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蓝色的云彩】 6----7章

**小说 2021-01-09 00:49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蓝色的云彩】 6----7章                第六章 作者:菠萝庄园

【蓝色的云彩】 6----7章

               第六章


作者:菠萝庄园
2008/09/14发表于色中色

  知道百合怀孕后,我在家里消停了几天,陆战队的事儿我暂时不提了,入伍
前有三个月的准备期,我决定采用迂回的方式跟百合周旋。

  早在半个月前我就接到了鲁妮的请柬,她又生了第三个孩子,昨天正好是满
月,于是就备齐了礼物前去道贺了一番。见到她丰艳如昔,不觉又调笑了几句,
好心情的她哈哈大笑,照单全收了。

  鲁妮跟我是高中同学,在泰安高中同桌了三年,两人无话不谈,却又相安无
事,可能与她早早地就有了夫家有关,毕业后就不常见面了,不过还时常有电话
联系。毕竟高中时班里的男生才五个人,在鲁妮她们二十几个女生眼里,我们就
是她们的宝贝,所以这么多年了,我们五人跟班里女孩儿的关系都很亲,每一次
同学聚会大家都会抱做一团。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我们五个就是全班女生的私有财产,外班的人碰一下都不
行。不过这也是普遍现象,几乎每个班级都这样。有多少次外班和外校的女太宝
来骚扰我们,这些女孩儿就主动上前为我们解围。也许是常年待在女性羽翼下的
原故,那时的我们胆子都很小,也习惯于她们的保护了,不象现在翅膀都硬了。

  高二的时候,鲁妮这些丫头们还为我们打过一架呢,对方是果林女高的小太
宝。我们学校是混合高中有男有女,果林女高是一水儿的尼姑没一个男生,男校
工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快七十了,显然是指望不上的。

  果林的学生大多来自低收入家庭,学校的形象一直比其他几所高中要乱,现
在想想,那些女孩儿没有好的家庭出身,又碰到一所烂校,放任自流就不可避免
了。严格地说来这是社会的弊病,而不是她们的错。她们有时成群结队地到其他
学校捣乱,可能就是为了引起其他学校男孩儿的注意,只是方式不够理想。比如
堵在放学的路上,强要和泰安的男生交朋友。

  这样的性骚扰终于激起了全校女孩儿的怒气,自己碗里的肉,能不能吃到嘴
还不知道,倒引来了一群狼。于是,由高年级的大姐带头给果林的太宝们下了战
书,相约周日城郊湾子河小沙滩上见。

  不要小看了这群女将,有不少都是军人家庭出来的,从小就见过大场面,作
战意图一但明确,行动起来也是雷厉风行。接下来的三天就是备战,一方面要瞒
着学校和家里,一方面要置办装备,所谓片刀,木棍,铁链,板儿砖多多益善。

  女人要发起情来只能用凶狠来形容,全校二百多人都被动员了,却没有一个
走漏消息的,可见女人之狠。

  高年级的大姐们说,全校的男生都不用去,说是这件事跟我们无关,让我们
安心在家。说真的,当时真的有些害怕,听说不用去还暗中松了一口气。但是高
三的几个大哥把男生们都聚到一处说:「我们还是要去的,不能让女人们为我们
拼命,这以后要传出去,泰安的男人就甭混了,到哪儿都受欺负。」看来是赶鸭
子上架不去不行了。

  周日上午十点我们全校三十几个男生在城郊小树林集合后,我分到了一把斧
头,拿在手里心下就噗嗵噗嗵地跳开了。再看看其他人手里的有短棍有链条还有
西瓜刀,好象就我手里的家伙杀气最重,好几次提出跟别的男生换换,大伙都摇
头,躲我跟躲瘟神似的,没办法只好跟随大队出发了。

  到小沙滩时女生早就到了,手里也是棍棒齐全,乌压压二百多人就合到了一
处。女生们对我们的到来都非常地惊讶甚至是欢喜,散开后就被分别围住了问东
问西。一个圆脸的女孩儿扯着我的袖子小声说:「一会儿打起来你一定要跟在我
的后面,要是打不过就赶紧跑。」我感动地多望了她两眼,她冲我甜甜地一笑。

