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与爱情无关——小婉的故事——《帮助妻子去偷情》同人改编扩充狗尾】 第二章

**小说 2021-04-01 06:1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与爱情无关——小婉的故事——《帮助妻子去偷情》同人改编扩充狗尾】 第二章

【与爱情无关——小婉的故事——《帮助妻子去偷情》同人改编扩充狗尾】 第二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willows_
2020/6/1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1355

  第二章

  我羞得满脸通红,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奸夫淫妇转头相互微笑着凝视着
对方,胯下一起用力,艳红的水润裂缝被壮硕的龟头慢慢撑开,两片肥厚的大阴
唇一下子收紧密密的包裹上去,终于吞没了情人的爱的入侵。

  仅仅是进去一个龟头,也让小婉兴奋得不行,大口喘息着,呻吟着。

  「唔……嗯……!哈啊……,好涨,好满,好哥哥,你的大鸡巴好烫,好大
,好粗,撑裂妹妹的小骚逼了,里面好舒服,好爽,爽死了……」

  小婉抬起头,故意从小扬肩头上看着我的双眼,我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激
动的快速打着手枪,急促的喘息着,龟头已经进去了,那,鸡巴全都插进去还会
远吗?两人最初的那天晚上,小婉的小穴,就是这样被这条粗大的肉棒给夺去了
我拥有了七年的纯洁之躯吗?

  「老公,你看,他进来了,大鸡巴插进来了……,插进你老婆的小逼里了,
进来得好深了……,你老婆的小逼,又被他占有了……,啊……,好爽,爽死了
……,老公,里面好舒服,好哥哥的大鸡巴比你的大多了,插得越来越深了……


  欲火爆燃的小婉一边故意向我大声说着淫词浪语,刺激着我的神经,一边用
力地向上翘着屁股,好让大鸡巴慢慢进得更深,用她肥美的性感肉穴去逐寸逐寸
地把奸夫又粗又圆的肉茎吞没进去,后部还干涩的青筋大肉棒一分一分的进入,
带着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一起,深深的陷入进她蠕动着的肉穴里面。每进去一分,
就意味着,爱妻已经不再纯洁的肉体,再次被污染一分。

  「呃呵……,呃呵……,好哥哥,你的大肉棒太长了,顶到人家的花芯子了
,呃唔……,呃唔……,小穴穴被撑坏了,呃呵……,呃呵……,好老公,你慢
点,疼惜一点人家……,呃呵……,呃呵,更深了……,插进子宫里面了……」

  我明明看到,是小婉在喘着气,奋力挺起下身,用她火热的小骚逼去吞吃小
扬的肉棒子,可她偏偏反过来说,当然,某种意义上来说,说的也没错,毕竟,
运动是相对的。

  小婉鼓鼓的肥美肉穴,被撑得大开,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可以想象的出小
扬硕大的龟头已经深深的埋入进小婉的子宫颈里。

  按照我的经验,我的鸡巴,在小婉激情起来之后,偶尔是能够碰到最里面的
花芯的,一般是在做第二次,甚至是三次时才会有这种感觉,可现在,小扬的大
鸡巴只是简单的插入就直接顶到了,可他的肉茎,还有大概四分之一没有进去!

  小婉的屁股摹的下沉,长长的青筋肉棒快速退出,沾满了她甜美蜜液的部分
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很清晰的和干涩的根部形成一个圆环状分界线,陷入肉穴口
的阴唇也跟着一下子翻出来,湿淋淋的,紧密的包裹着吐出滋溜滋溜滑动的肉茎
,直到龟头末端一下子撑开穴口,硕大的龟头带着紧密包裹束缚着的穴肉被略微
拉出,然后「啵」的一下挣脱开,没有了主心骨的阴唇,瞬间弹回收缩,却还是
留下一条裂缝,一股清亮的淫液涌出了穴口,混合在伞状的末端带出一股清亮的
蜜液里,顺着小婉的肉穴裂缝滚滚而下,滑过被压扁的香臀,滴落在洇湿的床单
上,消失不见。一丝苦苦纠缠的淫丝,仍然粘连着依依不舍的龟头和肉穴,却只
能被拉的越来越长,越来越细,却依然还是藕断丝连的。

