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整蛊之报复】(1)

**小说 2021-03-27 18:2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整蛊之报复】(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整蛊之报复】(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Wuekost
2020/07/12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9,041

  (一段纯发泄文,最近被盗号的搞的十分火大,大晚上的睡不着又不想填坑,
干脆再挖一个)

  刘杰感觉头好像被斧头劈开一般的疼痛,昨晚儿子给自己办的五十岁生日宴
会上喝的实在是太多了,能让刘杰举杯的人在港府已然不多了,但是昨天晚上来
的却是不少,甚至连粤府的几位顶级大佬也来参加,给足了刘杰面子,让刘杰不
得不喝多。

  刘杰这辈子不算什么好人,也不能说不算好人,他直接就是个恶人,为了钱
和地位,烧杀掳掠的事情没少干甚至灭人满门的事情都干过几回,这辈子还能让
他上心的人也就只有他儿子刘子强一个人了,所以昨天为了给他儿子铺路,在酒
宴上他也算是豁出老命了。

  为了在这混乱的江湖里活得比别人长、活的比别人好!

  就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所以上一次体会宿醉的头痛还是和他的几个结拜兄弟结拜的时候。

  虽然后来他的结拜兄弟们都已经被他弄死了并且好心的把他们的家人也送下
去陪他们,但那一次的宿醉让他赢得了江湖!

  他希望这一次的宿醉能为他的儿子铺好赢得江湖的路。

  喉咙里火烧火燎的难受,身体也传递过来一阵长时间固定在一个姿势所形成
的酸痛感,并且身下冰冷坚硬的地板和左摇右晃的感觉好像自己并不是睡在加了
柔软的床上而是在某种交通工具上。

  身体上传递过来的信息让刘杰豁然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眼前却黑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自己的眼睛被蒙住了想伸手把
蒙在眼睛上的布拽掉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就连嘴巴也被一个口球堵住
了,自己被绑架了??

  是绑架还是寻仇?

  江湖路走到现在生死之间危机也遇到过好机会,但靠着冷静头脑和还算犀利
的身手刘杰每次都是赢家,刘杰迅速冷静了下来,决定静观其变,至少对方没有
要了他的命说明是求财,如若是寻仇直接杀了他要比大费周章的绑架他风险小的
多,既然是求财那就是有的谈。

  他准备等着对手出招然后见机行事。

  正坐在阳台的遮阳伞下发呆的刘杰看见庄园的大门处一辆福特皮卡正缓缓的
开进大门,一周前就是这辆车把他带进这个庄园的,从车上下拉一个三十多岁的
男人,这个男人刘杰也有印象,自己的蒙眼布被解开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他,
他叫锡坤,他的手下叫他坤哥。

  当时他用温和的声音哄孩子一样的一边解开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一边和自己
说话,而刘杰当时的表现也就像是一个被吓傻的孩子,因为眼前的这一切超出了
他的理解范围,甚至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神怪存在的,因为他现在所经历的
事情不用神怪只说来解释就根本说不通。

  因为眼睛得以重见光明后刘杰下意识的就低头观察自己的身体情况以确定有
没有受伤,但低头的一瞬间就在自己身上发现了绝对不应该存在的东西一对高耸
的乳房!!

  在双手恢复自由后下意识的往胯下摸去却没有摸到那个陪伴自己五十年御女
无算的凶器,自己居然变成了一个女人!!

  这种强烈的刺激让刘杰的大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思维完全一片空开,这
超出正常人理解范围的事情让他一直自傲的处变不惊的情绪控制能力荡然无存,
整个人如同提线木偶般的由着这那男人安排活动着。

  那个男人要求刘杰举着一张当天的报纸,让一个人用手提摄像机给他录像,
让他念了一段简单的话,大意是「我现在很害怕,如果父亲珍惜我的生命,请按
照绑架者的要求做。」

  录好视屏后就刘杰在庄园别墅二楼的客人房里生活了一周时间。套房带卫生
间,衣橱里挂着整齐的换洗衣服还有一个大阳台可以晒晒太阳。她能见到的唯一
一个人是为她送饭的女佣,女佣甚至每天为她换床单。

  这一周刘杰一直在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她到底是怎么变成女人的,哦,错
了不是女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女孩,洗澡的时候通过浴室的镜子刘杰也仔细观察
过现在的这幅身体。

