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暴力之王】 (第三十九章)

**小说 2021-01-12 10:32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暴力之王】 (第三十九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暴力之王】 (第三十九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闲庭信步
2019/06/29色中色
字数:8080

***********************************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


               第三十九章

  L国虽然只是一个非洲小国,但做为经济中心图喀市还是相当现代化的,而
现在所处的酒店商场这一带更是图喀最繁华的中心地带,特别是高档购物中心的
商场,本地的黑人反而相当稀少,更多的是像索菲这样的欧美人,但即便如此,
索菲和妮卡希在她们一众白种人中也是姿色出挑,很是引入注目。

  三个女人款款的走到了阳明跟前,这时索菲娇笑道:「妮卡希,你看怎么样?
我说了,你穿上这一身一定会让阳眼珠子都掉下来,我没说错吧?」

  妮卡希笑的很开心,她也看到了阳明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的时间最久,不
过这裙子实在是太短了,她怀疑只要稍稍弯下腰就能让人窥探到裙底的春光,于
是不免有些羞涩道:「阳,你是不是觉得裙子有点短?」

  「还好啊,我觉得不错!」阳明含笑道。

  「哦,那我呢?」索菲左右扭摆着身子道。

  阳明呵呵一笑道:「这是我见过你最富有女人味的一次。」

  妮卡希闻言不禁莞尔,索菲则是翻了个白眼道:「有吗?」

  「哎呀,那我呢?别光顾着看两位姐姐啊。」米卡不满道。

  米卡穿的是一件红色的吊带连衣裙,清凉中带着一丝小俏皮,阳明赞道:
「好看,很好看。」

  「嘻嘻,我也觉得很好看,这是妮卡希姐姐帮我选的。」米卡很是高兴道。

  阳明呵呵一笑道:「好了,都买好了那我们回去吧。」

  「哦,阳,你得跟我出去一趟。」说着,索菲转头对妮卡希道,「你和米卡
先回酒店,等我们回来。」

  妮卡希点点头,接过索菲手里的大、小纸袋,这时米卡道:「那你们早点回
来。」

  索菲含笑点头,目送她们离开后这才转身对阳明道:「我们走吧。」

  「我们去哪?」

  「去酒吧。」

  「什么?酒吧?」

  「嗯。」

  「去那干什么?不是要去喝酒吧?」

  「当然不是啦,去那找一个人,那人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妮卡希护照的事情。」

  阳明恍然,不过随即略带不解道:「L国陆军参谋长会在酒吧里?」

  索菲哑然失笑道:「我去酒吧找的那个人可不是陆军参谋长,而是那的老板,
他叫佐瑟,当初我正是因为他才搭上国防部的关系,继而认识了陆军参谋长埃贝
哈克。」

  阳明奇道:「看来这个酒吧老板还真不简单啊,居然能和L国国防部攀上关
系。」

  「咯咯……其实也没那么不可思议,这个L国只是一个非洲小国,你不要把
它想象成美国或者中国那样的大国,这里并不需要多么复杂或者是上层的关系才
能和国防部牵上关系。当然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认识这里的政府高层人士。
至于这个酒吧老板嘛,他之所以能和国防部有关系主要是因为他是国防部的一个
酒水承包商。」

  「原来是这样啊。」阳明点点头,不过随即又有些不解道,「你既然已经认
识了陆军参谋长那又何必再找这个酒吧老板?岂不是多此一举?」

  「哦,阳,你以为我和埃贝哈克合影了就和他有了很好的关系了吗?哦,不,
不,那只不过是一次很偶然的接触,合影也只是我的职业习惯,之后就完全没有
进一步的接触,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就算有,估计他也不记得我
是谁了,又怎么会给我提供帮助?」