  不大会儿工夫果林的人就来了,比我们少了不少人,也是提棍带刀的,不过
队伍里有七八个男的,这让我们很是惊诧。后来才知道这几个男的都是果林几个
大太宝的傍家儿。

  我们的一位大姐走上前去提出要先过话儿,她们那边儿也出来了一个,远远
地就见一头的绿发,手里拎着盘成圈儿的皮鞭。两人相隔几步开始放话,距离太
远听不清她们说什么,不一会儿声音渐高,接着就见那个绿毛突然向前用空着的
左手抓住了我们大姐的头发,右手的皮鞭向空中一抖,啪的打出一个脆响,抡臂
就把皮鞭抽在了大姐的身上。

  我只觉血液一下就冲上了头,心里顿时就被怒气充满了。那位高三的大姐其
实我并不认识,但是看到她挨打,我心里就是一疼,与此同时我们这边儿队伍里
也不知谁喊了一声:「上啊!打她们!」

  队伍一下就乱了,大股的人群呼地一下就向前冲去。可是就在我还没起步的
瞬间,一直挡在我身前的那个圆脸女孩儿,妈呀一声扔掉了手里的西瓜刀,转身
从我身边向后跑去,一路跑还一路地尖叫着,我回头看她时,她已经跑出去十几
米远了。等我转过身来,发现向后跑的不只她一个。

  我提着斧子就去找那个绿毛,转了两三处也没找着,到处都是混乱的人群,
女孩子的尖声叫骂响成一片,两种颜色的校服绞缠在一起,看到的不是抓脸就是
揪头发,要不就是正拿着手里的东西在乱挥乱砍,还有的已经滚在地上了。整个
一个尘土飞扬乱抓乱打,不过场面倒是惊人。

  忽然后背一声闷响,接着传来剧痛。一转身,一个身穿果林校服的紫发杂毛
手里拎着铁链,正两眼紧盯着我。

  「妈的,敢打老子,小丫儿你活腻了。」

  我半是怒火半是壮胆地大声骂着,我不能让丫白打了,我也要打她!可是理
智告诉我用手里的斧子砍一个娘儿们有些不合适,于是我果断的扔掉斧头赤着双
手去抓她的铁链。

  很明显两个人都是生手,根本没有什么经验可言,她见我来抓她的铁链,不
但没把铁链抡开了使,反倒用两手把铁链抓到一处闭上眼睛,举到身前如捣蒜般
捣来捣去,我一把就把铁链抓了过来,顺手扔了出去,她没了铁链惊叫一声转身
就跑。

  哪儿能让你跑了!我一下就扑上去了两人翻滚到了地上,很快我就骑在她的
身上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打,就是想抓住她乱动的双手,心想只要把她两手抓
住了,我就赢了。

  可是这紫头发劲儿也不小,我就是按不住她的两手,我们俩又在地上翻滚开
了。无数的脚踩在我们身上,又有无数的人被我们绊倒,我们俩都顾不上了,扭
斗中我把她死死地压在了地上,鼻子都快碰到鼻子了。

  她突然发力解脱了她的双手,一下子搂住了我的脖子,把她那满是黑泥汗腻
的脸紧贴着我的嘴唇,不再打我了,也不再动了,只是这样紧紧地抱着我,我想
起身都不能够。

  我拼命地挣扎了几下发现毫无效果。她只是大力地搂着我,却什么都不做,
我顿时没了主张,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趴在她身上一时间竟手足无措起来。她
的搂抱让我所有的怒火和战意竟跑得一干二净。

  耳边传来的都是高低不同的尖叫声。忽然有几支脚踩到了我俩脑袋的周围,
我下意识地觉得那些踩过来的大脚可能会伤到她,急忙把她往怀里一带,用上身
护住了她的头部,她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就任由我这么护着她。我低头望向怀
里,她的脸贴着我的胸口两眼紧闭着,脸上的汗水黑泥混合着各色化妆品已是看
不出底色了,只是从她颤抖的身体感觉得出,她害怕了!