  以一个御女无算的老饕的眼光来说,这是一个极品,看面容最多十四,五岁
的年纪,个子也不算很高,目测不到1米6,但娇小的身躯却拥有一对傲人的乳房,
那对乳房丰满的尺寸看上去好像是要用两只手才捧得住一颗,感觉比身躯还要宽
出来几吋似的,虽然大,却违反地心引力一样的一点也没有下坠,而且像成熟的
水蜜桃一样尖尖地向前凸起,淡粉的乳晕中间,两粒樱桃般的奶头挺立锥尖,在
浴室灯光的映照下反射着粉润的光芒。

  这要是早几天遇到刘杰估计自己就会绑她会去金屋藏娇。

  刘杰怀疑自己的本体是不是那天晚上酒喝的太多了已经死了,而现在的自己
就像那些网络小说中写的那样魂穿到这个女孩的身体里了,但刚做过体检的自己
非常的健康不可能因为一次宿醉就猝死啊?

  想了好几天还是一天头绪也没有。

  虽然被绑架了,但她暂时还不担心现在这具身体有危险,因为结合刚来这时
那个男人录的那段视屏的内容,他对这个女孩子的父亲是有所求的,所以在没有
达成目的之前这个具身体还是安全的。

  当再次见到锡坤的时候,刘杰开始紧张起来了,她不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没
有,接下来是会放人还是会撕票,看着锡坤下车带着一群人慢慢的走进别墅的大
门时候,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看着客房的门,刘杰有些忐忑的等待着等待着那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她发现现在的自己好像受到这副身体的影响有些大很难再保持以前那种泰山崩于
前而不见的从容心态,房门被推开的时候刘杰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变快了。

  进来的并不是锡坤,而是每天给她送饭的女仆,她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叫刘杰
跟着她走,这是这一周以来她对刘杰说的第一句话,听着女仆的中文发音刘杰猜
测她现在自己不在天朝国内了,结合别墅周边的植物和天气猜想应该是在缅国境
内,女仆把她带到地下室的打开一扇门,锡坤带着几个手下已经等在里面了。

  刘杰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这个地下室的房间明显不是什么适合做友好对话
的地方,她还是压制住身体本能的恐惧感,努力保持着冷静的走进的房间,她要
想办法靠自己解决目前所遇到的麻烦。

  「坤哥,您好。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把衣服脱了、脱光!!」

  刘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锡坤一句冷冷的话语打断了,而对方话里的内容让
她一愣,为什么让她脱衣服?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的问了句「什么?」

  锡坤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刘杰一眼,根本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直接站起身来一
拳打在刘杰的胃部,打得她连退两步坐到了地下。接着上前不慌不忙地踢刘杰的
肚子,他面无表情,象一架节奏准确的机器。

  刘杰用手去挡他的脚,可现在的这幅小女孩的身体怎么可能挡得住!强烈的
疼痛终于让刘杰受不了了,一连声地喊:我脱,我自己脱,我脱光。但锡坤好象
是根本没有听见,一直打得刘杰滚到墙角里缩成一团才停脚。

  刘杰很怕面对这样的对手,她不知道对手甚至对方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
让她想试探都没有方法,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照他要求的去做,刘杰在墙角脱光
了自己的衣服,她的腹部已经被打的发青了。

  在她身体本能的用手护住胸前的乳房时才惊觉,现在她这一副小女孩的身体
脱光衣服后要面对的是什么!

  这难道是报应?

  一种很奇怪的念头在她脑海里升起。

  赤裸的女孩子刘杰见过很多,当时的自己是兴奋的,看着瑟瑟发抖的女孩们
心中充满了暴虐的欲望在女孩子们的恐惧中体验者征服者的快感,而今角色倒换
后的那种难明的恐惧感一下子拽住了她的心脏。

  「坤哥我……」啪一巴掌把刘杰准备说又堵了回去,锡坤的力道很大,刘杰
的整个身体被扇的再次摔在墙角,嘴角也破了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滑落了下来。

  这是个比自己还冷酷的家伙,自己混迹江湖这么久也就只有自己在自己的儿
子的身上才发现过一样的特质,刘杰了解自己的儿子同时也明白和这种人做对手
的可怕。

  她现在完全乱了方寸,她完全不知道现在该什么摆脱困境,以前那些无往不
利江湖手段现在一样也用不上。

  「桑尼,架上摄影机」锡坤一边吩咐手下做事,一边拿出一捆绳子走到刘杰
的一脚踩在刘杰背上捆猪仔般的把刘杰的双手扭到背后捆了起来,然后提着绳子
直接把刘杰提了起来按到地下室中间的一张桌子上,让刘杰上半身趴在桌子上,
屁股悬在桌子边缘,一直手按住刘杰的头一只手开始解裤子皮带。

