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欲望的黑蟒:沦陷之家】(第13幕)

**小说 2021-04-06 18: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欲望的黑蟒:沦陷之家】(第13幕)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欲望的黑蟒:沦陷之家】(第13幕)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sameprice
2020/06/12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否
字数:5,426 字

  13.真相时刻 III

  不管怎样,幻境里的一幕幕昔日之景确实在接连不断地突破着各种难以想象
的下线,尤其是自从景象里的茯苓霜,还有雅汶娜母女,愿意在同一时间里与鲁
多森,及其他的黑色分身进行一场多人性交大战后,其心态更是发生了从未有过
的解放。

  曾经,在伊莉希娅加入进来以前,身为她母亲的雅汶娜,对自己与闺蜜好友
同时与鲁多森进行肉体双修这档子事,还有过那么些抵触之意。可现在,无论是
叫她与自己的年轻女儿,抑或茯苓霜同时前去侍奉鲁多森,都往往展现出一派眉
间含春式的欣然接受之意,其个中到底纠缠着何种的伦理底线,反倒显得无关紧
要了。

  可以说,只要是鲁多森的肉体双修之要求,成熟高贵的雅汶娜便可以喜笑颜
开地穿上一件尽显丰臀与美背,且带有透视意味的白色情趣内衣,就这般与自己
女儿出现在陌生的卧室里,以彰显在肉体上的自我奉献。此外,这位做母亲的也
不排斥后者的任何着装选择了,即便对方有时穿得比之自己更加浪荡诱人。

  顺着自己母亲的刻意放纵,心思细腻的伊莉希娅则萌发了某种竞相争艳式的
扭曲心态。在一次继续以鲁多森为性交对象,且随母同行式的肉体双修中,梳着
淡金马尾的她便别出心裁地选择了件做工细致的白色抹胸,外加条开档露穴式的
白色长裤,作为取悦巨阳黑魔的性感着装。

  肤白似雪的年轻佳人不仅仅这般暗中「对待」自己的母亲,即便是随她自己
一起,与鲁多森进行的肉体双修之人是自己的未来丈母,年轻一辈的她依然会抱
以相类似的温和较劲心态……

  好比在某次交欢前夕,伊莉希娅在知晓到茯苓霜打算选择一套粉红三点式内
衣后,她便不假思索地穿上了一件睡裙款式的透明薄纱黑色内衣,且将代表着最
后遮掩之意的蕾丝内裤弃之不顾,就这般将一对大小适中的粉红蓓蕾,还有其上
方点缀着些许阴毛的阴道穴口,置于一种彷如若离若即的朦胧幻境之中。

  不仅如此,此三位绝色佳人也用各式充斥着颠倒歪理的言语对埃尔斯洗着脑。

  「……埃尔斯,你就不要怪我这做母亲的会在鲁多森面前这般埋汰你与你父
亲的鸡巴了,因为我这么做本就是为了你啊……」

  「……埃尔斯,你知道吗?我雅汶娜可是一直爱着你这孩子的,为了你能早
日康复,在鲁多森面前羞辱下我亡夫的鸡巴有多么的渺小,又有什么要紧的呢?」

  「……埃尔斯,我伊莉希娅虽是你的未婚妻,可在鲁多森面前直言你床上功
夫稚嫩,胯下的鸡巴更是短小得难以满足我的需求,却不是在说谎喔。正因为如
此,我这么做又有什么不对的吗……」

  另一方面,与她们仨离谱言论所相映成趣的是,则是她们仨在昔日之景里令
人眼花缭乱的淫乱之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无论是爱子心切的茯苓霜,抑或
是坚贞高贵的雅汶娜母女,都像是忘却了对抗克朗西之事的重要性。相反,怎样
能在肉体双修中更好地取悦巨阳黑魔,倒像成了她们仨心中的头等大事。

  即便如此,三位风姿丽人的灵能修为终归在步步加强,尤其当茯苓霜与雅汶
娜恢复元气,且与伊莉希娅联手之后,她们仨在无需鲁多森出手支援的情况下,
仅靠自身力量就能在战斗中轻松压制克朗西,之后更是在最终的决战中打倒了对
方。