  刚才打我一铁链时是何等勇敢?刚刚两人在地上翻滚时是何等骁勇?到这会
儿知道害怕了?

  我把她紧紧地搂住,用我的全身护着她。也不知有多少支脚踩在我的身上,
可我并不觉得疼,我只是不希望她受伤。她的身子一直都在颤抖,我只有更紧地
抱着她。

  四周响起了警笛声,开始有人喊:「快跑,快跑,警察来了!」

  开始有人惊叫着跑过我们的身边,向来的方向跑去,但还是有人在继续扭打
着。我没有跑,更不去管其他的人,只是抱着怀里的紫毛,安安静静地等着。

  警察试图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但她抱得死死的拉了几次都没分开。于是我低
头对她说:「警察来了,你松手。」隔了片刻她才放开我。我起身后握着她的手
把她拉了起来,她很自然地把手递给我,就象多年的老友或是青梅竹马的玩伴。
等我们都起来了,那个警察诧异地看看我们俩,用手一指旁边:「上车!」眼睛
还满是疑惑的神情。

  在警车上她低着头一言不发。

  傍晚的时候两个学校的校长和主任们分别到警局把自己的学生带了回去。我
没见到紫毛。听说有四十几个被送到了医院,有两个伤势很重正在急救。

  那天晚上老妈又请我爆吃了一顿竹笋炒肉。「小兔崽子,学会打架了,反了
天了你。」小竹板儿被她运用如风,这时的老妈已经忘记了在我的身子下面是如
何温存求欢的,再次暴露了她慈母的本性。

  不过我非常地快乐,我打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场处女仗,并且我还发现在打斗
中我可以浑然忘我。我并不是个胆小鬼,我甚至开始回忆白天在河滩上我是怎么
全身心投入的。我想起有关理想和天下的哲理,我觉得我终于有勇气和自信去实
现老爸的期盼了,这让我高兴得一夜没睡。

  一夜之间我似乎真的长大了。

  两天后回到学校,听到很多消息,首先是泰安和果林的两个校长在市长那儿
打了起来,至于程度吗?听闻已到互揪头发的境界。这一传言让同学们的下巴差
点掉下来,想想两个五张多的特级熟妇在富丽堂皇的市长办公室里大演SM最新
戏码,已让几个深好此道的兄弟不觉嘴角流涎。我对老太太的SM没有兴趣,却
注意到旁边的座位空着。

  「鲁妮还在医院呢,昨天她很勇敢,把打高三大姐的那个绿毛开了瓢。」

  这么厉害?真是小看这丫头了,放学后得跟老妈请个假,到医院看看她。

  其次听闻重伤的两个都没有了性命之忧都救了回来,一个是我们学校的,一
个是果林找来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

  接下来就是全校集会校长训话,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在了主席台校
长的身上。但很可惜,她风骚依旧头发也未见短少,同学们不免大失所望,尤其
是那几个流涎的明显没了兴致。

  可是校长发言又把大伙震了回来。

  「周日小河滩聚众械斗,我校学生全部都参与了,我想说的是,打得好!以
后再遇到这样的事儿,想都不用想,就是打!不敢正面对抗,你们能守住你们的
男人吗?不敢正面对抗,你们这一辈子就是个碌碌无为的命。我们泰安的学生,
将来都是要为国为民争光夺利的,上不得台面的软蛋怂包不是泰安的学生,更不
配叫我一声校长。」

  台下轰的一声就炸了营,大伙开始兴奋地交头结耳,接着,就是如潮般的掌
声。

  「早知道周日那天把校长叫上好了。」

  「就咱校长这身板儿,让她们两只手,凭无敌丝袜脚就收拾她们了,都轮不
到咱们上。」

  「看来市长办公室的事儿是真的,应该是咱校长赢了,也不知果林那老太太
现在啥样了?」

  「啥样?揪发,穿环,滴蜡,皮鞭,灌肠之后,还能啥样?」

  「哎,他NND,便宜市长那老小子了。」

  上位者,想树立个人威信看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啊,只要顺应了群众的呼声
就想什么有什么——但前提是对群众的呼声要有分辨对错的能力。

