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欲海弄潮】(29)

**小说 2021-03-15 19: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欲海弄潮】(29)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欲海弄潮】(29)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guato18
2020/06/09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5,721字

               第二十九章

  芈苏在曾宝贝的协助下摆好了姿势,两腿分开,小腹垫着两个枕头,整个上
身趴到床上,把最隐秘最羞耻的部位全暴露出来。

  「张东别弄疼我……!」芈苏的声音里带着些许颤抖。

  曾宝贝往芈苏的菊花滴了好几滴温热的润滑液,白嫩的食指指肚在菊花上摩
挲着,指甲上的美甲给张东带来别有一番风味的感觉。

  曾宝贝的摩挲把芈苏的菊花刺激得收缩了好几次,润滑液顺着着菊花的收缩
均匀地涂满了曾宝贝手指所不能到达的皱褶,渗透进了粉红色的菊花里。温热的
润滑液渗进肠道刺激得芈苏全身一哆嗦。然后曾宝贝又滴了几滴,再次引发芈苏
一阵全身颤抖,臀肌都绷紧起来。

  接着曾宝贝往自己双手倒了一些润滑液,双手互相搓动了几下就温柔地覆盖
小张东给它涂满全身,更着重地翻开被包皮稍稍掩盖的冠状沟细细涂了一边,然
后掌心盛着一滩润滑液把张东的乌龟头包裹起来摩挲。接着一只手握着它牵引来
到芈苏的菊花上顶住了那还在收缩的皱褶。

  张东两腿分开跪立在芈苏大腿外侧,半软不硬的肉棒在曾宝贝的牵引下居高
临下地顶着芈苏翘起的蜜臀。眼中看到的是妻子那苗条性感的美背,柔顺的长发
摊在一边枕头上,涨红的侧脸,紧闭的眼睛,睫毛在颤抖着,一双小手死死抓着
床单。

  「苏苏别紧张,这是你最爱的人要进去,他不会伤害你的!」曾宝贝从张东
身后双手握着半软不硬的杆身,支撑它保持向前的姿态慢慢吻向女人最神秘最羞
耻的洞穴。

  润滑液减少了大部分的摩擦,再加上芈苏没有丝毫抵抗的放松括约肌,张东
的乌龟头顺利地进去了。

  「额……!」乌龟头被紧紧夹住的张东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那感觉好像
回到了第一次跟妻子偷偷溜去开房,两人摸索着进行第一次做爱的时候。

  张东由于心里对芈苏的担忧,肉棒一直都是半软不硬的姿态,并没有很长的
杆身也被曾宝贝捏着一点点进入了芈苏菊花,直到阴毛都贴到了芈苏的蜜臀。在
曾宝贝的眼里就只剩下张东的菊花和子孙袋在上方,下面芈苏的整个蜜穴暴露无
遗。

  「好了……!大功告成,苏苏你慢慢一点点夹紧,别太用力,等到它硬起来
了就可以随便夹了,越夹它越硬!」

  「好奇怪的感觉啊!很羞耻的感觉!」芈苏开始慢慢运动括约肌。感觉着小
张东在菊花里慢慢长大。

  张东艰难地在芈苏的菊花里微微前后运动,肉棒正在成长。

  曾宝贝则给一个假阳具套上了避孕套,开始在芈苏的蜜穴上研磨起来。

  异样的羞耻使得芈苏的蜜穴早就本能的湿润起来,这跟芈苏的意志并无关系。
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就像被强奸的女子的阴道也会湿润,那不是她喜欢被强奸,
这只是人体的本能反应。

  经常使用假阳具的曾宝贝轻而易举就攻占了芈苏的蜜穴,然后打开了电动开
关让假阳具蠕动起来。

  「嗯……啊……!」芈苏的前后门都在被攻击着,后门奇怪的便意和前门逐
渐产生的快感交织在一起冲击着她的灵魂。

  曾宝贝屈尊降贵地蹲在夫妻两人最隐秘最羞耻的地方为两人服务着,她一边
慢慢抽插假阳具,一边用另一只手心包裹着张东的子孙袋。忽然之间悲从中来,
眼里泛起了水雾。

  而正在体验第一次肛交的夫妻俩并没有感觉到,张东的肉棒在芈苏菊花的强
力扼杀下开始不屈的拼搏起来。

  「开始疼了……!宝贝快来救我……!张东太硬啦!怎么办?」芈苏咬牙切
齿地呼救起来,疼痛让括约肌下意识的收紧,而张东的肉棒已经不由他指挥了,
芈苏的菊花就像锁精环一样牢牢禁锢肉棒的根部使得它更加强硬起来。

