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天才医生番外延伸绿帽版】(6)

**小说 2021-04-01 06:1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天才医生番外延伸绿帽版】(6)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天才医生番外延伸绿帽版】(6)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6)

  时间在这个似乎无法看清春秋的钢筋水泥城市中不断地流逝着,一转眼水伯
似乎已经完全在这个城市中扎根了,这个别墅区周围的人也已经熟悉了秦洛家中
有着看上去忠厚木讷又有些古板不苟言笑的中年管家。

  就连以前向来深居简出,到最后更是完全自锁在别墅中如同一只笼中雀的林
浣溪,也已经偶尔开始站在门口,甚至和过来的男人打个招呼了或者兴之所至在
门口附近转一圈了。

  看似是小孩子都能轻易做到的事情,可是其实在林浣溪畏男症再次反噬后这
些事情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这期间秦洛回来一次,而水伯也依照与之前厉倾城的约定再次用亢龙真气将
秦洛体内的火焰病毒杀死了大部分,剩下的则假装力有不逮压制到了秦洛的脏腑
内。

  在得到水伯说这次的压制可以给他最少再增加二十一天的时间后,秦洛大喜
连连,而当林浣溪主动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时,告诉他自己现在正在被水伯治疗
畏男症身体已经大有好转后更是激动地要求林浣溪配合治疗,同时再次对水伯表
示感谢。

  然而秦洛却不知道,水伯那霸道的亢龙真气那是极阳真气,对于女性有着致
命吸引力的同时,对于男性的阳刚之气也会有着明显的压制,而秦洛的内力又远
不及水伯,因此本就性能力一般只是用真气硬撑的秦洛在水伯亢龙真气每一此为
他消灭火焰病毒时,其实都有丝丝缕缕的真气渗入他的体内,看似让她身体也更
加强壮,却再次减弱他对于女人的欲望以及自身性能力。

  长久以往他甚至会变成一个即使一边看着跳艳舞的裸女一边被女人服侍着口
交,都不会再有任何感觉与心动,并且会对于水伯无条件崇拜敬畏的人,当然想
要做到这种程度同样需要十数年甚至更久的积累,短时间内不可鞥到达到。

  而林浣溪看似可以主动与他拥抱了是畏男症减弱了,其实也是那畏男症在亢
龙真气影响下变成了对于其他人更加淡漠了的性格,因为淡漠所以无感自然也就
不会再有什么畏惧了,当然这一点即使是林浣溪自己也没有想到,只是在主动与
秦洛拥抱后她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激动,微微有些诧异却也只是以为自己
的病还没有治好的原因没有多想。

  同时秦洛也完全想象不到不需要他报答,他的老婆厉倾城与闻人牧月已经在
每天都努力的报答水伯,像狗一样取悦着水伯,并且开始将更多的女人往里拉。

  太阳再一次从东方升起,又是新的一天,这个别墅中那在深夜中的淫糜似乎
也随着黑暗一起被阳光祛除了,至少林浣溪目光注视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至少在林浣溪看不到的地方,那做饭的小女仆无比熟练地为她们几个女人的
早餐内混合了水伯昨日射在她们屄里的精液,水伯的一根大脚趾在餐桌下便伸到
了闻人牧月那没有穿内裤而暴露着的骚屄内随意的搅动着。

  终于吃完早餐,不等水伯吩咐林浣溪便主动说要去楼上换衣服让水伯十分钟
后去他卧室帮她治疗,就连林浣溪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竟然已经开始期待着第十
三天的治疗了,而且治疗的目的赫然也已经改成了她的卧室那个似乎可以造成无
数旖旎误会的地方,这在以前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恭喜亲爹晋升香闺内,同塌而眠指日可待。」

  这一次闻人牧月主动地对水伯道喜。

  「再贞烈的女人在我眼中也无非是一群排队等我肏的婊子而已,爷的大鸡吧
足以让任何女人臣服。」水伯笑道。

  如果以前听到水伯这句话四女恐怕都有抽他的欲望,可是此刻虽然觉得稍微
有些刺耳,却依然谄媚的迎合着纷纷说道,「主人大鸡吧就是女人的圣物,女人
见了自然只有跪拜的份。」

  「真乖,闻人婊子,还有你这个骚狗过来伺候我上厕所。」

  不知道什么时候水伯在这个家里上厕所竟然都开始让她们服侍了。

  但是被点到的闻人牧月与一个小女仆却不仅没有反感反而好像很荣幸的跟水
伯进去。

  然后水伯让小女仆跪趴在卫生间一屁股坐上去,闻人牧月刚要俯身为水伯扶
着那条大鸡吧,水伯却直接一拉闻人牧月的头,让闻人牧月跪在地上,然后道
「张嘴今天我高兴,尿你嘴里试试感觉。」