  小婉再次抬头看着我,淫淫的笑着,「坏老公,我要你再看一次!不许眨眼
!」

  我知道,小婉这是在报复我,报复上次我逼着她酒后说出真心话对她的伤害
,连她刚才故意大叫小扬的鸡巴比我的大也是,可我却只有更加兴奋。

  「老公……,你看,好哥哥的大龟头是不是很大,属于你的小肉穴,已经被
它插过了,你会不会心疼?会不会兴奋?会不会也想操进来?可惜,不行了,老
婆的小骚逼,现在只属于人家的好哥哥、好老公,只能被他的大鸡巴操进来,至
于你,就乖乖的在那里打手枪就好了。你看,现在,好哥哥的大鸡巴,又要插进
来了……」

  小婉交缠在小扬背后的两条长腿开始用力,臀部再次抬高,湿腻腻的肉穴,
开始顺畅的吞入满是她甜美爱液的水亮龟头,很轻松的,两片阴唇一分一合,就
顺利的再次包裹住了情郎硕大的龟头,略微停一停之后,肉茎也跟着再次一分一
分的跟着进入,这次,两片阴唇没有跟着一起进去保驾护航,它们在期待着和阴
茎根部的再会。

  「哦呃呃……,好哥哥的大龟头进得越来越深了,老公,你看仔细了,人家
的小穴穴里面,麻痒麻痒的,在期待着好哥哥插的更深呢,哦呵……,好舒服,
里面好涨,哦呵……,好充实……,呃……,又顶到了子宫里了……,呃呃……
,唔呃……」

  这次有了充分的润滑,龟头披荆斩棘的破开小婉阴道里层层阻挠着的淫肉,
很快就顺利的再次顶在花芯上,小婉大口喘息着,闷声呻吟着继续奋力抬臀,于
是,肉棒的根部也艰难的缓缓消失在她的肉穴里面,两片娇嫩的阴唇,终于还是
低挡不住肉棒的强势入侵,再次翻滚着被卷袭进扩开的穴口,整条又粗又长的壮
硕肉棒被小婉潜力无尽的肉穴尽根到底的完全吞没了,两个人的下体,也终于紧
紧的贴合在了一起,再无一丝缝隙,只有巨大的阴囊包裹着两颗硕大的年轻睾丸
被可怜的挤压在奸夫淫妇的肉体中间。

  这个报复,让我极度兴奋中夹杂着无尽的纠结,十分不想看的同时,又百分
的想看,不得不说,小婉确实是准确的猜中了我的心思。

  整个过程我看的头晕目眩,手枪也是打的飞快,可是,无论看得再仔细,记
得再牢固,小婉的肉穴被两次强势侵入也只是几十秒钟的事情,我心底,竟然有
一种,还没看够就结束了的叹息。

  「老公,你看到没,你老婆的小骚逼,被人家的亲哥哥的大鸡巴完全占有了
,里面涨得满满的,亲老公的大龟头,就顶在人家身体最里面,那里,老公你可
从来没碰过哟。」

  小婉炫耀的看着我,继续用淫荡不堪的话撩拨,刺激我,我兴奋的挣大鼻孔
喘着粗气,快速撸着坚硬如铁的鸡巴,如果有一面镜子的话,此时此刻的我,一
定是像公牛一样眼睛都红了吧。

  被这么长大的肉棒完全插入身体,小婉似乎也有些吃力,直挺的秀眉皱得弯
弯的,娇艳欲滴的红润脸蛋,也好看的扭曲着,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把心爱的女
人操到死去活来,哭爹喊娘,痛苦中带着极度欢愉的表情,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可惜,我从没见过,却是在这种时候,在她被奸夫的大鸡巴全根插入的时候,就
被我看到了。

  终于结束了对我的精神折磨,小婉重重的把头仰在弹性十足的床上,凝视着
小扬的双眼,轻轻的说了一句。

  「好哥哥,对不起……,姐姐,是个坏女人……,可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
……」

  这是为把他当做报复我的工具表示道歉吗?