  没几天就在校园里见到了那个圆脸的女孩儿,她看到我后不好意思要躲开,
但我还是过去问了问她有没有受伤,她红着脸摇头。我又问她在哪个年级,她说
她念高一。又聊了几句见她真的没事我就去图书馆了,坐下正看一本连环画呢,
她来到我跟前说:「这有什么好看的,我们家比这有趣的画报多了,都是一般图
书馆没有的。」

  听她的描述,那些画报好象都是百十年前的古董,这让我来了兴致,于是决
定去看看。

  几天后的周末我去了她家,为的是看那些画报,可她却把我给上了。手法纯
熟的前期作业让我惊诧于她的老练,可是当我真的进入时,她就露了原型原来还
是个雏儿。她的小洞又短又紧,稍稍插深一点她就疼,疼得喊个不停,出了很多
血把我吓了一跳,只能草草收兵。她看我老二坚挺地在穿裤子就忍着痛爬起来用
嘴为我解决,那天我在她的小嘴里泄了个一塌糊涂。

  我从她家屋里出来走到院门时,她光着身子爬在窗台上,大声地问我:「你
知道我的名子吗?」

  我靠!我还没问过她叫什么呢,这习惯不好,上过床了都不知道人家叫啥,
太鸡巴没素质了。

  「以后你叫我雨儿吧。」

  于是我又多了一个叫雨儿的女人。

  但是小河滩上的那个紫毛我再也没有见过。


                第七章

  无论我怎么软磨硬泡,这些日子百合就是不松口,难道陆战队真的就是我的
一个美梦而已吗?

  当二姐把百合的医院体检报告取回来之后,我的心一阵狂跳,那丫头真的怀
孕了,我又要当老爸了,这让我激动得在客厅里转了几个来回。

  老妈比我还要兴奋,催促二姐赶快给百合请产假,从明天开始坚决不能让她
再上班了。二姐笑着说:「妈,哪有你这么着急的,小妹的工作也得交接一下,
产假的事儿就由她自己安排吧。」

  老妈说:「这事儿可不能由着她,这事儿我做主了,去去,快去打电话。」

  二姐拗不过老妈,转过身来看我:「三儿,小妹的事儿还是你做主吧,我可
惹不起咱妈。」

  说完整个身子就腻腻崴崴地贴了上来,接着我的小宝贝就被她抄在了手里,
头枕着我的胸口:「老三,姐也想要个宝宝,你给不给?」

  「都有,都有,人人都有份。」

  宝贝处传来了一阵剧痛,就听到二姐狠叨叨地说道:「我那一份要排在最前
面!」

  说完看着呲牙咧嘴的我,哼了一声,就得意地扬长而去了。

  打发走了老妈,我就开始琢磨百合产假的事。但很快地,我就开始担心自己
的陆战队之梦了。

  男人还真是自私啊!

  但是这强烈的愿望让我越来越控制不住,终于我决定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目
前的困境。

  从小到大与百合有太多次的交锋,以前吵架和辩论总不是她的对手,她总是
能站在我不可企及的道德制高点上,给我以迎头痛击。但是这一次我胜了,虽然
有些卑鄙,哈哈,不过很痛快!

  其实最后的一击很简单,我告诉她,娶她,让她做正妻,条件是我要加入陆
战队。

  百合竟然同意了,她几乎是没有思考就同意了。哈哈!看来能当我老婆并且
还是大老婆,她是多么的在意呀!这让我的心里极度地得意。小样儿!到底还是
离不了我吧,最终的目的还不是想留在我的身边?只要亮出结婚的招牌真是无往
而不利呀!

  百合伸出小手:「今天你所说的,我就当是你的誓言了,跟我拉个勾,永远
不许你反悔。」

  等等,我心下忽然有些不确定了,好象漏掉了什么东西让她占了便宜似的。
看看她,小脸晕红着一脸的期盼,貌似不象使诈啊,那是什么事,让我这么不安
呢?