  「唔……」闻人牧月心中顿时感到一种难言的屈辱,有心拒绝可是话到嘴边
却又不知道是畏惧还是什么原因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慢慢张开嘴。

  一股淡黄色的尿液突然从水伯的鸡巴中射出来划过一道淫糜的弧线灌入闻人
牧月的嘴里。

  这个商场中中的女王自从人形性爱娃娃,泄欲母狗外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精
尿便壶,想到如此闻人牧月在屈辱中竟然渐渐升起一种兴奋,而且那温热的尿液
灌入嘴里虽然腥臊却带着一种让她熟悉沉迷的气息尽管远不如精液那么浓郁依然
足以让她感到不再恶心开始大口吞咽起来。

  「表现不错今晚我好好疼疼你。」

  水伯终于尿完后让闻人牧月为他清理干净鸡巴,然后笑着在闻人牧月的头上
拍了拍。

  一刹那间闻人牧月那心中还残留的一丝委屈与羞辱感,顿时消失激动地连连
点头道谢。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水伯起身离开朝着林浣溪的屋中走去,才一进门水伯便
是一愣,这个屋子他明里暗里已经来过几次了并不陌生。

  此时也只是焚了一根檀香让屋内萦绕着淡淡的清幽香气,并没有太多的改变。

  真正让水伯大吃一惊的自然是屋中的那位佳人,此时此刻的林浣溪与以往时
刻竟然已经截然不同了。

  这时的林浣溪那修长雪白的粉颈支撑着她那微微扬起的下巴,让她看上去多
了几分宛如华贵的骄傲。一头长发自然地散在脑后,却又让她显出几分懒散的随
性。

  一对柳眉与狭长的凤目轻易地勾勒出那宛如让人冻结的清冷,却因为见到了
水伯后露出的几分羞涩与期待,让这位冰山般的神女染上了微微的暖色。

  嘴角微微抿着看似冷傲,不知不觉间也已经在水伯的心中变成了傻傻的傲娇,

  一件半透明的白色雪纺衬衫穿在林浣溪的上身,看似将林浣溪的上身完全遮
掩住了,却让林浣溪那诱人的娇躯在若隐若现中显得越发性感撩人,索性里面一
件白色吊带小背心将那一对把胸前衣服高高顶起宛如两座巍峨山峰的夸张尺寸巨
乳包裹住了大半,可是上面足足打开两颗的纽扣却又让林浣溪那诱人的锁骨与胸
前大片白腻的肌肤,还有那两座宛如神圣雪山的上半部分惊人的轮廓以及中间那
道似乎能让男人不惜永坠地狱也要去探索的沟壑越发明显的显现出来。

  一条乳白色长裙从林浣溪那平滑紧致的小腹上宛如泼出去的牛奶般向下漫去
勾勒出她纤细的柳腰与那骤然隆起惊人弧度的翘臀,又在她小腿中间部分汇成性
感撩人的波浪曲线,将她那修长白嫩的双腿隐约泄露出一丝端倪。

  精致小巧宛如白玉雕琢的细腻玉足更是宛如羞怯却又染上了春情的少女般在
一双丝带缠绕细高跟小凉鞋内含带怯的展示着自己的妖娆,那一颗颗宛如珍珠般
的脚趾最前端的那抹诱人殷红便如同着少女羞红的双颊,诉说着林浣溪本人都不
曾表露的心思。

  这一番打扮并不算多么过火,如果穿在厉倾城身上绝对会被水伯说成保守,
即使闻人牧月穿着也很寻常,可是偏偏穿在了这个冰山女神林浣溪身上,为她增
加了几分大胆的妖娆同时也平添了几分严冬褪去后微带寒凉的清冷,让水伯一时
间精神都有些恍惚、

  「不合适吗,要不我再换一身。」林浣溪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水
伯的想法,只是知道自己有种让他看到自己不比其他二女差,自己同样可以打扮
的很美的想法,然后便穿上了这身衣服,此刻看到水伯的样子却又有些不敢确认
的小声问道。

  「好看,太漂亮了,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打扮。你先坐,我把优盘插电脑上。」
水伯说着便将优盘插在电脑内然后开始敲击电脑。

  而另一边的林浣溪听到了水伯只是随口一说的夸奖心中却感觉一阵喜悦与甜
蜜,一时间似乎周围的环境都因为她那不经意间泄露的一抹浅笑变得温暖了许多,
口中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低吟,便坐在了床上等着水伯。

