到又出去看了一次,才
放心的回到自己屋里,把门反锁住。

  我兴奋的轻轻拉开书包的夹层,小心翼翼的把书拿出来。然后关上灯打开手
电筒,快速的钻进被窝里,急切的翻开小说,一边用手电筒照着,一边随便的翻
开一页。「啊啊,嗯嗯,操我,操我的骚逼,我就是喜欢出轨,喜欢给我的男人
带绿帽子,嗯嗯,啊啊,快点捏我的奶子,用力捏,啊啊啊,操我的逼,骚逼好
痒。」书中这样的文字画面数不胜数,但也大致相同,看了一会儿,我放下书闭
上眼睛,握住自己早已经硬起来的鸡巴,脑海中各种画面纷至沓来,「肖兰,我
爱你,我要操你,操死你,啊,啊操死你个骚逼」脑海中女主角已经自动切换成
肖兰,肖兰在我耳边呻吟「哥哥,操我,我好喜欢,好喜欢你操我的逼。」我握
住自己坚硬的鸡巴上下撸动,一边幻想着自己把肖兰压在身下,一边用力的操肖
兰的骚逼。一会儿,只感觉龟头一麻,一股一股的精液倾泻而出,喷射到我早已
准备好的纸巾上。

  被窝里我满头大汗,四肢摊开喘着粗气,夏天蒙着被子撸管可不好受,但是
习惯了在被子里的我,根本不敢漏出头来。一会儿以后,感觉身体已经慢慢放松
了,才掀开被子,把纸巾放到准备好的垃圾袋里,又放到自己书包里,轻手轻脚
的打开窗户,回头刚准备睡觉,才发现我的汗水已经把被我弄得湿乎乎的。我干
脆把被子翻个面,然后才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回到了小时候,妈妈牵着我都手,走在我们村的小路
上。微风吹拂着我和妈妈,我拉着妈妈的手,一蹦一跳的走在路上,路边的小草
轻轻摩擦着我的小腿,痒痒的,麻麻的。

  奇怪的是天色不知何时从远方变得通红一片,草丛里唰的一下子窜出一个怪
兽,凶神恶煞,满嘴獠牙,怪兽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妈妈吞了进去!「不要!」
我呼的一下子爬了起来,呼呼的穿着粗气。窗口一阵阴风吹来,头上的汗水被风
一吹,瞬间感觉身体一阵发凉。奇怪,怎么会做这种梦呢?我心里呢喃几句。

  风吹着窗子轻轻摆动,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听到这种声音,我莫名的烦
躁,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然后轻轻起身,用书本顶住窗子。

  窗子被顶住以后,瞬时没了那种令人烦躁的声音,只有微风轻轻吹过,还有
一阵若有若无的不能分辨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

  我刚想躺下继续睡觉,不对!声音不对!这是什么声音?所有的困意瞬间消
失的无影无踪。我屏住呼吸,静静倾听,没有任何声音啊,难道刚才是我的幻听?
刚想喘口气的时候,一声轻轻的「嗯」传了出来。

  果然没听错,只是声音从哪里来的无从分辨。难道是妈妈房间?怎么可能?!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绝不相信!

  只是现实不会因为我不信而改变,「别…嗯……」声音再次传来,这次稍微
清楚了一点,确实是妈妈房间的方向。

  我和妈妈的房间之间隔着客厅,我的房间在客厅西面,妈妈的房间在客厅东
面,当声音从妈妈房间里传过来的时候,已经几近可无。怎么会?难道真的是妈
妈?妈妈在家里偷人?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感觉脸上火拉拉的。

  我再次屏息倾听,声音又没有了!不行,我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谁敢趁爸
爸昏迷的时候来侵犯妈妈。我心里这么劝说着自己,其实我打心眼里不愿意相信,
是妈妈偷人。我更愿意相信,妈妈是被强迫的。

  我光着脚踩在地上,冰凉的地面也阻挡不了我的脚心溢出的汗水,我轻轻挪
动自己的脚,甚至不敢抬起脚,害怕弄出一点动静。慢慢的,慢慢的挪到门口,
然后收放在门把手上,轻轻打开房门。这时候我连呼吸都不敢喘,害怕房门发出
声音,我都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

  终于,房门打开了。我把脑袋轻轻伸到客厅,朝着妈妈的房间看去。那时候
的房间门,为了采光,都会在房门上沿镶嵌一块玻璃。妈妈的房间有一点点微弱
的亮光,打开门以后声音清晰了起来,能听到一点点说话的声音「王晓艳…快点
…脱…」「别…你…你嗯…又来了…」

