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平尽苍生】(17-21)

**小说 2021-04-01 06:1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平尽苍生】(17-2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平尽苍生】(17-2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宋河尘风
2020年6月19号发表于SIS
字数:12134

  PS:你们是真厉害啊,是真的了不起啊。就因为我用了美茵两个字,在贴吧
骂我也就算了,还带上我的家人。你们是真牛逼啊。行了,我惹不起你们,倒不
是怕你们骂我,而是我只是不想因为自己,连累父母跟着我一起被骂。

  这本书不会太监的,我会坚持下去,在 SIS惹不起你们,我还可以去其他平
台发表。反正美茵这两个字我用定了,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正文

             第十七章:宋家隐秘

  心中有着打算,徐悲也就不在隐瞒,直接挥掌发出一道真气打在了门窗上,
等关好后又闭上双眼,仔细感应着四周有没有人在偷听。

  看着眼前的场景,宋平生心生疑惑,难道这其中还真有什么隐秘的事。

  过了一会儿,徐悲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妥,便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威远堂
的谋划,我也能猜个大概,你们宋家现在看起来只是个小门小户,但据我们苍穹
会的卷宗上记载,你们先祖却是一位大人物,其势力在当时的整个禹州都算的上
是顶尖强者,要不然也不会再当年孤身一人仅凭双手就造就了这么大一片基业。
只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迅速的衰败下来,才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宋平生听到他说起宋家先祖,心中疑惑不解,在他看到的家族记载中,对这
位先祖只是一笔带过,并没有详细的介绍,于是便开口问道:「徐舵主,在下也
曾经看过家族里面的资料,好像并没有关于先祖的详细记载,不知道你能否为我
讲解一二。」

  徐悲不在意的挥挥手说道:「你不用客气,这些事情你本应该告诉你的。」

  说起这位宋家先祖,徐悲神情也有向往,语气莫名的说道:「你们先祖在的
时候,我们苍穹会还没有建立,根据后来我们得到的一些资料,你们先祖乃是出
身于一个西域佛门大宗的俗家弟子,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来到了禹州,接连
挑战了当时本地所有的顶尖势力,逼的他们出钱出力给你先祖建造了一座巨大的
府邸,然后你们宋家就在禹州扎根下来。」

  看着一脸憧憬之情的宋平生,徐悲心中想起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也
是这样的表情,大丈夫生当如此,不然岂不是空余一生。

  宋平生此时还是不明白这和威远堂特意针对他们宋家有何关系,难道是认为
他们先祖会留下什么宝物不成,可是经过了这数百年,要是还有宝物的话也不至
于流落到这沂阳县来。

  似乎看出了宋平生的疑惑,徐悲继续开口说道:「你们宋家先祖在建立了家
族以后,仅仅只传了一代,留下了一位独子便神秘消失。不过在这之前,却留下
了一件东西藏在了你们宋家的某个地方。你想想看,你哪位先祖最少也是玄灵境,
他特意留下来的东西谁不想要?只是这么多年来无数个势力或者强者都把你们宋
家翻遍,也没有找到那件神秘的东西罢了。」

  没想到自家这位先祖竟然是玄灵境,可为什么留下了功法,以前的宋家之人
只能修炼到煅体期。

  还没等他问出来,徐悲却开口惋惜说道:「那些人找不到你家先祖遗留的东
西后,便打起了功法的注意,毕竟你们宋家的功法可是流传自西域佛门正宗,远
不是禹州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可比。」

  「可惜那门功法乃是佛门中顶级存在,没有修炼过佛法之人或者佛缘不够深
厚者,根本无法将此功法修炼大成,顶多煅体后期便再无寸进,这也是你们宋家
为什么出不了强者的原因。」

  「本来这样下去的话,众人也会慢慢忘记你们宋家之事,直到四十多年前,
一位神秘人抢走了你们宋家的功法,从中参悟出了一些,关于你们宋家先祖遗留
之物的线索。」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徐悲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喝了起来,而宋平生
此时心中犹如惊涛骇浪,那位神秘人参悟出来的线索,一定被苍穹会和惊刀会得
知了,甚至有可能就是他们指使此人去抢夺的。

  而这些恐怕也和他母亲江芷薇悄然嫁给宋钊后,又突然神秘失踪有关。

  一切,都是为了宋家先祖留下的宝藏啊。

  徐悲滋润了一下喉咙后,感觉舒服多了,也没在意宋平生一脸难看的表情,
而是继续说道:「根据那位神秘人推测,那件东西好像是传承宝物,就隐藏在你
们宋家当中,但想要激活的话必须用宋家嫡系血脉才能打开。」