  没一会儿视频打开了,里面依然是一个个的视频短片,可是这时候在视频一
开始便已经有男女在牵手拥抱,彼此靠在一起说着悄悄话,这在以前林浣溪虽然
不说不能接受,可是看了绝对会不舒服,但是这时候的林浣溪却安静的看着这个
视频并没有感觉太多的不耐烦,听着里面那已经开始不知道在何时有了暧昧波澜
的音悦,又或者说那双有些清冷的美目更多的投注在了水伯身上。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不小心将心放在了色狼身上,被色狼诱拐着看尽世间淫
乱的清纯小姑娘,因为你我愿意看遍这世间美丑,因为这是你的世界,因为这世
界有你,也因此那羞怯的眼睛将看到的一切,都变成了你的模样而脸上染上了绯
红。

  「你看,这些天下来你也看到着无数的男男女女了,他们没有那么可怕吧。」

  水伯轻声的说了一句回身用手指在林浣溪的头顶划过掠过她的头顶又沿着她
的长发向下,如此暧昧的动作在以前林浣溪心中绝对是无法接受的,然而此时的
林浣溪却恍如未觉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那眼底深处似乎已经凝聚了水伯的模糊
影像,那个影像为她与众人形成了深深地隔阂,又在水伯的操纵下变得越来越清
晰。

  连她自己本人都不曾察觉这种异常又或是察觉了却又因为已经孤独了太久的
内心并不排斥住进去一个人,冰山之下往往是那将平素的感情压抑到极致的炽烈
一旦喷薄足以焚毁一切。

  手指宛如随意的已经离开了那长长的头发,然后水伯并没有停而是微微用力
在林浣溪的后背上一推。

  「嗯……」

  林浣溪檀口轻启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只在水伯开始触碰时微微绷紧便又
放松的身体就那么顺着那微不足道的力量趴了下去,恍惚中似乎有一道黑影闪过
似乎在提醒她这一次即将滑落那最幽暗的深渊,但是她却仅仅只是轻轻地眨了一
下那狭长的凤目,脸上不仅没有犹豫反而似乎带着某种空虚许久的期待。

  视频继续放着,一个个视频中的男女穿着却比曾经大胆了很多,其中更是有
了不少海滩与泳池的景象,如果秦洛这时候看到这一幕必然不会相信林浣溪看着
这一切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有些津津有味,同时看着那微微放大的瞳孔与
分明不正常的焦距,可以感觉到林浣溪的注意力明显不在那些。

  水伯慢慢俯下身眼中带着贪婪的淫欲,却只是很寻常的缓缓将林浣溪精致玉
足上的凉鞋脱下来,然后宛如把玩着稀世珍品一般慢慢的揉捏着,亢龙真气丝丝
缕缕的随着他的双手渗入林浣溪那一对玲珑的玉足,然后粗糙中带着某种炙热气
息的大手慢慢如同随着涨潮时升起的的海平面一样慢慢侵蚀着那秀美中带着无限
诱人风景的海岸线。

  从那双足的指尖,有着完美弧度的足背,不仅没有任何粗糙反而带着细腻温
润触感的足底,浑圆平滑的足跟,到那纤细中带着骨感的脚踝,匀称的小腿,那
勾连着上方动人风景的膝盖,以及那微微丰满却让人感到一种柔嫩留恋感的大腿。

  如果说开始还只是按摩那么到了后来更像是一个匠人子把玩着自己那历经无
数年才雕琢的完美艺术品,似乎想要将每一寸肌肤都细细的抚摸一遍,带着那宛
如面对自己新生的婴孩那种细腻的怜爱,又仿佛还带着唯恐惊醒一只沉睡猛虎的
小心。

  这时候的林浣溪对于水伯来说,已经不仅仅是要肏她那么简单了,他要的是
一种在林浣溪完全清醒下被他渐渐地带领走进他设置的最深沉欲海,从中找到一
种更强的成就感,否则那一个个林浣溪沉睡不醒的夜下,他完全可以让林浣溪在
不知不觉中卷入淫糜的波涛内甚至直接溺毙在其中。

  「嗯……」

  视线分明已经有些模糊的林浣溪随着水伯的动作发出一声声清浅而娇媚的低
吟感受着那种温润的包围与淡淡灼烧感,一种让她无比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也在身
体中滋生蔓延着似乎要侵入她每一个细胞内,让她内心有些慌乱却又不忍拒绝。

