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欲海弄潮】(28)

**小说 2021-03-15 19: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欲海弄潮】(28)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欲海弄潮】(28)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guato18
2020/06/08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6,789字

               第二十八章

  身后被曾宝贝的胴体环抱着摩擦,后背能感觉到她的乳头在变硬。胯下的肉
棒在一双玉手的紧缚下愈发强硬。

  张东轻轻扯着蜜穴外的红色电源线,徐徐把那捷足先登的跳蛋扯了出来。扯
出来的瞬间,芈苏不由自主的娇喘一声,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瞟了一眼胯下
正贴在一起的奸夫淫妇,赶紧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抖动着。似乎要让这对奸夫
淫妇来主导一切。

  张东手心里托着沾满爱液的跳蛋,这东西跟平时毛片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它竟然是柔软的硅胶材质的外壳,然而跳动得却相当劲道。嗡嗡嗡的在张东手心
跳动,把芈苏的爱液甩在张东手心。张东伸手要把菊花里的也扯出来,被曾宝贝
阻止了。

  「苏苏要完全松开括约肌才能拿出来,现在她很紧张,你强行拔出来她会很
疼的!」曾宝贝把小嘴贴在张东的耳廓上轻轻的说,气息顺着张东的耳朵冲击着
张东的大脑,让张东顿时全身一哆嗦。这一哆嗦让张东忘记了关掉菊花里跳蛋的
开关。

  张东双手握着芈苏的小脚丫把芈苏的一双玉腿推向她的胸前,站了起来。身
后的曾宝贝仅凭张东的肉棒作为支点也跟着被一起带了起来。

  张东前后挺动着胯部,曾宝贝会意地松开他的腰带,把他的裤子和内裤一起
扯了下来。坚挺的肉棒被内裤往下扯动之后,愤怒地挣脱内裤的束缚,狠狠地打
在张东的小腹以示抗议,然后只上下摆动了两三下就恢复了往前怒吼的造型。张
东轻抬两脚把裤子一脚踢走。挺着长矛对准那熟悉的蜜穴就尽杆而入。感受着芈
苏的腔道里的紧凑的同时还能感觉到隔壁的跳蛋在嗡嗡震动着。

  「嗯……!啊……!」蜜穴里充实的感觉让芈苏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一双小
手握住自己胸前硕大的乳房揉捏起来。

  张东张开两腿配合着床的高度,刚想挺动胯部抽插芈苏的蜜穴,却感觉到两
只略带凉意的小手穿过自己两腿之间把自己的睾丸袋包裹起来,她们捧着两个睾
丸,纤纤玉指往上揉捏着。渐渐往上,两只手掌的虎口慢慢相互靠拢,变成掌心
向下,两只手掌的虎口收拢起所有通向睾丸的管道慢慢的紧束在一起,同时掌心
往下慢慢用力迫使睾丸往下。同时曾宝贝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张东的大腿根部,吹
动张东的腿毛。这套动作下来,张东的肉棒上的血管都暴突起来。把芈苏的蜜穴
撑得满满当当,而且还在奋力地跳跃着。

  胯下异样的舒爽令张东差点呻吟出声,但是不能挺动腰胯那也不能任人摆布!

  张东把芈苏的一双玉腿转移到自己腰间,引导着她们互相纠缠在自己后腰,
然后弯腰双手穿过芈苏的腋下,托着她的肩膀就把她抱了起来,让芈苏变成了猿
猴抱树的姿势。

  这个动作让芈苏的蜜穴处于完全失守的状态,蜜穴里插着张东的大肉棒,菊
花里不知疲倦的跳蛋还在震动着,菊花口还吊着一根红色的电源线在晃荡着,牵
连着芈苏羞耻的心神在晃荡着。芈苏不由自主的抱着张东的脖子,收紧盘在张东
腰间的玉腿,小嘴凑到张东耳边偷偷呻吟起来。