  边上叫桑尼的小弟很敬业的拿着摄像机记录这这一切。

  「刘局长,老子都他们跟你说了老子的货只是过境天朝去西欧的,都请你女
儿来做客了!你他妈的还敢查老子的货,老子损失的两亿,我要让你女儿卖屄给
我赚回来!今天也让你抬抬辈,当我一回便宜老丈人」一边对着摄像机说着话,
一边褪下裤子露出狰狞勃起的粗大鸡巴顶在刘杰的屄穴处。

  感觉到一根滚烫的铁棍一样的肉棒顶在了自己的股间,一种强烈的恐惧感让
刘杰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他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一般挣扎一边喊道:「坤哥!!
坤哥等等!你们抓错人了,我不是你们要抓的人我!我……啊……!!!」

  挣扎完全没有用那点轻微的抵抗就像是被狮子按住的幼鹿,话语也完全没有
用因为锡坤根本就没有听而是对拿着摄像机的小弟吩咐到「给这小婊子来个特写」
然后腰部猛的一用力,硕大的龟头就挤进了刘杰的股间缝隙处,粗大的鸡巴就像
是一把生锈的钝刀往刘杰那陌生的器官中突进,脆弱的通道内的真皮因为紧紧地
箍住对方的粗大的鸡巴而带来的痛楚好像滴入水中的墨水一样地向脆弱的通道四
周的组织扩散,原本就只为薄膜被直接地扯下而产生的切割盆腔的锋利而沉重的
痛楚而全身不受控制地颤抖,现在又有这通道四周搅烂一切的扩散的痛楚。

  那种身体从中间被强行撕裂的痛苦直接把刘杰想说的话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和撕裂的痛苦一起当来的还有强烈的不可思议和一种怒急的羞辱感,感受这
因为通道干涩而被卡住的鸡巴上那滚烫的温度,这是五十年来刘杰受到的最大的
羞辱,巨大的怒意一下冲散了刘杰理智,双腿开始胡乱的踢弄着身体也开始剧烈
的左右摇摆着和疯狂的咒骂着「锡坤,我肏你妈,老子要杀你全家!!啊……痛
啊。!」

  「呵呵,你肏我妈?我现在肏你!!」

  锡坤看着被按在桌子上的猎物居然开始挣扎,兴趣更大了,腰部猛的一用力
捅破了阻挡他的最后那一层防御,整根没入了刘杰的屄穴内。

  「哈哈哈,刘局长,你女儿的屄真不错,夹的老子爽的要死,来,给这来个
特写,让刘局长好好看看她女儿的小屄是怎么被老子肏的」锡坤抓起刘杰一条腿
抬高,把插着鸡巴的屄穴暴露出来方便小弟拍视频一边对着摄像机镜头疯狂的叫
嚣着,剧烈的疼痛还从身体的内继续向着全身扩散着,折磨的刘杰已经没有气力
再反抗了,趴在桌子上喘着气。

  刘杰的阴道因为疼痛而绷紧地死死缠住锡坤的鸡巴,紧固的苏爽感让锡坤的
鸡巴突然地在刘杰的脆弱的阴道的深处跳动了几下,轻微的几下跳动的冲击却好
像是用铁棍直接地在向上敲击她的脊椎的内侧。

  所带来痛楚的好像让自己的肠道也跟着溃散。

  痛的刘杰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斯斯的倒气声。

  在锡坤开始剧烈的活塞运动时,那如同用一把据子从双腿中间开始要把自己
锯成两半的痛苦终于让刘杰晕了过去,这时候刘杰才体会到有时候能晕过去居然
也是一种幸福。

  迷迷糊糊中刘杰感觉到自己身体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一股医院特有的消
毒水的味道弥漫在四周,耳边还能听见儿子焦急的呼唤声。

  「老爸!老爸!你能听见吗?老爸!!如果你能听见过说话就动动手指头」

  没错这是自己儿子的声音不会错,难道灵魂又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

  刘杰一阵狂喜,他想睁开眼睛,但眼皮仿佛有千斤重怎么也睁开。

  想坐起来却发现整个身体仿佛被凝固了一般怎么也动不了,最后用尽全身的
力气才让自己的食指微微的翘了翘。

  「动了!!动了!!大师,我老爸的手指动了!」

  儿子兴奋的声音穿了过来,接着一阵陌生的声音同时想了起来。

  「那就没错了,刘先生这段时间的昏迷是因为中了离魂蛊。」

  那个被儿子称为大师的人说道「大师,那你快想办法救救我父亲」

  儿子焦急的说道:「此蛊十分歹毒,一般为一对,一只离魂蛊一只锁魂蛊,
离魂蛊吸取人的三魂七魄传由锁魂蛊锁于一具魂魄离身却肉身未死的躯体内,想
要破解却是既简单又困难!」