  终于当感觉到那双似乎带着某种魔力让她渐渐熟悉并习惯甚至依恋的大手宛
如携着暧昧的海潮一般跨过了她的大半柔嫩雪白的大腿,甚至堪堪触摸到了她那
白色的四角安全内裤。

  林浣溪这才微微清醒了一些,纤细的手指下意识的抵在了水伯的手臂上,低
低的说了一声,「别……」

  「好。」

  水伯轻轻的应了一声,那旖旎的波涛便似乎随着林浣溪纤细玉指的一点便硬
生生的改变了方向,堪堪要朝着林浣溪下身那最敏感除了她老公秦洛再无人侵犯,
就连她自己沐浴都不敢过分抚摸的骚屄处移动的双手在下一刻搭在了林浣溪的手
掌上,甚至还轻轻的握了一下表示让林浣溪放心。

  「唔……」林浣溪口中一声低吟,似乎是心中放松了又似乎是升起了一丝惋
惜与失落,只是这种感觉还来不及发酵那暧昧的抚摸便已经从她纤细的玉指,柔
嫩的手掌,开始朝着林浣溪那修长白皙宛如白玉雕琢的嫩藕,又因为内心柔情将
那白玉柔化方才形成的那一双玉臂上轻轻的蔓延着,然后是那性感的双肩修长雪
白的粉颈以及那分明带着完美弧度的锁骨,慢慢的侵略着。

  白色的衬衫不知不觉间已经被解开扔在了床头上,水伯的十指更是宛如带着
火焰般渐渐地攀上了那一对因为林浣溪翻身而在小背心上隐约暴露出上半部分惊
人隆起与白腻的豪乳雪峰下缘。

  然后又因为林浣溪几声轻柔中带着某种羞怯的低呼而沿着山脚绕开,双手如
同虔诚的信徒一样在那平滑的小腹与纤细的腰肢间一次次拜服渴望着那神女垂怜,
赐予信徒攀登雪峰以及带着神秘幽深的下身溪谷的资格。

  「嘤……」

  不知道什么时候视频中的画面已经开始有了更多的暧昧,男女间的抚摸,接
吻似乎变得越发频繁也越发自然,一声有些压抑深沉的喘息声与低吟声混合着那
分明旖旎暧昧的背景音回荡着。

  而林浣溪也在水伯的抚摸下宛如迎合一般口中发出浅浅的低吟,身子甚至也
在水伯的抚摸下渐渐开始不安的扭动了起来。

  每一次的试探似乎都被拒绝,每一次的拒绝都似乎只是迎来了那双手掌在那
平滑的小腹诱人的玉臂粉颈以及那匀称的双腿上更加虔诚的祷告着渴望女神的垂
怜,没有半分急躁,可是一次次宛如潮水起伏中的旖旎却慢慢的浸润了林浣溪更
多的领地。

  渐渐地视频的播放画面俨然已经暗了下来,当然瞳孔早就带着几分迷茫的林
浣溪可是早已经没有去注意那视频的画面在播放什么,视频中那越来越暧昧旖旎
的背景音与似乎越来越粗重地喘息声也渐渐地低了下去。

  但是在那若即若离中却越发挑逗着林浣溪那被水伯按摩抚摸下开始觉醒的欲
望,让林浣溪的内心也似乎被牵引了一样,口中发出的轻吟浅唱开始出现一种奇
特的节奏与韵律,似乎引导鼓励着那双在她身上的抚慰着的手。

  不知不觉中下面那条长裙已经被退了下去,一时间林浣溪身上只有一件白色
的小背心还有下面守护着自己最重要私密的白色纯棉四角内裤了。

  水伯的手就在一点点侵蚀中已经占领了林浣溪除了双乳与下身被内裤遮掩着
的骚屄附近后,看似在林浣溪的推拒下停止了更深入的侵略,可是在水伯按压揉
捏林浣溪身体时,十指尖越来越强烈的亢龙真气不断地刺激着林浣溪的身体每一
寸肌肤,让林浣溪那已经开始觉醒的欲望慢慢的开始升腾。

  尤其是当水伯的双手在林浣溪那巨大肥腻的豪乳边缘巡视偶尔在那暴露在外
面的隆起微微探索,或者双手滑到林浣溪两个大腿根附近与小腹的子宫卵巢位置
时,水伯便会有意催动体内的亢龙真气,让更强烈的亢龙真气化成一根根螺旋形
的气针刺激着林浣溪的那即使躺着依然显出巨大雄伟的双乳,还有那最私密的骚
屄与体内的子宫卵巢。

  让林浣溪在表面上不被触碰那些敏感部位的情况下感受到比被人玩弄那些身
体敏感部位还要强烈的快感。

  一时间那不安扭动着的身体动作越发强烈,满脸都染上了情欲的潮红,就连
那身上白皙的肌肤都宛如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色,口中婉转起伏的呻吟越发荡
漾最缠绵的诱惑。

