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邪不压正】(一)

**小说 2021-01-12 10:32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邪不压正】(一)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邪不压正】(一)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邪不压正】


作者:百炼成钢
2019/08/15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9,789

***********************************

  「邪不压正」算是我一个新的尝试,忽然有了灵感,就开始写了一些,题材
属于都市、热血、悬疑、虐心、动作、母子纯爱。

  这部书也许会有彼岸花的影子,但绝对是两个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情节走向,
彼岸花写了三个版本,老实说我不太满意,感觉母子间没有写出我要的那种感觉,
当然,这可能是我写作水平的问题。

  总之彼岸花新版还会更,但更新时间不确定。

  「邪不压正」我感觉如果能写好的话,会比彼岸花好看。

  目前「邪不压正」不过先尝试着写点,更新时间也不确定。

***********************************


  我随着人流走上飞机,在飞机上找到我的座位,我先把一个拉杆箱和一个双
肩背包放在座位上方的储物格里,然后坐在座位上,把手机调到飞行模式,系好
安全带。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飞机关闭舱门,开始在跑道上冲刺,随着冲刺的速度越
来越快,飞机终于冲天而起,随着飞机越飞越高,从窗口向下看,地面上的一切
变得好像一堆压缩的玩具模型,随着飞机飞到云层之上,除了白云之外,再也看
不到别的东西。

  飞机在空中平稳飞行时,一个个气质优雅,婀娜多姿的空姐,开始在机舱通
道里来回走动,为旅客们提供着各种各样的服务。他们靓丽的身姿吸引了不少旅
客的目光,但我此刻却没有心情去欣赏她们的美丽,我此次回滨江是要看望生病
住院的外婆,目前我还不知道外婆的病情具体有多严重。

  昨天我在上班时,忽然接到我妈打开的电话,她告诉我,外婆目前生病在医
院检查,她说外婆现在很惦记远在霖海的我,希望我可以尽快回来看望一下外婆。

  因为六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这六年来我们母子间已没有任何的联系,她这次
主动给我打电话,让我尽快回滨江去看看外婆,尽管她没有在电话里说外婆到底
因为什么病住院,但我还是感觉感到外婆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已是非常的不乐
观了。

  六年前,我离开自己的家乡滨江市,来到远隔千里的霖海市,整整六年时间,
我没有再回过滨江,想到这些年我也只是跟外婆打过几个电话,每次通电话也是
寥寥数语,却始终没有回去看望一下年迈的外婆,我的心中不由的一阵愧疚,我
跟公司请了假,并买了今天最早的机票,返回滨江去看望外婆。

  飞机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在下午一点平稳降落在滨江机场,我随着人
流走出机场出口,出口接机的人很多,我的眼睛环视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一时间
也看不到我要找的人具体身在何处。

  「纪风,这呢。」

  就在我掏出手机要给来接我的朋友打个电话时,就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
寻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一个人在人群里向我招手。

  那是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留着平头,眼神很犀利,一股很强大的气场从
他全身散发出来。

  他是林动,是我从初中到高中六年的同学,也是我在滨江最好的兄弟,六年
前我们高中毕业后,我就去了霖海读大学,而他在滨江当地开了一家娱乐会所,
自己当起了老板。

  我们六年没见,我看到他,内心很是激动,正待上去打招呼,他却忽然上去
一步,狠狠给了我一拳「纪风,你这小子,六年前忽然就离开了滨江,这一走这
么多年,也他妈的不回来看看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我,我这六年不也没少给你打电话啊。」