  听到这里宋平生有些明悟了,怪不得威远堂的岳綮会收宋平云为弟子,然而
还帮助宋钢谋夺宋家,害死他父亲宋钊。

  没想到自己只是普通的询问,却让对方如此滔滔不绝的讲出来这么多隐秘之
事,心生警惕,宋平生试探的问道:「徐舵主为在下讲了这么多,肯定也有其原
因的吧。」

  徐悲呵呵一笑,脸上露出犹如春天花卉般的笑容,故作大方的说道:「宋少
侠,你是徐某十分看重的人才,对你讲这些事情纯属爱待之心,也不需要什么原
因的。再说了,徐某也希望宋家能够重现往日辉煌,为我禹州贡献一份力量。」

  既然对方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只好按下心中疑惑,问起威
远堂和惊刀会之事。

  原来这威远堂原本出自惊刀会,但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实力膨胀的极快,
到现在已经拥有了三位先天境强者,对于惊刀会来说,有点尾大不掉之势。

  为了笼络威远堂,也同时想着让他们打前站,便把宋家之事告诉了威远堂,
让他们想办法找出那件传承秘宝,到时候两家在五五分账。

  而这一切也被苍穹会所得知,为了防止惊刀会和威远堂得手,便派了徐悲前
来,并且借此机会削弱两家在兴云府的实力,为以后吞并这里做准备。

  而那威远堂也知道再兴云府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不好动手,便让岳綮和宋钢
搭上线,把宋家偷偷迁移到了这沂阳县。

  而徐悲赶到兴云府的宋家时,早已经人去楼空,一番打听后得知搬到了这里,
也没有急忙赶过来,而是去了苍穹学院和宋锟的儿子宋平承搭上了线。

  经过一段时间的计划后,徐悲让宋平承给家里传信就说自己要去沂阳县办事,
让他们宋家能不能帮忙安排一二。

  就这样在宋平生击杀了岳綮后,想要找一个势力来抗衡威远堂时,徐悲出现
在众人的视线中,俨然一副十分欣赏他的样子。

  就算当时宋平生不提出用家族一年五成的收入,徐悲也会主动站出来为宋家
抗衡威远堂。

  原本以为宋平生之所以能够实力大增,一定是得到了宋家传承秘宝,所以才
设计了邬总管让他提出决战,以玄灵境强者留下的秘宝肯定可以打败对方。

  没想到在战斗的时候,徐悲发现宋平生用的是道门心法,绝不是出自佛门正
宗的宋家先祖所留之物,倒是和其母的来历有些相似。

  对于那位神秘失踪的宋家夫人江芷薇,苍穹会曾经试图搜寻过关于她的消息,
但是却一无所获。只知道对方可能和道门有关。

  而现在宋平生明显修炼的也是道门功法,这就让徐悲不得不怀疑,此子定是
得到了不为人知的机遇或者秘密。

  于是便派人在他回去的路上截杀,就算杀不了对方也能试探一下实力。

  就连宋平生都想不到这一切竟然是徐悲谋划,现在的威远堂损失了一位煅体
后期的总管,宋家也对他感恩戴德。

  今日之所以告诉宋平生关于宋家先祖的事情,为的就是后面的计划做准备,
仅仅一个传承秘宝他满足不了,他还想要的是宋平生的机遇,能够让一个普通人
瞬间变强的机遇。

              第十八章:玉佩

  此时的宋平生还不知道徐悲的谋划,只是对他有所怀疑,发现实力如此强大
的徐悲,竟然只是过来打前站的,宋平生有些疑惑的问道:「徐舵主,难道来这
沂阳县的不止你一人,还有贵会的其他强者不成?」

  徐悲呵呵一笑,意有所指的说道:「如此重大的事情,当然不是我一个人能
够完成的,还有一位总舵主正从禹州的治所赶往这里,到时候一旦有什么突发情
况,凭借我们苍穹会的实力,也不怕惊刀会和威远堂众人。」

  宋平生心中一动,这苍穹会的总舵主级别最少都是先天中期,看来卷入其中
的宋家有些情况不妙,心中衡量了一会儿后说道:「徐舵主,既然那惊刀会和威
远堂都在谋划我们宋家,如果我能找到那件传承秘宝献与贵会的话,不止可否能
保全我们宋家的安全。」

  看到如此上道的宋平生,徐悲呵呵一笑,心中想到自己这番口水没白费,终
于点醒了他,于是口中郑重的回道:「宋少侠,只要你能找到那件传承秘宝,我
可以代表苍穹会答应你,一定让你们宋家安然无恙。」