  「继续按摩,可以吗?」

  水伯口中看似询问着已经再次开始用那双手朝着林浣溪的双乳上面攀爬,分
明是调戏的动作被他替换成了按摩地概念。

  早就在水伯强烈亢龙真气下刺激的不断朝着那自己最渴望的高潮攀登的林浣
溪似乎也因为按摩而放松了戒备,又或者说其实她的内心早已经被渴望着默许这
份侵略了,只是缺少一个最终叩开她防备的钥匙,而现在显然达到了。

  于是,这一次水伯轻易地占领了他渴望已久的高地,尽管还隔着那一件白色
的小背心,但是当水伯的双手在上面肆意的揉捏时依然感受到了这对巨大的奶子
那不输于厉倾城与闻人牧月的硕大与柔软。

  几番揉捏后,依然不满足的水伯右手往下伸,隔着林浣溪的内裤开始在林浣
溪的骚屄周围与中间那条缝隙上抚摸揉捏着。

  林浣溪脸上带着不堪的神情不断地扭动着,看似在抗拒着水伯的侵略,却分
明是在迎合着水伯的动作。

  「嗯……嗯……嗯……」

  诱人的红唇虽然没有发出那种激烈亢奋的呻吟,可是一声声细密的低吟浅唱
却已经不断地连成了一首无比动人的琵琶音,那曾经秦洛费尽了心思也很难让她
出太多水的骚屄,此刻在水伯那亢龙真气的影响下得到了远胜于被秦洛肏着的时
候的快感,甚至就连那子宫卵巢也跟着被刺激着,让林浣溪骚屄内的淫肉不断蠕
动着中溢出大股大股淫水,很快便将内裤打湿了,甚至在床榻上方都染上了大片
的润湿。

  「脱了吧。」

  水伯双手继续带给林浣溪更强烈的刺激,让这几天已经接受了几次刺激可是
每一次在即将真正被挑起强烈欲望时便蓦然发现水伯已经停下来,而庆幸又带着
失落的林浣溪,在经历了连续数天越来越强烈的高潮限制后在这一次开始朝着更
高的欲望山峦攀登着,同时再次在林浣溪耳边说着。

  即使在欲望中陷入迷乱的林浣溪也没有同意水伯的要求,只是却也没有拒绝,
于是水伯动作中带着几分强硬,林浣溪的抵抗中添了几分无力,三两分钟后林浣
溪那无比诱人的娇躯彻底的没有一丝遮挡的暴露在了水伯近前。

  水伯眼中的隐约越来越旺盛双手肆意的在林浣溪那即使躺着依然带着惊人隆
起的柔软白皙巨乳上肆意的揉捏着,不时伸出手指在林浣溪那被修剪的整整齐齐
的阴毛微微遮挡的骚屄口摩擦着。

  尽管没有将手指插入但是那不断灌入的亢龙真气依然带给林浣溪强烈的快感
同时也激活了前几天连续打入林浣溪体内的真气,让林浣溪感到一种异样的冲动
从那无比敏感的骚屄内朝着全身蔓延。

  「啊……」

  突然林浣溪在一阵阵低吟浅唱中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然后全身颤抖着,一
股股淫水混合着尿液激射而出,赫然在水伯的玩弄中达到了极致的高潮并且在高
潮中失禁了。

  而外面守在门口偷听的四女听到一声隐约的呻吟,从隔音极好的卧室中发出,
脸上同时露出暧昧淫荡表情,或许从今天起,就再不用有任何的隐藏了。

  好一阵林浣溪终于停止了因高潮而剧烈颤抖的身体,全身赤裸的她就这么被
水伯搂在了怀中,那一对巨大的双乳挤压着水伯上身看上去有些过时的古板中山
服。

  那曾经在外人面前无比冰冷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羞怯几分茫然。

  水伯轻轻的在她那如同她情丝一样怎么理也理不顺的发丝上抚摸了一阵后,
微微低头印在了林浣溪的嘴唇上。

  「呃……」

  林浣溪狭长的凤目终于因为惊讶而瞪大,说起来或者有些荒唐,即使如此时
候水伯从来没有用双手以外的地方去触摸侵犯她,而她也一直用接受按摩一次次
劝说着自己放低自己的防备与底线,哪怕这次已经全裸已经被酸水伯玩弄的达到
了一次高潮。