  我看着林动讪讪的说。

  「打电话有个毛用,你就不能回滨江看看我,霖海到滨江,坐飞机两个小时,
坐高铁四个小时,这么近的距离,你居然六年都没有回来过一趟。」

  林动有些责备的看着我。

  我苦笑着,无言以对。

  其实这六年我不是不想回去,只是在滨江有个人我至今都无法对面,而六年
前发生的那件事,让我至今也不能释怀,这才是我六年没有回滨江的真正原因。

  六年前,我离开自己的家乡,这六年时间,我一直没有回来过,现在我才明
白我忽略了身边太多的人,例如从小对我呵护备至的外婆,还有面前的这个好兄
弟林动。

  「纪风,几年不见,你这身板可是壮实了不少,可不是当年那个单薄干瘦的
文弱少年了。」

  林动上下打量着我说道。

  「你也变了,当年那个洒脱不羁,优雅淡定的文艺青年林动,现在身上怎么
多了一股江湖气。」

  我也看着林动说道。

  「兄弟,我现在开娱乐会所,天天晚上面对的客人都是龙蛇混杂,三教九流
的江湖朋友,跟他们接触时间久了,身上哪能一点都不沾江湖气啊。」

  对我说他身上带着江湖气,林动淡淡一笑说道。

  「我在霖海这些年,报名参加了一个武术学习班,主要学习的科目就是徒手
搏击术,已经练了六年。」

  「徒手搏击,纪风,想不到你对武术这方面还有兴趣。」

  听说我现在在练习徒手搏击,林动显然有点意外「那你练了这么多年,也算
是搏击高手了吧?要不你来我娱乐会所给我当保安经理吧,我会所正缺你这样会
功夫的人才。」

  「怎么,你的会所总有人来捣乱吗?」

  我笑着问道。

  「那倒没有,我林动既然敢干这行,就也不是好欺负的,不过万一有个不开
眼的来闹事,有你这个功夫高手在,不就三两下就搞定了。」

  「呵呵,我学习功夫可真不是为了打架,主要还是以强身健体为主。对了,
你会所的生意怎么样,哪天有时间我可得去你那参观一下。」

  我说道。

  「生意还不错,不用等哪天,就今天晚上吧,你难得回滨江,晚上我把咱们
那几个哥们都叫过来,大家一起给你接风,咱们在我的会所里好好喝点。」

  林动说着,就上前帮我拉起我的拉杆箱,我们一起走出机场大门,去停车场
取他的他的车。

  走出机场大门的一刻,我有点感慨,阔别家乡六年,我的脚又一次踩在了滨
江的地面上。

  林动开的是一辆军绿色的丰田兰德酷路泽。

  「哥们,车倒是不错,不过跟你这夜总会大老板的身份不搭啊,你怎么也应
该开个林肯领航员或者路虎揽胜之类的车吧。」

  我看着兰德酷路泽高大的车身,笑着对林动说。

  「这车就不错了,越野能力强,质量也好,开出去也能装装面子,你说的那
些车,还是等我的娱乐城再赚些钱再换吧。」

  林动笑笑说道。

  林动是个标准的富二代,他老爸在滨江开了个物流公司,由于当时物流类企
业在国内还没有完全兴起,他爸算是干的最早的一批,凭着是新兴企业,竞争对
手少,利润空间大,他爸的物流公司赚了个盆满钵满。不过这小子对自己家的物
流公司不感兴趣,所以高中毕业后就拿着家里给的创业资金开了一家娱乐会所。

  林动打开后备箱,帮我把拉杆箱和双肩背包都放进去,然后坐进驾驶位,等
我上了车,他启动汽车,大排量的兰德酷路泽带着巨大的轰鸣声开出了机场。

  在车上我告诉了林动我通过手机App订下的酒店地址。

  我让他把我送到酒店就行,因为我订的酒店就在外婆住的医院的附近,我把
行李放在酒店后,还得去医院看望外婆。

  林动也正好有事回他的会所,他把我放在酒店门口,说了句晚上电话联系,
就开车走了。

  我在酒店前台登记入住后,就把行李放在房间里,然后就直接去了医院,我
妈之前给我发信息说外婆住在呼吸科505单间里,我乘着电梯上了五楼,找到
505病房,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推开门进去。

  我推门而入,发现外婆没在屋里,病床也是空的,但有一个女人背对着我站
在窗口,她穿着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一头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她一双白皙
纤细的手臂,此刻正交叉环抱在胸前,在紧身连衣裙的映衬下,她的屁股浑圆而
高翘,大腿白皙而修长,她脚上穿的那双高跟凉鞋露出她那精致白皙的脚踝。