  为了增加自己所说的话具有分量,徐悲又神情傲然的说道:「对了,你可能
还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除了这分舵舵主以外,我还是苍穹会的月执事,同时我
大哥是会中的五大总舵主之一的徐欢,我答应的事情,你放心就是。」

  虽然不知道月执事代表着什么,但宋平生却知道那位总舵主徐欢是一位先天
境中期。

  既然徐悲都如此表示了,他也不好继续多说什么,也就爽快的答应了,自己
回去一定会好好寻找传承秘宝。

  眼看已经下午了,宋平生心中惦记着刚才所得知的事情,也就起身告辞,说
自己尽快回府为苍穹会和徐舵主寻找传承秘宝。

  徐悲不置可否,平淡的表情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没有挽留他一起喝一杯,
直接把他送出了分舵据点。

  看着急匆匆离去的宋平生,徐悲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叫来了一位心腹,
让他告诉远在兴云府的苍穹会众人,暂且不要动手,等宋家秘宝被找到时,再过
来和惊刀会一分高下也不迟。

  宋平生坐在马车上一言不发,一直回到府中后,满脸阴郁的直接走进了房间,
吩咐外面的下人这几天不要打扰自己,然后直接打开机关,走进了密室中。

  没想到这次竟然会引出先天境强者,真是有些棘手啊,要是其中出现一点差
错的话,宋家和他可就危险了。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既然是双方都想要这传承秘宝,他就来个河蚌相争,
渔翁得利。

  嘴角冷笑连连,当时之所以要表示把秘宝上交给苍穹会,为的就是拖延双方,
给他暗中准备的时间。

  既然想要让他们河蚌相争,那就先找出这件传承秘宝,看看重不重要,对自
己有用的话那就连夜离开这是非之地,要是无用的话再设下全套,一举杀掉双方
派来的人,他可是对徐悲的元神碎片,垂涎已久啊。

  对方要是能够识相,不掺和进来的话还好,如果敢图谋他宋平生,那说不定
要让他见识一下自己这融会贯通境界的剑出无命。

  可惜,他心中对于那所谓的秘宝,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

  从他母亲江芷薇这件事情来看,恐怕宋家先祖的传承,早已经被她得到,然
后就玩了个神秘失踪。

  不过,好歹也要找个试试看,说不定还真能找到。

  抱着这种想法,在密室中,宋平生一件件检查起能够和宋家先祖挂上钩的事
物,然而年代太过久远,再加上其中多次搬迁和被其他势力明争暗夺,现在还剩
下的物品多少最近百年的。

  把整个密室都翻了个底朝天后,还没有找到个传承秘宝有关联的物品时,宋
平生有些烦躁的在原地走来走去。

  原本低头沉思的他,突然想到了挂在胸口的玉佩,急忙从身上取下后,宋平
生细细打量起玉佩来。

  从质量上来说这块玉佩不是名贵水种,从手感上来说摸着只是有些柔软,并
且有丝丝凉意传来,在衣服内戴了这么久,竟然没有暖热它。

  脑海中仔细回想了一阵后,宋平生记得这是前身宿主九岁那年,母亲亲手交
给他的,并且叮嘱他一定要贴身保管,千万不能弄丢。

  这些年来,每次想起母亲时,宋平生都会习惯性的从胸口处掏出这枚玉佩,
轻柔抚摸着。

  但是,由于他是穿越过来的,最近的事情太多,一时间忘记了这块玉佩,只
是每天习惯性的挂在衣服内的胸口处。

  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玉佩,宋平生陷入了沉思当中。

  经过最近一段时间收集到的消息来看,很明显母亲江芷薇就是冲着宋家先祖
的传承宝藏而来的。

  而她的神秘失踪,应该是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如此一来,那这枚玉佩,恐怕绝不简单,不然江芷薇不会如此慎重的叮嘱他。

  确定了心中所想后,宋平生想起以前在地球上看到的一些小说中的记载,鬼
使神差的咬破指尖,滴了两滴鲜血在玉佩上。

  看着鲜血被玉佩瞬间吸收的一干二净,宋平生呼吸有些急促,难道真如小说
中的情节一样,一块小小的玉佩可以暗藏天机。

  然而等了半天,除了鲜血被吸收后,其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难道是鲜血不够?心中如此想到,宋平生直接运起真气凝聚体内鲜血在指尖,
连续滴了好几滴下去。