  「姐,没关系,我喜欢全部的你,无论是哪一面我都喜欢。」两个奸夫淫妇
说着肉麻的情话,相互紧紧搂抱在一起,热烈的亲吻起来,一边亲着,深深贯通
着的下半身也一起慢慢的动起来,闪耀着晶莹光泽的粗大肉棒短冲程的进进出出
,巨大的阴囊跟着一下下的甩动着,拍击在小婉的臀部。

  我的爱妻,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已经彻彻底底的脏了,而且,是她自己
主动变脏的。

  可是,这就是我的小婉,我必须要完完全全的接受她,理解她,谅解她,因
为,我确确实实深深的爱着她,她,也在追求个人欢愉和解放的同时,真真切切
的满足了我不为人知的变态淫欲,真是个让我恨也不是,爱也不是的小魔女,小
克星,而我,却偏偏爱着她。

  两人的交合速度逐渐快了起来,一股又一股的淫液,被大龟头像水泵一样刮
出肉穴,再顺着奋力甩动的浑圆香臀滴落到不知哪里,连续碰撞着的股肉也撞得
越来越大声,响亮的啪啪声,混合着小婉勾魂摄魄的婉转娇啼在房间里回荡着,
两个爱深情浓,郎情妾意的孽侣,我的爱妻和奸夫,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在宾馆
宽大的床中央,操干得惊心动魄。

  「老公,亲老公,爽,好爽,大鸡巴操的小妹妹好爽,好哥哥,宝贝哥哥,
用力操,操烂妹妹的小骚逼也不怕,咦……,老公,你怎么还在看,快去洗啊,
别看了……」

  小婉羞得捂住了脸,这倒是怪了,刚才报复我的时候,怎么又不害臊了?

  「哈啊……,哈啊……,快点,快点,老公,不要看,不许你看,当心看了
长针眼……」

  说着,小婉摸索着回手从头顶拽过一个洁白的大枕头,一下子扔了出来,却
因为被奸夫操的浑身无力,连床都没扔过,就掉了下来。

  我只好冲小婉笑笑,扭过头进洗手间冲洗。

  洗手间和卧室之间,只是薄薄的一层毛玻璃,上下根本就是连通的,里面和
外面的声音,相互都听的清清楚楚,我脱光衣服,把花洒开到最大,强迫自己不
去听小婉高声的淫词浪语,快速的冲洗全身。

  这几天心中有事,根本无心收拾自己,好不容易弄干净身体,对着镜子一看
,早已是胡子拉茬的邋遢大叔了,现在被热水一熏蒸,再修理干净胡茬,立刻就
显得年轻了几岁。

  卧室里小婉放肆的婉转呻吟时高时低,就是不肯停歇,我努力不去听,不去
看,只是耐着性子,继续刷牙,剪指甲,整理头发,把时间尽量拖长,也把自己
完全弄的干干净净,估摸着时间早已过去了二十多分钟,小婉的呻吟声还在不停
的传进来。

  「啊啊……,啊啊……,啊啊……,好老公,亲老公,你太强了,我又要来
了……,你操死我了,操死妹妹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我隔着门缝向卧室里看过去,小婉已经连续丢了几次,正象条母狗一样趴在
床边被小扬从后面操着,头无力地垂了下来,圆滑的香臀却依然在做着垂死挣扎
,贴着小扬的胯部情不自禁地摇着,小扬抱着她的腰,两人的性器紧紧地连在一
起,双脚站在地毯上,肌肉结实的身体前后摇摆着,每操一下,大腿都撞击着小
婉的香臀,发出啪啪啪的脆响。

  从我的角度,看不到两人的交合部位,只能看到小婉乌黑的长发瀑布一般垂
落,和白嫩的香肩下,绵软垂荡在空中的双乳一起,随着玉体的前后晃动一起摇
摆着,两颗挺立着的小乳头殷红一点,格外的夺目。

  小婉白皙可爱的玉乳上面,已经多了几道红红的指印,黄扬的肩膀上,也多
了几圈红红的牙印,牙印外面,一圈淡淡的红唇痕迹也格外显眼,那是小婉的口
红留下的印记。

  天知道,这对奸夫淫妇,刚才操得有多激烈!

  我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不等了,看黄扬游刃有余的轻松模样,我就是再
等上半个小时,也许他还能和小婉继续玩下去。

  拿起还沾染着小婉体香的浴巾,裹住我的身体,却发现好大一块湿乎乎的地
方紧贴着肌肤,很不舒服,想到刚才小婉裹着浴巾坐着喝酒的样子,我解开仔细
一闻,那处果然散发着一股熟悉的浓浓淫香,是小婉的肉穴流出的浪水,这个骚
货,刚才喝酒的时候,就等得迫不及待得开始流了。

  重新裹上身体,我推门进了卧室,狂热中的奸夫淫妇,根本没有感觉到,就
连我走到桌边,拿剩下的啤酒喝了一口,也没有被察觉,小婉浪叫的声音大是原
因,但两人也太投入了,完全把我当做了空气。