  至此,在幻境中目睹着这一切的埃尔斯,其满面兴奋的脸上也骤然浮现出释
然的笑意,或许,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出事情后头的发展了,但可惜的是,这世上
偏有种事叫苍天不遂人愿。稍一片刻,被打倒在地的克朗西竟然毫无征兆地变成
了鲁多森的样子,且迎着三女众目睽睽的惊讶眼神,旋即化为一阵黑雾消散于空
气之中。

  不久后,真正的鲁多森出现在了她们仨面前,且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对方三人
那不知所措的反应,其黝黑深沉的脸上还挂着志得意满的笑意。在此关头,这段
昔日之景也戛然而止地陷入一片黑暗,颇像是幕被掐去了结尾的戏剧。

  「埃尔斯,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所谓没有死去的家族仇人,实际上只不过是
由鲁多森的分身所化。或许对他来讲,这本就是个请我们入鳖的有趣游戏而已…
…」

  幻境虽在展现着已成定局的真相,可茯苓霜的语气却不负丝毫的愠怒,反倒
透着一股认命已久的无奈意味。

  「我也真得是瞎了眼,完全没意识到这个克朗西完全就是个假货。真正的克
朗西,确实早就死了,所以啊……埃尔斯,你的雅汶娜阿姨也活该被鲁多森的大
黑鸡巴所征服……」

  类似于自己的好友闺蜜,雅汶娜的言语也同样不显抗争的意味,还颇为玩味
地透着一股欣赏外敌式的凄迷遐想。

  「埃尔斯,你知道吗?那一天,鲁多森在向我们展示了事情背后的真相后,
只抛出了一句明天在办公室见的话……那么,你想知道我与我母亲,还有你母亲
在第二天是怎么对待那家伙的吗?」

  至于口吻暧昧的伊莉希娅,则卖着关子般地挑动着未婚夫的好奇心,犹若在
进行着一场趣味浓厚的钓鱼游戏。

  就这样,在一阵夹杂着矛盾意味的兴奋视线中,备受他人操控的幻境终于将
最后的答案呈现出来了……依然是那间 CEO办公室,坐在宽阔办公桌后面的也是
那个人——鲁多森·科尔巴,至于此时屹立于他面前的,则自是那三位与其有过
多次肉体双修,且身份高贵的绝色佳人。

  首先便是茯苓霜,上代洛克文森家家主的爱妻,现在的洛克文森家的代理家
主,还曾为亡夫诞下过一位名为埃尔斯的独子。可在面对陷害过自己孩子的黑色
元凶之时,这位气质端庄的英姿寡母仅为自己的上半身选择了一件布满中空网格,
且展露矫致腰腹的情趣外衣,而她那同样不失高挑苗条之色的下半身,则只有一
条性感狭窄的T型内裤,外加一双网纹丝袜作为最后的遮掩之物。

  接着就是雅汶娜,现在的瓦伦丁家家主,其气质之娴熟优雅,可谓不逊色于
自己的闺蜜好友茯苓霜,可当她与后者在当场面对鲁多森之时,却选择了更显堕
落之色的性感着装。要知道,那可是一件带有撩人裙摆的三点式黑色透视内衣,
其布料少得可怜的黑色内裤固然将这位成熟贵妇的淫浪穴口掩盖得当,可那对几
近透明的胸罩却已经在无意之间,令她胸前的丰厚乳果蒙上了一层诱人采摘的欲
望色彩。

  察觉到自己的母亲,还有未来的丈母,其两人的穿着都是那般得火热性感,
作为下一代瓦伦丁家家的伊莉希娅,自不会屈居于下风,但见她像是要把鲁多森
的大半贪婪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一般,竟然更胜一筹地选择了套黑丝内衣与吊带
袜裤相结合的奇趣着装。其所用的材质布料虽非透明,可恰到好处的大片裸露,
加上其紧密贴合肉躯的走势,依然将这位后起之秀的绝妙身姿映衬得无比高挑且
不失妖娆之色。