  她就这么背着着我,望着窗外,不知是在观望着外面的风景,还是在想着什
么心事,我看着她那几近完美的性感背影,一时看得呆住了。

  这时她也听到背后的响动,转过身来,那是张极美的脸,五官很精致,一双
眼睛妩媚而明亮,嘴唇鲜红而性感,唯一不足就是她面上的表情有些清冷淡漠,
让她看起来完全没有亲和力。

  她看看起来大概三十出头,但我却知道她今年实际已经四十岁了,因为她就
是我妈妈纪悠凝。

  看见纪悠凝的一瞬间,六年前那个晚上发生的那一幕幕,彷如电影重播般闪
现在我面前,一瞬间,我想要转身逃离这里,但我不能,六年的时间已让我明白,
有些事既然发生了,就只能咬紧牙关面对,逃避无法解决任何问题,我逃了整整
六年,最终还不是要回来面对一切。

  纪悠凝看着我,表情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她的眼神很冷,彷如万年不化的寒
冰。

  「妈。」

  我避开她的目光,低低叫了一声。

  「纪风,你回来了。」

  她语气很平淡,几乎不夹杂任何感情在里面。

  看到已经六年没见的儿子站在她的面前,她似乎没有任何的惊喜,只有无尽
的冷淡。

  「外婆呢?」

  我说道。

  「她在医院呆的腻了,护工陪她出去溜达一会。」

  许若蓓淡淡的说。

  「外婆她,到底得了什么病?」

  「她最近一直咳嗽,并且经常会咳出血来,我一周前就带她住院治疗,医生
初步判断是肺炎,但点滴一周也一直不见好转,明天会给她做个全面的检查,到
时候就知道是什么病了。」

  提起自己的母亲,纪悠凝冷淡的表情中终于露出一丝担忧。

  我看着她,发现她也在看着我,四目相对之下,我们同时都避开了对方的目
光,六年前发生的事,对我们的影响依然没有消除。我们这对已经六年没见的母
子,目前似乎除了谈论几句外婆的病之外,跟对方已无话可说了。

  就在病房里的气氛越发的陷入一种诡异的尴尬时,外婆和一个中年女人一起
走了进来。

  她们走进病房,似乎一下子就打破了那种尴尬的氛围。

  「小风,你回来了,你一走这么多年,可真是想死外婆了。」

  外婆看到我,立刻快步走到我面前,把我紧紧抱住。

  「悠凝,他就是你家老太太天天跟我念叨的外孙子吧,他可终于回来看老太
太了。」

  护工看着我笑着问纪悠凝。

  「恩,唐姐,我们想说会话。」

  纪悠凝对唐姐说道。

  「哦,明白,我再下去转一圈。」

  唐姐很识相的走出去,并把病房的门给我们带上。

  「妈,你别激动,有话先坐下说。」

  纪悠凝对外婆说。

  「对,外婆,您在外面溜达了半天儿了吧,先坐下歇歇吧。」

  我也对外婆说道。

  我扶着外婆坐在病床上,她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她旁边。

  「小风,你这一走就是六年,快让外婆好好看看我外孙子,看你变了没有。」

  外婆笑着看着我,目光充满慈祥。

  「外婆,对不起,我,我应该早点回来看看你。」

  我看着外婆,看着她苍老的面容,看着她满头的白发,我的心里有点难受,
也有些怪自己为什么一走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早点回来看看她。

  「你这孩子,说什么对不起啊,你这不是回来了吗。」

  外婆看着我说道:「我的小风长大了,你走时还是那么瘦弱,现在这身板可
是壮实多了。」

  这一下午我一直陪着外婆在病房里聊着天,说着这些年在霖海的经历,上大
学的经历,后来上班的经历。

  外婆听说我业余时间还报名参加了武术班,笑着用手捏着我结实胳膊说道」

  呵呵,我说小风现在身体怎么这么结实,原来是练功夫练得啊。」

  纪悠凝坐在我们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她的目光时不时的会看向我,但一旦我
们的目光对视,她很快就把目光移开,她一直没怎么说话,只是一直静静听着我
和外婆的对话。