  这种感觉,老实说,更让我难受,我宁愿被小婉故意说着无耻的浪话挑逗刺
激,也不愿意被彻底无视。

  「啊啊啊……,死老公怎么……还不出来……,啊啊……,该不会,是躲在
里面听壁脚吧……,亲哥哥,再用力点,使劲……玩人家的……身体……让他听
,让他看!让他当个结结实实的大王八,气死他!」

  我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些感动,爱妻在被情人玩儿得高潮连连的时候,竟然真
的想起了我,此时此刻,如果说我原本对她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满的话,这点不
满也全都烟消云散了,虽然,看着她被小扬操的骨软筋酥的骚浪模样,还是会很
心痛,但这正是因为我爱她,在乎她的原因。

  我不想再这样沉默了,我不想让小婉会觉得我无视她。

  于是,我走到大床的另一边,进入正专注偷欢的两人的视野,小扬看到我出
来,也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却是很体贴小婉感受的没有完全停下。

  「啊……,啊……,你终于肯出来了!笑,你还笑!坏老公,笑人家被玩儿
的好惨是吧!好哥哥,亲哥哥,别管他,放心的玩儿我,人家的小穴穴,没有大
鸡巴用力操着,好难受的……」

  小扬对小婉倒是千依百顺,依言继续大力操干起来。

  「嗯……嗯……,好舒服,好爽……,还是这样爽……,坏老公,你快求求
人家亲哥哥,用力操人家,操烂人家的小骚逼……,求啊,你快求啊……」

  这个小魔女,又在故意给我出难题。真的是个很难做的题目。

  「好……,呃……,小扬,好兄弟,你也听见了,求你用力操吧。」

  「不行,坏老公,不能这么敷衍!你要求人家亲哥哥,求他使劲儿玩你老婆
,操烂你老婆的小骚逼。」

  「呃……,黄哥,兄弟求你,求你,使劲儿玩儿我老婆,用你的大鸡巴,狠
狠地操我老婆,操烂她的骚逼,给我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而且你一定要射进去
,全都射在她的骚逼里面,让她怀上,给你生个胖儿子……」

  「啊啊……,讨厌,怀老公,说的人家好贱,好哥哥,玩我吧,让坏老公看
着你使劲玩我,把人家的骚逼操烂,操肿……」

  「唔嗯嗯……,姐……,我快要到了……,唔唔……」

  「射吧,射吧,全射进去,好哥哥,好老公,好弟弟,射给姐姐,射进姐的
子宫里,姐要给你生个胖儿子……,啊啊……,我又要来了,要来了,来了,要
丢了……,妹妹丢了……啊啊……,好老公!我感觉到了!你射的好厉害!全射
到妹妹最里面了!妹妹好高兴……,」

  也不知道是哪句话刺激到了小扬,他抽插的速度突然加快,很快就坚持不住
了,紧紧抱着小婉的屁股,颤抖着开始在小婉的肉穴里射精,每次都深深的插进
最深处,连续冲刺了十几次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好不容易坚持到小扬全部射完,小婉就全身瘫软下来,娇软的玉体直接扑倒
在床上,全身无力的一动也不动了。

  小扬从她身上下来,用力亲了亲她湿漉漉的头发,去卫生间清理了。

  这时的小婉,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全身都是香汗,翘着屁股歪歪扭扭
的趴着,被操开的小肉穴,白浊的浓浆顺着裂开的肉缝汩汩的冒出来,再顺着她
雪白修长的大腿淅淅沥沥的不住往下流淌。

  「啊……,老公……,我美死了……,不要……,不要看那里嘛……」小婉
满足的脸上,高潮的红晕如玫瑰一般艳红。

  「人说高潮后的女人最美,宝贝,你现在,漂亮极了。」

  「讨厌,笑话人家,你老婆被别的男人玩儿惨了,你还这么兴奋,还笑得这
么开心!你说你是不是贱!」

  「老实告诉我,丢了几次?」

  「不记得了……,六次,还是八次,数不清了,弄到后来,爽得头都晕了…
…」 小婉终于有力气用手捂住了脸,不好意思看我。

  「老公,刚才,对不起……,让你做那么过分的事……,人家头晕脑胀的,
不知怎么的就……,我是个坏女人……」

  「没关系,那时的你,才是真正的你,是真正的小婉,才是那个让我着迷的
小坏蛋。」我爱惜的抚摸着她汗湿的后背,滑溜溜的有些腻手,却依然是那么柔
软。

  「老公……,你是不是还硬着?」

  「刚才还是,现在,你自己看。」小婉伸手掀开浴巾的下面,看了一眼,然
后立刻放下了,我半软着的鸡巴安静的趴在腿间,并没有闹事。

  「我错了,老公,我来伺候你。」说着,小婉也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力气,
温柔的解去我的浴巾,俯身趴到我的两腿之间,张口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湿
热温软的灵活舌头,一下下的舔着我的龟头。

