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绿+逆 危险的游戏 续 母之威】

**小说 2021-04-01 06:1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绿+逆 危险的游戏 续 母之威】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绿+逆 危险的游戏 续 母之威】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白行简
2021/1/2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4808

  危险的游戏续

  自从上次在妈妈林美英办公室隔壁偷看到她和黄明肉搏大战之后,我再也没
看到过黄明到妈妈的办公室,估计那一次是妈妈在黄明协助下破获大案,荷尔蒙
分泌紊乱,也为了犒劳黄明,才干出这么高风险的事来,毕竟晚上加班
的干j也不少,万一被发现就完了。

  再立新功的妈妈职场情场两得意,她被提拔到县某某局当局长。

  爸爸已经离职,自己开了家公司,做的仍然是老本行—天眼监控与安全系统
。说起来这个系统的一个重要客户就是ga口,爸爸整天接触体Z中人,可惜他
和妈妈的关系却越来越淡了。

  奇怪的是,爸爸离职创业居然带了黄明一起,也不知道妈妈在其中有没起到
推荐作用,偶尔听爸爸说起,只说黄明做业务是一把好手,客户粘着度高。

  妈妈任职所在的县叫松阳县,是个以温泉为特色的旅游城市,离本市锦阳市
并不远,我家出发开车45分钟就到了。但是妈妈却因为工作忙的缘故,每周只
回来两次,看来她是一心扑在工作上了,新官上任三把火,想大干一场。

  我到妈妈新的办公地点去参观过,一把手就是不一样,上百平米的办公室,
一张硕大的实木办公桌、高靠背的大班椅, 很
衬妈妈威严的气势,套房内还配有单独的休息室和卫生间。

  我想起去年妈妈和黄毛在办公室偷情的场景,心里想这可是一个绝佳的偷情
场所,妈妈不会和黄毛旧情复燃吧?

  可惜新办公室旁并没有为我准备的小间,我也没借口跑到县城里面做作业。
不过黄毛平常都在市里面上班,应该也没机会到这里来吧?

  单位给妈妈安排了一个宿舍,妈妈嫌设施太老旧,自己在外面一个新丽江花
园租了套两室一厅的公寓,反正县城里面物价也便宜。

  妈妈正式任职后的一个月,她的 同学,还有几个口的一些朋友,在市里
给她准备了一场庆功宴,那天晚上妈妈喝得酩酊大醉,是被人搀扶着回家的。

  妈妈的胃功能特别强大,这也造成她的酒精吸收快,在还没到反胃吐的时候
,酒精已经被胃吸收到血液中去了,所以一旦后劲上来,就醉得很深。但是她这
时候潜意识仍在,口齿还算清晰,跟那两个个扶她上来的朋友道别后才关门。

  但是妈妈扶着墙脱了半天鞋子还没脱下来,我就看着不对劲了,急忙过去帮
她。妈妈年过四十,已经许久不穿以往最喜欢穿的露趾高跟凉鞋了,今晚穿的是
一双普通的黑色高跟,尖尖的鞋头很浅,把几个细密的趾缝都挤在一起露出来,
即使不露玉趾尖,仍然性感逼人。

  我握着妈妈的鞋跟帮她把鞋脱出来,一边嘴里道:「怎么喝这么多啊。」一
边悄悄把妈妈还带着热气的高跟鞋放到鼻子边一闻,哇,这味道,满满的警母丝
袜脚骚香。平时看几片AV也很难硬起来,现在只要对着妈妈的高跟鞋里闻这么
一下,我的胯下已经坚硬如铁。这么劲的 Madam,必须向她行举枪
礼啊。

  悄悄地将自己的下体隔着风衣贴在妈妈的屁股上挨挨蹭蹭,放在平常我肯定
不敢这样做,但是现在妈妈已经醉眼迷离,她靠在我肩头,也不做声,把另外一
边脚往后一抬,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遵命,母上大人。」我乐得效劳,扶住妈妈,帮她把另外一只鞋也给脱了