  慢慢的,外婆有点疲惫了,她又开始剧烈的咳嗽,纪悠凝赶快过来,递给她
一张纸巾,外婆咳嗽完了之后吐了一小口血。

  「妈,你别说话了,喝口水躺会吧。」

  纪悠凝心疼的说。

  我看着那染了血的纸巾,一颗心几乎沉到了海底,我不敢想外婆的病已经严
重到什么程度。

  纪悠凝给外婆喝了一杯水,并让她躺好后,她向我指了指门口。

  我明白,立刻走了出去。

  很快纪悠凝也推门出来。

  「纪风,你先走吧,你外婆现在身体很虚弱,让她好好休息吧,你要在这她
就不能休息,非得拉着你说话不可。」

  纪悠凝说道。

  「她怎么就吐血了?她到底得了什么病?」

  我看着纪悠凝,情绪有点焦躁。

  「你冷静点,具体怎么回事明天做完检查就知道了。」

  纪悠凝说道,她的声音里也透着疲惫和担心。

  「那让她睡一会,我晚上再过来看她吧。」

  我想了想说道。

  「你晚上不用来了,晚上我在这,你明天早上过来吧,咱们一起陪她做检查。」

  纪悠凝说道。

  「你一个人晚上行吗?」

  我看着她。

  「没问题,晚上我在病房加一张床,可以睡觉。」

  纪悠凝说。

  「那晚上你们吃什么?」

  「这些你都无需担心,医院食堂有饭,你先走吧,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纪悠凝看着我,一脸的淡漠。

  「好吧,明天早上我再过来。」

  我心里明白纪悠凝不太想看见我,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向走廊尽头的电梯
间走去。

  「纪风。」

  就在我刚要进电梯时,纪悠凝忽然叫住我。

  我回过头,发现纪悠凝正看着我。

  此时我从她的表情中,似乎是读到了有那么一点,算是关心吧。

  「你回来住在哪啊?」

  纪悠凝把目光看向别处,轻声问道。

  「我就住在医院附近的快捷酒店,这样来医院比较方便。」

  「要不你去你外婆家住吧,既然回来了,就别住酒店了。」

  纪悠凝淡淡说道。

  「今天先住酒店吧,等外婆明天检查完再说吧。」

  我说道。

  说完,见纪悠凝似乎再没什么话跟我说了,就转身进了电梯。

  这是我们母子俩相隔六年来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我们自从六年前那个晚上之
后的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从她对我的态度,我明白,虽然事情已过了六年,但
她仍然没有释怀,这次如果不是外婆身体状况忽然恶化,她也绝不会给我打电话
让我回来的,我知道她不想见我,其实我又何尝想出现在她面前,但有时候命运
若一定要让我们见面,我们又怎么能抗拒的了呢。

  我回到酒店房间,感到身心都极度疲惫,正想躺下睡一会,谁知这时就接到
林动发来的信息,「你还在医院吗?你外婆怎么样了?」

  「我回酒店了,她明天做身体检查后才知道具体情况。」

  我回复一条信息。

  「我的会所叫欢动娱乐城,我约了宁远和康浩,我们在二楼VIP包房等你,
一会我给你发定位,你按照定位导航过来就行。」

  接着他又给我发了他会所的位置图。

  我勉强打起精神,走出酒店,打了辆出租车,按照林动发的手机定位,到了
他开的娱乐城。

  林动开的欢动娱乐城在滨江东兴路附近的一条小街上,地理位置很好,规模
也不小,两层楼,一楼大厅里有三十张桌子,中间是个不算小的舞池,可以容纳
二三十人在舞池里跳舞,而二楼就都是VIP包房,大概有十来间包房,娱乐城
内部的装潢很有特色,是一种暗黑的哥特风格,内墙壁上挂满了哥特故事里的鬼
怪面具,很吸引人眼球。

  我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来到二楼的VIP包房,包房华丽而宽大,包房的玻璃
桌上此时已摆了不少啤酒和吃食。