  曾宝贝收拾起心情,放开假阳具让它自己蠕动着,站起身来。

  拿起还在温水里泡着的润滑液瓶子就顺着芈苏的股沟滴了几滴,让润滑液顺
着那诱人的股沟自己流到菊花。然后一手推着张东的小腹慢慢后退,等到能看到
芈苏的菊花的时候,就往芈苏的菊花滴着润滑液,让它们顺路给张东退出的肉棒
沾满润滑液,退出到只剩乌龟头了才让张东慢慢插进去。

  这样重复操作了两轮,就让张东持续抽插起来。

  「现在不疼了吧?」曾宝贝指挥着张东抽插了十几次,中间还补了不少润滑
液。

  「哎呀好奇怪的感觉……!怎么办……!好像后门完全失守了!夹不住了!」
芈苏感受着肉棒在肠道里驰骋却无可奈何,收紧括约肌已经不能限制肉棒的行动,
反而刺激它更加强硬起来。

  「哼哼……!现在就算不用润滑液你也不会疼了,就算张东拔出来,你也暂
时不能完全合上你的菊花了!」

  张东渐渐加快了速度,妻子紧凑的菊花刺激着他去征服。

  曾宝贝回到张东的屁股下,拾起已经被蜜穴排挤出来的假阳具,用假阳具强
奸起芈苏来,仿佛假阳具的抽插能稍稍恢复她的骄傲。不时还用玉手撩拨着张东
的子孙袋和菊花,刺激小张东更加斗志昂扬地去攻陷芈苏最羞耻的洞穴。

  芈苏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紧闭着眼睛把心神全部附着在下身两条腔道
上,感受那里的充实、羞耻、刺激、快感,嘴里发出的都是无意识的呻吟声。

  渐渐的,从最初的怪异,到舒缓,紧张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沉浸在被肉棒
和假阳具同时在前后门的抽插的快乐中,呻吟中也有了快乐的滋味,哼叫声都变
得酥麻诱惑了起来。

  张东看着妻子性感的玉背渐渐放松下来,听着她的呻吟逐渐带上了快乐的感
觉,双手不由得紧握着妻子优美的腰臀,开始大开大阔地抽插起来。

  后门菊花的肠道并没有前门蜜穴腔道那么多的皱褶,不能给乌龟头带来很舒
爽的紧握,但是菊花门口那强劲的收缩力却是前门所不能比拟的,每一次抽插都
能给整条杆身带来无尽的愉悦。

  张东甚至想把整条肉棒都抽出来然后再插进去,让乌龟头也享受那种紧致到
极点的感受,但是害怕出来之后再进去会让芈苏疼痛,就一直没敢做这个动作。

  芈苏感受到下身的快感开始侵袭灵魂了,也不知道是后门那羞耻扭曲的性奋
还是前门假阳具带来的快感,反正灵魂在这种异常扭曲的快感中指挥着腰胯开始
前后摆动起来。

  张东每次抽插都能感受到隔着一层肉膜的假阳具在芈苏的蜜穴里蠕动着,曾
宝贝很识趣的配合起张东的抽插,张东进,她就拔出来,张东出来,她就插进去。
把芈苏弄得进退失措,最后只能放弃徒劳的追求肉棒或者是抵抗肉棒,呻吟着被
丈夫和小三玩弄着。

  忽然,张东抽出肉棒的时候不注意,竟然全部都抽出来了,然后惯性之下就
又完全地插了进去,带起了芈苏一声高亢的呼喊。

  张东紧张地停下了动作,生怕妻子疼痛。曾宝贝也顺势停了下来。

  他没想到的是,妻子感到身体里的两条东西停下了抽插,竟然不满地向后挺
臀示意两人继续抽插。

  欣喜若狂的张东开始了新的一轮进攻,把肉棒全拔出来,看到妻子菊花上的
皱褶已经被肉棒全部撑开,露出一个圆圆的孔洞,然而插进去并不感到松弛,紧
凑的菊门以把肉棒的皮都要刮下一层的姿态紧紧地握着经过菊门的每一毫米杆身
的皮肉。冠状沟卡在菊门的时候更是让张东忍不住要仰天长啸。