  啊!对了,艾米的事我还没说呢,这么重要的事儿差点漏掉了,现在不说要
是婚后她多半就不会同意了,真是该死,到那时结婚牌过了气,我拿什么跟她谈
啊。幸好幸好,时间正好。

  于是我调整了一下情绪,神色郑重地抓住她的双肩看着她的眼睛:「小妹,
我还有个要求,我在外面有个女人,她给我生了一个女儿,我不能把她们母女撇
下不管。」

  「你说的是艾米和妞妞吧?」

  「噫,你怎么知道的?」

  「妈告诉我的,说她们母女很不容易,让我一定要同意这件事。」

  「那么你?……」

  「我没问题,你可以跟艾米商量一下,我们俩可以同一天进门的,只是你以
后可要检点些,女人太多了对你身体不好,我还希望你一百岁的时候还能有力气
跟我吵架呢。」

  「我的好妹妹,你简直就是哥的太阳,以后家里啥事儿都依你,你说马就是
马,说鹿就是鹿,谁敢反对,我打她屁屁。」

  我把表妹搂在怀里,无比真诚地表白着我的感激。真是一个好女人,她能等
到我现在看来也是我的福分啊。下面的小弟似乎也沾了喜气,探头探脑地爬起身
来了。百合可能感觉到了那个坚硬的小家伙了,眼光迷离地软在我怀里。

  这里是客厅不是很方便,我一把抱起了百合三步两步地就上了二楼,小妹以
前跟我爱爱时就说过,她不喜欢我的床说我的床太硬,所以我们俩爱爱时一般都
在她的屋里。我把小妹放在她的床上,回身打开了门上的红灯再把门关上。

  家里每个卧室的门上都有这样的一个红灯,红灯亮着就说明我正在里面忙着
呢。其实这么多年了,家里的女人集体出动跟我大被同眠的时候也常有,彼此间
并不怕裸身相见,只是有时爱爱的时候是很讲究气氛的,突然之间门被推开多少
都会影响心情的,所以在二姐的强烈要求下,每个房门都装上了灯,也算是个小
发明吧。

  等我转过身去,表妹正在脱海军制服,我看着她脱掉蓝呢小上装,又开始脱
那件小短裙,我很喜欢在远处看她脱裙的动作,坐在床上两腿半偏着,低着头两
手去腰的右侧拉那个短裙的拉链,此刻女性那一连串的肢体语言无不在向我诉说
着她对爱的渴望。

  有时拉链半天打不开,她就红着小脸抬头望着我,那眼神分明就是求我过去
帮忙。这时的我一般都会迈着雄鸡般的步伐,以英雄的姿态出现在这个小女人面
前,手脚麻利地打开拉链,嗖的一声扯下短裙,以显示我浑身的阳刚,自信和魅
力。

  这回她好象仍然不能自行解决,又是我挺身而出的时候了,那还客气什么?

  被扯去短裙的表妹仰躺在床上,眼睛半开着,身子不停地扭动,我上前一把
就把她的小内裤扒了下来,接着她很配合地转身背对着我。我三根手指一探,她
胸罩的扣子就弹开了,她转身时一对酥乳已经被我握住一只,整个手掌贴上去食
中二指的指跟夹住乳头轻轻地揉搓起来。

  伏身叼住她的耳垂把一股热气喷进耳朵里,耳朵是表妹的敏感点,只要被我
咬在嘴里登时她就酸软了。换过一只乳房我又捏住了另一个乳头,用手指肚轻轻
地揉着,同时放开耳垂伸出舌头去舔她的耳孔,用舌尖拼命往她耳孔里钻。

  表妹的小脑袋瓜乱晃着极力地躲避着我的舌头,但是我的舌头如影随形就是
不放过她,她呻吟着侧过身躲我,我就势亲在她的粉颈上,表妹很爱干净又爱用
香水,我闻到了浓郁的体香加花香的味道。