  张东不满地紧了紧大腿的肌肉,示意曾宝贝放开自己的子孙袋,他要用力抽
插芈苏的蜜穴了。

  曾宝贝会意地松开了双手,转过身去窸窸窣窣在摆弄着什么。

  张东可不管那么多,他的大屌已经饥渴难耐了,双手握着芈苏两瓣翘臀就配
合着自己的挺动大开大阔的操弄起来。

  芈苏的菊花吊着一根红色的电源线,被放在床上的电池盒牵引着电源线在晃
荡,让芈苏有一股强烈的便意。强烈的羞耻感和蜜穴里激烈抽插带来的快感交织
在一起让芈苏无意识地大声呻吟起来。

  慢慢的,芈苏放弃了对括约肌的控制,她已经迷失了。她只想在张东的怀里
得到那极致的高潮,就算再怎么失态都不在乎了。

  随着芈苏蜜臀的上下活动,电池盒被牵引着从床上掉了下来,却没有掉到地
板。电池盒被芈苏菊花里的跳蛋牵引着往下一坠,跳蛋卡在了因非条件发射而收
缩的括约肌上。引发了芈苏一次猝不及防的尖叫。

  尖叫声还没过去,不明觉厉的张东又一次握着芈苏的两瓣翘臀往上抬起然后
迅速落下,再次引来芈苏一声尖叫。

  张东再次往上抬起芈苏的翘臀,然而这次芈苏不跟着他的大手走了。

  芈苏用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住了张东的上身,绷紧那翘臀再也不肯让张
东的大手握着往下落去。

  张东疑惑间,电池盒的自由旋转摆动撞到了他的小腿,他才明白过来,刚要
把芈苏放回床上就被曾宝贝阻止了。

  「苏苏放松一点,我帮你取出来!」曾宝贝蹲到了芈苏身下,看到了芈苏的
蜜穴口被狞狰的肉棒完全撑开的淫靡景象,自己因为蹲下而完全绽放开来的下身
不由得涌来一股潮意。

  曾宝贝下意识地并了并膝盖,虽然这无助于按捺自己的春潮,却给了她一些
心理安慰。她一手轻轻握着电源线,一手抚在芈苏的大腿根,等着芈苏慢慢放松
括约肌,皱在一起的粉色菊花慢慢舒展开来。

  「别紧张……!我慢慢把它拉出来!你完全不需要动,放松就行!」曾宝贝
一边抚摸着芈苏的大腿根分散着芈苏的注意力,一边徐徐拉出跳蛋。芈苏的菊花
慢慢鼓起,然后跳蛋慢慢展现出它的真容。

  「啊……!」随着芈苏一声呻吟,跳蛋完全掉落下去。芈苏的菊花随之缩紧
又松开了好几次。

  张东一看跳蛋出来了,抱着芈苏就把她压到床上,手臂穿过芈苏的后背环抱
着她,手肘支持着自己的身体尽量不把芈苏压实了。下身还站在地上,为了配合
床的高度岔开了两腿。

  然后就开启了打桩机模式,一通凶猛的,大开大合的暴操,把用四肢缠绕着
自己,完全开放下身的芈苏硬生生的送上高潮的巅峰。

  在芈苏全身颤抖的时候,张东把芈苏往床上抱了抱,让她的蜜臀和大腿都能
躺在床上,只有小腿还垂在床边。

  张东正想爬上床用五体投地的姿势保护她度过高潮的余韵,却被曾宝贝推开
了。

  曾宝贝代替了张东的位置,五体投地趴在芈苏身上,曾宝贝的头贴在芈苏胸
前,蜜臀却因跪趴的姿势把蜜穴和菊花都完全展露在张东面前。

  曾宝贝蜜穴口的水泽代表了她主人的春潮,晃动的翘臀勾引着张东的肉棒前
去征服。一张俏脸回头看着张东,一脸的渴望。

  张东双手握住了曾宝贝的腰,挺动着小张东的头在蜜穴口滑动着,试探着这
白净的销魂洞的润滑度。

  几番试探之后,张东用进一分退半分的方法用十几次抽插慢慢占领了曾宝贝
的白虎穴。每一次的探入都给张东带来心理和肉体上的满足感,每一次的探入都
能让曾宝贝张大了小嘴吸进一口凉气,每次的后退都能带动曾宝贝的翘臀往后追
随肉棒的移动轨迹。