  这可是要了命了,结婚这么多年,小婉很少给我含,现在,机缘巧合之下,
竟然主动用嘴来取悦我,让我很是惊喜。

  「你先休息会儿吧,夜还长着呢。」我抚摸着她汗湿的头发,说道。

  小婉含着我渐渐竖起的肉茎呜咽着反对,发自本能的变换着花样吮吸舔弄着
,对于骄傲的小婉来说,她已经尽了她最大的努力。而对我来说,哪怕她只是这
个姿势伏在我腿间,就已经让我兴奋不已了,没弄几下,就完全勃起了。

  「老公,让我来挑逗你。」见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小婉面红耳赤的,喘着气
站在我面前。

  小手抚弄着自己的身体,小婉和我对视着,娇喘着,嗲声嗲气的向我展示。

  「坏老公,你来看人家嘛,你看这里,你老婆的奶子,刚刚被弟弟他的抓在
手里玩了呢,人家的两个小乳头,也被他全吃进嘴里,狠狠的吸了,都被吸肿了
,差点就被吸出奶水了呢。你现在想不想来摸一摸,是想不想来品尝一下,看是
不是已经被弄脏了,玩坏了?」

  「人家的小屁股,也被摸了个够,亲了又亲,舔了又舔,还有这双长腿,弟
弟他直夸长得好看,让他爱不释手,他喜欢一路摸,一路舔,一直舔到人家的脚
趾头呢。」

  我兴奋的无以复加,想要冲过去把她扑倒,却被她阻止了。

  「还有人家的小穴穴,坏老公,你仔细看呀,是不是又被操肿了?弟弟的精
液还在流呢,里面,满满的,全是他刚刚才射进去的呢,这里,可是有可能会怀
上他的小宝宝的呢。」

  我再也忍耐不住,直接把她搂在怀里,强按着她直接躺在地毯上,挺着鸡巴
,就要插入。

  「坏老公,慢点……」

  「你喜欢这样玩的,对不对,喜欢你老婆的小骚逼夹着别人精液来操,对不
对?」

  被她说中,我却更加兴奋,我闷哼一声,挺着肉棒子对准了她的穴口。

  「太好了,那,人家每天都让弟弟操好不好,这样你就天天都有热逼操了,
啊!坏老公,这么用力,咬你!」

  我狠狠的插进了小婉滑腻灼热的骚逼里面,开始挺动屁股快速抽插,感到了
极大的满足,却被她一口咬在肩头,果然,咬了情人,再来咬老公,一个都不能
少。

  我抓住她胸前乱跳的两只玉兔,按着她不让她扭动,低头去吻她的红唇,却
被她躲开了。

  「不要亲,刚吃过……你的,大鸡巴……」,小婉咯咯的笑。

  「别跑!」

  我不得不松开手上的绵软玉乳,两边夹着她的头,不许她乱动,然后稳定的
亲了上去。

  口唇接触的刹那,小婉热烈的凑了上来,跟着一起过来的,还有她火热湿滑
的香舌,我一边缓缓的挺动下身,一边迎接她的热情,她很久没有这么主动狂热
的和我湿吻了。

  一直吻到两人都有些呼吸困难,嘴唇才分开,小婉没有了刚才玩闹的尽头,
认真的凝视着我的双眼,轻轻的说了句。

  「我爱你,老公,谢谢你还爱我。」她的眼中,有了一丝雾气。

  「老公,我想要你狠狠的操我,想要你射给我……」

  妻子的感动让我心有戚戚,此时此刻,她有再难办的要求,我都会答应,更
何况,是这么合我心意的愿望呢?