  包房里除了林动,还有宁远和康浩,他们几个是我高中时期最好的哥们,当
时在高中我们四人自称F4小队。

  大家见我来了,立刻都围过来很热情的和我打着招呼,六年前我离开霖海时,
我们刚刚高中毕业,而现在六年过去后,我们都已是二十四岁的青年人了,六年
的时光,大家都似乎有了些变化。

  康浩现在一所职高当老师,他原来在高中时就是有点胖,八年不见,现在已
经是个大胖子了,鼻梁上还多了一副金丝眼镜。

  宁远高中毕业后上了滨江传媒大学,他大学学的也是新闻系专业,现在他在
滨江报社做编辑,他以前就是我们高校出名的帅哥,当然现在也还是帅哥,但已
从当年的花样美少年,变成了现在的轻熟男大叔了。

  我们高中毕业后,我就一个人去了霖海,整整六年没有回来,现在见了面,
所有人最大的疑问就是当年我为什么选择去霖海读大学,后来又为什么要留在霖
海当地工作,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回滨江。

  「嗨,这还用问吗?霖海是什么地方,国内最大的沿海城市,经济发达,面
朝大海,最主要是美女多啊,国家不是有项统计调查吗,说霖海是我国美女最多
的城市。」

  康浩看着我问道:「纪风,都说霖海满街都是身穿比基尼的性感美女,你当
时选择去霖海,是不是为了那美女如云的海滨之都去的。」

  「哪有那么夸张!」

  我笑笑「不过霖海靠着海边,空气清新,环境干净,的确很适合居住和生活。」

  「小风,你比以前壮实了不少,这些年在霖海练健身了吗?」

  宁远看着我问道。

  「呵呵,他可不是练健身,他在霖海参加个武术学习班,天天练功夫,所以
把身体练得那么结实。」

  林动抢着说道。

  「我说纪风,你可得有点正事,天天练那玩意有什么用,霖海遍地都是美女,
你要练功,也得多练练下面那东西的功夫,把那里练好了女人才会喜欢。」

  康浩一脸坏笑的说道。

  「纪风,要说泡妞你还真得和康浩好好学学,康浩现在可是泡妞圣手,就说
他这些年带姑娘来我这玩,每次带的人都不是同一个。」

  林动笑着说道。

  「是啊,康浩在职高当老师,那学校里漂亮女学生多的是,康浩这些年估计
没少勾搭吧。」

  我调侃道。

  「考,这话你们可别乱说,我为人师表的,可从来没勾搭过女学生,我对师
生恋可没兴趣。」

  康浩义正言辞的说。

  「康浩,你这几年可是胖了不少啊,你真该好好锻炼一下,减减肥了。」

  我看着康浩说道。

  「唉,我也想,但我这工作,白天在学校忙一整天,下班后累的要死,没时
间啊。」

  康浩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凸起的肚子,有点无奈的说道。

  「纪风,听说你外婆病了,现在怎么样了?」

  宁远忽然问道。

  「明天才会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过不太乐观,我感觉她病的很重。」

  我有些低落的说。

  「咱们大家找个时间,一起去看看纪风的外婆吧。」

  宁远说道。

  「不用,大家平时工作都忙!再说我外婆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病呢,没准检
查完还没什么事呢!」

  我勉强笑笑说道。

  「兄弟,你也别太担心了,你外婆人那么好,吉人自有天佑,不会有事的。」

  林动安慰道。

  「好,借你吉言,咱们喝酒吧。」

  「那好,咱们兄弟四个,从纪风这小子走了之后,再没有聚齐过,今天终于
全部聚在一起了,大家一起干一杯。」

  林动端起酒杯说道。

  「干杯!」

  我们把酒一饮而尽。

  我们大家喝着酒,聊着当年学生时代的美好记忆,聊着现在步入社会后工作
中遇见的压力和烦恼,不由感叹,还是十七八岁的青春岁月活得更快乐。

  说实话,我此刻真的没有多少心情跟他们喝酒聊天,我的心事远比他们要多
的多。

  外婆明天检查后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还有我跟我母亲纪悠凝的关系,那件
事虽然已过了六年,但我们彼此的心结还是没有打开,以后也不知道该怎么相处,
六年前那晚发生的事,既然发生了,我也无法评论到底是谁对谁错,但那晚发生
的事,至今回想,仍然有很多令我想不明白的疑点在里面,我不知道那晚的事到
底是老天跟我开了一个恶意的玩笑,还是有人为的因素参与在其中。