  「不是吧?」阳明大跌眼镜,「搞半天你根本就没有这一层关系,亏你之前
还说的那么有把握。」

  「那不是为了让妮卡希安心嘛。」

  阳明无语,半天才道:「那现在去找那个酒吧老板有用吗?」

  「谁知道呢?总得试试不是吗?也许他也误以为我和陆军参谋长有了很好的
关系,就像当初在坎莫桑时那个军阀一样,见到那张合影就不敢对我怎么样了,
因此给我提供帮助呢。」

  「但愿吧。」

  两人就这么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商场,乘上了出租车,约二十分钟左右车子
便来到这家酒吧,从周围环境看,这里虽然比酒店那一带要热闹了许多,但无论
是规划性还是整洁度都差了不少,来往的人都是黑人居多,有不少人都将目光投
向索菲和阳明,有点甚至明显带着不怀好意之色。

  阳明自然不惧,至于索菲,她似乎更有底气,无视投来的那些猥琐目光,和
阳明并肩走进了酒吧。

  酒吧面积不小,估计也有好几百平方米,进门左手边是一个半圆形吧台,里
面酒柜占据了整面墙的空间,各式各样的酒瓶将柜子摆满了,吧台外摆有一溜高
脚凳,而在酒吧中央位置有一个直径约两米,高一米左右的圆台,一根钢管立于
圆台中心,在其周围,一张张小桌子井然有序的一一排开。

  里面人不少,音乐声更是震耳欲聋,索菲领着阳明穿过那些扭腰摆手,忘我
着跳着舞的人群,径直来到后面的一扇小门前,那里站着两个身材壮硕的黑人大
汉,他们伸手拦住道:「后面是办公区域,不能进,要去洗手间的话在那边。」

  「我找你们老板。」

  两个黑人壮汉打量了一眼索菲,见她这一身装扮不俗,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再加上她笃定的神情,于是不敢怠慢,其中一个黑人壮汉道:「那你等一下。」

  说着,他转身进了小门里面。

  没一会工夫,此人出来了,他一努嘴道:「跟我来吧。」

  索菲与阳明跟在这个人后面,经过一条T形走廊,又步下几级台阶他们来到
一扇门前,黑人壮汉敲了敲门,随即推门而入,索菲和阳明也紧随而入。

  房间里烟雾缭绕,以至于索菲一进去就不得不掩上鼻子,一只手下意识的在
面前挥了挥,而阳明则微微一吸鼻子,立刻就察觉到这烟雾有点不正常,应该是
屋内的人正在吸食某种毒品。

  「哟,还真是一个白人美妞,不错,嘿嘿……」

  说话的是一个约三十岁左右的黑人男子,只见他仅穿着一件黑白格子睡袍,
腰间的系带松松垮垮的挽着,衣襟几乎散开,露出大片胸膛,至于下身更是露出
腿根,可以判断他睡袍里面就是真空的。

  此人懒散的坐在沙发上,在他的左右还有两个衣着暴露的黑人姑娘,旁边还
站着两个黑人壮汉,见此情形,阳明心下暗自戒备着,这时他忽然听到索菲疑惑
的声音:「你是这的老板?」

  黑人男子顿时发出怪异的笑声,然后看着左右道:「嗨,你们听到这个白妞
在说什么了吗?她说我是不是这里的老板,哦,真是太他妈好笑了。」

  周围一阵哄笑,一会,黑人男子拍了拍身边的一个黑人姑娘的大腿怪笑道:
「你告诉这个白人大胸妞这的老板是谁?」

  黑人姑娘嘻嘻一笑,扑身到黑人男子怀里,一只手直接从睡袍的衣襟里插进
去摸他的胸膛,媚眼上瞥道:「当然是你喽,我最尊贵的主人安库先生。」

  「安库?那佐瑟呢?原来他不是这里的老板吗?」

  「佐瑟?哈哈……你要找他就去监狱吧?哦,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他现在还活
着。」

  安库哈哈大笑道。

  索菲吃了一惊,遂与阳明面面相觑,这时安库又道:「好吧,看来你还不知
道发生了什么,那么我告诉你,佐瑟那家伙实在是该死,他竟然用劣质假酒来供
应国防部,所以他被逮捕了,而现在这酒吧的主人是我。」