  看着仍然没有反应的玉佩,一时间搞不懂哪里出了问题,自己总共滴了最少
400 毫升进去了,要真是传承秘宝的话应该早有变化了。

  由于失血过多,宋平生脸色有些苍白,无奈的收起玉佩,坐在椅子上回想脑
海中还有没有其他重要的记忆。

  正当他刚放好玉佩时,突然感觉不对,这么一块玉佩只有两寸大小,怎么可
能会装进去自己400毫升的鲜血。

  猛的一下从椅子上惊起,宋平生手忙脚乱的从衣服内拿出了玉佩,重新仔细
观察起来。

  吸收了这么多的玉佩,竟然只是在里面多了一条血丝而已,而原本冰凉无比
的玉佩也变的温热起来。

  既然表面看不出什么,那我就用真气灌注双眼,仔细看看这玉佩的内部有何
奇异之处。

  心中如此想到,便开始凝视起玉佩,随着真气的增加,宋平生的双眼开始变
的明亮起来,仿佛有种漩涡一般在里面旋转。

  凝视就一会儿后,发现玉佩中好像刻画着细小的纹路,就当他准备在深入研
究这些纹路时,突然有些头晕目眩,一阵困意袭来,宋平生迷迷糊糊中倒在了后
面的椅子上,看他胸前轻轻起伏的胸膛,明显一副熟睡的样子。

  而被他攥在手心的玉佩要泛起阵阵血光,周围的空气也变扭曲起来,突然从
宋平生体内飞出一道稀薄的人影,顺着玉佩上面的漩涡被吸了进去。

  因为有着宋平生的命令,众人都不敢擅自打扰他,都以为他在房间内闭关修
炼,对于密室内的情况更是一无所知。

             第十九章:密宗神功

  宋平生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神秘的空间内,周围一片灰蒙蒙
的,一眼望不到尽头,没有声音一片死寂。

  正当他抬头打量四周的时候,突然在不远处的地方一阵扭曲,一道白色的人
影凭空出现。

  仔细看了宋平生一阵后,人影面部白光一闪渐渐清晰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年
龄四十岁左右的面孔就呈现在他面前。

  宋平生看着眼前默不作声的人影,此地应该是那玉佩的空间内,那么眼前这
人应该和宋家的先祖有关。

  想到这里便倒头就拜道:「宋家嫡系宋平生,不知前辈是否和我们宋家有些
渊源。」

  人影看着跪在地上的他说道:「既然你能进去这芥子空间,那你这宋家嫡系
的身份应该是真的,至于我嘛,只是你们先祖分裂出来的一缕分魂,你可以称呼
我为分魂,不用把我当成你的先祖。」

  宋平生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可以把魂魄分裂出来,并且保存这么久还能犹如
常人一般,心中有些惊讶,不过还是恭敬的说道:「分魂大人,现在我们宋家正
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不知先祖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可以帮助我们这些后人渡
过难关。」

  白色人影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叹息说道:「当时你们先祖把我分裂出来时,
并没有留下什么宝物,而我被困在这芥子空间内,也没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

  宋平生听后一脸失望,这块玉佩应该就是徐悲他们说的传承秘宝,没想到竟
然什么也没有。

  而这时白色人影却开口说道:「既然你是宋家嫡系,那你们先祖遗留下来让
我看守的功法,现在就传授与你吧。」

  宋家先祖遗留的功法?宋平生心中大喜,这最少也是玄阶以上的功法,就连
神阶也不是没有可能。

  还没等他回答时,白色人影就从身体内分裂出一道白光,然而打到了他祖窍
眉心内,一瞬间整个脑海中充满了各种关于功法的知识和记忆。

  没有去管在哪里消化功法的宋平生,白色人影自顾自的说道:「这门功法名
为明王降世录,乃是你们先祖,自极西之域的佛门密宗大昭寺学来,乃是当今天
下顶尖的无上炼体之法。」

  「由于此功法太多深奥与强大,你们先祖生前设下禁制,只有当你修炼到这
一层时,存在你脑海中的分神便会自动传你下一层的修炼功法和妙诀。」

  「另外切记在你修为不够时,千万不能轻易展露出明王降世录,不然会惹来
神秘强者窥伺,造成杀身之祸。」

  「此芥子空间乃是你先祖从域外星空寻得,在你离开此地时可按照我传授给
你的法诀,将此物收做空间宝物使用。」

  脑海中被强制灌入记忆的宋平生,此时虽然能够听到分魂说的话,却口不能
言。只能勉强点点头表示知道。

  一直过了半个时辰,他才彻底吸收完明王降世录关于第一层的记忆,并且直
接把此功法练到了第一层顶峰。

  感觉着自己体内比之前强大了一倍以上的实力,身体也比之前也坚韧的多,
宋平生顿时大喜,这明王降世录第一层练成后竟然相当于煅体后期。

  现在仅凭借肉身,他就能空手接白刃,在不用真气护体的情况下,完全可以
硬抗凡阶兵器的攻击。

  白色人影看着眼前的宋平生,观他已经彻底吸收了自己分裂出去的分神,怅
然一声说道:「好了,既然你已经学会了明王降世录,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望
你以后好好修炼,不要坠了本尊的名声。」