  等到尽杆而入,曾宝贝已经无力的完全趴伏在芈苏的酥胸上,只剩耸立的翘
臀迎合着张东的肉棒。

  曾宝贝这个姿势让张东可以站立着插入,不需要费劲地岔开双腿配合蜜穴的
高度,让张东大为省力。他舒坦地慢慢大出大进,体验着曾宝贝的腔道给予小张
东的包裹和吸吮,每一次插入都有不一样的心理和肉体上的快感。姣白的肌肤,
蜜臀和后背呈葫芦形,刀削一般的肩膀,潮红的侧脸努力地向身后的张东看过来,
视觉和心理上的享受让张东大为舒爽。

  几十次慢速的抽插之后,芈苏也度过了高潮的余韵,她双手撑起曾宝贝的肩
膀让她坐起来,用眼神示意张东抱着曾宝贝的上身。然后自己也坐起来一口把曾
宝贝的一只粉红色乳头吸进了嘴里,一双小手抚弄着另一硕大的玉乳。

  曾宝贝跪坐在床边承受着张东大肉棒的抽插,脖子和乳房下缘被张东的手臂
圈起来。以一副全身被禁锢的姿态被好闺蜜吮吸着一只乳头,无处安放的双手只
能捧着芈苏的头,像给孩子喂奶一样。

  强烈的视觉刺激下张东渐渐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大嘴一张就吻在了曾宝贝肩
头,滑过修长的玉颈去轻啮曾宝贝的耳垂,往耳道里吹气,最后脸贴着曾宝贝的
脸,曾宝贝使劲向后仰着脑袋,把脑袋枕在了张东的肩膀上,看着天花板,享受
着肉体里一阵阵如潮的快感冲刷着灵魂。

  这个姿势下,张东的乌龟头每次抽插都狠狠地剐蹭着曾宝贝的G点。

  正当曾宝贝和张东都互相享受肉欲的时候,芈苏的一只小手抚住了张东和曾
宝贝的连接点,掌心给小张东带来紧凑的压迫感,手指尖在曾宝贝被撑开的大阴
唇和小阴唇之间轻轻抠挖着让曾宝贝的蜜穴不由自主的抽搐。

  芈苏另一只手则用两只手指肚给曾宝贝的阴蒂进行全方位揉搓。迫使曾宝贝
大口的呼吸变成了大声的呻吟。

  体表和体内所有的敏感点都被肆意玩弄着,曾宝贝在张东夫妇两人的齐心合
力下潮喷了。

  她突然猛烈的踢动双腿,逼得张东后退了几步,肉棒也被甩出蜜穴。她上身
牢牢地被禁锢着,一双玉腿却在无意识的乱踢,一股股潮水从蜜穴喷出,随着双
腿的踢动撒向四面八方。嘴里胡言乱语地喊着什么。

  张东等她喷完了才把她放回床上。两夫妻一左一右枕着曾宝贝的肩膀互相对
视着,下身各伸一条腿压在曾宝贝双腿上。张东的肉棒还直挺挺的戳在曾宝贝的
腿上愤愤不平的撕咬着玉腿筋道的肌肤,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水泽的痕迹。

  「怎么办?你的计划完蛋了!两个人都没让他射出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缓过劲来的曾宝贝用力收紧臂弯把芈苏的耳朵圈到自己嘴边说,声音并不小,说
明并不想瞒着张东。

  「你们瞒着我在计划什么?」张东玩弄着曾宝贝的乳头问

  「芈苏计划的,你自己问她!」曾宝贝双臂用力把夫妻俩的头都压到自己胸
前,像躺在床上给两个小孩喂奶一样。

  夫妻俩隔着两座肉山对视着。

  不一会儿,芈苏就羞红了脸,目光看向别处,扳过曾宝贝的乳头就吸进嘴里,
把自己的嘴堵上了。

  「哎呀……!别咬……!疼……!啊……!」曾宝贝娇喘起来,「别咬了…
…!我帮你说!」

  「苏苏就是想把后门第一次给你,然后顺着你的意思出去玩,满足你的癖好!
所以,先要让你射一次,软下来才能插后门,太粗壮了进不去,会很疼,甚至肛
裂!」曾宝贝感到齿咬变成了温柔的吮吸。