  我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应该是没喝多少,但我竟然就睡着了,等我再醒来时,
才发现包房里面只有林动一个人。

  其实我酒量本也不会这么差劲,可能一是白天坐飞机来到滨江,难免旅途劳
顿,二是因为外婆的病,影响了心情,所以喝了不多的酒就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你醒了。」

  「现在几点了?」

  我从包房沙发上坐起来问林动。

  「十点了,康浩宁远明天都得上班,我就先让他们回去了,我没想到你这么
累,早知道今天就不找你出来了,该让你在酒店好好休息的。」

  林动有些歉意的说。

  「没事,一回滨江就见到这么多好哥们,我还得谢谢你呢!」

  「行了,正好你也醒了,我正好也想跟你好好聊聊。」

  林动忽然说道。

  「你要聊什么?」

  我看着林动问道。

  「纪风,其实我一直想问问你,在八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忽然就
决定离开了滨江,而且你这一走就是八年,为什么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林动忽然看着我问道。

  「其实也没发生什么,选择去霖海因为霖海比滨江的经济更发达,生活环境
也更好,更适合生活和发展,刚才康浩不也说了,霖海市面朝大海,美女如云,
这么好的城市,我选择在这生活有错吗?」

  我尽量让语气显得轻描淡写,但心里却在刺痛。

  「你说的可能没错,但有一点它不如滨江,那里没有兄弟,没有亲人,不是
吗?」

  林动简单的一句话,却正切中要害。

  「纪风,我们六年同学,我了解你,你是个感性的人,相比事业,你更重感
情,家人和朋友对你更重要,所以你说当年去霖海是因为它经济发达,更利于发
展和生活,我真不相信,何况就算你选择在霖海工作和生活,你也不至于六年时
间一次家都不回吧?」

  面对林动的疑问,我无言以对,只能以沉默来回答。

  「纪风,我感觉当年你在滨江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而你这么多年不回来,也
似乎是为了躲避什么人,或者是回到滨江会让你想起一些不愿回想的事,所以这
六年来,你始终不愿回来,而是宁可待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独自生活,我想如果
这次如果不是因为你外婆病重,你还是不会回来,对吧?」

  林动用一双发亮的眼睛看着我,好像可以看透我的内心我的脑海一下子又闪
现出六年前那个晚上,那晚发生的事,至今都让我痛苦,彷徨,悔恨,却又偏偏
难以忘记。

  「纪风,我觉得有些事与其埋藏在心里,一个人默默承受,不如说出来,那
样可能会让自己更轻松一些。」

  「林动,对不起,我把你当兄弟,我也不想瞒你,六年前的确发生了一件事,
我之所以离开滨江,六年没有回来,也是因为那件事我一直放不下,但具体发生
了什么,我真的不能跟你说,起码现在不行。」

  我看着林动坦诚说道。

  「好的,纪风,你不想说我也不再问,你什么时候想说我再听你说。」

  林动看着我问道:「你这次回来,准备呆多长时间?」

  「我不知道,明天等外婆的检查结果出来后再说吧。」

  我淡淡说道。

  「行了,兄弟,我再敬你一杯,希望你外婆身体无恙吧。」

  林动又举起酒杯。

  我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我整个人感觉头晕目眩,而且口干舌燥,良久
我的大脑才从混沌中清醒过来,总算想起自己身在何处,我今天下午刚刚回到滨
江,去医院看望了外婆之后,晚上林动和几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在他的夜店里为
我接风,我现在正躺在酒店房间的床上。

  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已是凌晨四点了,我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
于是起身拿起酒店房间里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一口喝了个精光。然后我又
躺了回去,我的头还是有点晕,但思维却变得异常清晰,那些不愿回想的往事又
再次涌上心头。

  我妈妈叫纪悠凝,她在高一暑假时生下我,那时她只有十六岁,至于她为什
么会在如此小的年纪就生下我,而我的亲生父亲又是谁?我至今都没有答案。自
小我就问过母亲和外婆,我父亲是谁?他在哪?