  说完以后,白色人影开始变的稀薄起来,还没等宋平生张口询问什么,便顷
刻间烟消云散,犹如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宋平生眉头轻皱,看来这位分魂存在的意义就是把明王降世录传授给宋家嫡
系,当一切完成时他也随之消失,毕竟没有本尊的存在,他这个分魂犹如无根浮
萍。

  之前能够一直存在,恐怕也是因为那股分神存在,现在被打入自己的脑海中,
现在烟消云散倒也正常。

  不过。令他疑惑的是,这枚玉佩明明是母亲给的,怎么和宋家先祖扯上关系
了?

  难道,方面江芷薇得到宋家先祖遗留宝藏,发现这枚玉佩需要宋家嫡系之人
才能打开,于是便留给了他的前身宿主?

  仔细想来,恐怕只有这种可能了。

  然后。如此一来的话,宋平生不禁对那个素未谋面的母亲江芷薇,心中充满
了好奇。

  很明显,他这位母亲,得到的好处绝不比他少,只会更多。

  或许,他满怀欣喜得到的这份密宗神功,可能在江芷薇眼里,不过尔尔。

  收敛了心中的激荡,凝气静神,看着四周的景象,宋平生按照脑海中分魂传
授的法诀,施展后知感觉眼前一阵晕眩,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密室的
椅子上。