  「女人的后门能带来快感吗?」张东的腰胯挺动着摩擦曾宝贝的玉腿。

  「并不能!只能带来强烈的便意和羞耻感!但是,也是对男人完全臣服的体
现!」曾宝贝继续说。

  「既然插菊花不能给你带来快感,那苏苏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张东伸手推
了一下芈苏的头,但是芈苏的眼神还是看着别处,小嘴还是在吮吸曾宝贝的乳头。

  「疼……啊……!你别动手动脚,苏苏又咬我了!我来帮她说!苏苏就是想
让你知道她什么都愿意给你,虽然女人没有快感但是括约肌发力时的紧凑是哪里
都不能比拟的,她要讨好你,要用身体给你最大的舒爽,最大的刺激。同时也表
现出对你完全的臣服和爱意。刚才我给她灌肠清洗的时候她还说,那个地方是永
远只为你保留的地方。」曾宝贝感到芈苏给她的乳头的唇吸舌舔是温柔的,说明
芈苏对这几句话是满意的。

  「苏苏你不需要这样的,这样并不能给你带来快感……」张东抚摸着芈苏的
头。

  「所以计划里,我还带来了一个假阳具,你开她后门的时候我就用假阳具插
她的前门,渐渐养成条件反射,最后你插她后门也能给她的前门也带来快感。还
有就是这样也能给她带来3P的感觉。其实她幻想过被……哎呀……!别咬啦…
…!疼死啦……!不玩啦……!」曾宝贝用力推开芈苏的脑袋,但是芈苏却没有
松嘴,紧紧吸着曾宝贝的乳头,把因为躺着而塌下去的乳房扯成一个圆锥体。

  「快松开……!没你这样玩的,老是咬我……!」曾宝贝侧过身躯用双腿跟
芈苏的双腿纠缠起来,抱着芈苏的头一通乱揉。殊不知这个动作却让胯下完全失
守,张东看着曾宝贝两腿之间蜜桃型的蜜穴完全向后暴露出来,一挺长枪就插进
了还湿濡的无毛蜜穴。

  曾宝贝被张东突然袭击,张大了嘴吸进一口凉气就紧紧地抱着芈苏体验起被
充实的感觉,完全忘记了找芈苏报复的事情,甚至还把上面那条腿抬了起来好让
张东能更顺畅的抽插。

  曾宝贝姣白的肌肤上粉红色的潮韵尚未完全退去,丰满的乳房随着张东的抽
插而晃动着,不时撩过芈苏的小脸,然后被芈苏双手握住那晃荡的乳肉。

  曾宝贝嘴里不时的发出细微的呻吟声:「嗯……!嗯……!」两人下体的交
合处早已是一塌糊涂,蜜穴口和张东不停抽动的肉棒上都附着张东的精液和曾宝
贝的爱液混合而成的黏稠的白色浆液。

  张东侧身抱着曾宝贝的蜜臀就这样侧身抽插,心中幻想着插进芈苏的后门那
种征服感,几分钟后渐渐有了要射精的冲动。

  正当张东酝酿着要射精的时候,一只小手挤进曾宝贝的双腿之间抚上了他和
曾宝贝的交合处,用力按压着肉棒下面粗壮的管道,给张东带来更大的刺激。

  「额……!额!」额……!张东往曾宝贝的蜜穴喷撒着阳精,一连喷了五六
次,他双手用力把曾宝贝上身推向芈苏好使得自己下身的肉棒每次撞击喷洒都能
更加深入曾宝贝的蜜穴。

  火热的阳精把曾宝贝带入了第二次高潮,她的蜜穴口投桃报李似的紧握着张
东的肉棒,腔道由于滚烫阳精的刺激,每次喷洒都自动给肉棒进行一次全身紧缚
按摩。

  「好了……!我完成任务了!」曾宝贝紧抱着芈苏喃喃地在她耳边说。

  场面开始尴尬起来,曾宝贝自顾自的大口喘气体会高潮的快感。芈苏脸红红
的躲在曾宝贝怀里,被她的巨胸掩护着。

  张东则犹豫了好久才把芈苏扯到怀里来:「就这样结束吧……!别勉强自己,
休息一下我抱你们去洗澡!」

  「试一试吧!都到这个程度了,你一定要听宝贝的指挥,她很有经验!」芈
苏的声音从曾宝贝的硕乳间传来。

  「什么叫很有经验,我就被那个渣男弄了两次。」旁边传来曾宝贝不满的抗
议。

  「反正你的菊花被人插过,而且你还感觉挺好!」芈苏口无遮拦地调笑着曾
宝贝。

  这次却没有听到曾宝贝的还嘴,过了一会就听到曾宝贝的抽泣声。

  芈苏连忙挣脱张东的怀抱,转身趴到泪流满面的曾宝贝怀里,小手擦拭着还
在不断涌出的泪水。「对不起!宝贝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