  「到底什么方法」儿子的声音明显有些怒气「刘公子息怒,说他简单是因为,
只要锁魂之躯触碰到本体魂魄自然归位。困难是确是此蛊歹毒,锁魂之躯被蛊虫
所制无法说出也无法写出原身的任何信息,所以即使锁魂之躯现在站在我们面前
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令尊」

  「那现在你不是把我老爸的魂魄招回来了吗?」

  「吾之法力有限,只能短暂召回令尊两魂三魄,半个时辰以后招来的魂魄还
会返回锁魂之躯,之所以召回令尊魂魄只是为了让你能与令尊约定一个只有你们
两人知道的隐秘之所,讲令尊本体寄养于此处,由令尊自行控制锁魂之体去破解
此蛊」

  「老爸!老爸!大师的话你听见了吗?听见就在动下手指」

  刘杰又一次艰难的控制着手指翘了一下。

  刘子强看见刘杰的手指又动了一下,心中一喜,接着说道「老爸,你还记得
小时候我最爱吃的哪家蛋挞店吗?如果还记得就动两下手指」

  刘杰当然记得那个蛋挞店,儿子小时候可是只吃那家做的蛋挞,他控制着手
指翘起了两次。

  「刘少爷,还有什么交待请尽快,时辰就要到了」大师说道「老爸,我一会
去把那家蛋挞店买下来,正常营业,三楼的会修成病房把你的身体寄养在那里,
你如果能回来就直接过去,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守在那的,只要有人直接上三楼
都会带去触碰你的身体」

  刘子强的语气明显开始加快,刘杰又动了下手指表示自己知道了就感觉到四
周的空间开始模糊,医院的消毒水味也变的时有时无,在刘杰的灵魂快要被拽回
锁魂之体的时候那个大师又快速的说了一段话「刘先生请千万保重锁魂之体,如
若在锁魂之体内死亡那就会魂飞魄散……」

  后面的话刘杰没有听见,因为撕裂般的疼痛又如潮水般的扩散至了全身。

  睁开眼睛,地下室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锡坤和他的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
已经走了,屄穴处撕裂般的疼痛已经有了少许缓解,只是被绑着的双手并没有被
解开。

  她现在正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股间一片狼藉精液混着处女血让裆部黏糊糊
的十分难受,一直被压在身下的手臂也酸涩的难受,翻了个身让自己稍微舒服了
一点刘杰开始回想刚才接受的信息。

  自己的本体并没有死,现在还有恢复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现在的身体不能
死,一定不能死!

  死了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锡坤!!

  他现在才把这个名字和脑袋里的资料对上号,缅甸毒枭,现在受到天朝和缅
甸的联合打击实力大减,只要自己能恢复本体要收拾他虽然要费一番力气也不是
没有可能,现在自己要做的就隐忍,自己今天所遭受的一切到时候会十倍百倍的
还会去,还有自己中的蛊谁下的,自己的仇人不少,但有这种能力的肯定不多,
一定能查的出来。

  儿子的能力很强路也给他铺好了,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忍,忍到恢复本体的
那一天。

  地下室的房门再次被打开了,刘杰一惊在看见进来是每天给她送饭的女仆后
才放下了心,女仆面无表情的走到她面前一句话也没有所只是解开了绑着她双手
的绳子就带她又回到了客房,放下一份晚餐后离开了,刘杰胡乱的吃了东西,又
去浴室洗了澡,她现在理解那些被强奸的女生为什么都要拼命洗澡了,因为怎么
洗都还是决定自己的身体没洗干净一样,还好几十年的枭雄生活让他的精神承受
能力强大的多,很快收拾好了心情,换做是正常女孩怕是已经崩溃了。

  回到卧室后身体的强烈疲惫感让她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刘杰准备到衣橱里那套衣服换上的时候却发衣柜里
面已经空了,什么都没有。

  她想出去找女仆要身衣服女仆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根本不理她,她只好光
着身体坐回床上拿着被子遮挡住身体,看样子条件谈崩了以前的待遇也没有了。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很平静,除了衣服被全部拿走意外,别的待遇都还没有变,
每天女仆按时的送来三餐,除了没有衣服被迫光着身体意外也再没有什么别的限
制她自由的举动。