  我埋首在她的胸前乳旁,全力的挺动下身,鸡巴在她泥泞不堪的肉穴里快速
抽插,快感快速的积累,十几分钟就射了,按照她的要求,全射进她的身体里面
,然后一屁股坐在她两腿之间呼呼喘气,看着汩汩的白浆泛着泡沫从她红肿的小
穴里面也咕噜咕噜的冒出来,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整个过程当中,小婉虽然也在热烈的反应,却很遗憾没有得到高潮,已经是
身体开始走下坡路的年龄,无论如何,和棒小伙子没法比。

  但我觉得,小婉还是满意的。这份自信,来自于她的爱意,只要我舒服了,
她就满足了。

  这时,我才发现,站在卫生间门口的小扬,高大的身躯光溜溜的,一脸的苦
相,不知道他看了多少,但,应该都听到了。

  「王哥,真羡慕你,能拥有姐这么完美的女人。」

  「好弟弟,姐也是你的,姐也爱你,你要是不嫌弃姐这身体刚被老公玩儿过
,就来抱我吧。」小婉懒洋洋的赖在地毯上,不肯起来。

  「对,小扬,你姐她浪的很,你继续操她,使劲操她的小逼,再多射几次给
她。」

  不用小婉吩咐,我就笑着对小扬提要求,却被她轻轻踢了一脚。

  「坏死了!」

  「王哥,做王八,会很开心吗?」小扬走到我俩身边,俯看着我们。

  小扬是笑着在开玩笑,但弄得我挺尴尬,小婉立刻坐起来,使劲儿抓了一把
他半硬的鸡巴,仰头气愤的数落他。

  「黄扬!不许你这么说我老公!」

  她的脸上带着愤怒,眼神很认真,一下子吓到了小扬,小婉也知道自己过了
,又柔声安抚,低声乞求。

  「好弟弟,对不起,吓到你了,姐不该吼你。但是,姐的王八老公,只有姐
能说,你,不要说。好么?」

  「没关系,没关系……」

  我只好来打圆场,这事,承认不承认,当了王八已经是做实了的,承认了,
还叫光棍,不承认,那叫死要面子。

  小扬恍然醒悟过来,自己轻轻打了个嘴巴,单膝跪在我俩中间,郑重的赔礼
道歉:「没事儿,姐,你说的对,哥,我错了,我嘴欠。」让我心里又平静下来
,应该只是小伙子年轻不懂事而已。

  「既然承认错了,就得认罚,老公!你说,怎么罚他?」小婉的温柔的安抚
着小扬受了欺负的的鸡巴,迷离的大眼睛,好看的眯了起来,一看就知道,想要
发坏。

  「嗯,罚他今晚放开了玩儿你一整夜,天不亮不许睡觉!」

  「你!你这哪里是在罚他,是在罚我!你们都坏死了!」

  「那我只能听大哥的话,勉为其难了!」

  「去,被你操一夜,那小逼还不得肿了……」

  小扬大笑着,在小婉娇柔的惊呼中,一把抄起她的双腿,轻松的把她抱在怀
里,硬挺的鸡巴紧贴着她的屁股。

  「我怎么感觉,像被三只胳膊抱着,好烫,呀,还在跳呢!」小婉勾着她的
脖子,淫淫的笑着,伸手去抓香臀下面的肉棒。

  我进卫生间清洗,小扬抱着她,就那么坐到床上,想要亲她,却被她咯咯笑
着躲开了。

  「别急嘛……,好弟弟,先等下,突然觉得有点渴。老公,帮我拿罐啤酒来
!」

  我刚冲去鸡巴上的黏液,只好又三两把擦干,走出来,听话的给她打开递过
去,小婉喝在嘴里,却又吻上小扬的嘴唇,一点点的渡给他,又喂着小扬喝了,
勾着她的脖子,一点点的从他嘴里喝,很快就喝完了。

  「还要,再来一罐!」

  「懒丫头!」。也不忘揶揄她。

  「我俩都忙着啊!就你没事儿。」小婉理直气壮。

  当着老公的面,忙着和奸夫亲热也算忙?