  但得到的不是我妈淡淡的一句,「不该问的别问。」

  要不就是外婆的劝说:「小风啊,别问了,有些事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总之我父亲是谁,这个问题在家里似乎是个不可提及的禁忌,所有人都三缄
其口,讳莫如深。连我的姓氏都跟了母亲的姓氏,姓纪,叫纪风。

  我小时候一直住在外婆家里,外婆很疼爱我,从小对我关怀备至,我所有快
乐的童年记忆里都有外婆的身影,而我的母亲纪悠凝,我的记忆里很少有她的身
影出现。

  从我出生开始,一直住在外婆家,外婆给我很好,一直精心照顾着我,从我
记事起,我母亲纪悠凝就很少会陪伴在我身边,她十六岁生下我,那时还在上高
中,高中毕业后,她在滨江一所经济学院读大学,大学毕业后继续读研究生,研
究生毕业后,她进入了滨江发展银行工作。

  纪悠凝是个很安静的人,对什么都似乎比较看淡,有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清
冷,平日里除了上班,回家后就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待着,看看书,收拾一下家务,
她很少主动跟我聊天交流,更是很少会带我出去玩,可能就是因为我们母子间平
日的沟通交流太少,所以我们的母子关系一直很疏远。

  在我上初中时,看着身边同学们,他们都有妈妈的温柔呵护,爸爸的细心保
护,但我却什么都没有,想到纪悠凝平日里那张神情清冷的面容,想到她到现在
都不肯告诉我的父亲是谁。

  刚刚进入青春叛逆期的我,心里对纪悠凝的不满彻底爆发,那段时间,我跟
纪悠凝的母子关系,差到了极点,几乎没有任何的交谈。

  我外婆是个很不容易的女人,外公去世早,她一个人把纪悠凝拉扯大,后来
纪悠凝小小年纪就生下我,她又得帮着纪悠凝抚养我。在我和纪悠凝爆发激烈冲
突时,她还得承担起家庭调解员的工作,她一直在努力用温柔的关怀来化解我的
戾气,而她也一直在劝说纪悠凝,让她对我更关心一些,多和我增加交流和沟通。

  纪悠凝为人虽然清冷淡漠,但是凭着漂亮的容貌,在那些年里,还是有不少
男人在猛烈追求她,其中有个很有钱的男人,曾经有一次,开着奔驰车来到我们
住的小区,他把奔驰车的后备箱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红色的玫瑰花,在第二天
这事就在我们整个小区传遍了,尽管如此,纪悠凝跟那个人仍然没有走在一起。

  后来我才从外婆处知道,纪悠凝交男朋友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男方必须要无
条件接纳我,并对我承担起父亲的责任,试问有几个男人愿意接受一个跟自己毫
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当做儿子呢,于是追求纪悠凝的那些男人慢慢都消失了,有时
候,我感觉是自己拖累了纪悠凝的婚姻。

  我上高中后,慢慢变得懂事起来,我也开始理解纪悠凝一个单身妈妈在社会
上打拼的不容易,她虽然表面看起来清冷淡漠,但这就是她多年来养成的性格,
她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但实际上却是个善良、倔强、敏感、坚强的女人,她其
实很关心我,只是不愿意表露出来而已。

  在纪悠凝三十四岁时,她交了一个男朋友,那个男人叫丁白宇,丁白宇跟纪
悠凝同龄,相貌俊郎,气度不凡,在滨江经营着几家公司,生意做的很不错,丁
白宇很爱纪悠凝,并且愿意接纳我,并对纪悠凝承诺他会好好照顾我,当时我跟
外婆都很为纪悠凝高兴,因为她找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现在想想,如果没发生后来那件事,我可能根本不会离开滨江,我会在滨江
上大学,找工作,和外婆、妈妈一起过着简单而已安稳的日子。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也让我和纪悠凝的母子关系彻底的
破裂,现在想想,也许一切都是命吧。人呢,无论如何努力,都终究逃脱不了命
运的掌控。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