  难道之前是自己的魂魄进入了这玉佩当中?细细抚摸着玉佩,宋平生心中有
些疑惑道。

  把玉佩贴身放好后,直接离开了密室。在房间内看到外面天色明亮,也不知
道过去了多少时辰。

  感觉体内一阵饥肠辘辘,宋平生来到外面命人准备了一桌酒菜,为了下人才
知道,自己竟然在房间连续待了四天之久。

  一顿酒足饭饱后,继续吩咐下人不要骚扰自己后,赶忙在房间内查看起来脑
海中明王降世录。

  想起自己已经练会了第一层,就直接把这一层的明王降世录功法卖给了系统,
没想到竟然给了37点元神碎片。

  经过系统的计算,这门明王降世录乃是神阶功法,仅次于道阶存在,并且除
了心法以外还带有与之匹配的招式,综合起来第一层功法兑换的话,总价值是12
5点元神。

  心中狂喜的宋平生,决定以后好好修炼这明王降世录,这可是神阶功法啊,
迫不及待的查看此功法起来。

  据他脑海中的记忆,这门明王降世录乃是大昭寺的镇寺绝学,非活佛转世灵
童不可修炼,练至大成后犹如明王降世,举手投足间带有天地神佛之威。

  而这门功法共分十层。第一层对应煅体筑基篇,二至四层则是先天归元篇,
五至七层则是玄灵炼神篇,八至十层则是破虚存真篇。

  在第十层上面还有一篇总纲,名为道心唯我篇,乃是明王降世录最好层次的
心法,是天上佛陀传授,非人间所创。

  宋平生现在虽然只能观看这先天归元篇的第二层功法,但也大致知晓了当今
世界的修炼层次,在煅体,先天,玄灵上面,还有破虚,和明道境。

  而这明王降世录就是直指破虚大成,总纲接近道心突破的神阶顶级功法,怪
不得系统评价这么高。

  虽然修炼这明王降世录,不能像系统内兑换的功法那样可以升级,但他也不
在意,准备将此功法也当成主修功法,日后勤加修炼便是。

              第二十章:谋划

  这明王降世录每一篇都有与之匹配的绝学招式,而这第一层的煅体境,宋平
生可以修炼一门名为大威德金刚拳。

  此招式乃是取自密教大威德明王之意,为无明妄想之众生,现极恶之瞋怒身,
伏出世之魔军,灭世间之怨敌。

  在施展大威德金刚拳时须面露忿怒之像,融合就腿法和拳法,上下相随,步
随手变,身如舵摆。

  接下来的日子里,宋平生除了修炼这大威德金刚拳,便一直待在府中从不外
出,期间也和徐悲通了几封书信,谈的都是关于宋家传承秘宝有没有找到的事情。

  为了能够实施好计划,他一直推脱着对方,说已经有些线索,马上就要找到
了,再给他一段时间。

  在整整练一个月的明王降世录和大威德金刚拳后,由于徐悲催促的比较急,
宋平生只好提前发动原先准备好的计划。

  让三叔宋锟手持他亲笔信前往了县衙一趟,同时又暗中吩咐下人偷偷散播消
息,说他们宋家大少爷之所以能够打败邬总管,是因为得到了其先祖的传承。

  一时间整个沂阳县的上流势力都收到了这个消息,心想怪不得那宋平生能够
在宋钊刚去世,这边就大发神威,越战越勇,连威远堂的邬总管都能击杀,原来
是得到了宋家先祖的传承秘宝。

  之前由于宋平生的异军突起,沂阳县的一些势力也好奇的探查了关于宋家的
一些事情,也不知道是谁放出的消息,他们也都知道原来宋家来历不凡,祖上也
出现过威压整个禹州的强者。

  各大势力在收到宋平生特意放出的消息后,一个个心痒难耐,纷纷派出手下,
仔细查探消息,就算得不到那传承秘宝,到时候也能分一杯羹不是。

  没过几日宋平生就发现府外多了不少探子,晚上的时候经常有黑衣人前来踩
点。

  宋平生待在房间里,感受着屋外飞檐走壁的黑衣人,心中冷笑连连,现在就
先让你们猖狂一下,到时候可是要拿命来偿还的,想到这里直接又写了一封书信
命人送到了苍穹会分舵。

  眼看已经准备就绪,他挑选了一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召集了
三叔在内的几位宋家族老,在宋家祠堂内议事。

  暗中估算了一下,发觉已经到了亥时,看着堂中坐着的几人,宋平生轻咳一
声说道:「三叔和诸位长辈,相比你们一直疑惑,原本只是一个柔弱公子,为什
么能够诛杀岳綮,打败邬总管。」

  宋锟和几位族老也都纳闷的相互对视了一眼,对于此事他们早就困惑,想着
这几天从下人口中听到的一些风声,几人都有些期待,如果一切都是他们猜想的
那样,那宋家就真的要崛起了。

  没有理会在那里因为激动,脸色有些殷红的众人,而且自顾自的说道:「诚
如你们猜测的那样,我确实得到了我们宋家先祖的传承,并且练就了一身高深的
武功。」

  「但是这一切对于现在的宋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现在得了先祖传承的
我们,犹如三岁孩童抱着古董招摇过市,四周充满了贪婪的目光。」

  听到宋平生如此讲道,宋锟几人都脸色一变,他们也都是活了几十岁的人了,
也都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一时间神情阴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宋平生看到他们的样子,嘴角上扬,果然和他设想的一样,于是接着说道:
「为了保全我们宋家,我决定在今晚携带传承秘宝,连夜出城离开沂阳县。」

  他的话刚说完,坐在宋锟旁边的一位族老率先站了起来说道:「平生,你要
是带着先祖遗留下来的传承秘宝离去,那我们这些人怎么办?我们宋家今后要怎
么办?」

  看着其他人也都跟着符合,就连三叔宋锟也露出为难之色,不知道说些什么,
宋平生冷哼一声说道:「我当然不是弃你们而不顾,我这是为了保全宋家。等我
携带传承秘宝离开后,那些觊觎之徒便会舍弃宋家,紧盯着我,到时候有苍穹会
照着,也没有了秘宝的宋家,还会有人惦记吗?」

  几人被他这么一说,也都有些明白,如果宋家有强者坐镇,这传承秘宝对于
他们来说可能就是机缘。

  但是对于现在强敌环伺,自己又没有力量保护秘宝的宋家而言,这就等于是
催命符。

  况且几人心中想着,反正这传承秘宝被他宋平生得到,就算留在宋家,他们
几人,或者他们的后辈也没有理会拥有,能被这样拿去转移注意力,保全宋家也
不错。

  当下也就不再多言,只是一个个假惺惺的叮嘱宋平生,让他一路注意安全,
以后宋家会有他们几人协助宋锟打理的。

  看着脸上虽然关心无比,其实心里巴不得他赶紧离开,好掌握宋家大权的几
位族老,宋平生心中冷笑,希望以后你们还能这么想。

  没有他坐镇的宋家,短时间还好。时间一长,若他一点消息都没有的话,之
前被迫让给他们宋家地盘的势力,肯定会反扑上来,到时候可就难办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担心这些的时候,宋平生离开祠堂后,命下人在后门给他准
备一辆马车,然而趁着夜色偷偷出城。