  然而最让张东销魂的却是尽杆而入的时候菊门给肉棒根部的紧握,他感觉菊
门给肉棒根部的紧握比给乌龟头的紧握还要舒爽很多。

  随着丈夫和小三全进全出的抽插,芈苏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亢,两只小腿乱
踢着。

  「宝贝帮我!宝贝救救我!帮我揉小豆豆,我要到了!我要死了!宝贝救救
我……!!啊……!要到了啊……!」曾宝贝从善如流地伸出一只手,手指肚钻
进芈苏身下抚着芈苏的阴毛,大拇指开始按压起芈苏的阴蒂来「用力揉她!用力
……!用力……!用力……!用力……!用力……!用力……!……」

  张东听着妻子呼喊的声音,知道妻子真的要高潮了,连忙把上身都伏在妻子
身上。膝盖支撑着下半身,向天翘着屁股,纯用腰力像公狗一样在菊花里进行短
途往返运动起来。

  曾宝贝一边快速按压揉搓着芈苏的阴蒂,一边把假阳具固定下来,往芈苏G
点方向板着,让假阳具自主蠕动摩擦着芈苏的G点。

  张东也在酝酿着,努力着要赶在芈苏高潮前在她的菊花里洒下她人生接收到
的第一波阳精。

  张东双手穿过芈苏腋下往回用掌心覆盖着芈苏的肩膀,脸贴着芈苏的头发,
屏住呼吸疯狂地挺动着腰胯,在曾宝贝的眼里,张东的菊花和收紧的子孙袋异样
的显眼。

  「啊…………!」浑厚的男声呻吟传来,张东成功在芈苏的菊花里射出了阳
精。他大口喘着粗气,尚未软下的肉棒继续挺动着,不但是为了感受高潮的余韵
也是为了让芈苏也登上高潮。

  滚烫的阳精浇灼在芈苏的肠道,芈苏停止了呻吟,她紧紧咬着嘴唇。全身抽
搐着,腰胯像疯了一样上下用力挺动着,假阳具被甩出了蜜穴,蜜穴口涌出一股
白浆。

  菊花口紧紧却咬着张东的肉棒,挺动着。

  肉棒被菊花咬着乱甩,它为了保护自己,瞬间失去了所有硬度,软软的被芈
苏的菊花撕咬着,最后被抛了出去。

  张东松开了顶着身体的膝盖,小腹压着芈苏的蜜臀,然而这并不能完全压制
芈苏的抽搐,她的身体扛着张东身体的重量还在颤抖着,菊花的皱褶还是被撑开
的状态,还是一个圆圆的孔洞,能看到里面粉红色的肠肉。

  良久之后,夫妻俩才恢复过来。

  转过身来,看到曾宝贝披着浴巾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他们。

  「宝贝你发什么呆呢?」芈苏疑惑的问。

  张东则赶紧从芈苏身上下来找了张浴巾把自己胯下软趴趴的肉条遮掩起来,
走入卫生间开始给浴池放水。

  「你怎么了?」芈苏赤条条地来到曾宝贝身边双手捧着她的脸。

  「我在反省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做错了,好像我太放纵自己了。」曾宝贝平
静的说。

  「哎呀你还没过去呢?我都说了对不起了!」芈苏坐上了曾宝贝的大腿伸出
双手搂抱着她「对不起对不起啦!你原谅妹妹一次吧~!」

  「不是不是!不是为你的话!我只是觉得我为了能融入你们,让你们接受我
的存在,我好像变了!」

  「哼……!还是为了我那几句话!」

  「不是啦……!」

  「那你忧愁个屁啊……!谁叫你改变的?你就做你自己就好了!」

  「我是鼓起很大的勇气才决定配合你的!我害怕被拒绝或者不能融入你们的
生活!你在这个家里那么强势,如果再加上一个强势的我,张东会崩溃的!」

  「所以你就隐藏个性,把自己放在像仆人一样的位置?你真傻到家了,书上
说的果然没错,越高傲的人就越自卑。我强势的基础是建立在张东爱我纵容我的
基础上,你也可以啊!至少张东习惯了你的骄傲,如果你骄傲着被他压到胯下征
服,估计他会爽上天的!你完全不用压抑自己!」