  拒绝,这时候应该要拒绝的,林浣溪心中如是想着,可是她发现自己竟然没
有因为水伯的过分而生气,感受着水伯粗重地气息更让她心中有些留恋。

  于是,林浣溪那推拒着水伯肩膀的手变得无力,纤薄的朱红色嘴唇在水伯的
几次挑逗下慢慢的开启了一丝缝隙,然后被水伯的舌头硬生生闯了进去。

  林浣溪并没有如同厉倾城、闻人牧月以及那两个小女仆那样激烈的迎合,却
也任由水伯在里面肆意的纵横了好一阵。

  当彼此唇舌分开,唾液在二人之间拉出了一条淫糜的水线,似乎在炫耀着他
们的淫乱。

  「你好美,让我总是面对你会情不自禁,给我好吗?」

  水伯一手仍然环着林浣溪的腰肢,感受到林浣溪内心的躁动还有那份含羞带
怯,觉得时机合适了,于是一手牵引着林浣溪的手隔着他的裤子按在了他那条此
刻已经变得坚挺的硕大狰狞的鸡巴。

  「别……别这样……」

  林浣溪触电般的收回了手,眼中出现了几分慌张。

  「是我冒昧了,今天的治疗已经耽误好一阵了该结束了,我先出去了,林小
姐你洗漱一下休息休息吧。」

  水伯听到林浣溪的话站起来便要走,这不是装腔作势,而是既然他酝酿了这
么久都没有拿下林浣溪他真的打算换个手段了,毕竟拿下林浣溪占领这个别墅后,
厉倾城与闻人牧月已经承诺想办法找来秦洛更多的女人让他侵略,尽管林浣溪让
他很心动,但是还是不想在她身上耽误太久。

  看着水伯毫不犹豫的往外走,林浣溪想起了无数的过往,无不是灰色的回忆
少有让她留恋的画面,又想起这些天那越发沉沦的暧昧尽管有些时候让她觉得荒
唐,可是却让她感到即将窒息的身体仿佛呼吸到了一丝新鲜的空气,也让她从那
排斥中开始每天去期待这个时候,难道这场梦就这么醒了,难道有以后的生活中,
她的老公依然要在无数花丛中狂欢,然后她因为畏男症被冷落慢慢的凋零在无人
知道的角落。

  不,她不想如果没有这些天的经历也许她不会挣扎,可是现在的她看到了另
一种生活。

  「等等……」

  就在水伯手掌抓住了门把手的那一刻,林浣溪终于喊了出来。

  已经将房门拉开了一道缝隙的水伯身子停了一下,然后林浣溪就那么赤着脚
几步来到水伯近前,身子轻轻颤抖着犹豫了几次最后从背后抱住了水伯,那一对
巨大的奶子紧紧地挤在了水伯的背后。

  「你……就不能用强吗?」水伯感受着背后那惊人的柔软没有转身,林浣溪
也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林浣溪突然用那带着颤抖的声音低声道。

  「我不想让你为难?」水伯同样回答道。

  「女人终究有她的矜持的,不反对有时候便是同意了,抵抗不了便是不再拒
绝了。」

  林浣溪倚在水伯背后,似乎不让水伯看到自己,自己便也看不到他,只是在
无人的屋子中吐露出最羞涩的心里话,一句话说完后又沉默了许久突然又缓缓地
说道,「夜了,别走了。」

  「是啊,夜了。」

  水伯的脸上立刻绽放出得意的笑容,同样回复了一句,是啊此时应该是夜,
他们也该发生男女在夜间发生的那份旖旎,至于外面那还高悬在天空正中洒下炙
热光芒的骄阳谁又会在乎。

  猛的转身水伯将林浣溪一把抱起来几步走到床边就将林浣溪粗鲁的扔在了上
面,林浣溪口中发出一声姣吟,那脸上的殷红已经再次让她清冷的气质染上了深
深地妩媚,再回头水伯已经飞快的解开了所有的衣服,那条硕大狰狞的大鸡吧直
挺挺的朝着斜上方耸立着,让林浣溪内心狂跳,似乎害怕被贯穿吗,却又渴望着
被真正的侵略。

  没有任何的犹豫,水伯这一次直接扑上了林浣溪的床,然后那虽然不算高大
却绝对坚实的身体就那么压在了林浣溪的身体上。

  「嗯……」

  林浣溪口中才发出一声低吟,然后便因为水伯那仿佛带着炙热欲望的双唇一
路沿着她那秀美光洁的额头精致玲珑的玉耳,细腻中泛着绯红的面颊,带着完美
弧度的下巴还有那修长雪白的粉颈上不断地激吻而发出一阵阵细碎的呻吟。

  水伯的就在这纵然是在情欲中,那一声声轻吟浅唱依然宛如山泉流过巨石,
神女拨动琵琶感觉不到淫糜反而透着一份空灵婉转柔情的呻吟中肆意的把玩着林
浣溪那诱人的身躯,那条粗大的鸡巴开始在林浣溪因为没有太多经历而紧窄的骚
屄口摩擦着。