  我只感觉心碰碰直跳,心脏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

  妈妈房间里的声音虽然清晰了许多,但是还是听不太清楚里面说的是什么,
我做了一个更大胆的决定,我扶着墙,一步,一步挪出我自己的房间,向着妈妈
的房间慢慢靠近。

  每当我走进一步,声音就清晰一分。客厅里的东西我太熟悉了,即使黑灯瞎
火没有一点光亮,我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哪里有东西,哪里没有东西。终于,我挪
动的妈妈门口了!我轻轻扶着墙,手心,脚心全都是汗水,我大气不敢喘一口,
肺里的一口粗气愣是让我平滑的从口中吐了出来,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你就是个无赖!」一阵淅淅索索两人挣扎着脱衣服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我的
耳朵里。

  「我怎么是无赖了?这不是你自己答应的吗?」

  「那你,你也不能来我家里!我跟你说过几次了!」妈妈的声音传来,我扶
着墙身子慢慢靠在墙上,妈妈竟然不是第一次跟这个人发生关系。想来也是,要
不然他也不会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的家中。

  「王晓艳,你奶子真大!」

  「快点,别说了!」

  「你让我快点干嘛?」

  「……嗯…」房间里传出妈妈轻微的一声呻吟。

  「咕唧,咕唧…咕唧」房间里传出水的声音,我闭上眼睛,心里除了愤怒,
却感觉到自己的鸡巴慢慢变硬。

  「别扣了!」妈妈轻声的说道。

  「你还没说让我快点干嘛呢!你不说我就不停下!」

  「你!…不弄就滚!这也算一次!」妈妈好像很生气,嗓门高了一点。我忍
不住把手伸进内裤里,握住了自己的鸡巴。

  「王晓艳,我们都搞了十几次了,你怎么还这么对我?随话说一日夫妻百日
恩,我都日了你十几次,怎么说也有千日恩了」男人丝毫不理会妈妈的辱骂,嘴
里叽叽歪歪的说,手上也没停。因为「咕叽咕叽」的声音还是不断的传出来。

  「你!你怎么上的学?这话是这么理解的吗?」妈妈似乎被逗笑了一下,也
不再骂他。

  「王晓艳,王老师,我没怎么上过学,要不你再教教我应该怎么理解这句话?」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妈妈书香门第,又是老师,怎么可能配合那个男人。
「你到底还弄不能了,这都几点了?」我借着月光抬头看了看表,一点十五分。

  「反正我白天没事,你要不回答我问题,我就扣你一晚上!」男人死皮赖脸
的说道。

  「把弄拉倒,把你的臭手拿出来!嗯…」妈妈继续说道「你,你到底让我回
答你什么问题?」妈妈终于屈服。

  「王晓艳,你长没长脑子,刚问过你你就忘了?我问你,你让我快点干嘛?」

  「快,快点…你能不能…嗯…能不能不要作践我了,嗯…我说不出来…」

  「不说是吧…你等着,看我能不能扣你一晚上!你知道我说得出,做得到!」

  「你!啊嗯…我说,别…快点,快点插进来!」妈妈小声说道。

  「哈哈哈」男人得意笑了起来。「这可是你让我插的,这次不是我强迫你了
吧?」

  说完我就听见房间里妈妈「嗯…」的一声呻吟,这次比刚才任何一次都动听。
我的手用力按住自己的鸡巴揉搓着,我应该恨妈妈的,但是本能的反应让我的鸡
巴越来越硬,越来越坚挺!

  房间里妈妈不在说话,只听见「咕叽咕叽」还有床轻微的「吱嘎」声。

  我握住自己的鸡巴,听着妈妈房间传出的淫靡声音,用力攥压着自己的鸡巴!
我不敢撸鸡巴,害怕发出声音,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鸡巴也是被攥压,快感越
强烈。终于,在我又一次用力的时候,精门一开,快感迅速袭来,脑子里一片空
白…

  我把手从内裤里掏出来,任由精液粘在我的手上,眼角有泪水滑落。虽然我
没有听出男人是谁,但是射完精的我却不敢继续待在这里。

  没关系,这次我既然发现了,肯定还会有下一次。总有一次,我会知道是谁
的!我一定要把这个男人揪出来。其实我内心深处,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

  我扶着墙,一步一步,挪回我自己房间……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QQ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