  闻这只鞋子的时候,我恶作剧地握着妈妈的脚,让她金鸡独立站着,一边欣
赏着妈妈丝袜里优美的足弓,弯弯的足心,可惜必须扶着妈妈,要不然蹲下去舔
一口该有多香啊。

  身高177的妈妈脚虽长却不显大,42码的脚握在手上足背略带骨感,足
帮柔软还带有一层薄薄的茧,这可能是妈妈长期出外勤走路多的缘故吧。

  妈妈一只脚被我握住,站立不稳,恼怒地「嗯」了一声,我急忙道:「好了
好了,来,穿上拖鞋。」依依不舍地放下妈妈的脚,帮她穿好拖鞋。

  妈妈的脚趾很长,根根如笋,趾节如勾,穿拖鞋时总是把五根脚趾全部伸出
拖鞋的横截面,我一直觉得这很像她的性格,热情如火,却又咄咄逼人。

  趾尖透明的丝袜下,妈妈的黑色趾甲很明显地透出来,脚趾修长,趾肉饱满
,拇趾甲最有看头,黑宝石般的趾甲盖既不内嵌也不过分扁大,两边平行中间弯
,也不知道是修的还是天然如此,那微微有点向内、弯如弦月的趾甲把丝袜顶得
紧绷绷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戳破这薄薄的一层丝袜倔强地露出来。

  正痴迷地看着妈妈的丝袜美脚,被妈妈推了一把,只听她道:「走啊,别傻
站着,我要回房间睡觉。」

  「好好,我扶你进去。」

  这两年我身高也窜了不少,但是扶着身高腿长喝醉酒的妈妈,还是觉得有点
吃力。妈妈整个身子往下坠,完全没有平常干练的模样,太沉了。

  本来想趁机揩油,但是左手拉着妈妈放在我肩头的手,右手托在妈妈腋下,
两手都脱不开。

  踉踉跄跄来到妈妈卧室,妈妈松软的大床就在眼前,我扶着妈妈,让她一屁
股坐在床沿,这才松了口气。妈妈的身体直往下溜,我也撑不住了,索性扶着背
让她躺下,腿还耷拉在床边,劝妈妈挪一下,她却一沾床就瘫软如泥,动不了了


  只好上床跪在妈妈身边,使劲将妈妈身体往上拖,好容易才把她整个身子拖
到床上,累出一身汗。

  我喘了几口气,欣赏着「战果」,平日里威风八面的母亲,四仰八叉睡姿不
雅地躺在那,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

  换作以往我是怎么也不敢对妈妈有什么乱七八糟想法的,但是自从经历了黄
明那些事后,我的心里对妈妈就有了怨念。你说爸爸在外面养小三你跟他离婚也
就罢了,单亲妈妈在外面有个情人我也咬牙能接受,可为什么委身给黄明这样一
个小混混?而且还跟他玩那么变态的游戏,连菊门都被黄明给开苞弄了几次,最
后一次看到时,更是连屎都被弄出来,也不知羞耻,斜靠在椅子上屁眼洞开,这
是一个负责任的 母亲该有的形象吗?!!!

  我咬着牙,怒火在心中酝酿,今晚我要替俺老张家惩罚你这个不贞的妇人!

  突然,一阵嘹亮的长笛声响起,我惊得缩了下脖子,是妈的手机铃声,虽然
什么都还没做,我还是一动都不敢动,关注着妈妈的动静。

  妈妈眼皮动了几下,并没醒来。

  我松了口气,从妈妈的包中拿出她的手机看了看,屏幕上显示是「李局」的
来电,估计是妈妈的朋友打电话来关心她到家了没有。

  怎么办?我灵机一动,这倒是一个试探的好机会,试着推了推妈妈肩膀,轻
声道:「妈,妈,来电话了,接不接?」

  「别烦我,睡觉!」母亲嘟囔了一句,翻了个身继续睡。

  看来妈妈还是半醉半醒的啊。

  过去也发生过几次这种情况,这时候妈妈的意识区其实已经和记忆区断开了
,醒来之后根本记不起现在发生的事,俗称「断片」。

  电话响了几声对面自己挂断了。我拿着妈妈的iphone6,看见屏幕上
有微信的通知,内容保密。手机是妈妈的私密之物,这里头又藏着妈妈的什么秘
密呢?

  虽然我名字里有个「壮」字,但在妈妈面前我的胆子一点也壮不起来,即使
她还酒醉睡着。我屏住呼吸,拈起妈妈的右手食指,按在手机呼吸灯上,屏幕一
亮,手机锁解开了。

  心跳加速,生怕手机突然又响起来,我索性拿着手机到隔壁去。妈妈房间里
的灯并没关上,主要是怕开关灯的明暗变换给妈妈眼睛造成刺激,让她容易醒来


  打开妈妈的微信,置顶的就是妈妈和我,还有一个叫「明」的私聊,我心里
咯噔一下,是黄明?