  锡坤自那天过来强奸了她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忘记了有这么一个人
的存在,这不知道现在这幅身体的那个便宜老爸有没有在寻找他女儿,看就看即
使知道自己的女儿被绑架依然扫了锡坤的货就知道这个刘局长也是个狠人,根本
就不管自己女儿的死活。

  指望这个刘局长是指望不上了,还要靠自己。

  被软禁在这的一个多星期自己一直在客房的露台上观察别墅周边的环境,和
别墅内的人员,这个别墅内只有几个佣人,没有安保人员的存在,只有锡坤来的
时候才会带几个手下,说明这一带要么都是锡坤的地盘要么就是靠近城市很安全。

  加上厨房的帮厨每次出去买菜的时候都是只骑着一个三轮车就出去了,并且
回来的也很快,说明这里理集市不远。

  之所以没有刻意的看着她,可能也是觉得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根本就不敢有
逃跑的念头,这让刘杰有了冒险一搏的念头。

  先离开这,然后慢慢想办法回港府,只要能回到港府,那剩下的就都不是问
题了。

  就在刘杰正在思考着逃跑的问题的时候,那辆福特皮卡再次出现在庄园的大
门口,看着皮卡车缓缓的开进庄园的大门,恐惧感如同一只恶魔之手般的攥紧刘
杰的心脏,恐惧?!

  这种感觉已经有多久没有出现在自己身上了,上一次感受到恐惧好像还是三
十年前自己被十几把西瓜刀围住的时候,同样的感觉,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紧紧
攥着揉捏!

  但当时这种恐惧到极限的感觉却激发了自己的暴虐抢了一把西瓜刀拼了半条
命终于在港府拼下了落脚地!

  但是现在的自己去只能在恐惧中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至于颤抖,脑海
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对那晚身体被钝刀撕锯般痛苦的恐惧,看来现在这幅身体对
自己性格的影响真的很大。

  局促不安的站在房间里等待这那个男人的到来,在房门被推开的时候身体还
无意识的颤抖了一下,锡坤看了缩着肩膀站在墙角的刘杰似乎对她现在的反应很
是满意。

  锡坤拿起手机投屏到墙上挂着的电视上,冲着刘杰招招手命令道「过来……」

  被身体的恐惧支配的刘杰有些犹豫,不知道该走到他身边还是继续在这个貌
似安全的角落里继续待着,在她还没有做出决定的时候锡坤已经替他做出了决定,
在看见刘杰对自己的命令没有反应的时候锡坤已经大步冲着刘杰走了过,还没到
面前就飞起一脚将刘杰踹的撞到身后的墙上又弹到地上。

  在刘杰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叫的时候,又走到她的面抓起她的头发把她整个
身体都提了起来,狠狠的两巴掌又扇了过去,刘杰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朦朦的,
脸颊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然后就感觉到头被狠撞到地面上,锡坤直接把抓
在手里的刘杰甩到了地上是她的头部狠狠的撞在地上,世界瞬间旋转起来,一阵
阵的耳鸣也使得房间内好像突然喧闹了起来,直接感觉不到疼痛了,这一连串突
然的打击直接把刘杰打蒙了。

  好半天刘杰缓过神来,她现在是真的发自没心的开始恐惧眼前的这个恶魔的
般的家伙,可以说有着丰富打斗经验的刘杰能够明显感觉的出来,刚才的锡坤根
本没有留手,也没有顾忌会不会打死自己,他是真的不把这个小丫头的命当回事
的,随时都可能杀了自己!!

  「过来」有是一声冷冷的命令这时候的刘杰仿佛是身体自发的本能般连滚带
爬的站起身来,小跑着走到锡坤的面前。

  锡坤已经坐在一把椅子上,椅子的正前方还放着一个好像是做直播用的手机
支架,手机的摄像头正对着坐在椅子上的刘杰和站在他身边的刘杰。

  「跪这!」又是一个侮辱性的命令,刘杰刚想着老子堂堂七尺男儿跪天地父
……还没想完,身体就已经自发的跪在了锡坤的脚边。

  锡坤好像正准备和什么人视频,手机投屏的电视上正显示着请求通讯连接的
进度条,很快。

  一个身着警服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就出现在屏幕上,视频的对面好像是
一个会议室除了正中间的中年警察周围还有一圈四五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在视频刚刚连接上的时候就看见那个中年警察猛的站了起来,怒吼了一句
「小洁!!」然后好像是他愤怒的掀翻了桌子屏幕变的一片漆黑。

  刘杰全程都低着头跪着,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明显她也是这场视频会面的
主角之一,想躲也躲不了!