  「嗯……」

  突然随着水伯下身一沉,林浣溪的呻吟声大了几分却依然没有其他人那种放
浪,反而渗出了继续缠绵悱恻的哀婉,那不断扭曲的脸上分明是在压抑着自己的
痛苦,可是身体随着水伯的摇曳却又似乎抒发着自己的愉悦与内心几分激动。

  「嗯……嗯……」

  水伯没有因为林浣溪而有太多的克制,早已忍耐了许久的他在那硕大的鸡巴
进入了林浣溪的骚屄内后便开始不断粗鲁的征伐着,林浣溪则是脸上带着痛苦还
有一丝宛如为自己濡沐的人的供奉朝拜后的满足,努力迎合着水伯的征伐,似乎
在感激着他这些天的辛苦与带给自己堕落的新生,口中那细碎的呻吟委婉中依然
没有什么放浪,却也带着自己的迎合。

  让水伯感觉自己就好像在倾听着林浣溪那娓娓道来的心事一般,分明是一场
激情淫糜的性戏却杂糅了几许温情。

  征伐继续着,在林浣溪身上水伯感受不到厉倾城那一举一动似乎让人发狂的
荡漾妩媚,感受不到闻人牧月在激情中依然羞怯迎合的刺激,却感受到一种宛如
溪流沿着那蜿蜒的河道流淌的清澈与甘凛,那是一种情到处的顺其自然,似乎会
让一袭性能力一般的男人感到乏味甚至渐渐地失去欲望,却让水伯这个内心躁动
的男人在那激情释放中感到了一种心灵的洗礼与休憩。

  许久许久以后,林浣溪身子扭动的突然加剧,宛如痉挛般的剧烈扭动伴随着
一声声微微加大音量的呻吟,那整个过程中只是如同湿润海绵般在水伯鸡巴挤压
下一点点榨出淫水的骚屄突然喷出了大量的淫水,这一次的高潮比之前被水伯抚
慰时的高潮来的更加强烈,近五分钟后林浣溪才从高潮中回过神来身子懒懒的拥
着水伯。

  水伯正要再次开始第二轮进攻,突然放在旁边的电话响了,林浣溪拿过手机
发现打电话的便是秦洛,同时水伯也看到了电话上面标注的老公两个字。

  「等等,他来电话了我接一下。」正在等着林浣溪反应的水伯听到了这句话
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有人总说男人出轨和女人出轨一样,男女平等,可是很多时候真的不同,,
男人往往会因为单纯的性出轨,而女人很多时候却因为情,尽管不可思议,但是
女人有时候很简单,很难向男人那样博爱,当内心真的装下一个人后便开始疏远
其他人,仅仅只是一个称呼,可是当从我老公换成他之后,这个人便开始在女人
心中被推开了。

  「老婆。」电话才响对面便传来的秦洛那微微疲惫的声音,如果以往林浣溪
心中总会有些心疼,但是今天的林浣溪却并没有太多的波动,只是如同往常一样,
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今天下午火焰病毒很难破解,医疗组又陷入一些难题我要去北方找几味草
药实验,可能离开的久点,今天的飞机票,我就不回家了等回来之后我再回去陪
陪你们。」

  「嗯……出门在外万事小心,记得给其他姐妹也说一声。」

  林浣溪一边如同往常那样应付着,一边在水伯的摆弄下白了水伯一眼却又不
忍拒绝的翻了个身跪趴在了床上。

  感受着水伯双手从后面抱着自己用力的在自己的奶子上揉捏着,林浣溪压抑
着那不断如同潮水般冲击着身体的欲望,心中叹息了一声,如果这个电话早一点
哪怕只是七十五分钟前,就在她开口留下水伯前,她也许会惊醒,然后继续做着
她的贤妻,可是现在晚了,真的她已经走上了另一条路,迈出去的一刹那固然消
耗了她所有的勇气。

  可是回望着曾经,她那好容易迈出去的那一步却怎么也不肯再退回来,她愿
意一往无前,甚至独自担下着淫乱的罪名,至于秦洛她真的只能说抱歉了,也许
秦洛那么多老婆那么多红颜知己,不会缺一个性冷淡到让他已经不愿意去碰触的
冰山了吧。

  「啊……」

  猝不及防间,水伯那突然肏入她骚屄内的大鸡吧重重的撞击在了她骚屄内最
敏感的花心,也让正在一边想着心事一边陪秦洛的她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了,老婆。」