  小婉玩儿的兴高采烈,喝一大口酒含在嘴里,却不咽下,扭着娇躯从小扬身
上下来,坐在地毯上,低头去含小扬的鸡巴,手里的啤酒罐冲我伸着。

  我接过来,顺口把剩下的喝光,好缓解一下口干舌燥的嘴巴,看着爱妻给情
人服务,而我则是给爱妻和奸夫两个做服务,手里再拎个大茶壶就更应景了。

  淡黄色的清亮酒液,顺着含吮不住的缝隙漏出来,流淌在小扬愈发粗壮起来
的鸡巴上,我是没享受过这待遇,小扬倒是蛮爽的,激动得都哼哼起来了。

  小婉含鸡巴的技巧并不熟练,却在飞速的进步,两只手抓握着吃,变成一只
手抓住根部撸动;生硬的含着吞吐,变成连吸带吮的舔。也许,对小婉来说,只
是在尝试一种新奇的感觉,却让我和小扬都意外的爽到了。

  玩了好一会儿,小婉才意犹未尽的起来,她的脸红红的,被小扬温柔的搂在
怀里。

  小婉气喘吁吁的,勾着他的脖子,两人对视了片刻,情欲轰然爆发,两张嘴
热烈的吻在一起用力的亲着对方。没想到,小扬也这么放得开,丝毫不介意。

  两人正是恋奸情热,一边亲吻,一边手也不闲着,在对方躯体上尽情的摸索
。小婉挺翘的双乳,圆润的小香臀,修直笔挺的长腿,被小扬的大手温柔抚摸,
狠狠的抓捏,留下一道道粉红的指痕,却只是让小婉的呼吸更加急促,身体更加
兴奋。

  小婉的娇躯扭动着,迎合着,慢慢的坐到他的腿上,好不容易得个唇分的间
隙,气喘吁吁的,扭头对我说了句。

  「老公,你过来,过来嘛,我要你,近距离看着,你老婆是怎么被人家亲哥
哥玩儿的。」

  老实说,我确实很想再看一次小婉的小肉穴被奸夫插入时的样子,只是,跑
去男人腿间旁观人做爱,而且是旁观他玩儿我的爱妻,这么毫无丈夫尊严的事情
,我确实抹不开面子去做,小魔女,又一次猜中了我的心思。

  「姐,你和大哥玩儿的可真疯。唔……」

  「这样更刺激,对吧?你这里,可是更硬了呢!来吧,唔……」

  小婉不等小扬再说什么,低头把情郎深深的吻住,然后,摸索着抓到他又粗
又长的坚硬鸡巴,对准了小骚逼湿淋淋的入口,星眼迷离的回头俯视着我,淫淫
的微笑着,闷哼着缓缓坐了下去。

  「嗯啊……,老公,你看到没,亲哥哥的鸡巴好粗,把人家的小穴穴,都撑
爆了……,啊……,进来了……,亲哥哥的大鸡巴,插进你老婆的小骚逼了,你
老婆的阴道,又被他污染了……」

  我顾不上小婉的狂热,一瞬不瞬的盯着两人的结合部位,看着她的肉穴一点
点地把奸夫的鸡巴吞进身体里的过程,在小婉穴口被撑得大开时,一股白浊的精
水,混合着小婉分泌的大量淫蜜,哗的流出,顺着小扬的大鸡巴往下流,一直弄
得阴毛阴囊上都是。

  小婉的香臀一点点的落下,小扬的大鸡巴一分分的消失在她的肉穴里,整个
过程,被小婉刻意控制着放慢,一直到整跳大鸡巴全都插进她的体内,她和我,
竟同时长出一口气。她是满足的叹息,我,则是因为兴奋的憋住了。

  「王八老公,亲眼看你老婆被亲哥哥操进来,你是不是很兴奋,是不是又硬
了?」

  我尴尬的点头,却舍不得离开视线。

  「那,你就继续看吧,好好看你老婆是怎么被玩儿的吧。记住,只能看,不
许摸!现在,你老婆的身体,只属于人家的亲哥哥,亲老公。」

  「也不许打手枪哦!」小婉咯咯笑着继续补充。

  说完,她回身搂着小扬的脖子,主动上下跃动,肉穴一吐一吞的变化着形状
,小扬的大鸡巴上,也一遍一遍的涂满了淫蜜,和一道道白浊的精水痕迹,那是
仍然残留在她阴道深处的,小扬和我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物,随着两人性器官的不
住摩擦交合,被带着一起流淌出来,泛起一个个惊心动魄泡沫。

  雪白浑圆的小香臀,一起一落之间,撞击着小扬的大腿,荡漾起一波波耀眼
的波纹,结实的肌肉碰撞在一起,啪啪有声。

  我抬头看去,小扬的手被小婉压在她挺立的乳房上,用力的揉捏着那香柔绵
软的嫩肉,两人的嘴,也深深的吻在一起,相互交换着唾液,偶尔有一下的吞咽
动作,意味着,这具玉体对我的贞洁被更深层次的污染。