  没错,这就是她们仨对巨阳黑魔的回应……即便受对方利用且被把玩肉体多
次,可无论是茯苓霜,抑或是雅汶娜母女,却依然心无芥蒂地身穿着性感撩人的
服装,向眼前的仇人发出继续交欢的请求。至于其平时各显清明之色的美丽双眸,
则更是暧昧丛生地焕发着情欲的色彩,已经在这不经意的瞬间宣告了它们各自主
人的真实想法了。

  伴随着荒谬绝伦式的香艳之景在幻境里继续上演,三位表明堕落立场的欲望
佳人,依然不忘用各种突破下线的迷情言语打击着孤身一人的年轻男子……

  「没办法啊,埃尔斯,这就是无情的事实。是的,鲁多森确实是害你落得这
般结局的元凶,还曾用无比卑劣的手段玩弄过我身心多次。可奇妙的是,我在得
知到真相后却怎么也恨他不起来,因为啊……我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他的大黑鸡
巴给彻底征服了,都迫不及待地想奉他为主了。你想想啊,既然我都已经有成奴
的自觉,又怎会去憎恨他呢?」

  作为埃尔斯的生母,茯苓霜似总怀有一种折磨亲生独子的扭曲意愿。

  「埃尔斯,你知道吗?类似于你母亲,当我得知到克朗西的归来与复仇仅是
场请君入鳖的骗局之后,我对鲁多森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与悲伤,而是由衷的欣
赏。我在欣赏他对人心的把握能力,居然能巧妙利用我与你母亲,还有伊莉希娅
对你的爱,将我与她俩成功诱骗到床上,借用性爱的威力将我与我女儿,还有你
母亲给征服。」

  雅汶娜的暧昧言语却透着再明显不过的偏袒意味,其自身立场的所偏向之人
到底为谁,已是一清二楚。

  「埃尔斯,如果你还有有点勇气的话,就接受现实吧。你我的母亲,还有我,
由于在与鲁多森多次的肉体双修上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快感,早就在潜移默
化间一个个堕落成了离不开大黑鸡巴的欲望雌奴了。所以呢,即便这不是他自编
自导的游戏,我与我母亲,还有茯苓霜阿姨在彻底消灭克朗西后,都打定注意继
续瞒着你,且暗中奉鲁多森为主。既然如此,那我想你也猜到了这段昔日之景的
内容是什么了,没错,我与她俩在向鲁多森请求啊,请求他不要抛弃我们仨,请
求他直接把我们仨收为性奴……」

  不知为何的是,三人中最为年轻的伊莉希娅,却有着将年轻人折磨到底的变
态欲望,而显得颇为讽刺的是,她依旧承认自己为后者的未婚妻。

  之后,迎着埃尔斯那复杂莫名的兴奋视线,新一段的昔日之景即被呈现于他
眼前。不过与上次所不同的是,里头所出现的女主角只有一位,正是年轻男子的
生母茯苓霜,至于其男主角,则自是万年不动的鲁多森。不知何种原因所致,前
者的衣着较之上次居然来得保守不少,虽说是选择了一件单薄透明的连体白纱,
可点缀在上的朵朵白色蕾丝之花,却完美无缺地盖住了她的整对饱满双乳,外加
大半个结实翘臀,还有整块象征着最后隐私的胯部三角。

  即便如此,双颊绯红的茯苓霜在将修长双臂环绕于巨阳黑魔后,依然与赤裸
着一身横壮肌肉的对方来了深情拥吻。紧接着,便见她双眸微闭地配合着贪婪黑
手的放肆索取,让点缀在身上的蕾丝连体白纱接连被凶狠扯下,从而化为块块碎
步且坠落于两人脚下的棕色毛毯上。且令人瞩目的是,矗立于这对欲望男女身边
的,赫然是上代洛克文森家主的墓碑。或许,这就是茯苓霜的真实意愿吧……既
然她已打定注意与鲁多森在亡夫的墓前来一场意义重大的火热性爱,那就让自己
的衣着暂且别显得那么暴露好了……