  「那样真的好吗?毕竟我……」

  「你这真是杞人忧天!趁着张东没发现你的心思,你赶紧做回原来的自己!」

  「那我要说一下我一个愿望!一直我都想行动!」

  「你说……!」

  「我想操你!我想用假阳具单独操你,张东最多只能在旁边看!」

  「你变态啊!」

  「哼……!说实话,我早在高中的时候就想了!那时候我觉得张东配不上你,
我也想像张东一样拥有你,我用我的身体做代价,以后让你老公随便玩弄!」

  「难怪上次在你家你要趁虚而入……!」

  「没有没有……!之后看到你们很幸福的过了十几年,我就羡慕你了,遇到
张东你很幸运。当时我是真心想帮你解决问题的!」曾宝贝把头伸到了芈苏的后
背,两只玉颈交叠着「我只是想圆了少女时代的梦想,也想通过这样培养一点在
你面前的自信……!不然我这名不正言不顺的还要处处担心被人嫌弃。」

  「你的这个借口差评!我不想为你转身!」芈苏娇嗔。

  「你不需要转身……!你别动就行!」曾宝贝说着就一只手穿过芈苏后背把
芈苏悬挂在自己大腿间的蜜穴捂了个结结实实,中指揉压着芈苏的阴蒂,掌心左
右揉动蜜穴口,把还湿濡的蜜穴口弄得一塌糊涂。

  「啊……!不要啊……!」芈苏双手撑着曾宝贝的双肩,强行分开了两人的
上身,然而蜜穴依然被曾宝贝牢牢掌握着,同性之间那种异样的刺激让蜜穴的春
潮开始涌动。

  芈苏撑着曾宝贝的肩膀,羞红着前后摆动着腰胯想要摆脱曾宝贝作恶的手掌。
殊不知这个动作更加助长了下身的欲望,春潮的涌动让她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

  曾宝贝趁着芈苏身体的软化,玉颈前伸,朱唇一张就捕抓到了芈苏的那挺翘
的乳头,朱唇圈着乳晕,用吸力牢牢抓着乳头,若有若无的用玉舌拨动乳头。

  「嗯……!」芈苏呻吟起来,乳头和蜜穴的刺激让她无法自拔。她感受到身
后那只作恶的手松开了蜜穴,往上移动,圈着她的细腰湿漉漉的掌心贴在她的侧
腹。

  刚要松一口气,曾宝贝另一只手已经从正面攻击了她的蜜穴,这次曾宝贝的
中指直接用指肚现场描画芈苏的小阴唇的构造,她轻轻拨动大阴唇和小阴唇之间
每一毫米湿濡的肌肤,时不时失足陷入蜜穴内,浅尝辄止,蜻蜓点水一般挑逗芈
苏的欲火。同时朱唇里变着花样挑逗着芈苏的乳头,让她感觉身体悬在空中不上
不下,乳头急迫地需要被重重的揉搓,蜜穴需求一根大肉棒狠狠地充实身体的空
虚,狠狠地搅动,把腔道里积攒的、导致蜜穴瘙痒不已的爱液统统剐蹭出来!

  「嗯……!啊……!」芈苏嘴里发出呻吟声,摆动着全身暗示曾宝贝进行下
一步的真枪实弹的蹂躏。

  「苏苏想要了吗?你要求我才行!!!」曾宝贝明显感受到了芈苏的欲望。

  「你讨厌啊……!张东……!张东快来救救……呜呜呜……」圈着细腰的掌
心贴在芈苏的后颈,然后朱唇把芈苏呼救的小嘴捂得结结实实,玉舌伸出舔刷着
芈苏紧咬的牙关。没做美甲的中指陷入了蜜穴口,快速撩拨着小阴唇,拍打着整
个蜜穴口。芈苏瞬间迷失了,小嘴牙关轻启,被曾宝贝的玉舌入侵进去,找到了
那呆滞的香舌,给那舌尖做着人工呼吸。

  芈苏的腰胯不由自主地随着曾宝贝那作恶的中指开始挺动起来,带动着梨形
的玉乳晃荡起来,乳头巍巍颠颠地不时撞击剐蹭着曾宝贝的硕乳。香舌也开始跟
曾宝贝的玉舌开始战斗起来,挺动的腰胯愈发用力,似乎要抓紧一个机会用饥渴
的蜜穴把曾宝贝那作恶的中指狠狠地吃掉。

  张东其实早就出来了,倚着卫生间的门偷听偷看着,两女太过专注没注意到
他,他看着沙发上的妖精打架,胯下的肉棒凶狠地跳动着,一只手不自觉的握住
了跳动的肉棒,慢慢地撸动,给它一些抚慰。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