  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袭来,极度兴奋的同时,还是有着一丝揪心的痛楚划过
心头,却又转眼消失不见。

  保持着这个姿势玩了一会儿,小扬忽然直接站了起来,小婉的屁股,从我鼻
子前滑过,带来一股女儿汗香,爱液的腥甜,混合着一股精水的腥臊,刺激着我
的嗅觉。

  小扬的双臂有力地抱着小婉两瓣浑圆的香臀,而小婉只好是双臂勾住他的脖
子,双腿紧紧缠住他的后腰,才能保证身体不会下坠摔落。

  这个姿势,我是知道的,却没那个臂力和体力,没能让小婉品尝过其中奥妙
。现在,被小扬轻松的实现了。

  「啊啊……,太深了……,我的亲哥哥,喔哟哟……,顶死人家了……,喔
呃呃……,戳破子宫了……,呃呃呃……,顶到人家喉咙里了,把妹妹操穿了…
…,操死人家了……」

  被粗长的大鸡巴深深的贯穿阴户,小婉几乎是疯了一样,拼命扭动着身体挣
扎,但香臀的每一次提升,都让下落时被插入得更深,更重,身体越是无力,体
重带来的力量就让她越是被更深的操穿,这是一个可以把最淫荡的女人,都操到
死去活来的姿势,配合小扬尺寸惊人的大鸡巴,小婉一定爽死了。

  小扬抱着她轻盈的娇躯,一步步向前走,每走一步,大鸡巴就深深的顶入小
婉身体里一下,小婉声嘶力竭的哭爹喊娘很快就泣不成声,淫词浪语已经不成语
句,只知道大声呻吟着,全力摇摆扭动着腰肢,拼命的挣扎,却只是让两人的性
器官交合摩擦得更加频繁,带来更多的快感和……痛楚。

  是的,这个姿势,对于现在的小婉来说,绝对可以算是一种酷刑,一种很香
艳,很淫靡,让她以后都欲罢不能的残酷刑罚,只看她流到小扬双腿上的淫蜜已
经潺潺成溪,就知道了。

  痛并快乐着,是三个人现在的共同写照。

  不到十分钟,小婉就完全不行了,瘫软着身子任由小扬环着她的腰,吊在他
的怀里,如泣如诉的承受他似乎永远也不会停下来的操干玩弄,

  小扬又玩了一会儿,见小婉确实已经不堪跶伐,轻轻的把她放到床上,抱着
她的屁股,继续驰骋。

  「好老公,亲爱的,你怎么还不射,玩死我了,我真的快不行了,要死了,
死了好几次了……」

  小婉似乎渐渐恢复了些体力,主动把长腿架到他的肩膀上,奋起最后的余勇
,继续摇摆着腰臀迎合起来,似乎不把奸夫伺候好,不肯罢休似的。

  永无止境的体力似乎也逐渐到了强弩之末,小扬狂热的挺动,大鸡巴飞速在
小婉的肉穴里抽插,咕叽咕叽的水声和啪啪啪的响亮碰撞声,连成一片,在小婉
激烈亢奋的尖声呻吟中,两人一起达到了高潮,两具肉虫子几乎是同时颤抖起来
,在小扬一声声的嘶声低吼中,他又一次射给了小婉,毫不客气的喷射在我爱妻
的阴户最深处,直到最后一滴也完全喷射完毕,小扬沉重的身躯,终于轰然倒下
,把我的爱妻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

  体力都已经暂时耗尽的奸夫和淫妇,光溜溜,汗津津的摞在一起,急促的喘
息,小婉的雪白的玉臂,从小扬的身下挣脱出来,慵懒的搂住他,两只小手,轻
柔的爱抚着他肌肉结实的宽厚背脊上,渗出的细密汗水。

  小扬喘息一会儿,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被小婉的双臂紧紧搂住,只好双肘撑
住上身,好让小婉能顺畅呼吸。

  小婉是在享受被高大强壮男人压在山下的被征服感,同时也是在爱惜他,心
疼他,不肯让他起来,甚至,两条笔直修长的白嫩玉腿也交缠住他的下身,好让
给了她无尽满足的,奸夫的鸡巴,能在它的幸福港湾里继续停留休息。

  两个心心相印,互敬互爱的奸夫淫妇,相互微笑着,浓情的凝视着彼此,蜻
蜓点水般的吻着,说不完的轻怜密爱,道不尽柔情蜜意,想必是心中只愿此时能
够天长地久。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