  在视频中的那个男人开始怒吼的时候她抬起头好奇的看了一眼,这就是那个
本家狠人刘局长?

  现在自己身体的老爹?

  自己受的这些罪都是因为这个混蛋的不妥协,过境的货而已睁一只眼闭一只
眼好啦,弄的把自己女儿贴进去了,刘杰莫名其妙的开始这个刘局长也恨上了。

  锡坤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的坐着,他在等对面的重新连接,果然对面的连接
请求很快重现发送了过来,但锡坤没有接,对面却在持续不断的发送的连接请求,
耗了对面五分钟左右锡坤才打开了视频。

  对面的会议室已经清场了,现在只剩下一个愤怒和满脸担心的的父亲出现屏
幕中。

  「小洁、小洁,你还好吧!!你回答爸爸!锡坤你这个混蛋有什么事冲我来,
快放了我女儿」刘局长对着屏幕大声的咆哮着。

  原来这个女孩也叫刘杰啊,可能是洁字。名字同姓不同字这和锁魂蛊是不是
也有什么联系呢?刘杰正在想着自己的问题就听见锡坤开始对着自己说话「小婊
子,看到你爸爸还不抬起头打声招呼」

  刘杰木然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好像有些熟悉的中年男人,她不知道该这么
反应让她叫哭着喊爸爸救我!

  她也喊不出口,她不知道一个小女孩遇到这种状况应该这么反应,干脆什么
反应都没有木然的看了一眼屏幕就又地下了头。

  看见屏幕中女儿的反应刘永灼心都要碎了,抓捕过很多毒贩,他知道毒贩是
多么的没有人性,女儿现在落到这种人手里还不知道受过了多大的罪,他开始有
一丝后悔当初缴获锡坤的毒品,但这一丝后悔很快就被他扔出了脑外,他现在唯
一想做的就是抓着这个混蛋然后一片片的切碎他!

  「跪直了,手背到身后!头抬起来」锡坤手里拿出一根竹棍戳到刘杰的下巴
上往上抬着,把刘杰低着的头太了起来,还微微调整了下拍摄角度让对面看的更
清楚。

  刘杰不敢忤逆锡坤的命令,她知道现在自己还没有被杀死完全是因为锡坤要
用她的身体羞辱对面的刘永灼,直起腰把双手背到背后,那一对挺翘的丰满乳 0
房就那么展示在这具身体的父亲面前。

  「刘局长,没想到你那衰样,还能生出这么极品的女儿,看着奶子,极品啊」

  锡坤一边说着,一边拿手里的竹棍轻轻的敲打着刘杰那对乳0球,不是很痛,
但对敏感的乳房击打微痛刺激却让刘杰的身体发生一些她自己也说不明白的奇怪
感觉,似痛似痒的感觉让刘杰呼吸开始有一段紊乱。

  乳0房在竹棍的敲打中轻微的颤动这形成一波波的乳O浪竟是十分的赏心悦目。

  锡坤一边敲着还一边伸出手抓住乳房把玩着,锡坤的手很大但刘杰的乳房更
大还真是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

  视频对面的刘永灼却是已经目眦欲裂「你他妈的住手,老子要把你碎尸万段」

  「你随意,只要你能抓的到我」锡坤满不在乎的一边捏着刘杰的乳头揉捏一
边冲着镜头说道:「你他妈的把你的脏手拿开!!」

  强烈却无处发泄的愤怒使得会议室的座椅都遭了殃,很快对面的会议室已经
是一片狼藉了,刘永灼如同一头疯牛一般的瞪着血红的双眼喘着粗气对着镜头咆
哮着「好,好,我拿开,让你女儿自己动,小婊子,站起来转过身」锡坤还神的
把手从刘杰的乳 0房上拿了下来,然后命令刘杰站起来背对着镜头弯下腰还要用
两只手把屁股掰开把屄O穴和屁O眼展示在镜头面前。

  双腿分开头部冲下双手掰着屁股的刘洁脸上已经血红一片,她自己都不知道
是因为羞怯还是愤怒,因为下意识中的不敢反抗而摆出这么一幅下贱羞耻的姿态
让刘杰整个人都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心中对锡坤的恨意不断的上升连带着对刘
永灼都有了弄死的心,发誓只要回到本体一定用尽所有的关系和手段让这两人好
看!!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