  并没有马上点进去,悬念总要留到最后。下面有些工作群啥的我都没点进去
,还有几个未读的私聊,没点进去在外面就能看到一些问候,其中就有刚才的「
李局」,「到家了?还好吧?」看来妈妈的人缘还不错,挺多人关心的。我想了
想还是没点开这些私聊,怕妈妈醒来发现未读信息变成已读。

  看来看去,疑点最大的还是置顶的那个「明」了,有三条未读信息,我咬咬
牙点了进去。

  最后三条未读信息都是今天5-25日晚上21:00之后的,分别是:「
少喝点」「没喝多吧?」「要不要我去接你?」

  妈妈估计那时候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或者没看到,都没回。

  往前翻了下,更早的记录应该是被删了,最早的只有前天5-23日的私聊
记录。

  妈妈:「晚上到江滨公园见面。」

  明:「不直接去你家?今晚为你准备了很多好玩的项目。」

  妈妈:「别整天想着那事!散散步当运动。瞧你那体格,都经不起我一脚了
,还不赶紧多锻炼!」

  明:「好吧,我7点钟到那,会不会太迟?」

  妈妈:「不会,那时候刚好天黑。」

  明:「你开车来吗?」

  妈妈:「嗯,到时候你坐车里进小区,也不那么引人注意。」

  明:「还是领导想得周到(大拇指表情),那我先把包放你车上,咱们再散
步。」

  妈妈:「什么包?」

  明:「嘿嘿……」

  妈妈:「变态啊你,在我那边放一柜子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不够啊?我都怕房
东突然进来看到!」

  明:「你门锁没换?」

  妈妈:「大门和卧室的锁都换了,但也要给房东留一把啊,当然我叮嘱他要
回来看房时要先跟我打招呼。」

  明:「有没多的钥匙,给我留两把?」

  妈妈:「有,不过放在锦阳家里了,改天给你。」

  明:「呵呵,这样才有夫妻恩爱的感觉嘛。今晚带的是海淘来的一些新货,
包你尖叫出声。」

  妈妈:「行了!你多花点心思在工作上好不好?最近在为民那边干得怎样?


  明:「挺好的啊,你前老公夸你现任老公器大活好,客户粘着度高,给我发
了好几次奖金了。话说他怎么知道我的器粘着你的屄?」

  妈妈:「别拿为民开玩笑,我再跟你说一遍!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也对不
起壮壮!」

  明:「好好好,对不起。不过你现在是单身,我也是单身,一起滚个床单不
是很正常的事?不存在对不起谁。」

  妈妈:「快滚,我要上班了。」

  明:「好好好,我滚。想着今晚能在公园牵你的小手,就有种初恋般的感觉
,你也有吧?」

  妈妈没回话。看他们对话中,妈妈还是一贯的强势,但妈妈显然还是在她的
新窝里和黄明又好上了,而且还不止一次。虽然知道以妈妈常年健身保持的傲人
身材,旺盛的精力与性欲,胯下热气腾腾的大骚屄,真正是一个虎狼之龄的夺命
警母,她迟早要再去找个男人。但是没想到她才刚到县里还不到一个月,就迫不
及待地召来大水喉来灌满她欲壑难填的骚屄,而且还是那个猥琐到极点的黄明!

  我越看越恼火,真想马上到隔壁去扒下妈妈的裤子,看看她那坐地吸土的老
屄是不是真痒得欠操!

  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往下看,5月24日早上7:40的消息:

  明:「谢谢宝贝开车送我回来,我到单位了,你回去路上小心点,昨晚三点
才睡,今天早上又起早做饭,可别疲劳驾驶了,要不先回你家休息一下再去县里
?」

  妈妈过了半小时才回复:「不用了,上午局里头还有事,我要赶回去,已在
高速休息区。你安心上班。」

  明很快回复:「辛苦了,亲爱的。我刚才向你老公汇报了昨晚工作,陪客户
玩了一个通宵,腰都快断了,要加工资提奖金犒劳犒劳我。」

  妈妈:「玩人家老婆还要他给你加钱,黄明你别太过分!(三个锤子敲头的
表情)」

  明:「哈哈,冲你老公这奖金,我还要连续陪客户玩三个通宵,非搞到她发
大水不可!」

  下面妈妈又没回,应该开车上高速了。再接下来就是今晚的三个未读消息,
估计黄明还在想着跟妈妈约炮。

  难以想象一贯对黄明不假辞色的妈妈,怎么也和他打情骂俏起来,还是用爸
爸来抖包袱,明明昨天妈妈还不让黄明拿爸爸开玩笑啊。黄明昨晚到底用什么玩
意侍候妈妈,弄到那么迟,以至于妈妈一大早还这么兴奋过头?