  「啊!怎么会这样?」索菲呆住了,她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

  阳明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索菲,给她一个眼神,示意此地不宜久留,索菲醒
悟过来,于是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抱歉,打扰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黑人男子龇牙一笑,冲身边站着的那两个黑人壮汉一努嘴,两个黑汉会意的
点点头,然后一个箭步走到索菲和阳明的身前拦住了两人,与此同时,黑人男子
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干嘛急着走啊?反正都来了,不如坐下来喝杯酒嘛。」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请你们让开。」索菲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
有点紧张,下意识的向阳明身边靠了靠。

  「啧啧,真是不给面子啊,这可真是叫人难办啊。」黑人男子摇头,一副为
难的样子,但脸上却带着一丝戏耍的笑容。

  「咯咯……我尊贵的主人,人家可是白种妞,高傲的很呢!」旁边那个黑人
姑娘媚笑着,故意煽风点火。

  果然,黑人男子脸色一变,猛然灌下一口酒,然后骂咧咧道:「操!白人怎
么了?老子照样把她操的哭喊求饶,就像操你这个小婊子一样。」

  索菲被黑人男子的这污言秽语气得面色涨红,嘴唇哆嗦,她本能的抓住阳明
的胳膊,转眼看向他,而阳明则冲她微微一笑,安慰似的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
然后轻拉开她的手。

  「请你们让开!」阳明冷冷道。

  「黄皮猪,这里没你的事,老子现在心情好,现在你要么马上滚,要么……
嘿嘿,老子捏爆你的卵蛋。」

  说着,黑人男子双手一张,将身边的两个黑人姑娘搂在怀里,然后嘴巴一努,
对站在阳明和索菲身前的那两个黑人壮汉示意了一下,顿时,其中一个壮汉伸出
他那粗壮,长满汗毛的手臂,一把揪住了阳明的胸口的衣服,似是要将他拖出房
间。

  黑人壮汉仅使出了七分力,不过他以为这足够了,这个看上去远没有自己强
壮的亚裔人一定像一只小鸡似的被自己拖离,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身
子一滞,竟然没有拖动他。

  「操!」

  黑人壮汉暗骂了一声,心虚的瞥了一眼身旁的同伴,生怕被他看出来而笑话
自己,随即手上用上了全部力气,用力的把阳明向外拖去,然而这一次还是没有
拖动。

  这一下黑人壮汉是真的惊住了,而这一切其实不过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其他
人根本没看出来什么,而就在黑人壮汉愣怔的一刹那阳明出手了,他抬手捉住黑
人壮汉那只揪住自己衣襟的手的手腕,稍稍用力向下一压,这个家伙顿时不由一
声大叫,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栽,阳明趁势掐住他的喉咙,五指一错,随着轻
微的骨骼交错之声,这个家伙软软的倒下去。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旁边的那个黑人壮汉根本就没来得及明白发生
了什么,待醒过神来阳明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手枪,这把枪正是从倒下去的那个黑
人壮汉的腰间顺手摸出来的。

  黑人壮汉脸色大变的同时一只手已经伸向了腰间,然而还没等他的手摸到枪
身,对方手里的枪响了,他只觉脑袋里「轰」的一声巨响,没感到多少痛觉,只
是眼前一片血红,随即一片黑暗。

  在不到五秒的时间内阳明就了结了两个黑人壮汉的性命,这不仅让坐在沙发
上的黑人男子呆若木鸡,就连一旁的索菲都吓傻了,至于那两个黑人姑娘,更是
吓得惊声尖叫,瑟瑟发抖。

  阳明这一次出手不可谓不心狠手辣,事实上这还是他第一次一出手就要人性
命,这当然与他判断出眼下的形势有关,要知道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
从他们吸毒,持有枪械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如果自己不在第一时间解决掉他们,
自己的麻烦小不了,除此之外,也与他经历了坦桑肯一行的血腥和杀戮有关,他
的处理事情的方式和心态已然不知不觉有了变化。