  「我是不是很贱?呜呜呜……!」曾宝贝痛哭出声。「你的心里是不是很看
不起我!所以你叫你老公一起来玩弄我!呜呜呜……!」

  「绝对没有那种意思啊……!宝贝你相信我!不是至亲的人,我都不会说粗
话的!我把你当做亲人了!」芈苏急切地解释着。

  「那你还咬我……!还不给我留面子……那样说我!」曾宝贝哽咽着说。

  「我对我家张东都是这样说的啊,只是我没有想到你那么敏感……你前夫对
你的伤害那么深……张东快过来安慰宝贝,我说错话了!」芈苏召唤着张东。

  「宝贝别介意哈,苏苏在家里一直说话都是这么直白得没心没肺的」张东赶
紧把两女都抱住,贴着曾宝贝的脸说。

  经过两人不停劝慰,曾宝贝总算慢慢恢复过来。

  「我是不是太上纲上线了?现在想想苏苏也没说什么过份的话!」曾宝贝抹
了一下眼睛,红着脸问。

  「没有没有……!只是那个家伙伤你伤得太深……!以后我们会照顾你的心
情的……!」芈苏赶紧接话。

  「嗯……!谢谢你苏苏……!」

  「那个家伙就是欺骗了你,还想要奴役你……!你又是自主观念和自尊心都
很强的人!才让你伤得那么深……!」芈苏抚摸着曾宝贝胸前的硕乳。「我就不
一样,我喜欢依偎着张东,只要张东不欺骗我,哪怕张东叫我当性奴母狗我也愿
意的,前提是只做他的性奴而且不能太疼!」

  「不一样的!你跟张东已经像亲人一样了!他爱你超过他自己,就算你要当
性奴他也不会愿意。我跟班瑞是先结婚后恋爱,我还没完全放开自己他就欺骗我,
想那样我!我已经很努力去配合他了,他还要这样对我!」曾宝贝激动起来,
「他还想通过我去谋夺我家老头子的财产!」两女已经完全把张东当成透明人。

  「他就是一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你就不该跟他结婚,直接以处女之身来我
们家当小三!」

  「苏苏你又来了!」曾宝贝娇嗔。

  「嘻嘻……!不生气了吧?来帮我……!」芈苏说着爬起来摆了个五体投地
的姿势。

  「真的要开后门,你可别后悔!我去加温一下润滑液!」曾宝贝说着就下床
打了一杯温水,把润滑液的瓶子放到里面加温。

  「只要是给张东的,什么我都愿意……!」芈苏信誓旦旦地说。

  「对啦……!时间过得太久了,肠道估计有排泄物了,要重新灌一下清洗液
才行!苏苏跟我去卫生间,张东你别来了,你打一杯温水用湿巾清洁一下就行。」
曾宝贝指挥起来就条理分明,别有一番韵味。只是光着屁股的样子实在威严不起
来。

  夫妻俩也没经验只能照做,张东给小弟弟做着清洁工作,听到卫生间穿来哗
哗的水声和芈苏嗯嗯啊啊的呻吟声,想到将要进行的事情,小张东渐渐暴长起来。

  十分钟后曾宝贝扶着芈苏出来了,看到张东挺着长枪看着她们。

  「哎呀你怎么又硬了!快干点别的事情让它软下去。」

  「不用……!等会我喊疼的时候他会软的……!」

  「那我们刚才费那么大劲让他射一次干嘛?」曾宝贝气不打一次来。

  「就为了让你那骚穴吃饱啊……!你看我多为你着想……!」

  「苏苏!!!」

  「嘻嘻嘻……!」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