  好在守城的衙役也都认识宋家的旗号,虽然心中疑惑,但在他二十两银子的
打赏下,二话不说直接打开了城门,送他们出城。

  就在宋平生坐着马车刚离开县城一会儿后,又有一拨人也随之出城,令人惊
奇的是守城的衙役问都不问,直接放这些人出城。

  伸手打开窗帘,宋平生盘腿坐在马车内,看着外面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双手轻轻抚摸着,放在双腿上的长剑,犹如在抚摸相恋多年的爱人一般。

  心中想着等突破到先天境后,就兑换一把真阶兵器使用,随着敌人的增强,
这把凡阶长剑渐渐不够用了。

  掏出一块手帕,轻轻擦拭着剑身,摸着上面的一些细小缺口,宋平生心中想
到。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晚可能就是它最后一战,希望能够在被换掉之前,品
尝一下先天境的血液是何种味道,也对得起跟随自己一路大战下来,劳苦功高的
它。

  而就在宋平生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谋划时,一辆双架马车,悠哉悠哉的
驶入了沂阳县城。

  「启禀少月主,刚刚属下得到消息,说是那个什么宋家之人,找到了其先祖
所留传承秘宝,正连夜赶着出城呢。」

  一名身穿墨绿紧身衣的女子,单膝下跪在马车一旁,声音低沉无比的汇报着。

  一阵仙音从车厢内传出,似如黄鹂般清脆,又宛如飞鹤般空灵。

  「传承秘宝?呵呵,宋家先祖所留的一切。不都是在十年前被太上道宗的一
名叫江芷薇的女弟子得到了吗?现在那还有什么秘宝存在。」

  跪在一旁的墨绿色紧身衣之人,听后沉默不语,她知道这些话不是说给自己
听的。

  果然。过了片刻后,车厢内又传出普通自言自语的声音。:「哎呀,反正都
是去瞧瞧那个杀了程美茵分身的宋平生。恰好把这个传承秘宝的事情一起解决,
本宫倒要看看,这宋家还有什么秘宝。」

             第二十一章:螳螂捕蝉

  还坐在马车内静静赶路的宋平生,并不知道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自己。并且
还说出了江芷薇的来历。

  正当他在擦拭手中宝剑的时候,突然自外面射过来数支利箭,坐在前面驾驶
着马车的下人,瞬间被钉死在车门上。

  宋平生一脸淡然的推开了尸体,站在马车上看着不远处,只见四周火把扬起,
一群身穿威远堂标志的黑衣人把他团团围住。

  其中几位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拿着朴刀的人闪到一旁,从他们身后走出了一
位身穿紫色长袍,年龄约三十岁左右,后面披着黑色披风,一脸肃杀之意的看着
宋平生。

  仔细打量了他一会儿,紫衣人啧啧称奇道:「你就是那宋平生吧,年纪轻轻
竟有如此修为,倒也算得上天赋异禀。怪不得能够杀了邬老怪,就这一身煅体中
期顶峰的实力,在整个沂阳县也能排进前十。」

  不等宋平生回话,语气一转,神情冷漠的说道:「废话少说。我乃威远堂副
堂主林枭,你要是识时务的话交出传承秘宝,我可以做主放你一马。」

  宋平生邪魅一笑,低头深情地望着手中宝剑,不屑的回道:「你们威远堂真
的以为今天吃定我了吗?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一路在跟踪着我吗?你们恐怕都
不知道,宋成寰在给你们传递的消息时,我就在一旁默默注视着。」

  林枭听到他说起宋成寰时,心中大惊,没想到他们辛苦挖来的眼线,对方早
就已经知道了。

  这位宋成寰乃是宋家几位族老之一,因为贪恋家族权位,被威远堂重金收买,
目的就是帮他们打探宋家先祖遗留的宝物。

  看着对方大惊失色的样子,宋平生呵呵一笑道:「现在就惊成这样,等下还
不要吓死啊。」

  林枭听到他的嘲笑声,顿时恼羞成怒,大声说道:「宋平生,你如此不识好
歹,今日本座就要将你剥皮抽筋,挫骨扬灰。」

  说完便大手一挥,吩咐手下上前拿下他,然而宋平生却神色自若,一脸淡然
的表情,摇摇头叹息说道:「真是一群猪脑袋,我都说道这个份上了还不明白吗?」

  没有理会上前来的威远堂杀手,宋平生大吸一口气猛然高声喊道:「徐舵主,
你要是再不现身的话。我可就要把这传承秘宝给对方了啊。」

  林枭听到他的喊声后一愣,连忙制止了快要出招的手下,警惕的扫视着四周
的树林。

  突然在左边的树林中传出阵阵笑声,在人还未露面的情况下便有声音传来说
道:「宋少侠莫慌,老夫这不是已经来了吗,只是之前看到你和林副堂主想谈甚
欢,不便打扰而已。」

  林枭看着一步步从树林中走出来的几位苍穹会之人,脸上阴晴不定,失声叫
道:「笑书生」徐悲!