  我张口把她气管的部位整个含在嘴里,上下牙一挫轻轻加力咬了起来,她啊
啊地叫开了,我的嘴唇和牙齿都能感觉到她声带发出的震动。一只手搓揉着她的
乳房,另一只手向下抓住了她的半个臀瓣,手指用力抓得满满的,又大力地抓咬
了两三次,我放开她站起身来。

  取过棉被给她盖上,一边给她掖被角一边说:「啊,我都忘了,你现在怀孕
了,我不能再碰你了,好好睡一觉吧,晚饭的时候我叫你。」说完我站身来向门
口走去。

  毫无悬念的一个枕头就飞到了我的后脑勺上。「你滚,永远都别碰我!」

  我得意地大笑着回身扑到床上,表妹从被子里伸出雪白的大腿来踹我,我一
把捞住就势压在身子底下,伸手把她抱个满怀,用嘴去香她的小脸蛋。表妹的两
脚在被子里一阵地乱踢,两只小手或掌或拳在我的肩头和后背又掐又打,还转动
着脖子不让我亲她的脸,可是小脸儿还是被我逮到了,被我结结实实地很香了几
口,她一转头咬住了我肩头的一块肉死也不撒嘴。

  我伏在她身上不再动了,就这样抱着她,让她咬着,任她咬着,不时地用嘴
唇亲吻着她的发际,两只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房间里一时好安静,
午后的阳光懒懒地透过窗棂洒在地板上,空气中的灰尘在或明或暗的光线中飞舞
着,娇羞地窥探着这对纵情的男女。

  「妹,给哥生个男孩儿吧。」

  小妹牙齿上的力道渐渐消失了,终于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小脸儿紧紧贴着
我的脸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这样静静地抱着我。两个人安静地相拥着,用身
和心去感受着午后的宁静,体会着彼此血液中流淌的爱与亲情……

  我搂着妹妹轻轻地晃动着身体,时断时续地哼唱着一段儿时的歌谣:

  「田野里的花儿开了,
   小河里的鱼儿游着,
   风中的柳枝睡着了,
   天上的云朵飘走了……」

  一遍又一遍地轻唱着,儿时的那个小妹妹也在记忆里随着歌声向我跑来。

  「哥,下辈子还能让我再遇见你吗?」我虽看不见她的泪水,可我听得出,
她哭了。

  那天当我脱光衣服分开表妹的两腿时,她那里已经是泥泞一片了。我跪在她
的两腿间,伏身舔着她的小宝贝,带点儿咸味还有点熟苹果的香味儿。我每舔一
下,表妹的身子都扭动着渴望着,当我把她的整个雪臀捧在手中开始舔她的小屁
眼时,她仰头大声地呻吟着。

  表妹的小屁眼很干净,粉红色的,无论什么时候我去亲近它,都不用担心会
有异味,细嫩的绉褶有如小花随着我舌尖的侵犯时开时放。在屁眼外面舔了几口
后,我开始用舌尖向屁眼里面钻营,舌尖不顾一切地钻进她的肛门里,尽量地深
入,尽量地深入。

  这个刺激令妹妹的呻吟声大了数倍,小脚掌踩在我的肩头上,极力地想把我
推开。

  舔弄了一会儿之后,我趴到了表妹的身上,轻轻地在她的耳边说:「妹,帮
帮我。」

  表妹的手向下摸到了我的小弟弟,牵引着它寻到阴道口,将我的龟头塞了进
去。我感觉到龟头只进去了一半,于是腰向下一挺,我的小弟弟就顺利地插入了
表妹的体内,表妹仰头无声地啊了一声,就紧紧地抱住了我。

  阳光照在我背上,暖洋洋的,汗珠贴着我的肌肤滑落到身下小美人的身上。
我以最小的幅度轻轻地蠕动着,她有了身子,我怕伤了她,她是我的爱人,我痛
惜她……

  天与地是什么?幸福与快乐是什么?男人与女人是什么?我与你又是什么?

  谁能告诉我……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