  「埃尔斯,你不要怪我这般做,也不要以为这是鲁多森逼我这么做的,这一
切其实都是我的自愿之举,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自那次会面之后,鲁多森已同意
收我做他的雌奴了。既然如此,为感激主人的眷顾之恩,我当然得证明自己对他
的忠诚,所以才向他提议在你亡父的墓碑前做爱啊。」

  洛克文森家家家主的口吻显得凄迷且真切,可谓不带丝毫的愧疚之意,还尽
显出一种理所当然式的自我感悟。与此相映成趣的是,昔日之景里的她也在大黑
鸡巴的疯狂抽插下攀向了绝顶的高潮。

  然而像茯苓霜这般突破道德下限的还有雅汶娜母女,同样在另一段昔日之景
里,这做母亲的便毫不廉耻地选择了件带有撩人裙摆的黑色透视内衣,且连同身
穿着一套三点式黑色内衣的女儿,呈左右侍奉之势地双膝跪在鲁多森的两侧,然
后心悦诚服地舔弄起一杵擎天的巨伟黑炮。至于这三人所正对的,则自是瓦伦丁
家家主的前夫,也即是伊莉希娅之亡父的墓碑。

  当然啦,这对身心堕落的母女还不忘以言语为武器,无所不尽其用地打击着
身在幻境中的埃尔斯。首先便是雅汶娜,在那段尽显自己放荡之色的昔日之景上
演后,边大言不惭地说道:「埃尔斯,你也看到了。你母亲为证明自己对鲁多森
的忠诚,都能豁出地在你亡父的墓碑前与他做爱,那我为感激露鲁多森对我的眷
顾之恩,那我不是也该表示表示,对吧?要知道,我前夫与你父亲都有个共同点,
那就是……鸡巴长得太短太小了……」

  「所以啊,你母亲,还有我母亲与我,之所以在他俩的墓碑前与鲁多森做爱
也是为了告诉他俩……你们就不用担心我们以后的幸福了,因为有个巨阳黑魔收
了我们做他的雌奴,每隔几天都能享受到大黑鸡巴所带来的极致的快感,从而享
受到真正的性福,嘻嘻嘻……」

  伊莉希娅在接过母亲的话后,顿时用更显放肆的语气道出这般难以想象的放
肆言语,也顺势将孤立无助的未婚夫推向更无可挽回的深渊。稍一片刻,又听到
她在神秘一笑间,用半是挑逗半是戏谑的口吻说道:「对了,埃尔斯,自你醒来
后,一定很好奇你自己为何有着非常浓厚的绿帽情结,现在就告诉你吧……」

  伴随着绝色佳人之言的暂时终结,一段新的,或许说是最后一段昔日之景走
入了这令人捉摸不定的幻境之中。不管怎样,埃尔斯终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出场,
居然不着一丝寸缕地仰躺在冰冷硬邦的水泥地板上,还将软趴在卵蛋上的可笑肉
棒暴露在外,其身下的地面上还涂着不知名的漆黑图案。

  不仅如此,三对黑白分明的欲望男女还赤身裸体地环绕于这昏睡中的年轻男
子周围,迫不及待地进行着一场接一场的热烈性爱,并将道道不知蕴含着何种之
力的灵能绿光注入了埃尔斯体内。至于这班始作俑者是谁,则自是鲁多森与他的
两个黑色分身,还有身心沦陷的茯苓霜及其雅汶娜母女。

  「没错啦,这就是我们的做法。通过与鲁多森进行更深层次的肉体双修,从
而向你体内注入数之不尽的绿毒之力,在潜移默化间把你洗脑成一个愿意把身边
女性让给鲁多森占有的绿帽爱好者。如此一来的话,你不会对鲁多森做出真正意
义上反抗,更不会主动离开我们,也将意味着我们将继续拥有你,嘻嘻嘻……」

  犹若被未婚妻的话直击于灵魂深处一般,埃尔斯神色兴奋的扭曲面孔上终于
迎来了那么一丝清明的动容。可另一方面,他却又用双膝跪地且撸动着胯下肉棒
的行为,证明着自己真如对方所说的那般——成了个愿意把身边女性让给鲁多森
占有的绿帽爱好者。(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