  吹了吹枪口散发出的一丝硝烟,阳明不紧不慢的走到黑人男子跟前,冷冷一
笑道:「你刚才说我什么来着?哦,对了,黄皮猪,呵呵,我想再听你说一遍。」

  「啊……我……我错了……别,别杀我……」黑人男子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吓
得面无人色,语无伦次。

  「不杀你?可以说理由吗?」阳明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枪,嘴角带着一
丝冷笑。

  「我……我给钱……很,很多钱,只要你不杀我,我全都给你……」

  「是吗?钱在哪?」

  黑人男子连忙对身边的黑人姑娘道:「去,快去,把桌子底下的那个黑色箱
子拿出来。」

  「啊……哦……嗯……」黑人姑娘抖如筛糠的蜷缩成一团,嘴里不知所谓的
应着,身子却半天没离开座位。

  「去啊,你这个蠢货,婊子,快去!」黑人男子嘶吼起来。

  「我……我去吧。」

  另一个黑人姑娘稍稍镇定些,她主动应承下来,随即起身小跑着来到办公桌
后面,从下面提出一个黑色的手提箱道:「是这个吗?」

  「是的,快拿过来。」

  黑人姑娘提着手提箱快步跑过来,黑人男子接过后一把扫掉茶几上凌乱的各
种东西,然后将手提箱放到茶几上,打开后将手提箱一转,送到阳明的眼下道:
「这是刚收到的一笔货款,一共二十五万美金,我可以全给你,只要你不杀我。」

  「行,那我答应你。」阳明伸手将手提箱合上,然后提起递给身后的索菲道,
「去外面等我一下。」

  此时的索菲虽然已经回过神来,但脑子仍有点懵,她下意识的接过手提箱,
然后有些惶然道:「那你……」

  「没事,我马上出来。」

  索菲依言提着手提箱走出了房间,外面走廊里空无一人,但她还是害怕而又
紧张,生怕有人过来,不过还好,也就一分钟左右的时间阳明就出来了,他搂住
索菲的肩膀道:「好了,我们走吧。」

  「里面……」

  「别说话,走!」

  索菲不敢再言语,惊惶不安的随着阳明沿着原路返回,到了外面的酒吧,这
里的人似乎更多了,音乐也愈发的动感,门口处还那两个大汉在把守,出去时阳
明还微笑的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索菲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不敢看他们。

  穿过拥挤的人群,两人很快出了酒吧,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下榻酒店,直到
这时索菲才长松了一口气,有心想问阳明把那个黑人男子以及那两个黑人姑娘到
底怎么样了,却顾忌前面开车的司机,只好暂时按捺住这个想法,直到到了酒店
下了车她才终于将问题抛了出来。

  「你把那三个人都杀了?」索菲压低着声音,紧张不安的环视了一下四周。

  阳明搂住索菲的肩膀,两人如亲密的一对情侣走在酒店大堂,他面带笑容道:
「别紧张,不会有人跟过来的。」

  「我……我是说那三个人……」

  「他们没事,我只不过将他们绑在了一起,一时不会呼叫而已。」

  索菲表情一松,但随即还是眉头一皱,摇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杀了
那两个人,哦,这太可怕了,说真的,你刚才那样让我有点陌生。」

  阳明有点惊讶,他没料到索菲会有这样的反应,但转念一想也就不觉得奇怪,
索菲向来圣母心,十分信崇自由平等那一套,只不过阳明以为她经过这一系列经
历之后,尤其是还遭受身体被改造摧残,她的思想会有所改变,却没想到还是一
如往常。

  「你难道不明白在当时那种情形下我如果不那么做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吗?」

  阳明耐着性子解释道。

  「严重?有多严重?」

  「他们身上都有枪,而且还是瘾君子,如果我不及时解决掉那两个,后果就
是我们被他们制住,那么现在我们就不能站在这里和你讨论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了。」