  我牙齿咬得咯咯响,妈妈过去一直觉得对不起爸爸,这让我觉得她还有起码
的羞耻之心,希望她能知耻回头,与爸爸破镜重圆,平日里她对我打打骂骂也就
罢了,毕竟她是我妈。如今她却连我心里的这个底线都打破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妈妈现在就在隔壁,起码黄明这家伙的再玩三个通宵是泡汤了,我不禁冷笑
,妈妈,就让你儿子来陪你玩这个通宵吧。

  将妈妈与黄明的通话记录截屏保存,并发给我,再删除记录与照片,做完这
一切,我拿着两部手机,往隔壁走去,那里有个属虎的警花美母正躺在床上玉体
横陈,而一头初生牛犊,已经受够了母老虎的霸凌,今晚就将破了她的虎威!

下面是新加的第二章 部分内容 还是比较担心敏感性,有想看的朋友加mmdylb2018@googlegroups.com,不收费,图个热闹,但不保证更新速度。
第二章醉母惊儿

到了隔壁,满屋子的酒气,妈妈这是喝了多少酒啊。看到妈妈仍然保持着刚才侧卧的姿势,衣服也没脱,被子也没盖,我不由又有些心软。

还是先办正事要紧。妈妈说松阳县新丽江花园里的两套钥匙在家里有备份,从她跟黄明聊天起,今天才刚刚到家,钥匙应该还没给出去,仍在家中。

我翻了翻床头柜,没有,再打开靠窗的书桌抽屉,果然看到了两个锁具的包装盒,打开一看,里面钥匙各剩下五把,我心下暗喜,仿佛一扇神秘的大门在向我打开,取走两把放进兜里,希望妈妈记不清原配钥匙是六把还是五把。

办完这件事,我松了口气,即使妈妈这时候醒了,今晚我也不是一无所得。

离刚才上床又过了十几分钟,妈妈应该睡得更熟了吧?

还是不敢鲁莽行事,爬上床轻轻摇了摇妈妈的肩膀道:“妈,妈,脱衣服睡觉了。”

妈妈毫无反应。

有戏啊,春宵苦短,妈妈随时可能酒劲过了醒来,我得抓紧时间。

先用手机拍了几张妈妈的醉美人图,然后上床跟她面对面躺着,高举手机拍了几张我跟妈妈的亲嘴图,开始不敢真亲上去,只敢嘟着嘴摆个姿势,后面实在忍不住,壮着胆跟妈妈嘴对嘴亲了几下,睡梦中的妈妈皱着眉头,红唇火热,我心跳一百八,浑身都在颤抖,连手机也拿不稳,匆匆忙忙照了几张,还好妈妈没醒。

锦阳的五月天并不冷,但我却跟打摆子似得浑身抖个不停,毕竟平常对我厉声厉色的母亲,此刻躺在床上沉睡不醒,任我为所欲为,换谁不激动啊?

我深呼吸了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给自己打气,即使妈妈醒来,我溜就是了,反正她第二天也记不起来现在发生的事。

慢慢地身体恢复了些,但心跳还是很快。

豁出去了,我用手指掰开妈妈的下嘴唇,让她咧着嘴,露出下排细密的牙齿,最喜欢看妈妈这种表情,妈妈达到极度高潮时鼻张嘴咧的模样,太性感了,然而过去只有在妈妈和黄明做爱时才能看到这副奇景。

想想又有点窝火,我挑衅地看着妈妈,心想:“妈,你龇牙咧嘴的丑样,现在还不是被我看到了?”

印象中妈妈高潮咧嘴时都是昂着头的,所以黄明想亲都亲不到。而今晚,我却可以亲了?来吧,茁壮,大胆拼一把!

我伸出舌头,像动物世界里的蛇信伸伸缩缩,终于一举突入妈妈口中,舔了一下她的下排齿缝,还是不敢伸进去湿吻,在她下唇那里勾了一点口水回来,咂了咂嘴,白酒和妈妈的津液勾兑了一杯滋味独特的鸡尾酒,是母亲烈焰红唇火辣性感的味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