  心知中了宋平生的计谋,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徐舵主,我知道你们苍穹会
实力强大,我们威远堂比不上,但这宋家之事我们也谋划了数年之久,之前你袒
护宋家也就算了,难道现在还要再横插一脚,真以为我们威远堂是那么的好欺负
的吗?」

  徐悲看着惊疑不定却还装腔作势的林枭,呵呵一笑说道:「称呼你一声林副
堂主,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啊,我数到十声,你要是还不带着手下离去的话,
老夫今日就让你横尸当场。」

  没想到这徐表面上一副笑呵呵的模样,说起话来却霸道无比,林枭心中大怒,
对方也不过是煅体巅峰的实力,和他不相伯仲而已,竟然如此不把他放在眼中,
当下别怒喝道:「徐悲!论实力你我都是煅体巅峰,论地位你不过是一区区舵主
而已,要不是有你大哥徐欢罩着,你能狂妄至此吗?」

  徐悲看着惊怒交加的林枭,原本笑呵呵的神情瞬间消散,一脸冷漠的看着他,
手中缓缓凝聚着真气。

  林枭此时也明白对方这是要动手了,不甘心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也握紧
手中大刀,一副毫无惧意的样子。

  而宋平生则站在马车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两波人马,抬头看看漆黑的夜空,心
想,三波势力也该到了吧,到时肯定会更加精彩。

  正当两波人马剑拔弩张的时候,徐悲和宋平生同时望向后方的官道上,林枭
有些疑惑的跟着望去。

  不一会儿便脸色一变,只见一行身穿衙役捕快服饰的人马,也赶到了这里。

  为首者乃是沂阳县刘县尉,煅体后期的实力,看着场中的两波势力,心中叫
苦不迭,县令不是说只有威远堂的人吗,怎么这苍穹会的也在。

  不过心中想起那能令人实力大增的传承秘宝,也不想放过此次机缘,强忍着
头皮,上前见礼道:「在下刘芮,见过林副堂主和徐舵主。」

  林枭看着眼前的刘芮,心中大喜,原本还担心仅靠自己对付不了徐悲和宋平
生,现在有了此人在,局面刘更加混乱,反而对他有利。

  徐悲对于突然到来的刘芮毫不在意,而且转身对着宋平生说道:「宋少侠,
不知你我的约定还是否有效。」

  宋平生心有所感,明白他说的是之前那事,转头看了林枭一眼,然后对徐悲
说道:「徐舵主,我宋某人虽然年龄不大,但也是个讲信用的人,现在不用你继
续保护我们宋家,只要你帮我杀了在场威远堂众人,我便亲自把这传承秘宝送到
你手上。」

  说完便从怀中拿出玉佩,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展示了一圈。

  虽然不知道这块玉佩是不是真的,但徐悲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扭头看着林枭,
犹如在面对一个死人一样。

  刘芮看着一脸杀意的徐悲,有些惊惧的带人后退了几步,一副不想参与他们
之间争斗的样子。

  林枭看着在场众人的神情,心中大怒,这徐悲真当自己好欺负不成,以为仅
凭他就能杀了自己吗。

  口中怒气连连的说道:「好,好,好。徐悲!你真当本座怕你不成,既然如
此你我就先做上一场,看看孰强孰弱,谁能笑到最后。」

  说完便气势汹汹,提刀怒吼一声杀向徐悲,一副要和他不死不休的架势。

  就当众人都以为要进行一场大战时,站在不远处的徐悲,神情冰冷看着冲上
前来的林枭,伸出双手紧握成拳,一股不属于煅体境的气势展现出来。

  强大的气息,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众人看向徐悲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还夹带着些许惊恐之色。

  这种超越一个大境界的气息,压制的在场众人,呼吸都急促起来。

  而已经退到一旁的刘芮看到这股气势,神情惶恐的失声惊叫道:「先天境!
这是先天境的气势!」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