  「毫无意义?哦,天啊,那是两条生命,在你眼里竟然是无意义的?哦,你
真的让我感到太吃惊了!」索菲瞪大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阳明无语极了,只能不住摇头,这时只听索菲又道:「就算你是为了自卫也
不必要杀了他们啊。」

  「你忘了你之前的遭遇了吗?」

  「哦,我只是不希望你变成一个刽子手,一个杀人魔鬼。」

  阳明又气又无奈,这时索菲接着道:「还有这些钱,哦,这和强盗有什么区
别?」

  「这……」

  「哦,对不起,我不想再和你吵了,我想先一个人静静。」说着,索菲转身
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喂,你去哪?」

  「我去喝杯咖啡,你不用管我,你自己先回房间吧。」

  「这个女人啊,唉,真是……」阳明看着索菲的背影,也是一时气结。

  回到自己房间,发现妮卡希也在,本来开了两个房间是阳明和米卡一间,索
菲与妮卡希一间,毕竟他和这两个女人都有关系,和她们其中任何一个单独一个
房间都不太好,所以之前开房的时候他选择和米卡一个房间了。

  「啊!哥,你回来啦。」米卡开心的扑过来。

  妮卡希也含笑起身,但很快发现只有阳明一个人进来便略带疑惑道:「索菲
姐呢?回隔壁房间了吗?」

  阳明随手将手提箱扔到沙发上,然后一屁股坐下道:「她在下面咖啡厅里喝
咖啡。」

  「啊!她一个人?」妮卡希有些惊讶。

  「应该是吧。」

  妮卡希从阳明的表情和语气就判断出他和索菲之间出了一点问题,正想进一
步询问却忽然听到米卡大叫:「天啊!怎么这么多钱,哪来的?」

  斜眼一瞥,妮卡希也是大吃一惊,只见手提箱内一叠叠美金码的整整齐齐,
将手提箱塞的满满当当,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米卡也一样,两人都惊呆了!

  「从坏人手里抢来的。」阳明笑了笑道。

  接着阳明就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妮卡希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危险,吓
得面色苍白,直捂胸口,而米卡则是没心没肺的拍手直叫好,还娇声埋怨阳明没
有多拿点钱。

  「嘻嘻,这下我可以买更多的漂亮衣服了。」米卡兴奋的看着一手提箱的美
金激动不已。

  阳明没好气的摇摇头:「这钱可不是给你买衣服的,而是留给你上学用的。」

  的确,阳明之所以看到了这一箱子钱就答应了那个黑人男子放他一马就是因
为他确实在愁米卡将来的安置费用,毕竟到了南非之后他不可能再留在米卡身边
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了,这样就需要给她准备一大笔钱,以确保她的生活无忧,然
而钱又从哪来?这些年阳明攒下的钱根本不足以让他能很好的安置米卡。

  现在有这么一大笔钱放在阳明眼前他当然不可能放过,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东
西,拿这一笔钱他没有丝毫心理压力,只不过这样的行径被索菲鄙视了,这倒让
他有点始料未及。

  想到这,阳明不禁有点头疼的抚了抚额头,这时他只觉一个温软的身体靠了
过来,随即听到妮卡希在自己耳边轻声道:「阳,你和索菲姐是不是出现什么不
愉快了?」

  「唉!」阳明轻叹一口气。

  「哎哟,你们要亲热去隔壁房间吧,嘻嘻,我知道妮卡希姐姐已经等的很急
了。」

  妮卡希顿时满面羞红,却也不辩解,只是将头埋在阳明的肩窝里。

  「行,那我们就去那边房间了,你一个人慢慢数钱吧,别到处乱跑知道吗?」

  阳明搂着妮卡希起身道。

  「嘻嘻,知道啦。哦,对了,妮卡希姐姐买了许多漂亮性感的衣服,等一会
不要看了流鼻血哦。」

  「哎呀,米卡,你……」妮卡希含羞娇嗔,「早知道刚才就不给你看了。」

  「好,好,我不说了,不耽误你们亲热了,我继续数我的钱。」

  阳明笑着摇了摇头,和妮卡希一起走出房间,进入隔壁房间,一进去妮卡希
就迫不及待的问:「哦,索菲姐她怎么了?你和她到底发生什么了?」

  「她怪我随便杀人……」

  阳明将索菲对自己的不满告诉了妮卡希,得知事情的原委之后妮卡希自然对
索菲这样的反应感到很不以为然,经历了种种非人般遭遇的她早就明白了这个世
界的残酷和冷血,更见惯了无数杀人的血腥场面,早就对这个麻木了。