  电话对面的秦洛连忙问道。

  「没事……没事……水伯在帮我按摩,你不是知道吗?」林浣溪深吸几口气
压下内心的冲动,偏头白了正在她身后大鸡吧开始一下下耸动让她像狗一样被肏
的水伯,连忙解释道。

  「哦……那你要注意了,按摩穴位有时候会忍不住很敏感的,你尽量不要干
扰水伯,不然容易出现意外。」

  秦洛并不是什么纯洁的人,纵意花丛中多年,如果是别人他或许会怀疑,可
是对面是他的老婆他很相信尤其是这个老婆还有畏男症与性冷淡,并不是那种贪
欢的女人所以很自然的没怀疑反而细心地叮嘱。

  「嗯……我会注意的。」林浣溪压抑着喘息耐心的回答着,心中因为不能真
正放下一切享受被水伯肏而微微有些不耐烦。

  「小兄弟,别怪林小姐,你也是中医大家,男女身上都有一些大穴按摩到了
很难忍得住的,林小姐的毅力已经让我惊讶了。」

  水伯双手握住了林浣溪的腰,大鸡吧一下下用力的肏着林浣溪林浣溪的喘息
也变得开始慢慢的粗重了。

  「嗯……,她就是很要强,我不打扰你们了,老哥这么帮我照顾她们,这次
回来我给老哥带点特产。」

  秦洛丝毫不会想到水伯说的那个不是穴位而是林浣溪的子宫口,此刻他的大
鸡吧就一直在重重撞击林浣溪的子宫口,要不是林浣溪的手机很高级可以自动将
背景噪音消除,那么他还可以听到一阵阵肉体撞击与水声。

  「嗯……嗯……嗯……」

  尽管只是陪秦洛聊了五分钟,可是那五分钟的压抑却让林浣溪在电话挂断后
剧烈的喘息口中的呻吟声也大了一些更是增加了一种异样的情欲涌动,而水伯那
不断在她身上肆虐的手,与那条在她骚屄里如同戏水蛟龙般征伐的大鸡吧更是将
林浣溪的欲望再次放大。

  又是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林浣溪被水伯连续肏的四次高潮后,水伯才一停下
来林浣溪便浑身酸软的趴在了水伯的身上,那巨大的豪乳紧紧地挤压着水伯的身
体。

  喘息了好久,林浣溪怔怔的望着水伯,那曾经的冰冷换成了一种哀婉的柔弱,
轻轻的说道,「当年我因为心中的孤寂选择了他,却又因为他的四处风流而渐渐
迷茫再次变得孤寂,现在你来到我身边,可是我不小心把命给你了,千万别放手
好吗,不然我会坠崖的。」

  「如果我也花心呢?」

  水伯戏谑的把玩着林浣溪的身体慢慢的说道。

  「不需要如果,我也是学医的,你的身体我才经历,你肯定会花心,我自己
也满足不了你,只希望无论多少人,别再次让我受到冷落,给我留个位置,……
在这里。」

  林浣溪嘴唇轻轻的开合着,最后纤细的手指点在了水伯心脏位置。

  「那么那些女人要是你老公的女人呢?」水伯再次开口。

  「呃……」林浣溪没有想到这个,不由得一愣,好久才说道,「不要强迫她
们,不要伤害我老公,外人面前给他点尊严,毕竟我与他曾经夫妻一场。」

  「你可真善良。」水伯刮了一下林浣溪精致又微微丰挺的鼻子。

  「善良吗,我还配吗,我只是想活着,不那么冷而已。」

  林浣溪身子往水伯怀里缩了缩口中低吟道。

  「恭喜大姐加入这个大家庭。」

  随着水伯接下来几声轻咳,房门打开了厉倾城与闻人牧月还有两个小女仆走
了进来,让林浣溪一惊,然后厉倾城又接着说,「爷也是很好的,答应帮助他治
好火焰病毒,这样我们才心甘情愿因为感激主动服侍爷的,当然爷的雄伟也让我
们更加喜欢愿意一直陪着。」

  「你……你们……」

  林浣溪仅从厉倾城一句话便大致猜到了几人早已沦陷,有心说什么可是自己
现在的样子还能说什么,倒是厉倾城与闻人牧月将林浣溪夹在中间不断地说着一
些劝慰的话,到后来变成了彼此互相肢体挑逗,更是夹杂着一阵阵淫词浪语,很
快五个女人便与水伯滚到了一起。

  随着时间流逝,战争从林浣溪的卧室,到其他二女的卧室,到悬挂着秦洛照
片的主卧,再到这个别墅的走廊、楼道、大厅、阳台、餐厅、各个卫生间、似乎
水伯想要这个别墅每一个地方都留下狂欢的痕迹,一直到晚上九点,当外卖送来
后,水伯看着因为体力消耗巨大完全顾不上什么仪态大口吃着外卖的四女身子躺
在沙发上发出一阵大笑。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