  「哦,阳,你别怪她,她只是在法制的太平社会生活的太久了,没有习惯这
种方式。」妮卡希轻声道。

  「呵呵,我并没有怪她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嘛。」阳明淡淡一笑,
随即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只是没想到她这个想法没有随着她经历的变化而变化,
唉!」

  阳明轻叹一口气,靠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手抚着额头,拇指和中指分别
按住两边太阳穴轻轻揉捏着,没一会他感觉到有两个柔软的指肚也按在他两边太
阳穴上,睁眼一看,只见妮卡希跪在他身边,微微倾身正替他按摩着太阳穴。

  「哦,感觉好些了吗?」妮卡希柔声道。

  「好多了。」阳明嘴角一咧,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妮卡希笑了,笑的很妩媚,她轻抬一只腿,从侧身跪着的姿势变成了跨坐在
男人的腿上,由于她身上穿的还是那件蕾丝紧身包臀裙,所以她的两只腿不能分
的很开,勒在大腿根上的裙摆几欲崩裂。

  阳明脸上挂着带着一丝色欲的笑容,一只手自然而然的抚摸上妮卡希那穿着
超薄黑丝的大腿,温润滑腻的手感很是舒服,他忍不住微微用上一丝力气,手掌
从丰满的大腿一路滑至圆润的小腿,继而重新向上,顺着大腿内侧滑进了裙内。

  忽然,手掌心传来不一样的触感让阳明微微一怔,给妮卡希投去一个讶然的
眼神,妮卡希含羞带媚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搭在阳明的肩上,上半身向后微仰,
似乎是等他进一步的侵犯。

  原来妮卡希裙内是真空的,她穿的是一件开档连体丝袜,里面没穿内裤,阳
明的手很轻易的就摸到了一片滑腻腻的肉,他知道那是女人的阴唇,湿滑的触感
充分表明了女人此时的状态。

  妮卡希的呼吸渐促,脸上的潮红之色越来越深,身子难耐的扭动着,其大腿
上的肌肉更是时而紧绷,时而轻颤,鲜艳的红唇不时溢出腻人的呻吟。

  这时,阳明的一根食指已经毫不费力的滑进了妮卡希那湿润的肉穴里,在四
周嫩肉壁上轻轻刮擦搅动,时不时的还抽插几下,没一会工夫,他的手心手背就
布满了透明的粘液。

  「哦……」

  妮卡希的呻吟声越来越重,身体酥麻发软的同时更有一种难耐的空虚,已经
有点不满足阳明那一根手指的慰藉了,她乞求的看着阳明,屁股磨动着,身子一
点点的向前倾,以至于男人的脸都快埋进了她的乳沟里了。

  然而就在这时,阳明忽然抽出了手指,手也从妮卡希的裙内抽了出来,然后
在她的屁股上拍了拍道:「我们还是先出去看看索菲吧,你帮我劝劝她,走!」

  妮卡希脸上不由闪现一丝失望,但她还是乖乖的从阳明的腿上下来,强露出
笑容道:「好啊,我会好好劝劝她的。」

  「嗯,走吧。」

  两人走出房间,乘坐电梯直达位于二楼的咖啡厅,这电梯是全透明材质的观
光电梯,从高处而下时下面的大堂以及二楼的休闲区都一览无余,阳明的目光很
快就在二楼的一处看到了索菲,然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索菲不是一个人在独自
品尝着咖啡。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